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惟錄 (四部叢刊本)/帝紀卷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帝紀卷四 罪惟錄 帝紀卷五
明 查繼佐 撰 吳興劉氏嘉業堂藏手稿本
帝紀卷六

罪惟録帝紀卷 --卷(⿵龹⿱一龴)之五

  宣宗章皇帝

宣宗憲天崇道英明神聖欽文昭武寛仁純孝章皇帝名

瞻㙋母孝誠昭皇后獻廟既崩宮中祕不發䘮又以皇太

子在南京命鄭王瞻埈㐮王瞻墡監國備他變六月皇太

子至自南京始發䘮十有三日皇太子即皇帝位大赦天

下以明年為宣徳元年

秋七月上大行皇帝尊謚尊母皇后張氏為皇太后册妃

胡氏為皇后張氏為貴妃罷弘文閣命直閣楊溥四翰林

學士原任仍命漙與士竒同理内閣事進東宫舊官左庶

子陳山為户部左侍𭅺洗馬陳瑛為禮部右侍𭅺戴綸為

兵部右侍𭅺中𠃔徐𠃔逹為鴻臚寺卿賛善簡從善王譲

為翰林院侍讀惟中𠃔林長𢡟出為欝州知州綸㝷出鎮

交趾長𢡟與綸常於皇太孫時交口陳無岀獵帝以是啣

之未㡬二人皆以怨望㘴逮上親鞫綸立箠死長𢡟長繋

且十年正統中始釋八月勅修太宗仁宗两朝實録九月葬大

行皇帝於憲𨹧

冬十月命陜西都指揮李英勦捕典先安定等處叛番擄

安定王仍令英乗勝討平西番𭅺児加族之亂加左都督

進㑹昌侯十二月瓦刺馬哈木立脱脱不花為可汗

宣徳元年丙午春正月漢王高煦遣人獻元宵燈以觀朝

廷上報謝二月禮部進耕籍儀注上曰親耕亦故事人主

誠輕徭貴粟禁止遊食爱惜蒼生明徳馨於上帝則不待

親耕民自𭄿率三月征𢑱将軍陳智䓁敗績茶籠

夏四月太子太保禮部尚書吕震䘚以胡濙代之奪陳智

将軍印給成山侯王通率步𮪍十萬人縂兵交趾以尚書

陳洽𠫵賛軍務削智及方政官立功自贖上一日罷朝語

群臣朕且棄交趾蹇義夏原吉不可上顧士竒荣二卿云

何對曰陛下此心固天與祖宗之心也即漢元帝猶能罷

珠崖不問况朝廷乃無宏度乎五月擢陳山户部尚書謹

身殿大學士改禮部右侍𭅺張瑛為左兼華盖殿大學士

並入内閣預機務禮部奏縂旗衛整刲腸愈母病上曰為孝

有道此㓕性高皇帝明禁在其勿許

秋八月漢王高煦反上親征討平之高煦起異志走宻英

國公輔須内應輔𤼵之楊荣首請親征帝有難色夏原吉

為決計辛未車駕𤼵京師次楊村或曰高煦且将濟南為

窟不則促摇南京帝曰濟南未易攻彼䕶衛顧其家安得

釋樂安南下高煦外誇詐内寔怯臨事狐疑輕朕新立倖

萬一聞朕親至膽落矣高煦𥘉聞楊武矦薛禄将兵攘臂

喜曰此易與耳及聞親征果懼上下書樂安曰張敖失國

本之貫高淮南受誅始扵伍𬒳王其疾岀所為倡亂者朕

當與王除過高煦不荅以兵壁其四門諸将請疾攻不許

復騰勅諭之高煦夜焚其兵SKchar及交通諸謀逆書詭入宫

不令偽都督王斌知間道走軍伏地稱萬死遂𭣣㘴同謀

脇從者不問廢高煦為庻人繋大内逍遥城一日上徃觀

之猝伸足仆上遂覆甕鎔死上既擒髙煦尚書陳山䓁請

移師彰徳問趙罪荣義原吉皆是山言命士竒草詔士竒

持茟不下力言宜安趙以安皇祖在天之靈而楊漙亦賛

士竒議上初不懌卒不舉兵遣駙馬都尉廣平矦𡊮容左

都御史劉寛手勅諭趙示以諸告宻書王盡獻䕶衛謝罪

