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西遊記/第066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065回
五氣調元多怪消
一村有幸諸災散
續西遊記
第066回
孝女割蜜遇蜂妖  公子惜花遭怪魅
第067回
老善人動嗔生懈
小和尚供食求經


  话表孙行者歇下经担,走上石桥,左观右看,只见前面一座庙堂,甚是整齐,就如新建的一般。他在桥上把手一招,说道:“有座庙堂,可过桥来。”三藏乃赶着马垛过桥。师徒走到庙前,那木鱼声越响,僧人诵经声益高。行者敲门,只见灵虚子变个老道,开了门道:“老爷那里来的?”行者道:“从西来,回东土去的。”老道说:“师父堂中诵经,老爷请进堂来。”三藏进入堂中,看那僧人怎生模样?但见:

  一顶僧珈帽着头,偏衫大袖罩缁裘。

  庄严色相非凡品,也与唐僧共一流。

  三藏与僧人彼此问讯为礼,僧人便问。“老师从何处来?”三藏道:“弟子从灵山回来,往东土去,这柜担都是取来经卷。本意从大路回国,却为本地方官长差人邀接,前去除妖;但恐枉道,与经文不便,欲借宝房暂住一日,待小徒安靖了官衙来时方去。”僧人道:“老师,我这地方妖怪颇多,且是厉害!是那一位高徒会安靖?”三藏指着行者,僧人把行者看了一眼道:“这位高徒能捉妖怪?”行者笑道:“不敢,能捉几个。”八戒道:“便是我小和尚,也会拿两个。”僧人道:“正是,若说从灵山回来,一路妖魔却也数不尽,只说朝元村有五种妖怪,怎么安靖了来的?”行者道:“仰仗真经、我师的道力,把这一村疾病全瘥,那里有甚妖怪?”僧人道:“老师们,倒是从官长县中枉一枉道路,虽与经文不便,却还有一宗便当。”三藏道:“师父,那一宗便当?”僧人道:“若救了官衙公于昏迷病症,随便受它行些斋供,又借得些脚力远送经文;若是住在小庙等候高徒,虽然经文不枉了道,你却不知这条路要过一山冈。这冈高峻,虽说行人无碍,却有几个妖精,青天白日专欺外方远来过客,若是你我出家人僧,更要着妖精之手。师父们,依我弟子说,还是同这差人到官长衙内住一朝好。”行者听得呵呵笑道:“我老孙倒也要随差人到官长衙去住,你

  却说此路有妖精,老孙偏要住在此也。”乃把经担柜垛竟搬进堂,那僧道故意说:“小师父,我僧人念同道说的是好话,这路妖精果是厉害,还是枉道去罢。”行者道:“师父,我们不敢多扰,好歹一时,多不过一朝。”僧人笑道:“此必到官长百余里路程,就是回转也要两日,再与他安靖一两日也算要四五朝。”行者道:“我老孙不同,不同。”便叫差人先行,那差人那里肯。行者因是不曾走过的州县地方,筋斗不便,只得安住了唐僧经担,与差人一路走来。果然,离县不远。

  那差人同着行者到了城门,他叫行者立在城门市上,但见人烟凑集,店市整齐,老老小小见了行者模样,都来看捉妖精的和尚。个个说:“妖精不知在何处,可捉得医了公子之病,倒先惹个妖精来了。”行者听得人说他,忖道:“这居民说我生像丑陋,指做妖怪,只恐官长见了也疑,且变个俊俏僧人,看他怎样相待。”乃把睑一抹,顷刻换了一个标致和尚。

  且说差人撇下行者,进入县中,报知官长说:“接得西还圣僧来了。”官长随差衙役备了轿马,出城来接。那差人四下里望,不见了行者,急躁起来,向衙役说:“捉妖圣僧分明在此,那里去了?”衙役指着标致小和尚道:“这僧人是了。”差人道:“那里是他?那圣僧毛头毛脸,古怪的像貌。”行者听了道:“那毛头脸古怪像的,是我师兄,他方才回庙去了。说你家老爷不亲出廓迎接他。”差人道:“你却从那里来?”行者道:“我老师父不放心,叫我随后跟来的。”差人道:“你可会捉妖怪?”行者道:“我也会捉,但怕的是妖怪厉害,我的本事敌不过他,若是“我那毛头脸师兄,专要降捉的厉害妖怪。”众人没奈何,只得瞒了官长,把这小和尚便当做远接来的,扯上轿马。行者上了轿,扯下一根毫毛,变了一个小和尚,坐在轿里,他却隐着身先进官长衙内,探听妖怪信息。

