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日本紀/卷第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續日本紀卷第四〈起慶雲四年七月、盡和銅二年十二月〉」從四位下行民部大輔兼左兵衛督皇太子学士臣菅野朝臣眞道等奉勅撰。」日本根子天津御代豐國成姫天皇〈元明天皇 第■三〉

日本根子天津御代豊國成姫天皇。小名阿閇皇女。天命開別天皇之第四皇女也。母曰宗我嬪。蘇我山田石川麻呂大臣之女也。適日並知皇子尊。生天之眞宗豊祖父天皇。慶雲三年十一月豊祖父天皇不豫。始有禪位之志。天皇謙讓。固辞不受。四年六月豊祖父天皇崩。

庚寅。天皇御東樓。詔召八省卿及五衛督率等。告以依遺詔攝萬機之状。

秋七月壬子。天皇即位於大極殿。詔曰。現神八洲御宇倭根子天皇詔旨勅命。親王諸王諸臣百官人等天下公民衆聞宣。關〈母〉威〈岐〉藤原宮御宇倭根子天皇丁酉八月〈尓〉。此食國天下之業〈乎〉日並知皇太子之嫡子。今御宇〈豆留〉天皇〈尓〉授賜而並坐而。此天下〈乎〉治賜〈比〉諧賜〈岐〉。是者關〈母〉威〈岐〉近江大津宮御宇大倭根子天皇〈乃〉与天地共長与日月共遠不改常典〈止〉立賜〈比〉敷賜〈覇留〉法〈乎。〉受被賜坐而行賜事〈止〉衆被賜而。恐〈美〉仕奉〈利豆羅久止〉詔命〈乎〉衆聞宣。如是仕奉侍〈尓〉。去年十一月〈尓〉威〈加母〉我王朕子天皇〈乃〉詔〈豆羅久〉。朕御身勞坐故暇間得而御病欲治。此〈乃〉天〈豆〉日嗣之位者大命〈尓〉坐〈世〉大坐坐而治可賜〈止〉讓賜命〈乎〉受被坐賜而答曰〈豆羅久〉。朕者不堪〈止〉辞白而受不坐在間〈尓〉。遍多〈久〉日重而讓賜〈倍婆〉勞〈美〉威〈美。〉今年六月十五日〈尓〉詔命者受賜〈止〉白〈奈賀羅〉。此重位〈尓〉繼坐事〈乎奈母〉天地心〈乎〉勞〈美〉重〈美〉畏坐〈左久止〉詔命衆聞宣。故是以親王始而。王臣百官人等〈乃〉淨明心以而。弥務〈尓〉弥結〈尓〉阿奈々〈比〉奉輔佐奉〈牟〉事〈尓〉依而〈志〉。此食國天下之政事者平長將在〈止奈母〉所念坐。又天地之共長遠不改常典〈止〉立賜〈覇留〉食國法〈母。〉傾事無〈久〉動事无〈久〉渡將去〈止奈母〉所念行〈左久止〉詔命衆聞宣。又遠皇祖御世〈乎〉始而天皇御世〈乎〉始而天皇御世御世天〈豆〉日嗣〈止〉高御座〈尓〉坐而此食國天下〈乎〉撫賜〈比〉慈賜事者辞立不在。人祖〈乃〉意能賀弱兒〈乎〉養治事〈乃〉如〈久〉治賜〈比〉慈賜來業〈止奈母〉隨神所念行〈須〉。是以先〈豆〉先〈豆〉天下公民之上〈乎〉慈賜〈久〉。大赦天下。自慶雲四年七月十七日昧爽以前大辟罪以下。罪無輕重。已發覺未發覺。咸赦除之。其八虐之内已殺訖及強盜竊盜。常赦不免者。並不在赦例。前後流人非反逆縁坐及移郷者。並宜放還。亡命山澤。挾藏軍器。百日不首。復罪如初。給侍高年百歳以上。賜籾二斛。九十以上一斛五斗。八十以上一斛。八位以上級別加布一端以上。五位以上不在此例。僧尼准八位以上。各施籾布。賑恤鰥寡■獨不能自存者。人別賜籾一斛。京師。畿内及大宰所部諸國今年調。天下諸國今年田租復賜〈久止〉詔天皇大命〈乎〉衆聞宣。

