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日本紀/卷第卅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續日本紀卷第卅五〈起寶龜九年正月、盡十年十二月。〉」右大臣從二位兼行皇太子傅中衛大將臣藤原朝臣繼繩等奉勅撰」天宗高紹天皇。

九年春正月戊申朔。廢朝。以皇太子枕席不安也。▼是日。宴次侍從已上於内裏。賜祿有差。自餘五位已上者。於朝堂賜饗焉。

甲寅。宴侍從五位已上於内裏。賜被。

丙辰。以宮内卿正四位下兼越前守大伴宿祢伯麻呂爲參議。

戊午。右大弁正四位下田中朝臣多太麻呂卒。

癸亥。宴五位已上。其儀如常。▼是日。從五位上矢口王。菅生王。三關王並授正五位下。從四位上大伴宿祢家持正四位下。從四位下藤原朝臣小黒麻呂。藤原朝臣乙繩並從四位上。正五位上多治比眞人長野從四位下。從五位下藤原朝臣鷹取。大中臣朝臣宿奈麻呂。紀朝臣犬養。藤原朝臣刷雄。石川朝臣豊麻呂。藤原朝臣黒麻呂並從五位上。正六位上多治比眞人人足。文室眞人八嶋。息長眞人長人。紀朝臣眞子。三嶋眞人大湯坐。路眞人石成。阿倍朝臣石行。大神朝臣人成。紀朝臣作良。大伴宿祢人足。阿倍朝臣船道。當麻眞人弟麻呂。大宅朝臣吉成。佐伯宿祢牛養。河邊朝臣嶋守。從六位上紀朝臣家繼並從五位下。外從五位下堅部使主人主外從五位上。正六位上阿倍志斐連東人。槻本公老並外從五位下。

甲子。以大法師圓興爲少僧都。授正六位上平群朝臣祐麻呂從五位下。无位石川朝臣奴女。藤原朝臣祖子並從五位下。

丁夘。遣從四位下壹志濃王。石川朝臣垣守等。改葬故二品井上内親王。」授无位縣犬養宿祢安提女從五位下。

壬申。授女孺无位物部得麻呂外從五位下。

丙子。授從四位下高野朝臣從三位。

二月辛巳。以正四位上左大弁春宮大夫左衛士督藤原朝臣是公爲兼大和守。從五位下廣田王爲伊賀守。内薬正外從五位下吉田連斐太麻呂爲兼伊勢介。從五位上美和眞人土生爲駿河守。左衛士員外佐從五位下紀朝臣乙麻呂爲兼相摸介。從五位下高麗朝臣石麻呂爲武藏介。近衛中將正四位上道嶋宿祢嶋足爲兼下総守。從五位上中臣朝臣常爲近江介。從五位下大原眞人淨貞爲信濃守。從五位下大伴宿祢人足爲下野介。外從五位下黄文連牟祢爲佐渡守。從五位下佐伯宿祢牛養爲丹後守。從五位上田中王爲但馬守。從五位上當麻眞人永繼爲出雲守。衛門佐從五位下大中臣朝臣諸魚爲兼備前介。從四位下藤原朝臣雄依爲讃岐守。外從五位上堅部使主人主爲介。從四位下石川朝臣垣守爲伊豫守。從五位下當麻眞人乙麻呂爲筑後守。從五位下三嶋眞人安曇爲肥前守。内藥佑外從五位下吉田連古麻呂爲兼豊前介。

乙酉。侍從從四位下奈貴王卒。

丙戌。以從五位下藤原朝臣末茂爲美濃介。

癸巳。右衛士府生少初位上飯高公大人。左兵衛大初位下飯高公諸丸二人。賜姓宿祢。

乙未。從四位下藤原朝臣雄依爲侍從。讃岐守如故。

庚子。以從四位下石川朝臣名足爲右大弁。正五位下豊野眞人奄智爲右中弁。從五位下紀朝臣古佐美爲右少弁。從五位上藤原朝臣鷲取爲中務大輔。從五位下大宅朝臣吉成爲左大舍人助。從五位下藤原朝臣長山爲圖書頭。從五位下笠王爲内藏頭。武藏守如故。外從五位下高橋連鷹主爲畫工正。正五位上淡海眞人三船爲大學頭。文章博士如故。從五位上袁晋卿爲玄蕃頭。外從五位下阿倍志斐連東人爲主計頭。正五位下高賀茂朝臣諸魚爲兵部大輔。從五位下紀朝臣眞子爲大藏少輔。正五位下石上朝臣家成爲宮内大輔。正五位下菅生王爲大膳大夫。從五位下乙訓王爲亮。從五位下清原王爲大炊頭。正五位下藤原朝臣種繼爲左京大夫。從五位下紀朝臣難波麻呂爲亮。從五位上佐伯宿祢久良麻呂爲春宮亮。從五位上紀朝臣犬養爲造宮大輔。從五位上石川朝臣豊麻呂爲少輔。從四位下吉備朝臣泉爲造東大寺長官。從五位下文室眞人眞老爲造西大寺次官。從五位上紀朝臣船守爲近衛少將。内厩助土左守如故。從五位下紀朝臣豊庭爲員外少將。從三位藤原朝臣百川爲中衛大將。式部卿如故。從五位下紀朝臣家繼爲右衛士員外佐。正五位上大伴宿祢益立爲右兵衛督。從五位下笠朝臣望足爲右馬頭。從四位下石川朝臣豊人爲大和守。從五位下紀朝臣宮人爲越中介。外從五位下日置首若虫爲筑後介。

