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兒女英雄傳/3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續兒女英雄傳
←上一回 第三十一回 再顯威名夫人得勝 連施妙計女將成功 下一回→


  話說何小姐聽秋芳之言,知陸氏專要與自己對敵,遂大怒道:「我豈懼她!就是今晚,我不把她生擒過來,誓不收兵!她投降不投降,隨她就是了。」叫傳宣官去傳與她知道。安公子勸道:「今非昔比,你何必與她一般見識?」何小姐不聽,安公子又勸道:「就是與她交戰,也待明早。」何小姐道:「今夜大好月色,豈可空過!」須臾,傳宣官回稟道:「已告知陸氏了。陸氏甚喜,願意夜戰。並說一不許別人幫助,二不許設埋伏,三不許施放暗器。」何小姐笑道:「她慮的太寬了,割雞焉用牛刀?你再告她知道,三件事都依她,准於今晚交戰。」傳宣官去了。

  何小姐便不回營,就吩咐馬夫將棗騮牽來,剔拂乾淨,上勻水料,遛了幾轉將息著。又叫女兵將兵刃取來,花槍、寶劍、寶刀都泡洗拭磨了一番。何小姐與安公子一同用了飯,自己先全裝披掛停當,吩咐花鈴、綠香及女兵們都去吃飯,預備陣上好服侍。自己便在中軍帳後側首放一把交椅,坐著同安公子說些閒話。看看天色,笑嘻嘻只待晚來廝殺。安公子道:「夫人大概自能仁寺殺了和尚之後,未曾用武?」何小姐道:「不錯。那一晚拿霍士端,也算略小試其端。」安公子道:「想起來那一天,因行令戒酒,於立志雖佳,於戒酒稍欠。」何小姐道:「你提起酒來,咱們可喝幾杯呢。」安公子道:「不可,喝醉了,怎好廝殺?」何小姐道:「你怎還不知道我吃了酒,本事越使得出!」安公子道:「如此甚好,倒要看你。」即吩咐左右在中軍帳後金龍大纛下,擺一張桌子。二人對面坐了,左右擺上酒席來。安公子道:「我先敬你三杯,壯壯你的英雄氣。」

  何小姐接來都飲了,也回敬了,遂暢飲起來,說些戰陣上的事。又說了回青雲山上事,不覺天晚,東山上推出那一輪玉鏡。

  再說陸氏心中急躁,看看白象嶺不保,今夜要是勝了十三妹,尚可反敗為勝,別人自不足懼;要是勝不了,後事就不堪設想,成敗在此一舉了。兩邊苦樂不同,一邊急驟,一邊安閒。

  陸氏憂悶,只得一馬先出,在大營外列成陣勢。營前小校飛報中軍,何小姐夫婦正飲得高興,聽見了,立起身來,說道:「不要吃了!」吩咐把殘酒收過,待擒了陸氏再喝不遲。傳令開營出戰。撲通通號炮響亮,何小姐就中軍帳前上馬,眾多女兵簇擁著,隨後出營。到了戰場,兩軍對圓,都把強弓硬弩射住陣角。發擂已畢,品了三通畫角,那邊陸氏立馬陣前,後面立著一面大白旗,上面八個青字,寫著「白象嶺壓寨夫人陸」。那陸氏頭戴爛銀盔,披一副白緞襯襖,相襯細鱗爛銀鎧,係一條白羅粉蝶裙。騎著銀鬃大馬,背後四面白方旗,垂著兩條清水縧。右胯下斜掛著寶囊,橫著那兩口鏨銀繡鸞刀,渾身上下,雪練也似的一般。這邊陣上門旗開處,何小姐從陣裡縱馬而出,紅旗飄動,倍添聲勢。那何小姐頭戴閃雲鳳翅金冠,耳上垂著赤金點翠明月鐺,穿著副猩紅襯襖,連環鎖子黃金甲,背後四面三尖赤火飛豹旗,大紅湖縐花繡著兩條文武威風,係一條猩紅緞百褶宮裙。左手攬轡,右手倒提著乾紅纓火尖槍。左胯下懸著寶雕弓,右邊麒麟袋內排著雕翎箭。坐下棗騮火炭飛電馬,醉顏微酡,笑嘻嘻的來到陣前。渾身上下,好似紅爐裡鉗出一塊赤炭。背後一面大紅猩猩旗,泥金寫著九個字:「二品夫人無敵紅娘子」。

