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日本紀/卷第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續日本紀卷第十三〈起天平十年正月、盡十二年十二月〉」從四位下行民部大輔兼左兵衛督皇太子学士臣菅野朝臣眞道等奉勅撰。」天璽國押開豊櫻彦天皇〈聖武天皇〉

十年春正月庚午朔。天皇御中宮。宴侍臣。饗五位已上於朝堂。信濃國獻神馬。黒身白髦尾。

壬午。立阿倍内親王爲皇太子。大赦天下。但謀殺殺訖。私鑄錢。強竊二盜不在赦限。若罪至死降一等。其六位已下進位一階。高年窮乏孝義人等。量加賑恤。又貢瑞人賜爵及物。并免出瑞郡當年之庸。▼是日。授大納言從三位橘宿祢諸兄正三位。拜右大臣。從三位鈴鹿王授正三位。正五位上大伴宿祢牛養。高橋朝臣安麻呂。石上朝臣乙麻呂並從四位下。

丙戌。皇帝幸松林。賜宴於文武官主典已上。賚祿有差。

乙未。以從四位下石上朝臣乙麻呂爲左大辨。中納言從三位多治比眞人廣成爲兼式部卿。從四位下巨勢朝臣奈■麻呂爲民部卿。

是月。大宰府奏。新羅使級■金想純等一百■七人來朝。

二月丁巳。筑紫宗形神主外從五位下宗形朝臣鳥麻呂授外從五位上。出雲國造外正六位上出雲臣廣嶋外從五位下。

三月辛未。從六位上背奈公福信授外從五位下。

丙申。施山階寺食封一千戸。鵤寺食封二百戸。隅院食封一百戸。又限五年施觀世音寺食封一百戸。

夏四月乙夘。詔。爲令國家隆平宜令京畿内七道諸國三日内轉讀最勝王經。

庚申。從五位下佐伯宿祢淨麻呂爲左衛士督。從五位下藤原朝臣廣嗣爲大養徳守。式部少輔如故。從五位下百濟王孝忠爲遠江守。外從五位下佐伯宿祢常人爲丹波守。從五位下大伴宿祢兄麻呂爲美作守。外從五位下柿本朝臣濱名爲備前守。外從五位下大宅朝臣君子爲筑前守。外從五位下田中朝臣三上爲肥後守。外從五位下陽侯史眞身爲豊後守。

五月庚午。停東海。東山。山陰。山陽。西海等道諸國健兒。

辛夘。使右大臣正三位橘宿祢諸兄。神祇伯從四位下中臣朝臣名代。右少弁從五位下紀朝臣宇美。陰陽頭外從五位下高麥太。齎神寳奉于伊勢大神宮。

六月戊戌朔。武藏守從四位下粟田朝臣人上卒。

辛酉。遣使大宰賜饗於新羅使金想純等。便即放還。

秋七月癸酉。天皇御大藏省覽相撲。晩頭轉御西池宮。因指殿前梅樹。勅右衛士督下道朝臣眞備及諸才子曰。人皆有志。所好不同。朕去春欲翫此樹。而未及賞翫。花葉遽落。意甚惜焉。宜各賦春意詠此梅樹。文人卅人奉詔賦之。因賜五位已上■廿疋。六位已下各六疋。

丙子。左兵庫少属從八位下大伴宿祢子虫。以刀斫殺右兵庫頭外從五位下中臣宮處連東人。初子虫事長屋王頗蒙恩遇。至是適与東人任於比寮。政事之隙相共圍碁。語及長屋王。憤發而罵。遂引劔斫而殺之。東人即誣告長屋王事之人也。