三月己酉。宴五位已上於内裏。令文人賦曲水。賜祿有差。▼是日。以大納言從二位藤原朝臣魚名爲内臣。近衛大將大宰帥如故。土佐國言。去年七月。風雨大切。四郡百姓。産業損傷。加以。人畜流亡。廬舍破壞。詔加賑給焉。

丙辰。從五位上藤原朝臣刷雄爲刑部大判事。從四位上伊勢朝臣老人爲中衛中將。修理長官遠江守如故。正五位下葛井連道依爲少將。勅旨少輔甲斐守如故。外從五位下槻本公老爲右兵衛佐。

甲子。授正七位下伊福部妹女從五位下。

丙寅。誦經於東大西大西隆三寺。以皇太子寢膳乖和也。

己巳。勅。淡路親王墓宜稱山陵。其先妣當麻氏墓稱御墓。充隨近百姓一戸守之。

庚午。勅曰。頃者。皇太子沈病不安。稍經數月。雖加醫療。猶未平復。如聞。救病之方。實由徳政。延命之術。莫如慈令。宜可大赦天下。自寳龜九年三月廿四日昧爽以前大辟已下。罪無輕重。未發覺。已發覺。未結正。已結正。繋囚見徒。咸赦除之。但八虐。故殺人。私鑄錢。強竊二盜。常赦所不免者。不在赦限。若入死者降一等。敢以赦前事告言者。以其罪罪之。」又爲皇太子。令度卅人出家。

癸酉。大祓。遣使奉幣於伊勢大神宮及天下諸神。以皇太子不平也。」又於畿内諸界祭疫神。

丙子。内臣從二位藤原朝臣魚名改爲忠臣。

夏四月甲申。勅。自今以後。五位已上位田。薨卒之後。一年莫收。」攝津國獻白鼠。

庚寅。授筑前國宗形郡大領外從八位上宗形朝臣大徳外從五位下。

辛夘。授女孺无位國見眞人川田從五位下。

甲午。幸右大臣第。授第六息正六位上今麻呂從五位下。其室從四位下多治比眞人古奈祢從四位上。

戊戌。授從五位下石川朝臣毛比正五位下。

庚子。授正六位上紀朝臣伯麻呂從五位下。

丙午。先是。寳龜七年。高麗使輩卅人。溺死漂着越前國江沼加賀二郡。至是。仰當國令加葬埋焉。

五月乙夘。授无位伊勢朝臣清刀自從五位下。

丁夘。寅時地震。

辛未。又震。」從五位下昆解宿祢佐美麻呂爲駿河介。

癸酉。三品坂合部内親王薨。遣從四位下壹志濃王等。監護喪事。所須並官給之。天皇爲之廢朝三日。内親王天宗高紹天皇異母姉也。

六月庚子。賜陸奥出羽國司已下。征戰有功者二千二百六十七人爵。授按察使正五位下勳五等紀朝臣廣純從四位下勳四等。鎭守權副將軍從五位上勳七等佐伯宿祢久良麻呂正五位下勳五等。外正六位上吉弥侯伊佐西古。第二等伊治公呰麻呂並外從五位下。勳六等百濟王俊哲勳五等。自餘各有差。其不預賜爵者祿亦有差。戰死父子亦依例叙焉。