  此時月色明亮,兩邊點起成千的火把,照耀如同白晝。戰鼓響處,陸氏出馬。何小姐亦即迎敵。見面就殺,俱不顧說話。

  月光之下,兩下裡扭成一堆,攪成一塊。鞍上四支玉臂縱橫,坐下八盞銀蹄翻越。這單槍好比神龍出海,那雙刀好比快鶻穿云。兩個廝殺了一百多合,全無半點輸贏。兩下裡戰鼓震天,揚威吶喊,兵將們都看呆了。但見月華滿地,露水澄清。兩個又交馬鬥了五十多合,仍是一樣。大家都不濟事,都帶轉馬回本陣去了。何小姐到陣裡下了馬,解去了裙子。女兵們接去,交與花鈴收起來,卻露出大紅湖縐單衩褲,盤膝坐在月亮地裡馬褥子上,說道:「且等馬收收汗,再去戰這婆娘。不擒她,誓不回營。」秋芳在營門口瞧著,捏著一把汗。花鈴卻低聲向何小姐道:「太太何苦如此費力!再戰時,待奴才放一支冷箭,射倒她就完了。」何小姐道:「不要,不要。若是暗算贏了她,也吃人笑,這廝也不佩服。」綠香道:「太太也太拘執,就是做著放了箭,也沒人知道。」何小姐道:「我決不為,你們休胡做。」說罷,便綽槍上馬。軍士們忙添換了火把,仍舊起鼓出陣。

  再說那邊陸氏,也回陣下馬歇息,取碗水來喝了,解下裙子,去了披掛,抹抹汗,略坐坐喘息定了。聽得鼓聲響,仍又提刀上馬,何小姐已在陣上。兩個更不答話,交馬便戰。刀來槍往,槍去刀迎,又戰了二十餘合。何小姐不能取勝,心裡焦躁,想道:「不這般誘他,如何得手?」便把那支槍攪了個花心,往後面吐出去,這個勢子是楊家槍秘傳,叫做玉龍晾衣。

  陸氏雖認得,只望他蓋來。誰知何小姐故意不用,反往下一撩。

  陸氏見了破綻,忙使個金蛟臂月,掠開那口刀,往何小姐嗓子上刷的喝聲著,橫劈過來,只道著手。哪知何小姐正要他如此,便把腰一挫,鳳點頭霍地往刀口下鑽過。陸氏劈個空,何小姐早鑽到陸氏背後,右手抽轉槍,左手便扭住陸氏。陸氏剛要回手相扭,那兩馬八隻蹄在場上打了幾個團團,只聽得何小姐喝聲「下去」,即把陸氏拖離馬鞍,擒了過來。花鈴等一齊上前,將陸氏捆了,掌著得勝鼓回營。跟陸氏的嘍囉吶一聲喊,登時散了。

  且說何小姐歡喜進營,秋芳接著,跪下說道:「夫人神威,我母親太不量力,今既被擒,我前去問她,看她更有何說?若再背逆夫人,治以應得之罪,我也盡過心了。」何小姐點頭,說道:「你就去罷。」秋芳出帳,尋著了綠香,正在看守陸氏。

  秋芳未開口,陸氏嚷道:「我已服了,你去替我央求情願歸降。尚有一節,我雖降順,此時打仗我可不能出去幫忙,挨下回再有差遣,我必效力。你可將我之言,回稟夫人。」秋芳說道:「我去說去。」遂又入帳回明,又帶陸氏進見謝罪。一切情事,不必煩絮。