  却说这元会县官长姓卞,名益,夫妇二人止生了一子,名卞学庄。这公子年方弱冠,倒是个清俊之才,父母甚爱重他。这衙后一园花木山池,尽是可玩。一日,当春光明媚,景物鲜妍,桃柳芬芳,蜂蝶游戏,公子看书劳倦,走出书斋,到那桃柳之前观看,只见那游峰浪蝶:

  阵阵花间眷恋,双双墙内蹁跹,几回来往过东轩。正是春光无限景,蜂蝶也欣然。

  这公子只因感叹这蜂蝶情怀,不觉就惹了一种妖怪。

  却说离县三五里,有一山庄人家,蓄养一窝蜂蜜。这庄人生了一女。名叫做贤姑,为父母患病要蜜调药,他开了这蜂窝,取了些蜜。那里知这峰年深日久成了精怪,恼贤姑割了他蜜,乃逞弄妖氛,把贤姑夺了精气,昏昏沉沉,似病痴呆一般。这女子一点性灵既被妖蜂所夺,他遂随在妖蜂身边,一翅飞在县衙园中采桃杏花蕊;不匡公子走到花前,见这游峰浪蝶采花,他忽动了惜花之心,道:“春光艳丽,全靠着这桃杏鲜妍,都被你蜂蝶采残,可恨可恼。”便把春衫小袖去拂,那知贤姑一灵情性,被公子衣袖一招,惹在身上,进了书斋,满目只看见一个女子。这女子:

  斜挽乌云半插花,不施脂黛着铅华。

  凡间那有乔装饰,宛似嫦娥出彩霞。

  这女子忽现忽隐,公子被他迷乱了心性,不觉的也昏昏昧昧,如病如痴。官长夫妇,只道是病,那医药不效;认为邪魅,法官不灵。

  却说行者拔了根毫毛,变了一个小和尚,被差役们轿马抬在公堂。官长忙下阶迎接上堂,以礼款待,这小和尚两眼看着官长众人,并无半语片言。官长问道:“长老从灵山下来么?”和尚答道:“从灵山下来。”官长说:“师徒几人?”和尚道:“师徒几人。”官长说:“闻知一路来拿妖捉怪。”和尚道:“闻知一路来拿妖捉怪。”官长听了,大笑起来道:“原来是个痴和尚。”他依着也道:“原来是个痴和尚。”官长大怒,起身叫把迎接差人拿过来重责了,分付众投把小和尚扯下公堂,问道:“你这秃厮,是何处来的?虚冒圣僧名头!诈言会拿妖怪!惊动远近,叫我一个堂堂官长投名帖,差衙役,远来接你!”这小和尚也不慌不忙照依官长问答一样说出,急的个官长在堂躁暴起来,思量要行罚。

  却说行者隐着身走入官衙,只因说公子在花园被妖魔迷倒,他进了公堂,直入园内,那里有个公子?原来他夫妇见公子在园中惹得病,移入卧房之内。行者找寻到卧内,果见那公子卧病在榻,恹恹若醉如痴。行者察他光景,看他左右,并没有个妖怪,乃忖道:“看他少年公子,丰姿俊雅,定是思春惹病,怎么冤屈甚么妖怪?可恨用药的摸不着病源,空叫那法官乱着邪魅。我如今还出堂,变个医家长老,指明他病症。”行者走出前堂,只看见官长坐在厅上,左右把小和尚拖捆在地,将要加刑。

  行者隐着身走近前,见了惊道:“呀,是我忘了,只顾进园内探听公子病,遂未打点毫毛假变,必定是对答不来,惹官长疑惑。我老孙的毫毛法身,怎教他受辱?”乃向小和尚身上吹了一口气,只见左右方才举杖,那小和尚身上现出一道五色毫光,光中一朵红莲花蕊。这官长堂上见了,飞走下阶,双手把小和尚扶起道:“凡夫俗眼,不识圣僧,冒犯冒犯!”行者见那小和尚答应不出,乃道:“是了,是了,方才必是如此,使官长见疑,我老孙不得不现身。”乃从半空飞下,现了原身。那差役见了忙上堂禀道:“小的迎接的这才是圣僧。”行者摇摇摆摆,走近官长前道:“大人休得见疑,这是小僧徒弟子,向来有些颠痴。”官长只得迎了行者上堂,照前问说,行者句句答应。说到公子被妖怪昏迷的情节,行者道:“大人,此非妖怪,乃是公子有甚心情自着了迷、待我小僧见面诊脉,病源自知。”当下官长同行者入得卧内,见那公子卧枕在榻,怎生模样?但见:容颜枯稿,形体尫羸。容颜枯槁似霜后残荷,形体尫羸如风前败絮。但见伏枕恹恹似有思,向人矻矻如难叙。真个是不遇圣手神功,难必卢扁不望闻而去。