辛丑。特詔。遣參議正四位上左大弁藤原朝臣是公。肥後守從五位下藤原朝臣是人。奉幣帛於廣瀬瀧田二社。爲風雨調和。秋稼豊稔也。

秋七月丁未。從五位下佐味朝臣山守爲和泉守。

戊申。授命婦從五位下桑原公嶋主從五位上。女孺无位紀朝臣世根從五位下。

癸丑。飛騨國言。慶雲見。

丁夘。以從五位下宍人朝臣繼麻呂爲宮内少輔。

八月甲戌朔。日有蝕之。

戊子。授正三位藤原朝臣百能從二位。

癸巳。從五位下文室眞人眞老爲中務少輔。從四位下壹志濃王爲縫殿頭。從五位上礒部王爲内匠頭。參河守如故。從五位上上毛野朝臣稻人爲主税頭。從五位下阿倍朝臣石行爲刑部少輔。從五位下多治比眞人人足爲大判事。從五位下淨岡連廣嶋爲典藥頭。侍醫如故。從五位下三嶋眞人大湯坐爲正親正。從五位上桑原公足床爲造西大寺司次官。從五位下中臣朝臣池守爲尾張介。正五位下大伴宿祢不破麻呂爲信濃守。從五位下路眞人石成爲越中介。從五位下大原眞人美氣爲美作守。從五位下紀朝臣宮人爲介。外從五位下阿倍志斐連東人爲備中介。

乙未。授正五位上掃守王從四位下。

九月甲辰。授從三位大野朝臣仲千正三位。

癸亥。送高麗使正六位上高麗朝臣殿嗣等來着越前國坂井郡三國湊。勅越前國。遣高麗使并彼國送使。宜安置便處。依例供給之。但殿嗣一人早令入京。

丁夘。詔賜橘宿祢綿裳。三笠。姓朝臣。

冬十月戊寅。授正六位上高麗朝臣殿嗣從五位下。

辛夘。復陽侯忌寸令■本位外從五位下。

癸巳。授无位藤原朝臣今女從五位下。

乙未。遣唐使第三船到泊肥前國松浦郡橘浦。判官勅旨大丞正六位上兼下総權介小野朝臣滋野上奏言。臣滋野等。去寳龜八年六月廿四日。候風入海。七月三日。与第一船同到揚州海陵縣。八月廿九日。到揚州大都督府。即依式例安置供給。得觀察使兼長史陳少遊處分。属祿山亂。常館彫弊。入京使人。仰限六十人。以來十月十五日。臣等八十五人發州入京。行百餘里。忽據中書門下牒。■節人數。限以廿人。臣等請。更加廿三人。持節副使小野朝臣石根。副使大神朝臣末足。准判官羽栗臣翼。録事上毛野公大川。韓國連源等■三人。正月十三日。到長安城。即於外宅安置供給。特有監使。勾當使院。頻有優厚。中使不絶。十五日。於宣政殿礼見。天子不衙。是日。進國信及別貢等物。天子非分喜觀。班示群臣。三月廿二日。於延英殿。對見。所請並允。即於内裏設宴。官賞有差。四月十九日。監使揚光耀宣口勅云。今遣中使趙寳英等。將答信物。往日本國。其駕船者仰揚州造。卿等知之。廿四日。事畢拜辞。奏云。本國行路遥遠。風漂无准。今中使云往。冐渉波涛。万一顛躓。恐乖王命。勅荅。朕有少許荅信物。今差寳英等押送。道義所在。不以爲勞。即賜銀鋺酒。以惜別也。六月廿四日。到揚州。中使同欲進途。船難卒成。所由奏聞。便寄乘臣等船發遣。其第一第二船。並在揚子塘頭。第四船在楚州塩城縣。九月九日。臣船得正南風。發船入海。行已三日。忽遭逆風。船著沙上。損壞處多。竭力修造。今月十六日。船僅得浮。便即入海。廿三日。到肥前國松浦郡橘浦。但今唐客隨臣入朝。迎接祗供。令同蕃例。臣具牒大宰府。仰令准擬。其唐消息。今天子廣平王。名迪。年五十三。皇太子雍王。名■。年号大暦十三年。當寳龜九年。