  且說陸魁與伍彪二人逃往深山,躲藏數日,忙往秘雲岩來。

  伍龍在秘雲岩養傷,已經平復。伍虎雖知陸氏母女被擒消息,只是不敢來救,恐又失了秘雲岩,更誤大事。今見陸魁回來,告知陸氏母女被擒投降一切情形,只氣得陸魁大喊大叫,十分忿恨,遂與伍龍等商議道:「我想官兵近日大勝,又擒了她母女,必然氣驕意滿,明欺我們畏懼,不敢再下山去,我料他斷無準備。我欲今夜下山去劫營報仇,你們以為何如?」伍龍先跳叫道:「舅舅此計大妙,我們情願決一死戰。」伍虎道:「我本要昨日下山,只因獨力難支,又怕秘雲岩有失,故此忍耐。今既有此妙計,如何不用力前去!」陸魁大喜道:「你們既都願去,聽我調遣。軍營以糧餉為重,離大營東北十二里荔枝灣,乃官兵屯糧之所,必用一人去放火燒糧。官軍見糧餉有失,眾心慌亂,此是重任,須大爺去走一遭。」伍龍答應了。又派伍虎去劫大營,「衝殺一陣,不必追趕,急回兵與我夾攻女營。

  眼見那些女將必被我們擒來。只要生擒,不可傷她性命。」伍龍、伍虎歡喜,急忙領兵而去,留伍彪緊守秘雲岩,不可胡行。

  分派已畢,陸魁自帶五百嘍囉下山,來劫女營。

  是夜陰雲四合,星斗無光。不多一會,來到女營。只聽更鼓之聲斷續不齊,各營號燈都是半明半滅。陸魁心中大喜,道:「官兵得意,正在酣睡,此乃天賜,諸女將被我擒獲也。」暗傳號令眾兵將,整束器甲,稍定喘息。陸魁在前,手執大刀,來到營前,拔開鹿角,一聲大喊,領著眾嘍囉,殺進營去。只見營中靜悄悄,並無一人,中間堆著一大堆乾草。陸魁大驚,情知中計,忙忙傳令退兵。誰知後面嘍囉死命殺進來,反倒擋住回路。眾人正在著忙,那堆乾草忽然燒著,火光沖天,裡面埋著連珠大炮,驚天動地,響震山谷。眾人驚得滿營亂跑。

  原來何小姐自陸氏歸降之後,看其為人,甚是合意。他已同二歐之妻拜為姊妹,每日在碧氏營中藏躲,從不管白象嶺之事。這一日,何小姐傳令,叫眾將飽餐戰飯,上帳候令聚將。

  鼓三通響畢,何小姐升帳,水仙等侍立兩旁。何小姐對大眾道:「陸魁等俱十分凶狠,用兵亦略知一二。他們決不甘心,近日雖然大敗,必乘我勝來劫各營,若不預為準備,必中其計。我料他必分三路來劫,一支去劫大人的營,截我後路;一支去燒我糧草,使我軍心慌亂;陸魁必親身來劫我的營。我亦以三路擋之。殺他個片甲不回。」遂拔令箭一支,叫郝武、袁聲萬上前,說道:「此去西南二里,名七星峪,賊人必偷過此峪,繞路必劫大人的營盤。你與袁聲萬帶兵二百,埋伏七星峪,多帶號炮,分兵兩路,藏在峪之前後樹林深處,候賊人偷過峪時,四下放炮吶喊。那賊勢必慌亂,你二人乘勢殺出,必獲大勝。」

  郝武、袁聲萬答應,接令而去。又命人到大營調了周得勝、馮小江來,另有差委,並知會他們眾將,叫他們今夜防備劫營,與郝武、袁聲萬呼應相通,一齊殺賊。周、馮來到上帳參見。

  何小姐又拔令箭一支,道:「你們二人各帶兵二百,在荔枝灣近處埋伏,候賊人過去,出其不意,由後面殺出,必能全勝。」

  二人得令而去。又知會大營,派將去保護糧草,恐朱善保等五人不是賊人敵手。遠路分派已畢,然後預備本營之事。先令謝瓊花、歐海蟾上前,吩咐道:「你二人各帶兵一百,埋伏在營後兩旁,以防賊人敗回,半路截住剿殺。」再命碧氏姊妹帶兵二百,並帶乾柴引火之物,往秘雲岩前埋伏。聽大營炮響,即忙放火吶喊,假作攻打秘雲岩。一來擋賊人出來救應,二來截賊歸路。差遣完畢,又命人在營中堆下乾草,設下空營,自帶花鈴、雙福、雙壽,往左近聽候捷音。

