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西遊記/第068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067回
老善人動嗔生懈
小和尚供食求經
續西遊記
第068回
真經隻字本來無  片語仁言妖孽解
第069回
悟空三誘看經鵲
比丘四眾下靈山


  诗曰:

  种种机心种种妖,些微方寸不胜嚣。

  老增识得除妖法,一句仁言万怪消。

  话说这两个小和尚,乃是小灵鹊变的,山凹人家化了斋来供那僧道,被妖峰叮了,赶峰的赶蜂,斋僧的斋僧,不匡比丘与灵虚子前去,却遇着唐僧们到来。见了经文,献了斋食。唐僧受了他献,两个就要把经文与他开看,三藏乃插手道:“小和尚,这经文柜担有包封扃固,开不得。”小和尚道:“老师父说不得,你吃了我斋饭,若是不把经文我看,这功德怎消?况经文也是公器,就是师父们取到东主,少不得也要开与人看。”他两个只是要看,三藏只是不肯,三藏道:“小和尚,我腹中记的诵来你听罢。”小和尚道:“耳闻不如目见,老师父老不肯开与我两个看,我到山中叫了我大大小小师兄师弟来,少不得也要开看。”他说了便走去。三藏道:“徒弟们,这如何处?想这荒野山村,和尚们不知礼法,倘众来抢夺,如之奈何?”行者道:“师父。老孙看这小和尚面貌语言不似个僧人,只恐是两个妖魔,待我跟他去看,是何怪成精。”三藏道:“徒弟倘看出是妖精,千万不可伤害他。”行者道:“师父,古语说得好:‘人无伤虎心,虎无伤人意。’只恐妖怪是来伤害我们的,老孙却不饶他。”

  且说两个小和尚离了唐僧往山中走去,不知行者隐着身跟将他来,在无人处复了原身,一翅飞入窝巢。行者见了笑道;“我说是妖魔,原来山冈僻路,鸟鹊也作怪成精。我不免也变个小鹊儿飞入他巢,看是怎个光景?”摇身一变,变了一个小鹊雏,怎生模样?但见:

  小小身形一鸟,茸茸毛羽初生,喳喳不住会嘤声。正是学飞方展翅,虽小却通灵。

  行者变了一个小乳鹊,飞到那大巢,他却用了一个法里法,又把身形隐了,飞入巢中。

  只见那巢深大广阔,无数的在那深林。行者看那巢中一个老鹊在上,来来往往无数的妖鹊,有的说我们行善的化斋供增,有的说我们作恶的赶啄怪蜂。老鹊道:“你们赶啄怪蜂,虽是行恶,但为保护那僧道,便也是行善。”只见这变小和尚的鹊子说:“山冈下见有四众僧人,正是取经和尚,我方才献了斋饭,求他真经一看,那和尚坚执不肯。”老鹊道:“经文乃是度脱众生至宝,世人尚且难闻难遇,我等禽类正想超脱,真是希逢,可叫众巢诸鹊齐变作村居善男信女、和尚道人,去求他真经一看。如是不肯,汝等作恶的便抢夺了来,也无伤于义。”

  老鹊一面说,一面传与众巢,那鹊顷刻飞聚了来商议。只见那啄峰的鹊也回来了,向老鹊说道:“我们保护那两个僧道,去啄那游蜂,到了前途,被一个老叟怪我们啄蜂,把竹竿打了我等回来,却把那众蜂用桶收去。闻知这峰正要与取经的僧人报仇,我们若是看了他经文,便为他护送前行;若是他不肯把经文开看,便哄他到老叟家安歇,那众蜂定要打他们螫害。”老鹊听了道:“且去求他经文要紧。”一齐离了窝巢,果然个个变了村居僧道、善信人等,走出林来。