丁酉。皇太子向伊勢。先是。皇太子寢疾久不平復。至是親拜神宮。所以賽宿祷也。

庚子。勅大宰府。得今月廿五日奏状。知遣唐使判官滋野等乘船到泊。其寄乘唐使者。府宜且遣使勞問。判官滋野者速令入京。

十一月丙午。散位從四位下佐伯宿祢助卒。

壬子。遣唐第四船來泊薩摩國甑嶋郡。其判官海上眞人三狩等漂着耽羅嶋。被嶋人略留。但録事韓國連源等。陰謀解纜而去。率遺衆■餘人而來歸。

乙夘。第二船到泊薩摩國出水郡。又第一船海中中斷。舳艫各分。主神津守宿祢國麻呂。并唐判官等五十六人。乘其艫而着甑嶋郡。判官大伴宿祢繼人。并前入唐大使藤原朝臣河清之女喜娘等■一人。乘其舳而着肥後國天草郡。繼人等上奏言。繼人等去年六月廿四日。四船同入海。七月三日着泊揚州海陵縣。八月廿九日。到揚州大都督府。即節度使陳少遊且奏且放。六十五人入京。十月十六日。發赴上都。至高武縣。有中書門下勅牒。爲路次乏車馬。減却人數。定廿人。正月十三日。到長安。即遣内使趙寳英。將馬迎接。安置外宅。三月廿四日。乃對龍顏奏事。四月廿二日。辞見首路。勅令内使揚光耀監送。至揚州發遣。便領留學生起京。又差内使掖庭令趙寳英。判官四人。賚國土寳貨。隨使來朝。以結隣好。六月廿五日。到惟楊。九月三日。發自揚子江口。至蘇州常耽縣候風。其第三船在海陵縣。第四船在楚州塩城縣。並未知發日。十一月五日。得信風。第一第二船同發入海。比及海中。八日初更。風急波高。打破左右棚根。潮水滿船。蓋板擧流。人物隨漂。無遺勺撮米水。副使小野朝臣石根等卅八人。唐使趙寳英等廿五人。同時沒入。不得相救。但臣一人潜行著舳檻角。顧眄前後。生理絶路。十一日五更。帆檣倒於船底。斷爲兩段。舳艫各去未知所到。■餘人累居方丈之舳舉軸欲沒。載纜枕柁。得少浮上。脱却衣裳。裸身懸坐。米水不入口。已經六日。以十三日亥時漂着肥後國天草郡西仲嶋。臣之再生。叡造所救。不任歡幸之至。謹奉表以聞。

丁巳。散事正四位上伊福部女王卒。

己未。以從五位下文室眞人久賀麻呂爲但馬介。

庚申。造舶二艘於安藝國。爲送唐客也。

辛酉。遣左少弁從五位上藤原朝臣鷹取。勅旨員外少輔從五位下健部朝臣人上。勞問唐使。

十二月癸未。大宰府獻白鼠赤眼。

甲申。去神護中。大隅國海中有神造嶋。其名曰大穴持神。至是爲官社。

丁亥。仰左右京。差發六位已下子孫。堪騎兵者八百人。爲唐客入朝也。」授女孺正八位下江沼臣麻蘇比外從五位下。

己丑。以從五位下布勢朝臣清直爲送唐客使。正六位上甘南備眞人清野。從六位下多治比眞人濱成爲判官。正六位上大網公廣道爲送高麗客使。賻贈唐使趙寳英■八十匹。綿二百屯。

庚寅。玄蕃頭從五位上袁晋卿賜姓清村宿祢。晋卿唐人也。天平七年隨我朝使歸朝。時年十八九。學得文選爾雅音。爲大學音博士。於後。歴大學頭安房守。

戊戌。仰陸奥出羽。追蝦夷廿人。爲擬唐客拜朝儀衛也。

庚子。以從五位上藤原朝臣鷹取爲左中弁。從五位下賀茂朝臣人麻呂爲左少弁。」授正六位上田邊史淨足外從五位下。

春正月壬寅朔。天皇御大極殿受朝。渤海國遣獻可大夫司賓少令張仙壽等朝賀。其儀如常。」以忠臣從二位藤原朝臣魚名爲内大臣。近衛大將大宰帥如故。

丙午。渤海使張仙壽等獻方物。奏曰。渤海國王言。聖朝之使高麗朝臣殿嗣等失路漂着遠夷之境。乘船破損。歸去無由。是以。造船二艘。差仙壽等。隨殿嗣令入朝。并載荷獻物。拜奉天朝。

丁未。授无位藤原朝臣友子從五位下。

戊申。宴五位以上及渤海使仙壽等於朝堂。賜祿有差。詔渤海國使曰。渤海王使仙壽等來朝拜覲。朕有嘉焉。所以加授位階。兼賜祿物。

癸丑。授无位藤原朝臣園人從五位下。

甲寅。授從五位上紀朝臣船守正五位上。從六位下吉弥侯横刀外從五位下。

丁巳。宴五位已上及渤海使於朝堂賜祿。

己未。内射。渤海使亦在射列。」授從四位下紀朝臣形名正四位上。

庚申。授從六位上大伴宿祢弟麻呂從五位下。

辛酉。授從五位下内藏忌寸全成正五位下。

癸亥。授正六位上酒部造上麻呂外從五位下。

甲子。授正四位上藤原朝臣是公從三位。正五位下三方王從四位下。從五位下飯野王從五位上。正六位上塩屋王從五位下。正五位下豊野眞人奄智正五位上。從五位上安倍朝臣東人。百濟王利善。巨勢朝臣苗麻呂並正五位下。從五位下安倍朝臣常嶋。大中臣朝臣繼麻呂。安倍朝臣家麻呂。紀朝臣眞乙並從五位上。從六位上當麻人千嶋。正六位上多治比眞人年持。田中朝臣飯麻呂。中臣朝臣松成。大伴宿祢中主。大神朝臣三友。甘南備眞人豊次。縣犬養宿祢堅魚麻呂。紀朝臣白麻呂。采女朝臣宅守。石川朝臣美奈伎麻呂。藤原朝臣弓主並從五位下。正六位上和連諸乙。葛井連根道。船連住麻呂。土師宿祢古人並外從五位下。