庚子。有事于大内山陵。

辛丑。遣使於大宰府。授南嶋人位賜物各有差。

丙辰。始置授刀舍人寮。

八月辛巳。入唐副使從五位下巨勢朝臣邑治等進位有差。從七位上鴨朝臣吉備麻呂授從五位下。水手等給復十年。

九月丁未。正五位下大神朝臣安麻呂爲氏長。

冬十月戊子。從四位下文忌寸祢麻呂卒。遣使宣詔。贈正四位上。並賻■布。以壬申年功也。

十一月丙申。賑恤志摩國。」以從五位下安倍朝臣眞君。爲越後守。

甲寅。葬倭根子豊祖父天皇于安古山陵。

戊午。彈正尹從四位下衣縫王卒。

十二月乙丑朔。日有蝕之。

戊辰。伊豫國疫。給藥療之。

辛夘。詔曰。凡爲政之道。以礼爲先。无礼言乱。言乱失旨。往年有詔。停跪伏之礼。今聞。内外廳前。皆不嚴肅。進退无礼。陳荅失度。斯則所在官司不恪其次。自忘礼節之所致也。宜自今以後嚴加糺彈革其弊俗。使靡淳風。

和銅元年春正月乙巳。武藏國秩父郡獻和銅。詔曰。現神御宇倭根子天皇詔旨勅命〈乎。〉親王諸王諸臣百官人等天下公民衆聞宣。高天原〈由〉天降坐〈志。〉天皇御世〈乎〉始而中今〈尓〉至〈麻■尓。〉天皇御世御世天〈豆〉日嗣高御座〈尓〉坐而治賜慈賜來食國天下之業〈止奈母。〉隨神所念行〈佐久止〉詔命〈乎〉衆聞宣。如是治賜慈賜來〈留〉天〈豆〉日嗣之業。今皇朕御世〈尓〉當而坐者。天地之心〈乎〉勞〈弥〉重〈弥〉辱〈弥〉恐〈弥〉坐〈尓〉聞看食國中〈乃〉東方武藏國〈尓。〉自然作成和銅出在〈止〉奏而獻焉。此物者天坐神地坐祗〈乃〉相于豆奈〈比〉奉福〈波倍〉奉事〈尓〉依而。顯〈久〉出〈多留〉寳〈尓〉在〈羅之止奈母。〉神随所念行〈須。〉是以天地之神〈乃〉顯奉瑞寳〈尓〉依而御世年號改賜換賜〈波久止〉詔命〈乎〉衆聞宣。故改慶雲五年而和銅元年爲而御世年號〈止〉定賜。是以天下〈尓〉慶命詔〈久。〉冠位上可賜人々治賜。大赦天下。自和銅元年正月十一日昧爽以前大辟罪已下。罪无輕重。已發覺未發覺。繋囚見徒。咸赦除之。其犯八虐。故殺人。謀殺人已殺。賊盜。常赦所不免者。不在赦限。亡命山澤。挾藏禁書。百日不首。復罪如初。高年百姓。百歳以上。賜籾三斛。九十以上二斛。八十以上一斛。孝子順孫。義夫節婦。表其門閭。優復三年。鰥寡■獨不能自存者賜籾一斛。賜百官人等祿各有差。諸國國郡司加位一階。其正六位上以上不在進限。免武藏國今年庸當郡調庸詔天皇命〈乎〉衆聞宣。▼是日。授四品志貴親王三品。從二位石上朝臣麻呂。從二位藤原朝臣不比等並正二位。正四位上高向朝臣麻呂從三位。正六位上阿閇朝臣大神。正六位下川邊朝臣母知。笠朝臣吉麻呂。小野朝臣馬養。從六位上上毛野朝臣廣人。多治比眞人廣成。從六位下大伴宿祢宿奈麻呂。正六位上阿刀宿祢智徳。高庄子。買文會。從六位下日下部宿祢老。津嶋朝臣堅石。无位金上元並從五位下。