閏七月癸夘。以從五位下阿倍朝臣沙弥麻呂爲少納言。從五位下紀朝臣宇美爲右中弁。從五位下多治比眞人牛養爲少弁。從五位下石川朝臣加美爲中務大輔。從五位下阿倍朝臣虫麻呂爲少輔。從五位下大井王爲左大舍人頭。從五位下久世王爲内藏頭。從四位下道祖王爲散位頭。從五位下阿倍朝臣吾人爲治部少輔。從四位下安宿王爲玄蕃頭。從五位下多治比眞人國人爲民部少輔。從五位下石川朝臣牛養爲主計頭。外從五位上文忌寸馬養爲主税頭。從五位上石川朝臣麻呂爲兵部大輔。外從五位下大伴宿祢百世爲少輔。從五位下宇治王爲刑部大輔。外從五位下大養徳宿祢小東人爲少輔。從五位下小田王爲大藏大輔。從五位下路眞人虫麻呂爲少輔。正五位下吉田連宜爲典藥頭。外從五位下大伴宿祢麻呂爲右京亮。從四位下大伴宿祢牛養爲攝津大夫。外從五位下中臣熊凝朝臣五百嶋爲亮。

乙巳。以行達法師。榮弁法師。爲少僧都。行信法師爲律師。

丁巳。外從五位下引田朝臣虫麻呂爲齋宮長官。外從五位下小野朝臣東人爲左兵衛佐。

八月乙亥。外從五位下中臣熊凝朝臣五百嶋爲皇后宮亮。外從五位下於忌寸人主爲攝津亮。正五位下多治比眞人廣足爲武藏守。從五位下當麻眞人鏡麻呂爲因幡守。從五位下息長眞人名代爲備中守。外從五位下大伴直蜷淵麻呂爲伊豫守。外從五位下小治田朝臣諸人爲豊後守。

甲申。停山陽道諸國借貸。大税出擧如舊。

辛夘。令天下諸國造國郡圖進。

九月丙申朔。日有蝕之。

庚子。内礼司主礼六人。始令把笏。

辛丑。地震。

甲寅。伊勢國飯高郡人无位伊勢直族大江授外從五位下。

冬十月丁夘。免京畿内芳野和泉監今年田租。

己丑。遣巡察使於七道諸國。採訪國宰政迹黎民勞逸。

甲午。大宰大貳正四位下紀朝臣男人卒。

十二月丁夘。從五位下宇治王爲中務大輔。從四位下高橋朝臣安麻呂爲大宰大貳。從五位下藤原朝臣廣嗣爲少貳。

戊寅。仕丁役畢還郷。始給程粮。

十一年春正月甲午朔。出雲國獻赤烏。越中國獻白烏。

丙午。天皇御中宮。授正三位橘宿祢諸兄從二位。從四位上大石王正四位下。從五位下黄文王。无位大市王並從四位下。无位茨田王從五位下。從四位下藤原朝臣豊成正四位下。正五位下縣犬養宿祢石次從四位下。從五位上賀茂朝臣助正五位上。從五位上多治比眞人占部正五位下。從五位下石川朝臣加美。紀朝臣宇美。藤原朝臣仲麻呂並從五位上。外從五位下小治田朝臣廣耳。大伴宿祢■信備。佐伯宿祢常人並從五位下。外從五位下坂上伊美伎犬養外從五位上。正六位上倭武助。麻呂田連陽春。塩屋連古麻呂。物部依羅朝臣人會。紀朝臣豊川。村國連子虫並外從五位下。正四位下竹野女王。從四位下無漏女王並從三位。正四位下多伎女王正四位上。從四位下大和女王。廣湍女王。日置女王。粟田女王。河内女王。丹生女王並從四位上。從五位下春日女王。无位小長谷女王。坂合部女王。高橋女王。茨田女王。陽胡女王。從五位下藤原朝臣吉日。正五位下大宅朝臣諸姉並從四位下。從五位下宇遲女王。无位中臣殖栗連豊日並從五位上。无位紀朝臣意美奈。采女朝臣首名。采女朝臣若。岡連君子並從五位下。

二月戊子。詔曰。皇后寢膳不安。弥益疲勞。朕見此苦情甚惻隱。宜大赦天下救濟病患。自天平十一年二月廿六日戌時以前。大辟罪以下及八虐。常赦所不免者。咸赦除之。其癈疾之徒不能自存者。量加賑恤。仍令長官親自慰問量給湯藥。僧尼亦同。