丙寅。授正六位上山上王。无位氷上眞人川繼並從五位下。

二月癸酉。授正六位上佐伯宿祢瓜作從五位下。正六位上久米連眞上外從五位下。」渤海使還國。賜其王璽書。并附信物。

乙亥。贈故入唐大使從三位藤原朝臣清河從二位。副使從五位上小野朝臣石根從四位下。清河贈太政大臣房前之第四子也。勝寳五年。爲大使入唐。廻日遭逆風漂著唐國南邊驩州。時遇土人。及合船被害。清河僅以身免。遂留唐國。不得歸朝。於後十餘年。薨於唐國。石根大宰大貳從四位下老之子也。寳龜八年。任副使入唐。事畢而歸。海中船斷。石根及唐送使趙寳英等六十三人。同時沒死。故並有此贈也。」授正六位上大原眞人黒麻呂從五位下。

丁丑。散位從四位下佐伯宿祢三野卒。

庚辰。授外從五位下吉田連斐太麻呂從五位下。」從五位下藤原朝臣末茂爲左衛士員外佐。

壬午。授外從五位下吉田連古麻呂外正五位下。

甲申。以大宰少監正六位上下道朝臣長人爲遣新羅使。爲迎遣唐判官海上三狩等也。

戊子。授命婦從四位下巨勢朝臣巨勢野正四位下。

辛夘。授正六位上土師宿祢虫麻呂外從五位下。

甲午。以從五位上利波臣志留志爲伊賀守。從五位下田口朝臣祖人爲尾張介。從五位下藤原朝臣長山爲參河守。從五位上當麻王爲遠江守。左衛士員外佐從五位下紀朝臣弟麻呂爲兼相摸守。從五位下百濟王仙宗爲安房守。從五位上紀朝臣眞乙爲上総守。從五位下紀朝臣豊庭爲下総守。從五位下藤原朝臣園人爲美濃介。中務大輔從五位上藤原朝臣鷲取爲兼上野守。衛門佐從五位下大中臣朝臣諸魚爲兼下野守。外從五位下久米連眞上爲介。從五位下廣田王爲越後守。造宮大輔從五位上紀朝臣犬養爲兼丹後守。從五位下廣河王爲因幡守。從五位下藤原朝臣眞縵爲備前介。從五位下氣多王爲安藝守。從五位下紀朝臣難波麻呂爲周防守。從五位下宗形王爲紀伊守。從五位下藤原朝臣大繼爲伊豫介。外從五位下賀祢公小津麻呂爲筑後介。從五位下藤原朝臣末茂爲肥後守。大學博士外從五位下膳臣大丘爲兼豊後介。」授正六位上上村主虫麻呂外從五位下。

三月甲辰。宴五位已上。令文人上曲水之詩。賜祿有差。

辛亥。遣唐副使從五位下大神朝臣末足等自唐國至。

丁巳。授无位久米連形名女從五位下。

戊午。從三位高麗朝臣福信賜姓高倉朝臣。

夏四月己丑。夜暴風雨。折木發屋。

辛夘。領唐客使等奏言。唐使之行。左右建旗。亦有帶仗。行官立旗前後。臣等稽之古例。未見斯儀。禁不之旨。伏請處分者。唯聽帶仗。勿令建旗。又奏曰。往時遣唐使粟田朝臣眞人等發從楚州。到長樂驛。五品舍人宣勅勞問。此時未見拜謝之禮。又新羅朝貢使王子泰廉入京之日。官使宣命。賜以迎馬。客徒斂轡。馬上答謝。但渤海國使。皆悉下馬。再拜舞踏。今領唐客。准據何例者。進退之礼。行列之次。具載別式。今下使所。宜據此式勿以違失。」授遣唐副使從五位下大神朝臣末足正五位下。判官正六位上小野朝臣滋野。從六位上大伴宿祢繼人並從五位下。録事正六位上上毛野公大川外從五位下。

