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日本紀/卷第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續日本紀卷第六〈起和銅六年正月、盡靈龜元年八月〉」從四位下行民部大輔兼左兵衛督皇太子学士臣菅野朝臣眞道等奉勅撰。」日本根子天津御代豊國成姫天皇〈元明天皇第■三〉

六年春正月戊辰。備前國獻白鳩。伯耆國獻嘉瓜。左京職獻稗化爲禾一莖。

丙子。從四位下行伊福部女王卒。

丁亥。授正四位上巨勢朝臣麻呂。正四位下石川朝臣宮麻呂並從三位。无位門部王從四位下。无位高安王從五位下。正五位上阿倍朝臣廣庭。笠朝臣麻呂。多治比眞人三宅麻呂。藤原朝臣武智麻呂並從四位下。正六位下巨勢朝臣安麻呂。正七位上石川朝臣君子。從六位下佐伯宿祢沙弥麻呂。正七位上久米朝臣麻呂。正七位下大神朝臣興志。從七位下榎井朝臣廣國。正六位上大藏忌寸老。錦部連道麻呂。伊吉連古麻呂並從五位下。

二月甲午朔。日有蝕之。

壬子。始制度量調庸義倉等類五條事。語具別格。

丙辰。志摩國疫。給藥救之。

三月壬午。詔曰。任郡司少領以上者。性識清廉。雖堪時務。而蓄錢乏少。不滿六貫。自今以後。不得遷任。」又詔。諸國之地。江山遐阻。負擔之輩。久苦行役。具備資粮。闕納貢之恒數。減損重負。恐饉路之不少。宜各持一嚢錢。作當爐給。永省勞費。往還得便。宜國郡司等。募豪富家。置米路側。任其賣買。一年之内。賣米一百斛以上者。以名奏聞。又賣買田。以錢爲價。若以他物爲價。田并其物共爲沒官。或有糺告者。則給告人。賣及買人並科違勅罪。郡司不加検校。違十事以上。即解其任。九事以下量降考第。國司者式部監察。計違附考。或雖非用錢。而情願通商者聽之。

夏四月乙未。割丹波國加佐。與佐。丹波。竹野。熊野五郡。始置丹後國。割備前國英多。勝田。苫田。久米。大庭。眞嶋六郡。始置美作國。割日向國肝坏。贈於。大隅。姶■四郡。始置大隅國。」大倭國疫。給藥救之。

戊申。頒下新格并權衡度量於天下諸國。

己酉。因諸寺田記錯誤。更爲改正。一通藏所司。一通頒諸國。

乙夘。授從四位下安八萬王從四位上。正五位下大石王從四位下。從五位上益氣王正五位下。從四位上多治比眞人池守正四位下。正五位上百濟王遠寶從四位下。從五位上大伴宿祢男人正五位上。從五位下賀茂朝臣吉備麻呂正五位下。從五位下笠朝臣長目。穗積朝臣老。小野朝臣馬養。調連淡海。倉垣忌寸子首並從五位上。」讃岐國飢。賑恤之。」始制。五位以上同位階者。因年長幼。以爲列次。

丁巳。制。銓衡人物。黜陟優劣。式部之任。務重他省。宜論勲績之日。無式部長官者。其事勿論焉。

五月甲子。制。畿内七道諸國郡郷名着好字。其郡内所生。銀銅彩色草木禽獸魚虫等物。具録色目。及土地沃■。山川原野名号所由。又古老相傳舊聞異事。載于史籍亦宜言上。

己巳。制。夫郡司大少領。以終身爲限。非遷代之任。而不善國司。情有愛憎。以非爲是。強云致仕。奪理解却。自今以後。不得更然。若齒及縱心。氣力■弱。筋骨衰耗。神識迷乱。又久沈重病。起居不漸。漸發狂言。無益時務。如此之類。披訴心素。歸田養命。於理合聽。宜具得手書陳牒所司。待報處分。撰擇替補。

