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兒女英雄傳/2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續兒女英雄傳
←上一回 第二十九回 遇陸賊先鋒屢敗陣 破頭關夫人初用兵 下一回→


  話說周得勝、馮小江將要收兵,望見那邊塵頭大起,有兵前來,恐是敵兵。及至走近,原來是陸葆安帶兵攻打頭關,見賊人退回,故繞道避之。彼此相遇,一同回營繳令,見安大人正與軍師商議軍情。須臾,褚一官人見,說:「我等先來,探得白象嶺前有頭關、二關,是白象嶺的保障。若破不了頭關、二關,難以破賊。又有秘雲岩,尤為險要。那白象大王伍良霄甚是勇猛,他妻陸氏,亦精通武藝,是武妓出身。有三子伍龍、伍虎、伍彪,皆有萬夫不當之勇。更有一女伍秋芳,亦十分了得。又陸氏有弟陸魁,尤屬凶狠,故此我等不能取勝。頭關即屬陸魁把守,二關是其長子伍龍把守,秘雲岩是伍虎把守,伍良霄與妻陸氏、三子伍彪、女伍秋芳俱在內寨。因官兵來了,故遣伍彪來幫助陸魁。今日陣上二人,即陸魁、伍彪是也。只有二人,我等即為所敗,恐此寇辦之棘手。」顧軍師道:「明日領兵攻打頭關,與他鬥將,見一陣看看,再做道理。」當下議定,眾將紛紛將自己軍器備好。褚廷梁提上鑌鐵龍舌槍,馮小江懸了凝雪飛雪日月雙刀,陸葆安是兩把大銅錘,周得勝背定單鞭,執定爛銀點鋼方天畫戟,趙鵬提了潑風雁羽刀,唐振聲帶了五指開鋒渾鐵槍,謝標掛了三隅鐵脊矛,袁聲萬倚著筆攆重撾,韓忠獨使的是虎頭鉤。各人摩拳擦掌,等待廝殺。又知會後營,明日作接應。

  次早天一亮,就聽得營外人喊馬嘶,牙將報來說:「賊將開關討戰。」安大人便傳令出戰。營門外「撲通通」號炮響亮,鼓角齊鳴。眾將一齊上馬,出營列成陣勢,各把強弓勁弩,射住陣腳。三軍吶一聲喊,褚一官一馬當先,縱出核心,高叫:「會廝殺的賊子,上來領槍!」對陣是女將,陸氏為首,領著三子一女,及其弟陸魁,便回頭問:「誰人出馬見頭功?」陸魁將要出馬,背後一員女將叫道:「舅舅不須費心,待奴去斬這廝!」陸氏看時,原來是其女秋芳。那伍秋芳舞動雙刀,直奔褚一官。褚一官展開一枝槍敵住伍秋芳。兩個槍來刀往,鬥到二十餘合。褚一官雖有些實力,但怎敵得伍秋芳武藝高強,手法靈妙。正在難支,只見陸葆安躍馬而出,高叫:「先鋒不須費手,待小將來斬這婆娘!」舉錘直取伍秋芳。那伍秋芳雖見對陣又添一將,分毫不懼,越逞精神。三人香爐腳般廝殺,大呼酣戰。

  那邊陸魁見了,忍不住提刀而出。謝標一見陸魁,心頭那把無名火高舉三千丈,皆固他昨日受了他的刀傷,故此今日要報仇,挺矛飛馬,直取陸魁。正還未到,韓忠也因昨日受傷,舞著兩柄虎頭鉤,便來夾攻。這裡褚、陸雙戰伍秋芳,那裡謝、韓雙戰陸魁。安大人一看,都是兩打一個,還不能取勝。看了半晌,十分悶恨。正在打算計策,便見謝標氣力不加,撇了陸魁,驟馬回陣。陸魁驟馬追來,吃馮小江手舞雙刀攔住。韓忠未及脫身,只好苦鬥陸魁。不防伍龍在旗門影裡一箭向韓忠射來,那韓忠躲不及,左肩早著。馮小江大驚,急救不迭。唐振聲、袁聲萬兩人齊出,伍龍、伍虎也來幫助陸魁。兩軍混戰,都看得目眩心駭。唐振聲、袁聲萬二人因救韓忠,已戰得力盡筋疲,怎禁得又添了伍龍、伍虎。唐振聲漸漸槍法散亂,伍龍看出破綻,喝聲「著」,一刀劈去。唐振聲急閃,已將頭盔劈落塵埃。唐振聲大驚,披髮回陣。伍龍緊緊追來,周得勝忙掛鞭提戟出陣,救了唐振聲,遂與伍龍交戰。趙鵬見馮小江早已戰不過陸魁,便出馬助戰。那戰場上直殺得雲崩電駭,日暗天昏。須臾,褚一官、陸葆安不是伍秋芳的對手,便敗下來。馮小江、趙鵬不是陸魁的對手,也敗下來。至於謝標、韓忠、唐振聲,先就敗下來了。那周得勝鬥不過伍龍,袁聲萬尤其鬥不過伍虎,幾乎落馬。此時九員戰將為那邊四人所敗,只得鳴金收兵。賊人都哈哈大笑,洋洋得意,收兵而回。