乙未。授女孺无位甘南備眞人久部從五位下。

丁酉。授外從五位下羽栗臣翼從五位下。正六位上紀朝臣繼成從五位下。

戊戌。散事正四位下紀朝臣形名卒。

庚子。唐客入京。將軍等率騎兵二百。蝦夷廿人。迎接於京城門外三橋。

五月癸夘。唐使孫興進。秦■期等朝見。上唐朝書。并貢信物。詔曰。唐使上書。朕見之。唯客等遠來。艱辛行路。宜歸休於舘。尋欲相見。

丁巳。饗唐使於朝堂。中納言從三位物部朝臣宅嗣宣勅曰。唐朝天子及公卿。國内百姓。平安以不。又海路難險。一二使人。或漂沒海中。或被掠耽羅。朕聞之悽愴於懷。又客等來朝道次。國宰祗供。如法以不。唐使判官孫興進等言。臣等來時。本國天子。及公卿百姓。並是平好。又朝恩遐覃。行路无恙。路次國宰。祗供如法。又勅曰。客等比在館中旅情愁鬱。所以聊設宴饗。加授位階。兼賜祿物。卿等宜知之。

庚申。右大臣饗唐客於第。勅賜綿三千屯。

辛酉。授女嬬正六位上賀茂朝臣御笠從五位下。

乙丑。唐使孫興進等辞見。中納言從三位物部朝臣宅嗣宣勅曰。卿等到此。未經多日。還國之期。忽然云至。渡海有時。不可停住。今對分別。悵望而巳。又爲送卿等。新造船二艘。并差使令賚信物。領卿等遣廻。又令所司置一盃別酒。兼有賜物。卿等好去。孫興進等奏。臣等多幸。得謁天闕。今乍拜辞。不勝悵戀。

丙寅。前學生阿倍朝臣仲麻呂在唐而亡。家口偏乏。葬礼有闕。勅賜東■一百疋。白綿三百屯。

丁夘。唐使孫興進等歸國。

己巳。授散位正六位上百濟王元徳從五位下。

閏五月甲申。贈故河内守正五位下佐伯宿祢國益正五位上。并賜稻千束。■廉勤也。

丙申。太政官奏曰。謹検令條。國無大小。毎國置史生三人。博士醫師各一人。神龜五年八月九日格。諸國史生。大國四人。上國三人。中下國各二人。但博士者惣三四國一人。醫師毎國一人。又天平神護二年四月廿六日格云。博士惣國一依前格。醫師惣任。更建新例。其史生者。博士醫師兼任之國。國別格外加置二人。而今望者既多。官員猶少。因茲。國無定准。任用淆乱。臣等商量。隨國大小。増減員數。大國五人。上國四人。中國三人。下國二人。其遷代法。一依天平寶字二年十月廿五日勅。以四歳爲限。其博士醫師兼國者學生勞於齎粮。病人困於救療。望請。毎國各置一人。並以六考遷替。自今以後。立爲恒式。謹録奏聞。伏聽天裁者。奏可之。

六月辛亥。從五位下清原王。從五位下池田朝臣眞枚。並爲少納言。從五位上山邊王爲大膳大夫。從五位下高橋朝臣祖麻呂爲内膳奉膳。紀伊國名草郡人外少初位下神奴百繼等言。己等祖父忌部支波美。自庚午年。至大寳二年四比之藉。並注忌部。而和銅元年造藉之日。據居里名。注姓神奴。望請。從本改正者。許之。

辛酉。周防國周防郡人外從五位上周防凡直葦原之賎男公自稱他戸皇子。誑惑百姓。配伊豆國。

秋七月戊辰朔。日有蝕之。

丙子。參議中衛大將兼式部卿從三位藤原朝臣百川薨。詔遣大和守從四位下石川朝臣豊人。治部少輔從五位下阿倍朝臣謂奈麻呂等。就第宣詔。贈從二位。葬事所須官給。并充左右京夫。百川平城朝參議正三位式部卿兼大宰帥宇合之第八子也。幼有器度。歴位顯要。寳龜九年。至從三位中衛大將兼式部卿。所歴之職各爲勤恪。天皇甚信任之。委以腹心。内外機務莫不關知。今上之居東宮也。特属心焉。于時上不豫。已經累月。百川憂形於色。醫藥祈祷。備盡心力。上由是重之。及薨甚悼惜焉。時年■八。延暦二年追思前勞。詔贈右大臣。

丁丑。大宰府言。遣新羅使下道朝臣長人等。率遣唐判官海上眞人三狩等來歸。

庚寅。駿河國飢。賑給之。

八月己亥。因幡國言。去六月廿九日暴雨。山崩水溢。岸谷失地。人畜漂流。田宅損害。飢饉百姓三千餘人者。遣使賑恤之。

壬子。勅。去寳龜三年八月十二日。太政官奏。永止舊錢。全用新錢。今聞。百姓徒蓄古錢。還憂無施。宜聽新舊同價並行。

丙辰。勅。朕有所念。可赦天下。自寳龜十年八月十九日昧爽已前大辟已下。罪無輕重。已發覺。未發覺。已結正。未結正。繋囚見徒。悉皆赦除。但犯八虐。及故殺人。私鑄錢。強竊二盜。常赦所不免者。不在赦限。若入死罪者。並減一等。鰥寡■獨。貧窮老疾。不能自存者。亦免其身今年田租。