  行者听了,忙飞去到三藏面前,叫八戒、沙增快挑着飞走,叫三藏赶着马垛,莫要迟慢,老孙打听了妖魔来也。遂把众鹊计议之言,—一说出。三藏心忙,八戒、沙僧着力离山冈飞往前去。好行者,忙向空中念念有词,只见那五色彩云从空飞下,行者捉住云头,挝着云尾道:“求你暂作经担柜包,以诱众妖鹊,待我老孙挑着真经,同师父过了山冈,到得前途,你再散去。”那彩云果然待行者挑了经担前行,他照依柜担变化,无有两样。这众妖鹊一齐走到冈前,不见了唐僧师徒,但见经柜担包完全在地,众妖鹊变的善信僧道,大家你抬我扛,都搬到深林巢前。

  那老鹊大喜,向众妖鹊道:“我当年曾见僧尼道俗焚香拜礼,方敢开诵经文,汝等可焚香开着。”这妖鹊们却也神通,随向村庄人家取得炉香焚起,你看他动手把柜担拆开,那里有片纸只字!但见:

  五色祥烟霭霭,一天瑞雾蒸蒸。

  何尝一字见真经,尽是彩云光映。

  众妖鹊齐惊异起来道:“好和尚,变假藏经愚哄了我们前去。”只见老鹊向空拜礼说:“你众鹊不知,这正是真经从来无字,况我与汝辈何物?有何功行?便要见闻至宝?且欲见闻至宝?却生一抢夺之心,宜乎付之长空无有。如今必欲要见闻,还当发一善行,消除恶念,前去保护取经众增,莫教怪蜂作孽。那时有此功行,料众僧感汝等,必把经文你看。”众鹊依从老鹊之言,齐齐一翅飞到那接官亭处树枝之上,你看他:

  飞的飞,叫的叫。飞飞叫叫不停留,叫叫飞飞如快乐。满空上下翻,深林接树噪。黄昏日已晡,众鸟奔来到。喳喳一片听他声,真是灵禽来喜报!

  却说那官长卞益夫妇二人止生了卞学庄一子,被妖迷乱,喜得西还取经圣僧救好,正值花柳争妍,园亭赏玩。夫妻两个说道:“这等一个好园景,怎么百花芳菲,就没个蜂蝶儿飞来妆点景致?”卞学庄道:“爹娘,正为这蜂蝶一节,孩儿惹了一场灾玻”卞益听了道:“正是,我要问你,当初这病源怎起?”卞学庄答道:“那日孩儿看见桃杏花开,春工富丽,苦被那浪汉游峰争采残伤,我一时拂信春衫大袖,不知怎么那游峰作怪,孩儿被他迷昧了,昏愦不剩目中只看见一个女子,来来往往,或现或隐,今幸那取经圣僧救了。病虽已愈,只是心疑,怎么两个蜜蜂儿便作怪迷人?”

  卞益听得,次早出堂,便问左右:“这地方谁家有蜜蜂探花?”左右报出村庄人家所养。官长拘了来问,那庄人供称:“日前有蜂,只因作怪迷了女子,幸亏西还取经的圣僧救好,如今把蜂巢逐去了。”卞益听了嗟叹:“有此异事!公子既好,这圣僧尚未酬谢。”乃复差衙役持了布帛金钱向前途接官亭来,酬谢唐僧师徒。这差役正坐在接官亭内等候唐僧。

  却说那众妖蜂被老叟叫家仆收了在家,这众峰出入他家往往来来,采花做蜜,不防那众鹊见了道:“那螫僧道的妖峰益多越盛,看他逞妖弄怪,似有螫那僧人之情,我等既要保护取经圣僧,安可容留他在此?”却好两个峰子飞到官亭,这灵鹊一翅飞入亭中,一口啄了一个,这一个忙飞去报与众蜂,众蜂大怒,一齐飞出屋来,不见灵鹊,但见一个差役卧在亭中。他一螫把差役叮伤,差役打听得叟皇家下养蜂,随回衙禀知官长,探老叟家仆拿了到官。差役依旧来亭上等候唐僧。老要见养蜂惹出祸害,遣那众蜂又不散去,正在无计救仆,不免到亭子上打点差役,却好三藏师徒到了接官亭内。老叟正为恼日前僧道不辞而去,见了唐僧们在亭子上敬坐,心下正嫌,只见官长差役忽然走到唐僧面前,捧出礼物名帖道:“小人奉官长差来,远送圣僧以酬救好公子之玻”那老叟见官长差人远送唐僧,一时便起恭敬,请唐僧到家内待斋供,备细把养蜂惹了官长缘故说出。