二月甲戌。始置催鑄錢司。以從五位上多治比眞人三宅麻呂任之。」讃岐國疫。給藥療之。

戊寅。詔曰。朕祗奉上玄。君臨宇内。以菲薄之徳。處紫宮之尊。常以爲。作之者勞。居之者逸。遷都之事。必未遑也。而王公大臣咸言。往古已降。至于近代。揆日瞻星。起宮室之基。卜世相土。建帝皇之邑。定鼎之基永固。無窮之業斯在。衆議難忍。詞情深切。然則京師者。百官之府。四海所歸。唯朕一人。豈獨逸豫。苟利於物。其可遠乎。昔殷王五遷。受中興之號。周后三定。致太平之稱。安以遷其久安宅。方今平城之地。四禽叶圖。三山作鎭。龜筮並從。宜建都邑。宜其營構資須隨事條奏。亦待秋収後。令造路橋。子來之義勿致勞擾。制度之宜。令後不加。

三月乙未。山背備前二國疫。給藥療之。

丙午。以從四位上中臣朝臣意美麻呂爲神祇伯。右大臣正二位石上朝臣麻呂爲左大臣。大納言正二位藤原朝臣不比等爲右大臣。正三位大伴宿祢安麻呂爲大納言。正四位上小野朝臣毛野。從四位上阿倍朝臣宿奈麻呂。從四位上中臣朝臣意美麻呂並爲中納言。從四位上巨勢朝臣麻呂爲左大弁。從四位下石川朝臣宮麻呂爲右大弁。從四位上下毛野朝臣古麻呂爲式部卿。從四位下弥努王爲治部卿。從四位下多治比眞人池守爲民部卿。從四位下息長眞人老爲兵部卿。從四位上竹田王爲刑部卿。從四位上廣瀬王爲大藏卿。正四位下犬上王爲宮内卿。正五位上大伴宿祢手拍爲造宮卿。正五位下大石王爲彈正尹。從四位下布勢朝臣耳麻呂爲左京大夫。正五位上猪名眞人石前爲右京大夫。從五位上大伴宿祢男人爲衛門督。正五位上百濟王遠寳爲左衛士督。從五位上巨勢朝臣久須比爲右衛士督。從五位上佐伯宿祢垂麻呂爲左兵衛率。從五位下高向朝臣色夫知爲右兵衛率。從三位高向朝臣麻呂爲攝津大夫。從五位下佐伯宿祢男爲大倭守。正五位下石川朝臣石足爲河内守。從五位下坂合部宿祢三田麻呂爲山背守。正五位下大宅朝臣金弓爲伊勢守。從四位下佐伯宿祢太麻呂爲尾張守。從五位下美弩連淨麻呂爲遠江守。從五位上上毛野朝臣安麻呂爲上総守。從五位下賀茂朝臣吉備麻呂爲下総守。從五位下阿倍狛朝臣秋麻呂爲常陸守。正五位下多治比眞人水守爲近江守。從五位上笠朝臣麻呂爲美濃守。從五位下小治田朝臣宅持爲信濃守。從五位上田口朝臣益人爲上野守。正五位下當麻眞人櫻井爲武藏守。從五位下多治比眞人廣成爲下野守。從四位下上毛野朝臣小足爲陸奥守。從五位下高志連村君爲越前守。從五位下阿倍朝臣眞君爲越後守。從五位上大神朝臣狛麻呂爲丹波守。正五位下忌部宿祢子首爲出雲守。正五位上巨勢朝臣邑治爲播磨守。從四位下百濟王南典爲備前守。從五位上多治比眞人吉備爲備中守。正五位上佐伯宿祢麻呂爲備後守。從五位上引田朝臣尓閇爲長門守。從五位上大伴宿祢道足爲讃岐守。從五位上久米朝臣尾張麻呂爲伊豫守。從三位粟田朝臣眞人爲大宰帥。從四位上巨勢朝臣多益首爲大貳。