壬辰。勅。二月廿六日赦書云。敢以赦前事告言者以其罪罪之。宜暫可停。若百姓心懷私愁欲披陳者恣聽之。巡察使宜随事問知。具状録奏。勿依赦書罪告人。

三月甲午。天皇行幸甕原離宮。

丁酉。車駕還宮。

癸丑。詔曰。朕恭膺寳命。君臨區宇。未明求衣。日昃忘膳。即得從四位上治部卿茅野王等奏稱。得大宰少貳從五位下多治比眞人伯等解稱。對馬嶋目正八位上養徳馬飼連乙麻呂所獲神馬。青身白髦尾。謹検符瑞圖曰。青馬白髦尾者神馬也。聖人爲政。資服有制。則神馬出。又曰。王者事百姓徳至丘陵。則澤出神馬。實合大瑞者。斯乃宗廟所祐。社稷所■。朕以不徳。何堪獨受。天下共悦。理允恒典。宜賑給孝子順孫高年鰥寡■獨。及不能自存者。其進馬人賜爵五級并物。免出馬郡今年庸調。自餘郡之庸。國司史生以上。亦各賜物。宜體此懷聿遵朕志焉。

乙夘。天皇及太上天皇行幸甕原離宮。授外從五位上坂上伊美吉犬養從五位下。

戊午。車駕還宮。

庚申。石上朝臣乙麻呂坐姦久米連若賣。配流土左國。若賣配下総國焉。

夏四月甲子。詔曰。省從四位上高安王等去年十月廿九日表。具知意趣。王等謙沖之情。深懷辞族。忠誠之至。厚在慇懃。顧思所執。志不可奪。今依所請賜大原眞人之姓。子子相承。歴萬代而無絶。孫孫永繼冠千秋以不窮。

戊辰。中納言從三位多治比眞人廣成薨。左大臣正二位嶋之第五子也。

乙亥。令天下諸國改駄馬一疋所負之重大二百斤。以百五十斤爲限。

戊寅。正六位上百濟王敬福授從五位下。正六位上田邊史難波外從五位下。

壬午。陸奧國按察使兼鎭守府將軍大養徳守從四位上勳四等大野朝臣東人。民部卿兼春宮大夫從四位下巨勢朝臣奈■麻呂。攝津大夫從四位下大伴宿祢牛養。式部大輔從四位下縣犬養宿祢石次爲參議。

五月甲寅。詔曰。諸國郡司。徒多員數。無益任用。侵損百姓爲蠧實深。仍省舊員改定。大郡大領少領主政各一人。主帳二人。上郡大領少領主政主帳各一人。中郡大領少領主帳各一人。下郡亦同。小郡領主帳各一人。