  又次日,命後營二歐帶領許、蔣、齊、侯四人,去攻頭關,仍然不得勝仗。顧朗山看此光景,料難成功,正與安大人商議良策,還是孫靜峰想起來靜一上人簡帖,趕緊取出一看,恰應開看之期。於是安大人吩咐預備香案,竭誠叩拜,然後開封,看上面寫著:

  雖有乾坎艮震,不及巽離坤兑,須再搬兵願方慰,斬將擒王為貴。

  安大人看了,回頭向顧軍師道:「看此簡必須到鄧家莊搬取女將,方能成功。寫得顯然,二位以為何如?」朗山點頭道:「誠然,誠然。前者聽說何夫人早已出京,在鄧家莊教徒弟多人,大約成功必在何夫人身上。」靜峰道:「請看『不及巽離坤兑』一句,那坤象,何夫人也;歐大娘、二娘,巽也,長女也;四個女徒弟,離也,中女也;丫環等兑也,少女也。聽說何夫人每日操演,連丫環等,都練出許多武藝來,必能馬到成功。速速寫信要緊。」安大人於是親自寫信一封,命郝武進帳,吩咐了言語,叫他即刻登程,速往那鄧家莊搬兵。

  這郝武不敢怠慢,選了快馬,帶了兩個從人,拿了令箭,當日動身。不一日,到了鄧家莊,見了九公,呈上書信,說了一路之事;並說在章丘斷案外之案,在白象嶺連日敗仗一切情形。九公拿了書信進內,正值何姑娘與褚大娘子談心,九公把上項事情說了,並說:「少大人信上寫得緊急,是看了靜一山人簡帖上面的話,非女將去才能成功,教姑奶你帶著他們去幫助,就連那歐家大娘、二娘都得去呢。」何小姐站起來,接過信去,看了笑道:「我們只好去罷,也當回女將軍,古來娘子軍是有的。你老人家就替我告訴他們一聲,明日到教場操演一回,後日收拾行裝,大後日是黃道吉日,就此起程。」九公點頭依允,又說道:「少大人真是四遠馳名,賽過包龍圖,就是本朝的於大人、彭大人、施大人,也不過如此。」於是把半路斷奇巧連環案說了一遍。何小姐與褚大娘子一齊贊歎。何小姐又道:「他是我的本家,明日破了白象嶺,順路去看看這個何節婦,剎認識認識本家。」九公見無甚話,遂出去代何小姐傳知大家,明日清早齊集教場,伺候操演。

  一宿無話。水仙等俱是清晨妝束妥當,吃了點心,先往教場伺候。各人鞍馬器械,都是鮮明壯麗。何小姐到了,在廳上升座,諸人排班參見,站立兩邊。何小姐道:「現在欽差大人來信,叫我等前去剿賊,後日就要起馬,爾等雖非本分應為之事,然既要上陣,性命相關,必須技藝精熟,方能取勝。現已操演將及一月,也應熟了。今日試看爾等可有幾分成效,各歸隊伍聽候。」令下,眾人齊聲答應。何小姐即命海蟾與瓊花二人比試。二人得令,各下箭廳,騎上牲口。海蟾身穿月藍錦緞堆花甲,下係紅灰百褶碎花裙。瓊花身穿盤金綠錦團花甲,下係藕荷繡花裙。二人俱是累絲八寶金盔紅緞繡金小戰靴。一個是刀,一個是槍,一個是花青馬,一個是棗騮馬。二人各分東西,走至下邊大旗下,勒馬站定,見廳上令旗展動,戰鼓齊鳴,兩下放馬交鋒,各人施展武藝。一來一往,戰有三十餘合。何小姐見瓊花槍法精熟,越戰越勇,心中甚喜。有心要試他本事,傳令叫水仙下去幫海蟾合戰。水仙得令,上了桃花馬,手執鴨嘴長槍,穿著銀紅繡甲,銀紅戰裙,遠遠看來,竟似一樹桃花。

  馬到當場,舉槍來戰瓊花。那瓊花心中想道:「必是師傅要看我的本領,故使他姊妹兩戰我一個人,須抖起精神,別叫他們笑話。」想定,將刀法盡力施展出來,逼往他二人的兩枝槍。