癸酉。相摸。常陸。上野。武藏。下野。五國輸調。元來是布也。自今以後。■布並進。又令大倭參河並獻雲母。伊勢水銀。相摸石硫黄。白樊石。黄樊石。近江慈石。美濃青樊石。飛騨。若狹並樊石。信濃石硫黄。上野金青。陸奥白石英。雲母。石硫黄。出雲黄樊石。讃岐白樊石。

甲戌。讃岐守正五位下大伴宿祢道足等言。部下寒川郡人物部乱等廿六人。庚午以來。並貫良人。但庚寅校籍之時。誤渉飼丁之色。自加覆察。就令自理。支證的然。已得明雪。自厥以來。未附籍貫。故皇子命宮検括飼丁之使。誤認乱等爲飼丁焉。於理斟酌何足憑據。請從良色。許之。

丁亥。始令山背國點乳牛戸五十戸。

六月庚戌。從七位上家原河内。正八位上家原大直。大初位上首名三人並賜連姓。

辛亥。右京人支半于刀。河内國志紀郡人刀母離余叡色奈。並染作暈繝色而獻之。以勞各授從八位下。并賜■十疋。絲■■。布■端。塩十篭。穀一百斛。

癸丑。始置大膳職史生四員。

乙夘。行幸甕原離宮。

戊午。還宮。

秋七月丙寅。詔曰。授以勲級。本據有功。若不優異。何以勸獎。今討隼賊將軍并士卒等戰陣有功者一千二百八十餘人。並宜隨勞授勲焉。

丁夘。大倭國宇太郡波坂郷人大初位上村君東人得銅鐸於長岡野地而獻之。高三尺。口徑一尺。其制異常。音協律呂。勅所司藏之。

戊辰。美濃信濃二國之堺。徑道險隘。往還艱難。仍通吉蘇路。

八月辛丑。從五位下道公首名至自新羅。

乙夘。大風。抜木發屋。

丁巳。以正五位下大伴宿祢道足。爲彈正尹。從四位下大石王爲攝津大夫。從五位下榎井朝臣廣國爲參河守。從五位下大神朝臣興志爲讃岐守。從五位下道君首名爲筑後守。

九月丁丑。造宮卿從四位下大伴宿祢手拍卒。

己夘。攝津職言。河邊郡玖左佐村。山川遠隔。道路嶮難。由是。大寳元年始建館舍。雜務公文。一准郡例。請置郡司。許之。今能勢郡是也。」詔。和銅四年已前。公私出擧稻粟未償上者。皆免除之。

辛巳。加大藏省史生六員。

冬十月戊戌。制。諸寺多占田野。其數無限。宜自今以後。數過格者。皆還收之。

庚子。板屋司班帙。一准寮焉。〈蓋改法用司爲板屋司也。〉

丁巳。更加民部省史生六員。

戊午。詔。防人赴戍時差專使。由是。驛使繁多。人馬並疲。宜遞送發焉。

十一月辛酉朔。伊賀。伊勢。尾張。參河。出羽等國言。大風傷秋稼。調庸並免。但已輸者。以税給之。

乙丑。貶石川紀二嬪号。不得稱嬪。

丙子。詔。正七位上脇作磨心。能工異才。獨越衆侶。織成錦綾。實稱妙麗。宜磨心子孫免雜戸。賜姓栢原村主。大倭國獻嘉蓮。近江國獻木連理十二株。但馬國獻白雉。」太政官處分。凡諸司功過者。皆申送弁官。乃官下式部。

乙酉。權充兵馬司史生四人。

十二月辛夘。新建陸奥國丹取郡。

乙未。右大弁從三位石川朝臣宮麻呂薨。近江朝大臣大紫連子之第五男也。

庚子。始加中務省史生十員。

乙巳。近江國言。慶雲見。丹波國獻白雉。仍曲赦二國。

己酉。始加宮内省史生十員。

春正月壬戌。二品長親王。舍人親王。新田部親王。三品志貴親王益封各二百戸。從三位長屋王一百戸。封租全給。其食封田租全給封主。自此始矣。

甲子。授正四位下多治比眞人池守從三位。无位河内王從四位下。无位櫻井王。大伴王。佐爲王並從五位下。從四位下大神朝臣安麻呂從四位上。正五位上石川朝臣石足。石川朝臣難波麻呂。忌部宿祢子首。正五位下阿倍朝臣首名。從五位上阿倍朝臣爾閇並從四位下。從五位上船連甚勝正五位下。正六位上春日椋首老。正六位下引田朝臣眞人。小治田朝臣豊足。山上臣憶良。荊義善。吉宜。息長眞人臣足。高向朝臣大足。從六位上大伴宿祢山守。菅生朝臣國益。太宅朝臣大國。從六位下粟田朝臣人上。津嶋朝臣眞鎌。波多眞人餘射。正七位上津守連道並從五位下。