辛酉。詔曰。天下諸國。今年出擧正税之利皆免之。諸家封戸之租。依令二分。一分入官。一分給主者。自今以後全賜其主。運送傭食割取其租。

六月戊寅。令諸國驛起稻咸悉混合正税。

癸未。縁停兵士。國府兵庫點白丁。作番令守之。

甲申。賜出雲守從五位下石川朝臣年足。■卅疋。布六十端。正税三萬束。賞善政也。

秋七月乙未。授外從五位下背奈公福信從五位下。正六位上新城連吉足外從五位下。

癸夘。渤海使副使雲麾將軍己珎蒙等來朝。

甲辰。詔曰。方今孟秋。苗子盛秀。欲令風雨調和年穀成熟。宜令天下諸寺轉讀五穀成熟經。并悔過七日七夜焉。

八月丙子。太政官處分。式部省蔭子孫并位子等不限年之高下。皆下大學一向學問焉。

九月庚寅朔。日有蝕之。

冬十月甲子。從四位下小野朝臣牛養卒。

丙子。少僧都行達爲大僧都。

丙戌。入唐使判官外從五位下平郡朝臣廣成。并渤海客等入京。

十一月辛夘。平郡朝臣廣成拜朝。初廣成。天平五年隨大使多治比眞人廣成入唐。六年十月事畢却歸。四船同發從蘇州入海。悪風忽起彼此相失。廣成之船一百一十五人漂着崑崙國。有賊兵來圍遂被拘執。船人或被殺或迸散。自餘九十余人着瘴死亡。廣成等四人。僅免死得見崑崙王。仍給升糧安置悪處。至七年。有唐國欽州熟崑崙到彼。便被偸載。出來既歸唐國。逢本朝學生阿倍仲滿。便奏得入朝。請取渤海路歸朝。天子許之。給船粮發遣。十年三月。從登州入海。五月到渤海界。適遇其王大欽茂差使。欲聘我朝。即時同發。及渡沸海。渤海一船遇浪傾覆。大使胥要徳等■人沒死。廣成等率遣衆。到著出羽國。

十二月戊辰。渤海使己珎蒙等拜朝。上其王啓并方物。其詞曰。欽茂啓。山河杳絶。國土夐遥。佇望風猷。唯増傾仰。伏惟。天皇聖叡。至徳遐暢。奕葉重光。澤流萬姓。欽茂忝繼祖業。濫惣如始。義洽情深。毎脩隣好。今彼國使朝臣廣業等。風潮失便。漂落投此。毎加優賞。欲待來春放廻。使等貪前。苦請乃年歸去。訴詞至重。隣義非輕。因備行資。即爲發遣。仍差若忽州都督胥要徳等充使。領廣業等令送彼國。并附大虫皮羆皮各七張。豹皮六張。人參三十斤。密三斛進上。至彼請検領。

己夘。外從五位下平郡朝臣廣成授正五位上。自餘水手已上。亦各有級。正六位上祢仁傑外從五位下。

十二年春正月戊子朔。天皇御大極殿受朝賀。渤海郡使新羅學語等同亦在列。但奉翳美人更着袍袴。」飛騨國獻白狐白雉。

甲午。渤海郡副使雲麾將軍己珎蒙等。授位各有差。即賜宴於朝堂。賜渤海郡王美濃■卅疋。絹卅疋。絲一百五十■。調綿三百屯。己珎蒙美濃■廿疋。絹十疋。絲五十■。調綿二百屯。自餘各有差。

庚子。天皇御中宮。授從四位下塩燒王從四位上。无位奈良王。守部王並從四位下。正五位下多治比眞人廣足正五位上。從五位上紀朝臣麻路。石川朝臣加美。藤原朝臣仲麻呂並正五位下。從五位下石川朝臣年足。佐伯宿祢淨麻呂並從五位上。正六位上藤原朝臣巨勢麻呂。藤原朝臣八束。安倍朝臣嶋麻呂。多治比眞人土作並從五位下。正六位上大伴宿祢三中。宗形朝臣赤麻呂。紀朝臣可比佐。大伴宿祢犬養。車持朝臣國人並外從五位下。」又以外從五位下大伴宿祢犬養爲遣渤海大使。