  行者入得卧内,见了公子这模样,乃问道:“公子,你这病源何起?”那公于昏昏沉沉,那里答应。行者见了,把口向榻上一吹,手中结了一诀,只见公子似醉方醒,如梦才觉,把眼看了官长,叫了一声:“阿爷。”那官长喜之不胜,便向行者拜了一个深揖道:“我的师父,你真是圣僧,人言岂谬?”行者道:“这才是小僧与公子开了昏味,还不曾审问出病源。”乃向公子问道:“公子,你病从何起?”公子叹了一口气,说道:

  “一自春光明媚,后国问柳寻花,偶然蜂蝶乱交加。只因才拂袖,不觉病归衙。每日心情恍惚,凝眸便见娇娃。我心不染这冤家,无端翻作怪,日夜在窗纱。”

  行者听了,向官长道:“公子之病,一半在已,一半是妖,幸亏他一心说不染,这在己的旦夕自安,那在妖的小僧去查探。若查探出来,定然为公除灭了。”官长大喜,方才分付行内,治各斋供,送行者出堂。行者道:“大人,小僧进公衙工夫时久,打敢动劳备斋,便是送我出堂也费工夫,老孙要与你公子查系问妖来引诱他哩。”说罢,忽然一个筋斗打在半空,顷刻不见。那首长只是望空作礼道:“我小富父子,何幸得蒙神僧救技。”乃上堂,叫差役请小和尚,早已被行者收复那毫毛身上。

  他在半空正思想道:“公子亲口说衣袖排蜂蝶,惹了妖怪,不知是何妖怪?要觅这情由,不去问柳寻花,便查蜂究蝶。”他正在空中思想,却好密丛丛一阵游蜂,采厂花心飞来,闹吵在空。行者付道:“这虫飞究奠,那知人性,便问他公子情由,料为征然;我如今也变个蜜蜂儿,飞人阵里问他,自知公子拂袖情节。”摇身一变,果然与众蜂无异,杂人丛中,那里问得出?只得随众飞到村庄人家。进了屋檐,只见那檐下悬着几只木桶,众峰出入那桶,行者也随众入桶。只见桶中一个大蜂,见了行者假变的蜂子入内,道:“看他不识采花,罔知造作,快与我咬杀了他出桶!”众蜂果然一齐把行者假变游蜂上前乱咬,行者伶俐,忙把那采花的蜂使了一个法术,夺了他两个的花蕊献上峰王,那大蜂见了,方才说道:“我正恨贤姑女子割了我御冬之食,把他精气夺了,送入公子花园,使他昏沉终日。若是你这蜂勤劳,一个兼两个之采,这御冬之食尚可补足。”行者听了这话道:“原来是这情节。”乃飞入那女子卧内,果然见一个女子昏沉在床。行者看他怎生模样?但见:

  袅娜身躯卧在床,形容憔悴实堪伤。

  只因割密为亲药,误惹群蜂作怪映。

  行者见了道:“原来是怪峰夺了这贤孝女子的精灵,到那公子园中又遇着公子怒蜂蝶残花,把衣袖招了女子之灵,乃是这个情节。可喜地一个心不染邪,一个为亲行孝,遇着我老孙,安可不施一方便救他?若是淫私调媾之情,弄月吟风之病,我老孙岂肯救这样男女,以亵读了我僧家之体?”行者一面说,一面飞出这人家门外,复了原身,叫一声:“庄内有人么?”

  只见屋内走出一个汉子,见了行者道:“师父,那里来的?若是化缘,我家有个女子病卧在床,没甚心绪,别转一家吗。”行者笑道:“我乃西来圣僧,不化你缘,是本处官长请来捉妖医玻查得公子衙内病根在此,特来医一救二。”那汉子听了,忙请行者入内。行者道:“不消进去,我已见了你女子病源,汝家可将游蜂用发系一两个到官衙园外,叫汝女贤姑名,他自病愈。”庄人依言,用发系了两个蜂子到官衙园后,叫了一声“贤姑”,那女子精灵果附在蜂子归来,其女即醒。庄人大喜,留行者斋供,捧出布帛金钱酬谢,行者不受。“忽喇”一声,不知去向。这人家焚香望空礼拜,说是神僧下降。毕竟后来怎生除这邪妖,且听下回分解。

  总批:

  孝女割蜜,公子惜花,自是正事,尚足以致妖如此,这游蜂之不可惹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