庚午。散位從四位下猪名眞人石前卒。

己夘。益二品氷高内親王食封一千戸。

甲申。令相摸。常陸。上野。武藏。下野五國。始輸■調。但欲輸布者許之。

丙戌。兵部卿從四位上大神朝臣安麻呂卒。

二月己丑朔。日有蝕之。

庚寅。制。以商布二丈六尺爲段。不得用常。如有蓄常布。自擬産業者。今年十二月以前。悉賣用畢。或貯積稍多。出賣不盡者。便納官司与和價。或限外賣買。沒爲官物。有人糺告。皆賞告者。其帶關國司。商旅過日。審加勘搜。附使言上。」上総國言。去京遥遠。貢調極重。請代細布。頗省負擔。其長六丈。闊二尺二寸。毎丁輸二丈。以三人成端。許之。

辛夘。詔曰。人足衣食。共知礼節。身苦貧窮。競爲姦詐。宜今輸■絲錦布調國等。調庸以外。毎人儲絲一斤。綿二斤。布六段。〈謂年十五以上。六十五以下者。〉以資産業。无使苦乏。國郡能加監察。務依數儲備者。加考一等。或里長者免當年調。若以虚妄。顯稱。國郡司即解見任。里長徴調止掌。

丁酉。以從五位下大倭忌寸五百足爲氏上。令主神祭。

戊戌。詔從六位上紀朝臣清人。正八位下三宅臣藤麻呂。令撰國史。

辛丑。始令出羽國養蚕。

壬寅。遣使于七道諸國。録囚徒焉。

閏二月戊午朔。賜美濃守從四位下笠朝臣麻呂封七十戸。田六町。少掾正七位下門部連御立。大目從八位上山口忌寸兄人。各進位階。匠從六位上伊福部君荒當賜田二町。以通吉蘇路也。

己夘。行幸甕原離宮。

三月丁酉。沙門義法還俗。姓大津連。名意毘登。授從五位下。爲用占術也。

壬寅。隼人昏荒。野心未習憲法。因移豊前國民二百戸。令相勸導也。

乙夘。授從五位下上毛野朝臣廣人。大伴宿祢牛養並從五位上。

夏四月辛未。中納言從三位兼中務卿勲三等小野朝臣毛野薨。小治田朝大徳冠妹子之孫。小錦中毛人之子也。

戊寅。制。諸國庸綿。丁五兩。但安藝國絲。丁二兩。遠江國絲三兩。並以二丁成屯■也。

壬午。太政官奏。諸國租倉。大小並所積數。比校文案。無所錯失。因斯。國司相替之日。依帳承付。不更勘驗。而用多欠少。徒立虚帳。本無實數。良由國郡司等不検校之所致也。自今以後。諸國造倉。率爲三等。大受肆仟斛。中參仟斛。小貳仟斛。一定之後。勿虚文案。