癸夘。天皇御南苑宴侍臣。饗百官及渤海客於朝堂。五位已上賜摺衣。

甲辰。天皇御大極殿南門觀大射。五位已上射了。乃命渤海使己珎蒙等射焉。

丙辰。遣使就客館。贈渤海大使忠武將軍胥要徳從二位。首領无位己閼棄蒙從五位下。并賻調布一百十五端。庸布六十段。

丁巳。天皇御中宮閤門。己珎蒙等奏本國樂。賜帛綿各有差。

二月己未。己珎蒙等還國。

甲子。行幸難波宮。以知太政官事正三位鈴鹿王。正四位下兵部卿藤原朝臣豊成爲留守。

庚午。給攝津國百姓稻籾各有差。

丙子。百濟王等奏風俗樂。授從五位下百濟王慈敬從五位上。正六位上百濟王全福從五位下。▼是日。車駕還宮。

辛巳。賜陪從右大臣已下五位已上祿各有差。

三月辛丑。以外從五位下紀朝臣必登爲遣新羅大使。

夏四月戊午。遣新羅使等拜辞。

丙子。遣渤海使等辞見。

五月乙未。天皇幸右大臣相樂別業。宴飲酣暢。授大臣男无位奈良麻呂從五位下。

丁酉。車駕還宮。

六月庚午。勅曰。朕君臨八荒。奄有萬姓。履薄馭朽。情深覆育。求衣忘寢。思切納隍。恒念何荅上玄。人民有休平之樂。能稱明命。國家致寧泰之榮者。信是被於寛仁。挂網之徒。保身命而得壽。布於鴻恩。窮乏之類。脱乞微而有息。宜大赦天下。自天平十二年六月十五日戌時以前大辟以下。咸赦除之。兼天平十一年以前公私所負之稻。悉皆原免。其監臨主守自盜。盜所監臨。故殺人謀殺人殺訖。私鑄錢作具既備。強盜竊盜。姦他妻。及中衛舍人。左右兵衛。左右衛士。衛門府衛士。門部。主帥。使部等不在赦限。其流人穗積朝臣老。多治比眞人祖人。名負東人。久米連若女等五人。召令入京。大原采女勝部鳥女還本郷。小野王。日奉弟日女。石上乙麻呂。牟礼大野。中臣宅守。飽海古良比。不在赦限。

甲戌。令天下諸國毎國寫法華經十部。并建七重塔焉。

秋八月甲戌。和泉監并河内國焉。

癸未。大宰少貳從五位下藤原朝臣廣嗣上表。指時政之得失。陳天地之災異。因以除僧正玄■法師。右衛士督從五位上下道朝臣眞備爲言。

九月丁亥。廣嗣遂起兵反。勅以從四位上大野朝臣東人爲大將軍。從五位上紀朝臣飯麻呂爲副將軍。軍監軍曹各四人。徴發東海。東山。山陰。山陽。南海五道軍一萬七千人。委東人等持節討之。

戊子。召隼人廿四人於御在所。右大臣橘宿祢諸兄宣勅授位各有差。并賜當色服發遣。

己丑。勅從五位上佐伯宿祢常人。從五位下阿倍朝臣虫麻呂等。亦發遣任用軍事。」從五位下神前王賜姓甘南備眞人。補攝津亮。

乙未。遣治部卿從四位上三原王等奉幣帛于伊勢大神宮。

己亥。勅四畿内七道諸國曰。比來縁筑紫境有不軌之臣。命軍討伐。願依聖祐欲安百姓。故今國別造觀世音菩薩像壹躯高七尺。并寫觀世音經一十卷。

乙巳。勅大將軍大野朝臣東人等曰。得奏状知遣新羅使船來泊長門國。其船上物者便藏當國。使中有人可採用者。將軍宜任用之。

戊申。大將軍東人等言。殺獲賊徒豊前國京都郡鎭長大宰史生從八位上小長谷常人。企救郡板櫃鎭小長凡河内田道。但大長三田塩篭者。着箭二隻逃竄野裏。生虜登美板櫃。京都三處營兵一千七百六十七人。器仗十七事。仍差長門國豊浦郡少領外正八位上額田部廣麻呂。將精兵■人。以今月廿一日發渡。又差勅使從五位上佐伯宿祢常人。從五位下安倍朝臣虫麻呂等。將隼人廿四人并軍士四千人。以今月廿二日發渡。令鎭板櫃營。東人等將後到兵。尋應發渡。又間諜申云。廣嗣於遠珂郡家。造軍營儲兵弩。而擧烽火徴發。國内兵矣。

己酉。大將軍東人等言。豊前國京都郡大領外從七位上■田勢麻呂。將兵五百騎。仲津郡擬少領无位膳東人。兵八十人。下毛郡擬少領无位勇山伎美麻呂。築城郡擬少領外大初位上佐伯豊石。兵七十人。來歸官軍。又豊前國百姓豊國秋山等殺逆賊三田塩篭。又上毛郡擬大領紀宇麻呂等三人。共謀斬賊徒首四級。