  行者听了道:“这妖蜂到此处还生事惹非。”三藏道:“徒弟,不是这等说,天地间物各自相安,这蜂岂来害人,必定是人去伤他,惹动他毒心,故作妖孽,徒弟,你说妖蜂,我还说是人自作怪。如今老善人也不必逐蜂,随他自安其处,也不必忧虑家仆,待吾徒弟与你讨个方便人情,包管官长放了你家仆回来。”老叟听得大喜。三藏随写一纸禀帖,谢辞远送礼物,顺便与老叟方便家仆。差役回复了官长,果然官长不究,家仆放回。这老叟见唐僧与官长交通,乃大设斋供,款留三藏师徒在家。

  且说众蜂原为报和尚控系之仇,飞聚到此,等候唐僧。只为灵鹊生端,螫了差没,被老叟遣遥不去,恰遇着唐僧到来。众蜂计议正要齐来螫害唐僧,不匡三藏对徒弟们说了一句“各自相安”好话,那众蜂听了道:“原来取经圣僧果然存心仁厚,说我等原不害人,因人来伤我,故作妖孽。比如这老叟敬藏我们,虽说觅利,他也有安我等之心。只因他起了一个嫌恶那僧道而去,便生出这官长捉仆之情。有来这几个僧人,我们也当保护他前去。”众峰说吧,一齐飞出老叟之屋,方欲往前飞,只见众鹊在东树枝头飞噪,吓的往西飞去。

  却说众鹊在林间,见老叟家留住唐僧,那众妖峰又飞散去了,乃向老鹊道:“我等护送僧人到此,你看他那柜担供奉在堂上,却不见那化为乌有无字经文,必须去要他开看。”老鹊道:“论护送有功,那僧人必然肯开与你看,但是汝等以何法去要他开那柜担?”众鹊说:“还是行善的变做和尚道人去求他布施一柜担来罢,如是不肯,待我们作恶的再计较一法去龋”众鹊计议了。

  却叫两三个行善的鹊依旧变作僧道,走到老叟门上化缘,那老叟看见是僧道,仍恭敬请入中堂。三藏师徒见了,彼此问讯。三藏便问:“师父们何来?”僧道答说:“我弟子们自车迟国智渊寺来,游方化缘为生。”三藏听了,乃向行者道:“这寺乃我们昔日来时救他灾难之僧。”行者道:“正是,正是。”乃把昔日救他们事情说出,他那里答应的来?三藏忙替他说:“昔日想师父们避难在外,故此不知。”这僧道说:“正是,正是。且请问老师父何来?”三藏道:“我等自西还东。”僧道又问;“往西何事?”三藏道:“上灵山求取真经。”僧道听了说:“这柜担中想是经卷了。”三藏道:“正是。”只见那为首僧人走近三藏面前,深深打了个问讯道:“圣僧老师父,我小僧昔日闻得东土圣僧上灵山取经路过本国,救了我一个僧,至今感思,都说待老师父们西还,务要求赐一担经文看诵,不负出家修行本愿。今日何幸在此相遇!万望老师父慨然方便,赐我弟子一担,回到寺内课诵看阅。”三藏道:“这不敢奉承。我等奉唐王旨意,万水干山,经年累月,取得真经;且有皇封扃固,那里开得?况说布施,万万无此事理!”这僧人门前风刮来的楛树叶(此处疑有脱漏),三藏道:“徒弟,你虽说假于道,却也合真,只是你不该说破。天地间事,说假便不真,当算便不假。如今快辞了老叟前行去罢,只恐弄出假来。”那僧人又来要经,行者道:“师父所见甚明,我们速行为上。”三藏辞谢老叟要行,那老叟道:“老师父大德,感恩不尽,正该留住几日,如何要去?就是要去,此时天色黄昏,前路盗贼啸聚,不便夜行。”三藏只是要行,老叟那里肯放,毕竟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总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