乙夘。勅。大宰府帥大貳。并三關及尾張守等。始給■仗。其員。帥八人。大貳及尾張守四人。三關國守二人。其考選事力及公廨田。並准史生。」以從五位下鴨朝臣吉備麻呂爲玄蕃頭。從五位上佐伯宿祢百足爲下総守。

丙辰。以從五位下小野朝臣馬養爲帶劔寮長官。

庚申。美濃國安八郡人國造千代妻如是女一産三男。給稻四百束。乳母一人。

夏四月己巳。授无位村王從五位下。

癸酉。制。貢人位子。无考之日。浪入常選。白丁冐名。預貢人例。此色且多。是由式部不察之過焉。今宜按覆検實申知。其式部史生已上。若能知罪自首者免其罪。終隱執不首者准律科罪。亦其位子。准令。嫡子唯得貢用。庶子不合。今即兼用。此亦式部違令。若其庶子雖授位記。皆追還本色。但其才堪時務。欲從貢人例者聽之。又諸國博士醫師等。自朝遣補者。考選一准史生例。考第各從本色。若取土人及傍國者。並依令條。又諸位子貢人堪貢名籍。皆令本部案記。臨用。式部乃下本部追召之。

壬午。從四位下柿本朝臣佐留卒。

五月壬寅。始行銀錢。

庚戌。給近江守■仗二人。

庚申。長門國言。甘露降。

辛酉。從四位下美弩王卒。

六月丙戌。三品但馬内親王薨。天武天皇之皇女也。

己丑。詔爲天下太平百姓安寧。令都下諸寺轉經焉。

秋七月丁酉。内藏寮始置史生四員。」但馬伯耆二國疫。給藥療之。

甲辰。隱岐國霖雨大風。遺使賑恤之。

乙巳。召二品穗積親王。左大臣石上朝臣麻呂。右大臣藤原朝臣不比等。大納言大伴宿祢安麻呂。中納言小野朝臣毛野。阿倍朝臣宿奈麻呂。中臣朝臣意美麻呂。左大弁巨勢朝臣麻呂。式部卿下毛野朝臣古麻呂等於御前。勅曰。卿等情存公平。率先百寮。朕聞之憙慰于懷。思由卿等如此。百官爲本至天下平民。埀拱開衿。長久平好。又卿等子子孫孫。各保榮命。相繼供奉。宜知此意各自努力。又召神祇官大副。太政官少弁。八省少輔以上。侍從。彈正弼以上及武官職事五位。勅曰。汝王臣等。爲諸司本。由汝等勠力。諸司人等須齊整。朕聞。忠淨守臣子之業。遂受榮貴。貪濁失臣子之道。必被罪辱。是天地之恒理。君臣之明鏡。故汝等知此意。各守所職。勿有怠緩。能堪時務者。必擧而進。乱失官事者。必无隱諱。因授從四位上阿倍朝臣宿奈麻呂正四位上。從四位上下毛野朝臣古麻呂。中臣朝臣意美麻呂。巨勢朝臣麻呂並正四位下。文武職事五位已上及女官。賜祿各有差。

丙午。有詔。京師僧尼及百姓等。年八十以上賜粟。百年二斛。九十一斛五斗。八十一斛。

丙辰。令近江國鑄銅錢。

八月己巳。始行銅錢。

庚辰。兵部省更加史生六員。通前十六人。左右京職各六員。主計寮四員。通前十人。

閏八月丙申。制。自今以後。衣■口闊。八寸已上一尺已下。隨人大小爲之。又衣領得接作。但不得■口窄小。衣領細狹。

丁酉。攝津大夫從三位高向朝臣麻呂薨。難波朝廷刑部尚書大花上國忍之子也。

九月壬戌。以從四位下安八万王爲治部卿。從四位下息長眞人老爲左京大夫。正五位上大神朝臣安麻呂爲攝津大夫。

壬申。行幸菅原。

戊寅。巡幸平城。觀其地形。

庚辰。行幸山背國相樂郡岡田離宮。賜行所經國司目以上袍袴各一領。造行宮郡司祿各有差。并免百姓調。特給賀茂。久仁二里戸稻卅束。

乙酉。至春日離宮。大倭國添上下二郡勿出今年調。

丙戌。車駕還宮。」越後國言。新建出羽郡。許之。

戊子。以正四位上阿倍朝臣宿奈麻呂。從四位下多治比眞人池守。爲造平城京司長官。從五位下中臣朝臣人足。小野朝臣廣人。小野朝臣馬養等爲次官。從五位下坂上忌寸忍熊爲大匠。判官七人。主典四人。