  再說海蟾、瓊花奉了將令,飽餐晚飯,帶兵分往兩邊埋伏。

  候至二更,只聽本營埋的連珠炮大響,連忙帶兵殺出,正遇陸魁退出營來,二人忙上前迎敵。那陸魁已是驚慌,又值瓊花二人驍勇,刀槍並舉,躍馬而來,猶如兩條出海蛟龍。陸魁雖然凶狠,只因中計,且日前受過傷,亦難招架。勉強戰了三四十合,看那嘍囉,已被官兵殺得七零八落。不敢戀戰,要想逃回,又被瓊花一支槍逼住,只殺得汗流浹背,身上已連中數槍。海蟾見瓊花得勝,忙上前趁空一刀。陸魁叫聲「不好」,將頭閃過,肩背上早著了一下,沒命似的殺出陣去。

  再說周得勝、馮小江在荔枝灣近處埋伏,時當夜半,見賊人果然到來。兩人歡喜,暗傳號令,依計而行。周得勝對馮小江道:「你看安家太太,不但武藝出眾,那計策也驚人。當年在鄧家莊,我被他打敗,那是步下。你看他昨日拿陸氏,這馬上的能為,更覺出色。」馮小江點頭道:「十三妹是蓋世無雙的了,咱們別說閒話,乾正經的罷。」說罷,忙忙領兵從後面殺來。伍龍出其不意,回頭一看,見兩人躍馬殺來,勇不可當。

  伍龍前日左臂受了傷,究不得力,正在支持,那朱善保、徐三、朱三、石大等由荔枝灣殺來,又添了陸葆安六人,一擁而上。

  伍龍那裡敵得住,又受了馮小江一箭,周三一鞭,忙忙帶傷逃命。手下嘍囉已經十死八九。朱善保趕殺一陣,仍回荔枝灣,看守糧餉去了,剩下週、馮二人,又派兵向各處搜擒逃跑之賊,又梟了無數的首級,這才得意回營。走至半路,耳聞金鼓喊殺之聲,知是郝武、袁聲萬正在殺賊,忙領兵繞道至七星峪。見官兵已將賊兵生擒、殺死不計其數。兩下合兵一處。

  再說碧氏姊妹聽見女營號炮之聲與喊殺之聲,知賊已中計,忙令軍士將柴堆積秘雲岩前,放火發喊。那伍彪急令頭目緊緊看守,不許妄動。碧氏姊妹們遠遠鳴鑼放炮,假作攻打。忽聽後面喊殺震天,知是賊兵敗回,忙退下來,當頭遇著陸魁。左右喊聲、炮聲不絕。水仙、菱姑領兵已從兩邊殺出。陸魁見大兵厲害,心驚膽戰,又見手下嘍囉已被兩路之兵或擒或殺,所剩無幾。心中正在著忙,碧氏姊妹又回頭殺來。陸魁實不敢再戰,自知必死。正然無法逃脫,忽見伍虎由旁邊敗回,大家只顧圍住伍虎,陸魁趁空敗回秘雲岩去。伍虎救了陸魁,已是精疲力盡,馬被碧大娘迎面一刀,就像一道寒光,不及躲避,右肩膀連肉帶甲削去一片。伍虎大叫一聲,大家爭著殺來。忽然伍龍恰在此時殺至,水仙看出伍龍破綻,忙向鞍上摘下金鞭,用槍隔開伍龍的刀,照伍龍頂門上一鞭打去。伍龍將頭一閃,不防菱姑又趁勢一刀,將伍龍斬於馬下。伍虎見伍龍被殺,不敢來救,趁他們心在伍龍,幸得脫逃,回秘雲岩去了。