辛巳。給多■嶋印一圖。

五月丁亥朔。大納言兼大將軍正三位大伴宿祢安麻呂薨。帝深悼之。詔贈從二位。安麻呂難波朝右大臣大紫長徳之第六子也。

癸丑。土左國人物部毛虫■一産三子。賜穀■斛并乳母。

六月己巳。若帶日子姓。爲觸國諱。改因居地賜之。」國造人姓。除人字。」寺人姓本是物部族也。而庚午年籍因居地名。始号寺人。疑渉賎隷。故除寺人改從本姓矣。

甲戌。太政官處分。職分資人若本主亡。并以理去官者。不限年遠近。並留省焉。如本主去官亦有復任。以舊人充焉。

戊寅。詔曰。頃者陰陽殊謬。氣序乖違。南畝方興。膏澤未降。百姓田囿。往々損傷。宜以幣帛。奉諸社。祈雨于名山大川。庶致嘉注。勿虧農桑。

庚辰。皇太子加元服。

癸未。大赦天下。自和銅七年六月廿八日午時已前大辟罪以下。罪無輕重。已發覺。未發覺。已結正。未結正。繋囚見徒。沒爲奴婢。及犯八虐。常赦所不免者。咸赦除之。其私鑄錢及竊盗。強盜並不在赦限。但鑄盜之徒合死坐。降罪一等。諸老人歳百以上賜穀伍斛。九十已上參斛。八十已上壹斛。孝子。順孫。義夫。節婦。表其門閭。終身勿事。鰥寡■獨。篤疾重病之徒不能自存者。宜令所司量加賑恤。

甲申。從七位下大津造元休。從八位下船人等並賜連姓。

八月乙丑。制。散事五位如應賜祿。自今以後。准職事正六位焉。

九月甲辰。制。自今以後。不得擇錢。若有實知官錢。輙嫌擇者。勅使杖一百。其濫錢者。主客相對破之。即送市司。

壬子。授正七位上柏原村主磨心從五位下。

冬十月乙夘朔。美濃。武藏。下野。伯耆。播磨。伊豫六國大風發屋。仍免當年租調。

丙辰。勅割尾張。上野。信濃。越後等國民二百戸。配出羽柵戸。

丁夘。以從四位下石川朝臣難波麻呂爲常陸守。從五位上巨勢朝臣兒祖父爲伊豫守。從五位下津嶋朝臣眞鎌爲伊勢守。從五位上平群朝臣安麻呂爲尾張守。從五位下佐伯宿祢沙弥麻呂爲信濃守。從五位下大宅朝臣大國爲上野守。從五位下津守連通爲美作守。

辛未。造宮省加史生六員。通前十四人。

十一月戊子。大倭國添下郡人大倭忌寸果安。添上郡人奈良許知麻呂。有智郡女日比信紗。並終身勿事。旌孝義也。果安孝養父母。友于兄弟。若有人病飢。自齎私粮。巡加看養。登美箭田二郷百姓。咸感恩義。敬愛如親。麻呂立性孝順。与人無怨。嘗被後母讒。不得入父家。絶無怨色。孝養弥篤。信紗氏直果安妻也。事舅姑以孝聞。夫亡之後。積年守志。自提孩穉并妾子惣八人。撫養無別。事舅姑。自竭婦礼。爲郷里之所歎也。

乙未。新羅國遣重阿■金元靜等廿餘人朝貢。差發畿内七道騎兵合九百九十。爲擬入朝儀衛也。

己亥。遣使迎新羅使於筑紫。

庚戌。從四位下大伴宿祢旅人爲左將軍。從五位上多治比眞人廣成。從五位下久米朝臣麻呂爲副將軍。從四位下石上朝臣豊庭爲右將軍。從五位上上毛野朝臣廣人。從五位下粟田朝臣人副將軍。

十二月戊午。少初位下太朝臣遠建治等率南嶋奄美信覺及球美等嶋人五十二人。至自南嶋。

己夘。新羅使入京。遣從六位下布勢朝臣人。正七位上大野朝臣東人。率騎兵一百七十迎於三崎。

靈龜元年春正月甲申朔。天皇御大極殿受朝。皇太子始加礼服拜朝。陸奥出羽蝦夷并南嶋奄美。夜久。度感。信覺。球美等來朝。各貢方物。其儀。朱雀門左右。陣列皷吹騎兵。元會之日。用鉦鼓自是始矣。▼是日。東方慶雲見。遠江國獻白狐。丹波國獻白鴿。