  酣戰不退,兩下鼓聲不絕,戰有七十餘合,廳下人人喝采。

  何小姐見瓊花竟似一道銀光罩住身體,三人戰在一堆,各無退避,甚是驚喜,傳令鳴金。三人正戰到熱鬧之處,一時難以收手。何小姐恐其有失,命花鈴持令下去止戰。三人聽見,才各收兵器。水仙道:「姐姐,你今日哪裡來的氣力,越戰越勇?」謝瓊花笑道:「連我自家也不知是哪裡來的,覺著比往常倒還鬆爽。」三人跟花鈴到廳前下馬,上去繳令。何小姐對瓊花道:「我要看你的武藝,故令他姐妹合戰,你能敵此二人,將臨陣無憂矣。」對水仙、海蟾道:「你姊妹技藝精進,可稱勁敵。吩咐各賞金花一對,以示鼓勵。又傳令菱姑與花鈴比試。

  那花鈴雖然比不得菱姑,也能鬥三五十合,氣力不弱。隨後就是雙福、雙壽、換姐、綠香,兩對比試。每人都是粉妝玉砌,錦裙繡甲,長短兵刃俱全。彼此對戰,還可交得十來回合。正戰得高興,廳上傳令住鼓鳴金,六人先後繳令。何小姐道:「你們的武藝非精熟不可,上陣特非同兒戲。剛才你們比試,都帶著嬉笑,以後再要如此,定責不饒。」六人齊聲答應下來。

  何小姐又叫花鈴傳令,各人暫為歇息,齊吃早飯,午後再來比試弓箭。說畢,領著眾人退下箭廳。

  當下人人皆贊謝瓊花的本領,紛紛議論。水仙道:「趕著吃了飯,快去伺候,別盡著說閒話了。於是三五成群,相約而來,十分熱鬧。不一時,何小姐同著褚大娘子來了。大家排班迎接伺候。何小姐正中升座,左首設一個交椅,讓褚大娘子坐了。何小姐傳令,長竿上掛了金錢,插於百步之外,諸人挨次比較,射三箭全中者為上等,中兩箭者次之,中一箭與不中者列為下等,記過一次。眾人得令,皆要施展本領。何小姐命將交椅移在箭前。先是水仙連發三矢,前後中了二枝。海蟾射畢,只中一枝。瓊花接弓在手,「颼颼」三箭,俱中金錢,廳下鼓聲不絕,眾人喝采。菱姑道:「看我也中三箭。」說畢,輕舒玉臂,款啟雕弓。三箭俱插在金錢眼裡。廳上廳下,益發喝采。

  雙福過來剛要開弓,花鈴道:「讓我先射三箭。」接弓在手,拉滿了一箭射去,只見金光將個金錢射落。何小姐大喜,吩咐記為超等,花鈴甚為得意。丫環們趕緊懸起金錢。雙福挨次而射,都不差上下,中二枝者多,三枝者少。大家射畢,何小姐又指撥了大家一回,始各散了。是晚,褚大娘子設席餞行,並請碧氏妯娌另一席,是水仙姊妹等。飯畢,又忙忙收拾行囊,打點兵器,一夜未曾安睡。

  次日清晨,何小姐帶眾人起身,褚大娘子及二姑娘俱叮嚀早歸,又辭別了舅太太,在大院裡上轎。碧氏妯娌及水仙等眾人,俱坐二套車,戰馬俱牽在後面,又有行李大車十數輛。行了數日,離兗州不遠。畢歸元、鮑國恩另引兵一千來接,郝武迎上前來,問明稟知。何小姐即吩咐行營暫住,令畢、鮑二人來見。郝武帶著畢歸元、鮑國恩進帳請安,稟明此兵是田大人派來聽用的。何小姐點頭,又問了近日軍務情形。畢、鮑二人將賊將凶勇,屢次攻關,不能取勝各節,細說一遍。何小姐傳令大家改換軍裝,一千兵丁分作四隊,命謝瓊花為頭隊先鋒,帶著雙福、雙壽,兵丁二百名作一隊。郝菱姑為二路先鋒,帶了馮換姐,兵丁二百名作一隊。何小姐帶水仙、海蟾、花鈴、綠香為中軍,兵丁四百名作一隊。碧氏妯娌為後路接應,帶兵二百作一隊。軍令一出,登時分隊。此時軍容十分威武。

  又行了數十里,離安大人大營數里,紮下營盤。安大人早已差褚一官來接,何小姐帶著眾人來到大營。安大人讓到後營相見。夫妻細談別後之事,又問了家中之事以及軍前之事,敘說不完,已難盡述。何小姐就在後營用過晚飯,多時不見的夫妻,一旦相會,十分歡喜。飯畢,何小姐要請見顧師爺,談了片刻,彼此敬服。朗山道:「久聞嫂夫人英武精明,曷勝欽佩。