冬十月庚寅。遣宮内卿正四位下犬上王。奉幣帛于伊勢太神宮。以告營平城宮之状也。

十一月己未朔。日有蝕之。

乙丑。遷菅原地民九十餘家給布穀。

己夘。大甞。遠江但馬二國供奉其事。

辛巳。宴五位以上于内殿。奏諸方樂於庭。賜祿各有差。

癸未。賜宴職事六位以下。訖賜■各一疋。

乙酉。神祇官及遠江但馬二國郡司。并國人男女惣一千八百五十四人。叙位賜祿各有差。

十二月癸巳。鎭祭平城宮地。

二年春正月丙寅。授正四位上阿倍朝臣宿奈麻呂。正四位上小野朝臣毛野並從三位。正五位上大伴宿祢手拍。大神朝臣安麻呂。土師宿祢馬手。正五位下多治比眞人水守並從四位下。正六位下上毛野朝臣荒馬。正六位上土師宿祢甥。從六位上大伴宿祢牛養。從六位下笠朝臣長目。大春日朝臣赤兄。穂積朝臣老。正六位上調連淡海。正六位下椋垣忌寸子人。正六位上大私造虎並從五位下。

戊寅。下総國疫。給藥療之。

壬午。詔。國家爲政。兼■濟居先。去虚就實。其理然矣。向者頒銀錢。以代前銀。又銅錢並行。比姦盜逐利。私作濫鑄。紛乱公錢。自今以後。私鑄銀錢者。其身沒官。財入告人。行濫逐利者。加杖二百。加役當徒。知情不告者。各与同罪。

二月戊子朔。詔曰。筑紫觀世音寺。淡海大津宮御宇天皇奉爲後岡本宮御宇天皇誓願所基也。雖累年代。迄今未了。宜大宰商量充駈使丁五十許人。及逐閑月。差發人夫。專加検校。早令營作。

丁未。遠江國長田郡。地界廣遠。民居遥隔。往還不便。辛苦極多。於是分爲二郡焉。

三月辛酉。隱岐國飢。賑恤之。

壬戌。陸奥越後二國蝦夷。野心難馴。屡害良民。於是遣使徴發遠江。駿河。甲斐。信濃。上野。越前。越中等國。以左大弁正四位下巨勢朝臣麻呂爲陸奥鎭東將軍。民部大輔正五位下佐伯宿祢石湯爲征越後蝦夷將軍。内藏頭從五位下紀朝臣諸人爲副將軍。出自兩道征伐。因授節刀并軍令。

辛未。取海陸兩道。喚新羅使金信福等。

庚辰。初置造雜物法用司。以從五位上采女朝臣枚夫。多治比眞人三宅麻呂。從五位下舟連甚勝。笠朝臣吉麻呂爲之。

甲申。制。凡交關雜物。其物價銀錢四文已上。即用銀錢。其價三文已下。皆用銅錢。

夏四月丁亥朔。日有蝕之。

壬寅。從四位下上毛野朝臣男足卒。

五月庚申。筑前國宗形郡大領外從五位下宗形朝臣等抒授外從五位上。尾張國愛知郡大領外從六位上尾張宿祢乎己志外從五位下。

乙亥。河内。攝津。山背。伊豆。甲斐五國。連雨損苗。▼是日。新羅使金信福等貢方物。

壬午。宴金信福等於朝堂。賜祿各有差。并賜國王絹廿疋。美濃■卅疋。絲二百■。綿一百五十屯。▼是日。右大臣藤原朝臣不比等引新羅使於弁官廳内。語曰。新羅國使。自古入朝。然未曾与執政大臣談話。而今日披晤者。欲結二國之好成往來之親也。使人等即避座而拜。復座而對曰。使等。本國卑下之人也。然受王臣教。得入聖朝。適從下風。幸甚難言。况引升榻上。親對威顏。仰承恩教。伏深欣懼。