癸丑。勅筑紫府管内諸國官人百姓等曰。逆人廣嗣小來凶惡。長益詐姦。其父故式部卿常欲除弃。朕不能許。掩藏至今。比在京中讒乱親族。故令遷遠。冀其改心。今聞。擅爲狂逆。擾乱人民。不孝不忠。違天背地。神明所弃。滅在朝夕。前已遣勅符。報知彼國。又聞。或有逆人。捉害送人。不令遍見。故更遣勅符數十條。散擲諸國。百姓見者。早宜承知。如有人雖本与廣嗣同心起謀。今能改心悔過。斬殺廣嗣而息百姓者。白丁賜五位已上。官人隨等加給。若身被殺者賜其子孫。忠臣義士。宜速施行。大軍續須發入。宜知此状。

冬十月戊午。遣渤海郡使外從五位下大伴宿祢犬養等來歸。

壬戌。詔大將軍東人令祈請八幡神焉。」大將軍東人等言。逆賊藤原廣嗣率衆一万許騎。到板櫃河。廣嗣親自率隼人軍爲前鋒。即編木爲船。將渡河。于時佐伯宿祢常人。安倍朝臣虫麻呂。發弩射之。廣嗣衆却到於河西。常人等率軍士六千餘人陳于河東。即令隼人等呼云。隨逆人廣嗣拒捍官軍者。非直滅其身。罪及妻子親族者。則廣嗣所率隼人并兵等。不敢發箭。于時常人等呼廣嗣十度。而猶不荅。良久廣嗣乘馬出來云。承勅使到來。其勅使者爲誰。常人等荅云。勅使衛門督佐伯大夫。式部少輔安倍大夫。今在此間者。廣嗣云。而今知勅使。即下馬。兩段再拜申云。廣嗣不敢捍朝命。但請朝廷乱人二人耳。廣嗣敢捍朝廷者。天神地祇罸殺。常人等云。爲賜勅符喚大宰典已上。何故發兵押來。廣嗣不能辨荅。乘馬却還。時隼人三人直從河中泳來降服。則朝廷所遣隼人等。扶救遂得着岸。仍降服隼人二十人。廣嗣之衆十許騎來歸官軍。獲虜器械如別。又降服隼人贈唹君多理志佐申云。逆賊廣嗣謀云。從三道往。即廣嗣自率大隅。薩摩。筑前。豊後等國軍合五千人許。從鞍手道往。綱手率筑後。肥前等國軍合五千人許人。從豊後國往。多胡古麻呂〈不知所率軍數。〉從田河道往。但廣嗣之衆到來鎭所。綱手多胡古麻呂未到。

戊辰。遣新羅國使外從五位下紀朝臣必登等還歸。

壬申。任造伊勢國行宮司。

丙子。任次第司。以從四位上塩燒王爲御前長官。從四位下石川王爲御後長官。正五位下藤原朝臣仲麻呂爲前騎兵大將軍。正五位下紀朝臣麻路爲後騎兵大將軍。徴發騎兵。東西史部。秦忌寸等惣四百人。

己夘。勅大將軍大野朝臣東人等曰。朕縁有所意。今月之末。暫往關東。雖非其時。事不能已。將軍知之不須驚恠。

壬午。行幸伊勢國。以知太政官事兼式部卿正二位鈴鹿王。兵部卿兼中衛大將正四位下藤原朝臣豊成爲留守。▼是日。到山邊郡竹谿村堀越頓宮。

癸未。車駕到伊賀國名張郡。

十一月甲申朔。到伊賀郡安保頓宮宿。大雨。途泥人馬疲煩。

乙酉。到伊勢國壹志郡河口頓宮。謂之關宮也。

丙戌。遣少納言從五位下大井王。并中臣忌部等。奉幣帛於大神宮。車駕停御關宮十箇日。▼是日。大將軍東人等言。進士无位安倍朝臣黒麻呂以今月廿三日丙子。捕獲逆賊廣嗣於肥前國松浦郡値嘉嶋長野村。詔報曰。今覽十月廿九日奏。知捕得逆賊廣嗣。其罪顯露不在可疑。宜依法處决。然後奏聞。