庚申。勅。牧宰之輩。就使入京。或無返抄。獨歸任所。或稱身病。延日京下。而求預考例。兼得公廨。又姦民規避。拙吏忘催。公用之日。還費正税。於理商量。甚乖治道。若有此類。莫須預釐務。國司奪料。附帳申送。郡司解任。更用幹了。阿容之司。亦同此例。」治部省奏曰。大寳元年以降。僧尼雖有本籍。未知存亡。是以。諸國名帳。無由計會。望請。重仰所由。令陳住處在不之状。然則官僧已明。私度自止。於是下知諸國。令取治部處分焉。

癸亥。治部省言。今検造僧尼本籍。計會内外諸寺名帳。國分僧尼。住京者多。望請。任先御願。皆歸本國者。太政官處分。智行具足。情願借住。宜依願聽。以外悉還焉。

九月庚午。以參議從三位藤原朝臣田麻呂爲中務卿。從五位下佐伯宿祢瓜作爲近衛員外少將。外從五位下吉弥侯横刀爲將監。中納言從三位藤原朝臣繩麻呂爲兼中衛大將。勅旨卿侍從如故。從五位下大中臣朝臣今麻呂爲左兵衛員外佐。侍從從五位下石川朝臣弥奈支麻呂爲右兵衛佐。從五位下正月王爲左馬頭。從五位下文室眞人八嶋爲内兵庫正。正四位下佐伯宿祢今毛人爲大宰大貳。

癸酉。從五位下大中臣朝臣諸魚爲中衛少將。下野守如故。從五位下藤原朝臣長河爲衛門佐。從五位下藤原朝臣弓主爲右兵衛員外佐。

己夘。以刑部卿從四位上藤原朝臣弟繩爲參議。

庚辰。勅。渤海及鐡利三百五十九人。慕化入朝。在出羽國。宜依例供給之。但來使輕微。不足爲賓。今欲遣使給饗自彼放還。其駕來船。若有損壞。亦宜修造。歸蕃之日。勿令留滯。

癸未。勅。僧尼之名。多冐死者。心挾姦僞。犯乱憲章。就中頗有智行之輩。若頓改革。還辱緇侶。宜検見數一与公驗。自今以後。勿令更然。

甲申。從五位下篠嶋王爲少納言。從五位下清原王爲越後守。

丁亥。正五位上大伴宿祢益立爲右兵衛督。從五位下多治比眞人乙安爲出羽守。

戊子。勅曰。依令條。全戸不在郷。依舊籍。轉寫并顯不在之由。而職検不進計帳之戸。無論不課及課戸之色。惣取其田。皆悉賣却。一取之後。更無改還。濟民之務。豈合如此。又差使雜徭。事須均平。是以。天平神護年中有格。外居之人聽取徭錢。而職令京師多輸徭錢。因茲百姓窮弊。遂竄他郷。爲民之蠧莫大於斯。而頻經恩降。不論其罪。自今以後。嚴加禁斷。

壬辰。從五位下山上王爲内礼正。

癸巳。勅陸奥出羽等國。用常陸調■。相摸庸綿。陸奥税布。充渤海鐵利等祿。又勅。在出羽國蕃人三百五十九人。今属嚴寒。海路艱險。若情願今年留滯者。宜恣聽之。

甲午。以從四位下藤原朝臣雄依爲式部員外大輔。侍從讃岐守如故。從五位下紀朝臣作良爲民部少輔。從四位下多治比眞人長野爲攝津大夫。從五位下石川朝臣宿奈麻呂爲亮。正五位下佐伯宿祢眞守爲河内守。從五位下大伴宿祢繼人爲能登守。」授正六位上佐味朝臣比奈麻呂從五位下。」勅曰。頃年百姓竸求利潤。或擧少錢貪得多利。或期重契。強責質財。未經幾月。忽然一倍。窮民酬償。弥致滅門。自今以後。宜據令條不得以過一倍之利。若不悛心。貸及與者。不論蔭贖科違勅罪。即奪其贓以賜告人。非對物主。賣質亦同。

冬十月乙巳。勅大宰府。新羅使金蘭孫等。遠渉滄波。賀正貢調。其諸蕃入朝。國有恒例。雖有通状。更宜反復。府宜承知研問來朝之由。并責表函。如有表者。准渤海蕃例。寫案進上。其本者却付使人。凡所有消息。驛傳奏上。

