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畫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續畫品
作者:姚最 南陳


  夫丹青妙極,未易言盡。雖質沿古意,而文變今情。立萬象於胸懷,傳千祀於毫翰。故九樓之上,備表仙靈,四門之墉,廣圖賢聖。雲閣興拜伏之感,掖庭致聘遠之別。凡斯緬邈,厥跡難詳。今之存者,或其人冥滅,自非淵識博見,熟究精粗,擯落蹄筌,方窮致理。但事有否泰,人經盛衰,或弱齡而價重,或壯齒而聲遒。故前後相形,優劣舛錯。至如長康之美,擅高往策,矯然獨步,終始無雙。有若神明,非庸識之所能效;如負日月,豈末學之所能窺。荀、衛、曹、張,方之蔑矣,分庭抗禮,未見其人。謝、陸聲過於實,良可於邑,列於下品,尤所未安。斯乃情有抑揚,畫無善惡。始信曲高和寡,非直名謳;泣血謬題,寧止良璞。將恐疇訪理絕,永成淪喪,聊舉一隅,庶同三益。夫調墨染翰,誌存精謹,課茲有限,應彼無方。燧變墨回,治點不息,眼眩素縟,意猶未盡。輕重微異則奸鄙革形,絲發不從則歡慘殊觀。加以頃來容服,一月三改,首尾未周,俄成古拙,欲臻其妙,不亦難乎。豈可曾未涉川,遽雲越海,俄睹魚鱉,謂察蛟龍。凡厥等曹,未足與言畫矣。陳思王雲:傳出文士,圖生巧夫。性尚分流,事難兼善。躡方趾之跡易,不知圓行之步難;遇象穀之風翔,莫測呂梁之水蹈。雖欲遊刃,理解終迷;空慕落塵,未全識曲。若永尋河書則圖在書前,取譬連山則言由象者,今莫不貴斯鳥跡,而賤彼龍文,消長相傾,有自來矣。故傜齒乞其指,巧不可為。杖策坐忘,既慚經國;據梧喪偶,寧足命家。若惡居下流,自可焚筆;若冥心用舍,幸從所好。戲陳鄙見,非謂毀譽。十室難誣,佇聞多識。今之所載,並謝赫之所遺,猶若文章,止於兩卷,其中道有可采,使成一家之集。且古今書評,高下必銓,解畫無多,是故備取。人數既少,不複區別,其優劣可以意求也。


  • 湘東殿下(梁元帝,初封湘東王。嘗畫〈芙容湖醮鼎圖〉。)

右天挺命世,幼稟生知,學窮性表,心師造化,非複景行所能希涉。畫有六法,真仙為難。王於像人,特盡神妙。心敏手運,不加點治。斯乃聽訟部領之隙,文談眾藝之餘,時複遇物援毫,造次驚絕。足使荀、衛閣筆,袁、陸韜翰。圖製雖寡,聲聞於外,非複討論木訥可得而稱焉。

  • 劉璞

右胤祖之子,少習門風,至老筆法不渝前製。體韻精研,亞於其父。信代有其人,茲名不墮矣。

  • 沈標

右雖無偏擅,觸類皆涉,性尚鉛華,甚能留意。雖未臻全美,殊有可觀。

  • 謝赫

右寫貌人物,不俟對看,所須一覽,便工操筆。點刷研精,意在切似,目想毫髮,皆無遺失。麗服靚妝,隨時變改,直眉曲鬢,與世事新。別體細微,多自赫始。遂使委巷逐末,皆類效顰。至於氣連精靈,未窮生動之致;筆路纖弱,不副壯雅之懷。然中興以後,像人莫及。

  • 毛惠秀

右其於繪事,頗為詳悉,太自矜持,翻成羸鈍。遒勁不及惠遠,委曲有過於棱。

  • 蕭賁

右雅性精密,後來難尚。含毫命素,動必依真。嚐畫團扇,上為山川,咫尺之內而瞻萬里之遙,方寸之中乃辯千尋之峻。學不為人,自娛而已,雖有好事,罕見其跡。

  • 沈粲

右筆跡調媚,專工綺羅,屏障所圖,頗有情趣。

  • 張僧繇(五代梁時吳興人)

右善圖塔廟,超越群工。朝衣野服,今古不失,奇形異貌,殊方夷夏,實參其妙。俾晝作夜,未嚐厭怠,惟公及私,手不揮筆。但數紀之內,無須臾之閑。然聖賢曬矚,小乏神氣,豈可求備於一人,雖雲晚出,殆亞前品。

  • 陸肅

右綏之弟。早藉趨庭之教,未盡敦閱之勤。雖複所得不多,猶有名家之法。方效輪扁,甘苦難投。

  • 毛棱(惠秀侄)

右惠遠之子。便捷有餘,真巧不足。善於布置,略不煩草。若比方諸父,則床下安床。

  • 嵇寶鈞、聶鬆

右二人無的師範而意兼真俗,賦彩鮮麗,觀者悅情。若辯其優劣,則僧繇之亞。

  • 焦實願

右雖早遊張、謝,而靳固不傳。旁求造請,事均盜道之法,殫極斫輪,遂至兼采之勤。衣文樹色,時表新異,點黛施朱,重輕不失。雖未窮秋駕,而見賞春坊,輸奏薄伎,謬得其地。今衣冠緒裔,未聞好學,丹青道堙,良足為慨。

  • 袁質

右瑽之子。風神俊爽,不墜家聲。始逾誌學之年,便嬰甗癇之病。曾見草莊周木雁、卞和抱璞兩圖,筆勢遒正,繼父之美。若方之體物,則伯仁龍馬之頌;比之書翰,則長胤狸骨之方。雖複語跡異途,而妙理同歸一致。苗而不實,有足悲者,無名之貴,諒在斯人。

  • 釋僧珍、釋僧覺

右珍,蘧道湣之甥;覺,姚曇度之子。並弱年漸漬,親承訓勖。珍乃易於酷似,覺豈難負析薪。染服之中,有斯二道,若品其工拙,蓋嵇、聶之流。

  • 釋迦佛、陀吉底俱、摩羅菩提

右此數手,並外國比丘。既華戎殊體,無以定其差品。光宅威公,雅耽好此法,下筆之妙,頗為京洛所知聞。*解蒨右全法章蘧,筆力不逮,通變巧捷,寺壁最長。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