六月丙戌朔。金信福等還國。

甲午。上総越中二國疫。給樂療之。

辛丑。遣使■于畿内。

乙巳。令諸國進驛起稻帳。」筑前國御笠郡大領正七位下宗形部堅牛。賜益城連姓。嶋郡少領從七位上中臣部加比。中臣志斐連姓。

辛亥。紀伊國疫。給藥療之。

癸丑。散位正四位下犬上王卒。」從七位下殖栗物部名代。賜姓殖栗連。」勅。自大宰率已下至于品官。事力半減。唯薩摩多祢兩國司及國師僧等。不在減例。

秋七月乙夘朔。以從五位上上毛野朝臣安麻呂爲陸奥守。」令諸國運送兵器於出羽柵。爲征蝦狄也。

丁夘。令越前。越中。越後。佐渡四國船一百艘送于征狄所。

八月乙酉。廢銀錢。一行銅錢。」太政官處分。河内鑄錢司官属。賜祿考選。一准寮焉。

戊申。征蝦夷將軍正五位下佐伯宿祢石湯。副將軍從五位下紀朝臣諸人。事畢入朝。召見特加優寵。

辛亥。車駕幸平城宮。免從駕京畿兵衛戸雜徭。

九月乙夘。授大倭守從五位下佐伯宿祢男從五位上。造宮大丞從六位下臺忌寸宿奈麻呂從五位下。▼是日。車駕巡撫新京百姓焉。

丁巳。賜造宮將領已上物有差。

戊午。車駕至自平城。

乙丑。賜征狄將軍等祿各有差。

己夘。遠江。駿河。甲斐。常陸。信濃。上野。陸奥。越前。越中。越後等國軍士。經征役五十日已上者。賜復一年。」遣從五位下藤原朝臣房前于東海東山二道。検察關■。巡省風俗。仍賜伊勢守正五位下大宅朝臣金弓。尾張守從四位下佐伯宿祢大麻呂。近江守從四位下多治比眞人水守。美濃守從五位上笠朝臣麻呂。當國田各一十町。穀二百斛。衣一襲。美其政績也。

冬十月癸未朔。日有蝕之。

甲申。制。凡内外諸司考選文。先進弁官。處分之訖。還附本司。便令申送式部兵部。

庚寅。備後國葦田郡甲努村。相去郡家。山谷阻遠。百姓往還。煩費太多。仍割品遲郡三里。隷葦田郡。建郡於甲努村。

癸巳。勅造平城京司。若彼墳隴。見發堀者。隨即埋斂。勿使露棄。普加祭■。以慰幽魂。

丙申。禁制。畿内及近江國百姓。不畏法律。容隱浮浪及逃亡仕丁等。私以駈使。由是多在彼。不還本郷本主。非獨百姓違慢法令。亦是國司不加懲肅。害蠧公私。莫過斯弊。自今以後。不得更然。宜令曉示所部検括。十一月卅日使盡。仍即申報。符到五日内。无問逃亡隱藏。並令自首。限外不首。依律科罪。若有知情故隱。与逃亡同罪。不得官當蔭贖。國司不糺者。依法科附。

戊申。薩摩隼人郡司已下一百八十八人入朝。徴諸國騎兵五百人。以備威儀也。

庚戌。詔曰。比者。遷都易邑。搖動百姓。雖加鎭撫。未能安堵。毎念於此。朕甚愍焉。宜當年調租並悉免之。

十一月甲寅。以從三位長屋王爲宮内卿。從五位上田口朝臣益人爲右兵衛率。從五位下高向朝臣色夫智爲山背守。從五位下平羣朝臣安麻呂爲上野守。從五位下金上元爲伯耆守。正五位下阿倍朝臣廣庭爲伊豫守。

十二月丁亥。車駕幸平城宮。

壬寅。式部卿大将軍正四位下下毛野朝臣古麻呂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