丁亥。遊獵于和遲野。免當國今年租。

戊子。大將軍東人等言。以今月一日。於肥前國松浦郡。斬廣嗣綱手已訖。菅成以下從人已上。及僧二人者。禁正身置大宰府。其歴名如別。又以今月三日。差軍曹海犬養五百依。發遣。令迎逆人廣嗣之從三田兄人等廿餘人。申云。廣嗣之船從知駕嶋發。得東風往四ケ日。行見嶋。船上人云。是耽羅嶋也。于時東風猶扇。船留海中。不肯進行。漂蕩已經一日一夜。而西風卒起。更吹還船。於是。廣嗣自捧驛鈴一口云。我是大忠臣也。神靈弃我哉。乞頼神力。風波暫靜。以鈴投海。然猶風波弥甚。遂着等保知駕嶋色都嶋矣。廣嗣式部卿馬養之第一子也。

乙未。車駕從河口發。到壹志郡宿。

丁酉。進至鈴鹿郡赤坂頓宮。

甲辰。詔陪從文武官。并騎兵及子弟等。賜爵人一級。但騎兵父者。雖不在陪從。賜爵二級。授從二位橘宿祢諸兄正二位。從四位上智努王。塩燒王並正四位下。從四位下石川王。長田王。守部王。道祖王。安宿王。黄文王並從四位上。无位山背王從四位下。從五位下矢釣王。大井王。茨田王並從五位上。從四位上大原眞人高安正四位下。正五位下紀朝臣麻呂。藤原朝臣仲麻呂並正五位上。從五位上下道朝臣眞備。佐伯宿祢清麻呂。佐伯宿祢常人並正五位下。從五位下多治比眞人家主。阿倍朝臣吾人。多治比眞人牛養。大伴宿祢■信備。百濟王全福。阿倍朝臣佐美麻呂。阿倍朝臣虫麻呂。藤原朝臣八束。橘宿祢奈良麻呂並從五位上。正六位上多治比眞人木人。藤原朝臣清河。外從五位下民忌寸大楫並從五位下。外從五位下菅生朝臣古麻呂。紀朝臣鹿人。宗形朝臣赤麻呂。引田朝臣虫麻呂。物部依羅朝臣人會。高麥太。大藏忌寸廣足。倭武助。村國連子虫並外從五位上。正六位上當麻眞人廣名。紀朝臣廣名。笠朝臣蓑麻呂。小野朝臣綱手。枚田忌寸安麻呂。秦前大魚。文忌寸黒麻呂。日根造大田。守部連牛養。酒波人麻呂。外少初位上壹師君族古麻呂並外從五位下。

乙巳。賜五位已上■各有差。

丙午。從赤坂發到朝明郡。

戊申。至桑名郡石占頓宮。

己酉。到美濃國當伎郡。

庚戌。賜伊勢國高年百姓百歳已下八十歳已上者大税各有差。

十二月癸丑朔。到不破郡不破頓宮。

甲寅。幸宮處寺及曳常泉。

丙辰。解騎兵司。令還入京。皇帝巡觀國城。晩頭奏新羅樂飛騨樂。

丁巳。賜美濃國郡司及百姓有勞勤者位一級。正五位上賀茂朝臣助授從四位下。

戊午。從不破發至坂田郡横川頓宮。▼是日。右大臣橘宿祢諸兄在前而發。經略山背國相樂郡恭仁郷。以擬遷都故也。

己未。從横川發到犬上頓宮。

丙寅。外從六位上調連馬養授外從五位下。

辛酉。從犬上發到蒲生郡宿。

壬戌。從蒲生郡宿發到野洲頓宮。

癸亥。從野洲發到志賀郡禾津頓宮。

乙丑。幸志賀山寺礼佛。

丙寅。賜近江國郡司位一級。從禾津發到山背國相樂郡玉井頓宮。

丁夘。皇帝在前幸恭仁宮。始作京都矣。太上天皇皇后在後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