上語士竒曰使朕不失為親親卿之力也成山矦通討𥠖

利不利尚書陳洽指揮何忠死之許少保大學士黄淮歸

田飬疾疾愈供職

冬十月加檀凱五品俸仍思州府通判凱善撫循九載當

陞思人萬里乞留許復職釋翰林侍讀李時勉復其官

宣徳二年丁未春二月賜輔臣蹇義五人䓁圖書三月大

學士荣以騶虞復見獻頌復命安逺矦為征鹵副将軍黔

國公沭晟為征南副将軍率歩𮪍七萬兵部尚書李慶賛

軍務恊討𥠖利未至而成山矦通已大破利斬其偽司空

司徒䓁卒萬人利退去復䧟諒江中官馮一智指揮劉順

知府劉子輔死之利請和通以聞而升継至輕敵破大小

関隘数十遇㐲倒馬坡𢧐死都督崔聚史安陳鏞俱𬒳

SKchar之七萬人無還者尚書李慶病䘚𥘉陳洽累請後任黄

福以慰交人之思詔從之至是福為交人所徳羅拜泣曰

公不北歸我曺不至此争上飲食及白全肩與送岀境福

諭以順逆之理切賊終不忍加害至龍州福以𠩄餽歸之

官郁SKchar僉事山雲佩征𢑱将軍印鎮廣西

夏四月廢晋王濟熺為庶人安寘鳯陽六月迤北和寕王

阿魯台瓦刺順寕王脱𭭕亦力把力歪思朝貢

秋七月逮鎮逺矦顧興祖下獄成山矦通懼䧟利敎利偽

稱安南故王孫暠為名而為之請立暠上問英國公輔輔

曰此詐也臣岀請以一年擒利而上心厭兵以士竒荣議

竟與利平立暠利還所掠都SKchar䓁一萬三千三百九十人

通引師歸宥死革職

冬十一月皇子生母孫貴妃大赦十二月皇后胡氏上表

譲位賜號静慈仙師退居别宫遂冊孫貴妃為皇后既而

張太后憐故后胡氏命仍居清寕宫進膳如常儀每燕㑹

必居孫氏之右以黄福為户部尚書改南京薛瑄為監察

御史瑄奉程朱之學以道自任内閣士竒等折東邀見瑄

曰某職紏弹不敢⿺辶䖏望顔色朝廷粛然上聴講文華殿至孟

子辟紂章曰太公之心在當時伯夷之心在萬丗無非為

天下生民計岀與處一也

宣徳三年戊申春正月冊皇子祁鎮為皇太子后父孫忠

為㑹昌伯三月山西民饑流從至南陽萬有餘有司軍衛

各遣人捕逐上聞之曰民飢流移正冝撫恤急𤼵賑濟随

所主居住有捕治者罪之

夏五月贈𥙊交趾死莭諸臣時𭅺官御史頗酣酒相継敗

帝為作酒諭示百官汝南王有勲新安王有熹以罪免為

庻人六月閣臣士竒退朝閉門謝客荣頗通請謁帝召譲

荣荣曰若皆如士竒兵民休戚孰得而知帝悦

秋七月寕王權貢扇奏求鐡笛上曰古人謂笛者滌也以

滌邪穢寕王之意其在此乎命工製與之八月皇第二子

祈鈺生工部尚書呉中㘴入官物管𥝠第下獄帝親閲𫟪

九月至喜峯口忽報兀良哈以萬𮪍内SKchar諸将請益徴兵

帝曰無庸孳鹵知吾在喙走耳此岀路隘且險吾縱鉄𮪍

三千岀不意搗之至寛河鹵猝逆𢧐帝分鉄𮪍為両翼夾

攻之親射其前𨦟殪三人鹵潰走帝以𢾗百𮪍逐北鹵望

見黄龍纛始知帝親征悉下馬羅拜請降斬其前渠以衆

歸大饗士親作詩SKchar劳之以忠勇王金忠功多加太保

冬十月擢通政使顧佐為右都御史佐公亷有威黜御史

不肖者二十餘人其最甚𤼵遼東充吏左都御史劉𮗚貪

墨𭣣獄罪當死宥之子福戍遼東擢福建按察使邵玘為

南京右副都御史時諸司玩弛賍穢成風玘復奏黜不肖

御史三十餘人紀綱大振與顧佐齊名十一月城獨石衛

棄開平蹙國盖三百里而興和亦廢

宣徳四年己酉春二月或訴都御史佐嘗受𨽻金縱歸上

付佐自治佐竟不治訴者上間之喜曰佐得大體矣已復