癸巳。詔曰。今年元日。皇太子始拜朝。瑞雲顯見。宜大赦天下。但犯八虐。私鑄錢。盜人常赦所不原者。並不在赦限。内外文武官六位以下。進位一階。又授二品穗積親王一品。三品志紀親王二品。從四位下路眞人大人。巨勢朝臣邑治。大伴宿祢旅人。石上朝臣豊庭。多治比眞人三宅麻呂。百濟王南典。藤原朝臣武智麻呂並從四位上。正五位上大伴宿祢男人。太朝臣安麻呂。正五位下當麻眞人櫻井。從五位上多治比眞人縣守。藤原朝臣房前並從四位下。正五位下曾祢連足人。佐伯宿祢百足。百濟王良虞並正五位上。從五位上笠朝臣吉麻呂。中臣朝臣人足並正五位下。從五位下臺忌寸少麻呂。道君首名並從五位上。從六位上下毛野朝臣石代。當麻眞人大名。紀朝臣清人。從六位下土師宿祢豊麻呂並從五位下。又授二品氷高内親王一品。

甲午。三品泉内親王。四品水主内親王。長谷部内親王。益封各一百戸。

戊戌。蝦夷及南嶋七十七人。授位有差。

己亥。宴百寮主典以上並新羅使金元靜等于中門。奏諸方樂。宴訖。賜祿有差。

庚子。賜大射于南■。新羅使亦在射列。賜綿各有差。

二月丙辰。制。尚侍從四位者。賜祿准典藏焉。

丙寅。從五位下大神朝臣忍人爲氏上。」從四位下當麻眞人櫻井卒。

丁丑。勅以三品吉備内親王男女。皆入皇孫之例焉。

三月壬午朔。車駕幸甕原離宮。

丙申。散位從四位上竹田王卒。

甲辰。金元靜等還蕃。勅大宰府。賜綿五千四百五十斤。船一艘。

丙午。相摸國足上郡人。丈部造智積。君子尺麻呂。並表閭里。終身勿事。旌孝行也。

夏四月庚申。櫛見山陵。〈生目入日子伊佐知天皇之陵也。〉充守陵三戸。伏見山陵。〈穴穗天皇之陵也。〉四戸。

庚午。諸直丁經廿年已上者。預考選例。憐其勞也。

癸酉。上村主通改賜阿刀連姓。

丙子。詔叙成選人等位。授從三位粟田朝臣眞人正三位。正五位下長田王。大神朝臣狛麻呂。田口朝臣益人並正五位上。從五位上小治田朝臣安麻呂。縣犬養宿祢筑紫。平群朝臣安麻呂並正五位下。從五位下三國眞人人足。佐味朝臣加作麻呂。阿倍朝臣秋麻呂。坂本朝臣阿曾麻呂。日下部宿祢阿倍老。阿倍朝臣安麻呂並從五位上。

五月辛巳朔。勅諸國朝集使曰。天下百姓。多背本貫。流宕他郷。規避課役。其浮浪逗留。經三月以上者。即云斷輸調庸。隨當國法。又撫導百姓。勸課農桑。心存字育。能救飢寒。實是國郡之善政也。若有身在公庭。心顧私門。妨奪農業侵■万民。實是國家之大蠧也。宜其勸催産業。資産豊足者爲上等。雖加催勸。衣食短乏者爲中等。田疇荒廢。百姓飢寒。因致死亡者爲下等。十人以上。則解見任。又四民之徒。各有其業。今失職流散。此亦國郡司教導無方。甚無謂也。有如此類。必加顯戮。自今以後。當遣巡察使。分行天下。觀省風俗。宜勤敦徳政。庶彼周行。始今。諸國百姓。往來過所。用當國印焉。」丹波丹後二國飢。遣使賑貸。

己丑。始充京職印。

壬辰。伯耆國言。甘露降。

甲午。詔曰。凡諸國運輸調庸。各有期限。今國司等。怠緩違期。遂妨耕農。運送之民。仍致勞擾。非是國郡之善政。撫養之要道也。自今以後。如有此類。以重論之。又海路漕庸。輙委■民。或已漂失。或多濕損。是由國司不順先制之所致也。自今以後。不悛改者。節級科罪。所損之物。即徴國司。又五兵之用。自古尚矣。服強懷柔。咸因武徳。今六道諸國。營造器仗。不甚牢固。臨事何用。自今以後。毎年貢樣。巡察使出日。細爲校勘焉。

