繹史/卷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大載禮記》:顓頊產鯀,鯀產文命,是爲禹。 鯀娶於有莘氏,有莘氏之子謂之女志氏,產文命

《史記》:夏禹名曰文命,禹之父曰鯀,鯀之父曰帝顓頊,顓頊之父曰昌意,昌意之父曰黃帝。禹者,黃帝之玄孫,帝顓頊之孫也。禹之曾大父及父鯀皆不得在位帝,爲人臣。

《漢書》:伯禹帝系曰顓頊五世而生鯀,鯀生禹。

《吳越春秋》:鯀娶於有莘氏之女,名曰女嬉,年壯未孳。嬉於砥山得薏苡以天之,意若爲人所感,因而妊孕。剖脅而產高密,家於西羌地曰石紐。石紐在蜀西川也。

《帝王世紀》:伯禹,夏后氏,姒姓也。父鯀,妻修已,見流星貫昂,夢見意感,又吞神珠薏苡, 胷拆而生禹於石坳。虎鼻大口,兩耳參漏,道戴鈎鈐,胷有玉斗,足文履已,故名文命,字高密,身長九尺,長於西羌。西羌,夷人也。

《書》:帝曰咨,四岳,湯湯洪水方割,蕩蕩懷山,襄陵浩浩,滔天下民,其咨有能俾乂僉?曰於鯀哉。帝曰吁咈哉,方命圯族。岳曰異哉,可乃已。帝曰往欽哉!九載,績用弗成。

《史記》:當帝堯之時,鴻水滔天,浩浩懷山,襄陵下民其憂。堯求能治水者,羣臣四嶽皆曰鯀可,堯曰鯀爲人負命毀族,不可。四嶽曰等之,未有賢於鯀者,願帝試之。於是堯聽四嶽用鯀,治水九年而水不息,功用不成,於是帝堯乃求人更得舜,舜登用攝天子之政,巡狩行視,鯀之治水無狀乃殛鯀於羽山以死,天下皆以舜之誅爲是。

《越絕書》:堯遭帝嚳之後亂,洪水滔天,堯使鯀治之,九年弗能治。堯七十年而得舜,舜明知人情,審於地形,知鯀不能治,數諫不能去,堯殛之羽山。此之謂舜之時,鯀不從令也。

《山海經》:洪水滔天,鯀竊帝之息穰以堙洪水,不待帝命。帝令祝融殺鯀于羽郊,鯀復生禹,帝乃命禹率布土,定九州。

《史記》:於是舜舉鯀子禹而使續鯀之業。 禹爲人敏給克勤,其德不違,其仁可親,其言可信,聲爲律,身爲度,稱以出,亹亹穆穆,爲綱爲紀。禹乃遂與益、后稷奉帝命,命諸侯百姓興人,徒以博士,行山表木,定高山大川。禹傷先人父鯀功之不成受誅,乃勞身焦思,居外十三年,過家門不敢入,簿衣食,致孝于鬼神,卑宮室,致費於溝淢。陸行乘車,水行乘船,泥行乘橇,山行乘𣞶,左準繩,右規矩,載四時,以開九州,通九道,陂九澤,度九山。令益予衆庶稻,可種卑溼,令后稷予衆庶難得之食,食少調,有餘相給,以均諸侯。

《帝王世紀》:禹其父既降,在匹庶有聖德,夢自洗於河而四嶽師舉之,舜進之堯,堯命以爲司空,繼鯀治水,乃勞身涉勤,不重徑尺之壁。而愛日之寸陰,手足胼胝,故世傳禹病偏枯,足不相過,至今巫稱禹步是也。

《鹽鐵論》:禹蹙洪水,身親其勞,澤行路宿,過門不入。當此之時,簪墮不掇,冠掛不顧。

《吳越春秋》:禹傷父功不成,循江泝河,盡濟甄淮,乃勞身焦思,以行七年,聞樂不聽,過門不入,冠掛不顧,履遺不躡。功未及成,愁然沈思。

《尸子》:古者龍門未開,呂梁未鑿,河出於孟門之上,大溢逆流,無有丘阜,高陵盡皆滅之,名曰鴻水。禹於是疏河決江十年,不闚其家,手不爪,脛不生毛,生偏枯之病,步不相過,人曰禹步。禹長頭烏喙,面貌亦惡矣,天下從而賢之,好學而已。

繹史卷十一~卷十三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