  正好逼近賊巢,安營堵殺,其中調度,可自定奪,不必來往相商,恐有泄漏。如要調動大軍合剿,必須先為商酌。至於每日動作機宜,隨時命心腹人密為知會。彼此呼吸照應。」又告知何小姐些機密事件。何小姐一一領會,即說道:「我等新到,銳氣正盛,乘此大殺一陣,賊人雖然猖獗,易於剿滅矣。不知師爺以為然否?」朗山道:「正合吾意。」立時傳諭各將,聽候機密將令。又命褚一官將令箭送交何小姐營中。何小姐亦即起身回營。一路燈火輝煌,照如白晝,後面謝瓊花等,皆騎馬相隨。回到本營,又與水仙等談了會子明日如何打仗,如何用計,已是四更,始各歸寢。

  次日何小姐升帳,先傳令喚大營探子來到,問了賊營備細,知賊人在關外下寨,又往大營調馮小江、陸葆安前來聽用。須臾,馮,陸隨令進帳,參謁已畢,與眾女將站立兩旁。何小姐拔令箭一支,向眾人道:「如今賊人屢勝,必然怠懈,今夜天陰,占算定有風雨,可乘此時劫他營寨。馮將軍,你引路帶著歐大姑娘,並兵二百,由蓮塘寨小路抄至賊營左邊,聽見號炮一聲,一齊喊嚷,搶殺左寨,鳴鑼為號,速即搶關。」又拔令箭一支,對陸葆安道:「陸將軍,你引路,帶著歐二姑娘,並兵二百,由馬鞭溝度嶺,至賊寨右邊,聞號炮響,一齊發喊,殺入右寨,占住賊營,後即搶關,不必趕殺。」又命鮑國恩、畢歸元,跟著謝先鋒、郝先鋒,帶兵三百,趁今夜風雨大作之時,搶入賊人大寨,盡力剿殺。派雙福、雙壽、換姐隨後巡哨,留碧氏妯娌等守寨。所有出兵之將,俱天黑動身,二更到彼,三更作發,鳴鑼進兵,聞鼓收軍。又知會大營派兵將接應。調遣已畢,退帳歇息。

  再說陸魁帶著伍彪把守頭關前下寨。因官兵屢敗,不放在心上。陸氏便同伍龍、伍虎、伍秋芳回了白象嶺,仍留陸魁、伍彪守頭關,仍命伍龍守二關。是晚,陸魁與伍彪飲酒作樂,毫無防備。半夜,忽然風雨大作,賊兵俱在熟睡之際,官兵蜂擁而至。鑼聲大振,喊殺連天,眾兵將奮勇大呼,無不以一當十。賊兵都由夢中驚醒,一聞鑼聲,眾心慌亂。陸魁亦舉止失措,伍彪亦張皇更甚。二人勉強迎敵,只見寨前兩員女將殺來,一個挺著長槍,一個舞動大刀,飛也似殺入營中。敵擋不住,又聽得關前槍炮之聲,乒乒乓乓,一片震天動地響亮,並有喊殺之聲,不知兵有多少。陸魁與伍彪只得棄了營寨,來保頭關。

  未及到關,已見關外官兵一聲號炮,潮湧般殺上關。火把叢中,陸葆安一手拿錘,一手高擎著那「欽命觀風整俗使」的一枝大燈纛,已由雲梯奔上關來。隨後馮小江也跟著上來,即由馬道下去開了關門。賊兵慌忙逃奔,都不顧的放滾石檑木。此時謝瓊花、郝菱姑急急追賊,水仙、海蟾由左右抄殺。陸魁還想抵擋,伍彪說:「不必了,快快回去,與我大哥同保二關要緊。」

  說罷,二人直奔二關。不料兩旁闖出四個女將,齊舉兵刃迎住;陸魁、伍彪拚命死戰,看個破綻,衝開官兵。陸魁逃走,伍彪也即抽身飛奔。

  顧朗山在大營知何小姐所派之兵必然成功,故此發兵接應。

  現時謝瓊花四人已將賊人關口大寨搶得占住,即命人傳令,不叫窮追,殺到天明,可速收兵。何小姐差郝武來請安大人上關,紮下大營。各將紛紛繳令報功。謝瓊花等生擒頭目十餘名,陸葆安等亦斬首嘍囉數百級,搶得糧草牛馬器械,不計其數。安大人大喜,犒賞兵將,使諸人暫為歇息,各處搜山,四面聯絡照應。所有生擒頭目,向他將賊人情形及屯糧巢穴詳細問明,就將他等一並斬首。這且不言。

  且說碧氏妯娌二人帶兵牢守後營,雖探得何小姐已破頭關,尚未奉令移營前進,只得在營中造飯。正要晚餐,忽聽營外兵丁喧傳,遠遠塵頭大起,有一支軍馬到來,趕忙報入。碧氏等大驚,正不知何處軍馬,且聽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續兒女英雄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