乙巳。從六位下畫師忍勝姓改爲倭畫師。」攝津。紀伊。武藏。越前。志摩五國飢。賑貸之。」遠江國地震。山崩壅麁玉河。水爲之不流。經數十日。潰沒敷智。長下。石田三郡民家百七十餘區。并損苗。

己亥。太政官奏。更定義倉出粟法。分爲九等。語在別格。

壬寅。以從三位巨勢朝臣麻呂爲中納言。從四位上多治比眞人三宅麻呂爲左大弁。從四位上巨勢朝臣邑治爲右大弁。從四位上大伴宿祢旅人爲中務卿。從四位下阿倍朝臣首名爲兵部卿。從四位上阿部朝臣廣庭爲宮内卿。從四位下多治比眞人縣守爲造宮卿。從五位上大伴宿祢宿奈麻呂爲左衛士督。正五位上大神朝臣狛麻呂爲武藏守。從五位上阿倍朝臣安麻呂爲但馬守。從五位下石川朝臣君子爲播磨守。從三位多治比眞人池守爲大宰帥。

丙午。參河國地震。壞正倉■七。又百姓廬舍往々陷沒。

庚戌。移相摸。上総。常陸。上野。武藏。下野六國富民千戸。配陸奥焉。

六月甲寅。一品長親王薨。天武天皇第四之皇子也。

庚申。開大倭國都祁山之道。

壬戌。太政官奏。懸像失度。亢旱弥旬。恐東皐不耕。南畝損稼。昔者周王遇旱。有雲漢之詩。漢帝祈雨。興改元之詔。人君之願。載感上天。請奉幣帛。祈於諸社。使民有年。誰知尭力。

癸亥。設齋於弘福法隆二寺。詔。遣使奉幣帛于諸社。祈雨于名山大川。於是未經數日。注雨滂沱。時人以爲。聖徳感通所致焉。因賜百官人祿各有差。

丁夘。諸國人廿戸。移附京職。由殖貨也。

秋七月庚辰朔。日有蝕之。

己丑。地震。行幸甕原離宮。」賜從五位下紀朝臣淨人數人穀百斛。優學士也。

壬辰。授刀舍人狛造千金。改賜大狛連。

丙午。知太政官事一品穗積親王薨。遣從四位上石上朝臣豊庭。從五位上小野朝臣馬養。監護喪事。天武天皇之第五皇子也。」尾張國人外從八位上席田君邇近及新羅人七十四家。貫于美濃國。始建席田郡焉。

八月己未。制。大宰府官人家口。皆免課役。」從四位上路眞人大人爲大宰大貳。

甲戌。京人流宕畿外。則貫當國而從事。

丁丑。左京人大初位下高田首久比麻呂獻靈龜。長七寸。闊六寸。左眼白。右眼赤。頚著三公。背負七星。前脚並有離卦。後脚並有一爻。腹下赤白兩點。相次八字。

九月己夘朔。詔。皇親二世准五位。三世以下准六位。」禁文武百寮六位以下用虎豹羆皮及金銀飾鞍具并横刀帶端。但朝會日用者許之。婦女依父夫蔭服用。亦聽之。凡横刀鋏者。以絲纒造。勿用素木令脆焉。

庚辰。天皇禪位于氷高内親王。詔曰。乾道統天。文明於是馭暦。大寳曰位。震極所以居尊。昔者。揖讓之君。旁求歴試。干戈之主。繼體承基。貽厥後昆。克隆晢祚。朕君臨天下。撫育黎元。蒙上天之保休。頼祖宗之遺慶。海内晏靜。區夏安寧。然而兢兢之志。夙夜不怠。翼翼之情。日愼一日。憂勞庶政。九載于茲。今精華漸衰。耄期斯倦。深求閑逸。高踏風雲。釋累遺塵。將同脱■。因以此神器。欲讓皇太子。而年齒幼稚。未離深宮。庶務多端。一日万機。一品氷高内親王。早叶祥符。夙彰徳音。天縱寛仁。沈靜婉■。華夏載佇。謳訟知歸。今傳皇帝位於内親王。公卿百寮。宜悉祇奉以稱朕意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