己酉。是日當天長節。仍宴群臣賜祿。有差。又詔贈外祖父從五位上紀朝臣諸人從一位。

壬子。詔以少僧都弘耀法師爲大僧都。惠忠法師爲少僧都。又施高叡法師封卅戸。優宿徳也。

癸丑。勅大宰府。唐客高鶴林等五人。与新羅貢朝使。共令入京。

丙辰。授從五位上藤原朝臣鷹取正五位下。

丁巳。授正五位下藤原朝臣鷹取正五位上。

庚申。授命婦正五位下藤原朝臣元信從四位下。

十一月戊辰。授從四位下阿倍朝臣古弥奈正四位下。

己巳。遣勅旨少輔正五位下内藏忌寸全成於大宰府。問新羅國使薩■金蘭■入朝之由。

乙亥。勅。検校渤海人使。押領高洋粥等。進表無礼。宜勿令進。又不就筑紫。巧言求便宜。加勘當勿令更然。

丙子。検校渤海人使言。鐵利官人爭坐説昌之上。恒有凌侮之氣者。太政官處分。渤海通事從五位下高説昌。遠渉滄波數廻入朝。言思忠勤。授以高班。次彼鐵利之下。殊非優寵之意。宜異其例位以顯品秩。

辛巳。駿河國言。以去七月十四日。大雨汎溢。决二郡堤防。壞百姓廬舍。又口田流埋。其數居多。應役單功六万三千二百餘人者。給粮修築之。

甲申。勅。中納言從三位物部朝臣宅嗣宜改物部朝臣賜石上大朝臣。

乙酉。太政官奏稱。謹検去寳龜六年八月十九日格云。京官祿薄不免飢寒之苦。國司利厚自有衣食之饒。宜割諸國之公廨。以加在京之俸祿者。立格以來。年月稍積。霈澤之恩虚流。優賞之歡未洽。何者諸國正税略多欠負。或僅擧論定或全無公廨。而暗據出擧。或令割四分之一。今計一年送納之物。作差處分。毎人所得。仟錢已下佰錢已上。然則諸國煩於交替。厚秩負於多士。徒増勞擾不穩於行。臣等望請。停此新格行彼舊例。奏可之。

甲午。以從五位下川村王爲少納言。參議正四位下大伴宿祢伯麻呂爲兼左大弁。從五位上參河王爲縫殿頭。從五位上文室眞人高嶋爲宮内大輔。從五位下三嶋眞人嶋麻呂爲大膳亮。從五位下多治比眞人歳主爲木工頭。從五位上紀朝臣佐婆麻呂爲大炊頭。從五位上文室眞人水通爲彈正弼。從五位下紀朝臣白麻呂爲造東大寺次官。從五位下文室眞人忍坂麻呂爲上野守。從五位下大伴宿祢清麻呂爲紀伊守。

乙未。勅曰。出擧官稻。毎國有數。如致違犯。乃■刑憲。比年在外國司。尚乖朝委。苟規利潤。廣擧隱截。無知百姓爭咸貸食。属其徴收無物可償。遂乃賣家賣田。浮逃他郷。民之受弊無甚於此。自今以後。隱截官稻者。宜隨其多少科斷。永歸里巷以懲贓汚。又調庸發期。具著令條。比來寛縱多不依限。苟事延引妄作逗留。遂使隔月移年交闕祭祀之供。自春亘夏既乏支度之用。自今以後。更有違犯者。主典已下所司科决。判官以上録名奏聞。不得曲爲顏面容其怠慢。

十二月己酉。中納言從三位兼勅旨卿侍從勳三等藤原朝臣繩麻呂薨。詔遣大和守從四位下石川朝臣豊人。治部大輔從五位上藤原朝臣刷雄等。就第宣詔。贈從二位大納言。葬事所須官給并充鼓吹司夫。繩麻呂。右大臣從一位豊成之第四子也。以累世家門頻歴清顯。景雲二年至從三位。寳龜初拜中納言。尋兼皇太子傅勅旨卿。式部卿百川薨後。相繼用事。未幾而薨。時年五十一。

戊午。検校渤海人使言。渤海使押領高洋弼等苦請云。乘船損壤。歸計無由。伏望。朝恩賜船九隻。令達本蕃者。許之。

己未。勅。内侍司多置職員。給祿之品。懸劣比司。自今以後。宜准藏司。」正三位河内女王薨。淨廣壹高市皇子之女也。

辛酉。以中務卿從三位藤原朝臣田麻呂爲兼中衛權大將。

丙寅。以右衛士督從四位下常陸守藤原朝臣小黒麻呂爲參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