  伍虎逃回秘雲岩,訴說伍龍被殺一切情形。陸魁尚然喘息未定,聽說伍龍死了,大叫一聲,暈倒地下。伍彪亦大哭不止。

  伍虎與眾頭目圍著陸魁叫喚,半日方蘇,說道:「我白領兵以來,與官兵交戰,未嘗如此大敗。今日連次受傷,損兵折將,妹子被擒,將我夙日英名,一旦化為灰土。若不報仇,雖生無益。」伍虎、伍彪一齊勸道:「舅舅現帶重傷,且待調養好了,再整軍威。與我父親定下美計,可以一戰而勝,方能報仇。此時兵威不振,徒氣無益。」陸魁點頭,眼中紛紛落淚,只好緊緊把守秘雲岩,養傷為要。

  且說安大人見何小姐帶了女將來營,屢獲大勝,十分歡喜。

  顧朗山也甚敬佩。凡有調動,反讓女營居先。何小姐是個好勝的脾氣,不肯辭勞。無奈陸魁三人不敢出戰,亦曾連日攻打秘雲岩,只是山路險峻,取之不易。圍了數日,陸魁等只不出戰。

  何小姐急請顧朗山商議定了,遂向大家道:「秘雲岩路險山高,一時難破,又不見人馬出來對敵。我想必須如此如此,方可取勝。」眾將得令,各各分頭行事。次日,何小姐將本營人馬徐徐盡散,俱忙預備行李,偃旗息鼓,若有退兵之狀。

  賊人看見如此模樣,報知陸魁,說女營人馬今日金鼓無聲,漸漸的退去,不知何意。陸魁傷已漸平,忙上高處一望,果見女營兵已退去,便與伍虎等計議道:「女將營中真是退兵,或是糧盡,或是女將別有事故,不能久待。」伍虎道:「女將們詭計極多,或者他等本是幫忙之人,不敢久延。若是女將去了,似前番那些官將,吾等無憂矣。莫若再命人打探一番。」於是又差精細嘍囉前去打聽,行至半路,遇見幾個擔行灶的軍人,因買飯吃,便問道:「爾等如何不攻打秘雲岩,便起身去了?」

  那幾個軍人道:「我們營中女將本是私自來幫忙,糧又盡了,何能久在此間?早就要回去。如今已行了四五十里了,我們因擔著行灶重物,不得快走。」那打聽的嘍囉聽了這話,又問別人,都是如此說,便回來一一告知。陸魁想此話是實,便差伍虎領四百嘍囉追趕,伍彪作接應,自己守秘雲岩。

  且說伍虎在前領兵追了五十里,不見動靜,又見樹木叢雜,兩邊圍繞。伍虎遲疑,正欲傳令後軍暫住,天色已晚,恐有埋伏,不可盡力追趕。一言未了,只見密林中一聲炮響,閃出兩員女將,乃謝瓊花、歐海蟾也。二人躍馬來戰,伍虎力敵二人,戰未二十合,伍虎力怯,虛掩一槍,往後逃走。二女將催動人馬,盡力追殺。後軍敗動,自相踐踏。伍彪見前軍已敗,駐紮不定,往後便退。兵勢眾大,如山崩江沸一般,收煞不住,伍虎、伍彪兩下又不能相頤,正在慌亂,忽喊聲大震,左有菱姑,右有水仙,兩軍從密林殺出,將伍虎、伍彪兵卒又截斷了。菱姑往前殺,與瓊花、海蟾三路夾攻。水仙往後殺,把伍彪截回,使他不能救伍虎。此時伍虎大敗,日將落,見山邊火炮火把齊起,實難招架,尋著一條小路,恰喜無把守,急領敗殘嘍囉往小路而逃。才行一里遠,背後三路追來,正在奔走之間,前面喊聲又起,一彪軍攔住,為首兩員女將,歐大娘、歐二娘也。

  伍虎大驚,無處逃命,忽想起當年打獵有個山谷,出去有路,急急奔入。不料追兵亦復追人,兩邊俱是夾石,魚貫而進,越走越窄,只得棄馬步行,爬山越嶺。逃至中腰,忽然一聲炮響,伏兵齊出。不知伍虎能逃出性命否,且聽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續兒女英雄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