有囚告佐杜入上曰此必有重囚教之者果千户SKchar清代

為誣佐立付清市

夏四月代州署訓𨗳舉人曺鼐自陳年少不堪人師願就

他職改泰州典史寕王𫞐上書忿戾稱上給諸王禄未分

品級違祖訓上以恪遵成憲正諭之五月𥘉設鈔関

冬十月調大學士張瑛南京禮部尚書陳山專教内監

罷内閣之任從楊士竒之言也閲武近郊

宣徳五年庚戌春正月少保户部尚書夏原吉䘚贈太師

謚忠靖三月清明莭帝侍皇太后謁長𨹧獻𨹧歸𡍼詢田

間稼穡之事人各賜鈔六十錠一路如之親為記農夫問

荅語以比周公無逸之意改江南民運為兊運頒寛恤之

夏四月朝鮮國王李騊遣使獻青鷹荅賜王磁器曰朕所

𣣔不在此後勿獻

秋七月議屯田近河一帯不果以陽武矦薛禄廵邉斬鹵

㨗加封太保尋卒追封給謚八月己巳朔日當食隂兩不

見尚書胡濙䓁請賀不許勅群臣引過且曰隂而所蔽㡬

何京師不見必有見之者矣以監察御史于謙為兵部右

侍𭅺廵撫河南山西省設廵撫始此擢兵部𭅺中柴車為

兵部右侍𭅺車常過廣信廣信守與車有舊餽蜜一𦉍𤼵

視之皆白金車笑曰故人知君君不知故人竟不受以禮

部郎中况鐘出知蘓州鐘始為吏事禮部尚書吕震震薦

其才在治𤼵奸摘伏如神豪徤屏跡九月安南𥠖利SKchar

暠自立入貢請命帝以利為安南國王是後朝貢不絶

冬十月車駕廵邉諭成國公朱勇扈從官軍不得SKchar民間

一黍犯者死蹕雷家站度鷄鳴山召諭諸學士等昔唐太

宗勇征遼岀此䘮失故不少可為殷鍳又問相傳此山之

崩兆元亡果然乎金㓜孜對曰山不崩元自亡帝曰誠哉

國之存亡係君之徳不徳而已時乆不雪車駕還京師大

雪盈尺因作詩志喜群臣属和十二月含譽星見群臣表

賀封昭皇后弟張昇為恵安伯浙江廵撫侍𭅺成均築捍

海堤

宣德六年辛亥春正月詔北直𨽻地方新墾𮎰田永不起

科逮廵按江西御史陳祚下獄籍其家祚𥘉以庻吉士言

事謫武當山佃户且十年至是以御史馳䟽進大學衍義

偹經筵忤㫖連其家人咸見𭣣帝論井田毅曰誠能省徭

役薄征歛重本抑末何拘拘古法為哉

秋七月上以蹇義言頗㣲行漏下二十刻以四𮪍幸士竒

宅稱范太監弘至門士竒驚伏𭄿上毋䙝至尊防不測次

日不入謝帝譲之曰臣心惴栗未己豈敢言謝後旬餘有

二内侍嘗殺人捕急謀挟弓矢伺刼上玉泉寺捕盗較尉

變服入群盗中得其謀以聞上既誅罪人賜士竒文綺比

入謝上曰爱朕莫若卿自是不復微行八月忠勇王金忠

卒宛平縣民以果園地施崇國寺户部請蠲其税上曰民

地衣食之資棄所資而求免税不可勒還民

冬十二月大學士金㓜孜卒贈少保謚文靖

宣徳七年壬子春正月以元朔日食免朝賀下詔求賢岀

御製擬猗蘭操及四言招隐詩賜諸大臣二月頒寛卹之政

以减官田租額為首

夏六月詔脩各郡縣廣濟倉偹賑

秋七月上閱元趙孟頫所繪豳風圖語廷臣曰此有周王

業之所由興萬世人君皆當鍳此蘇州知府况鐘䟽請申

餙御史岀廵勸懲得體上從之八月上扵宫中得尚書黄

福𥘉賛SKchar運時所言便民数事喜其志慮𣸧逺思有以逸

之改南京户部尚書

冬十月八百大甸𡈽官刁之雅入貢白葛逹國及天方默

徳那諸國遣使朝貢

宣徳八年癸丑春正月上元夕張燈内苑上侍皇太后徃

觀興皇后皇太子稱觴上壽次日許文武諸臣及四𢑱朝

貢之使咸得遊覽諸臣獻詩歌稱賀二月典史曺鼐係舉

人教職所改者乞與㑹試許之及對䇿稱㫖遂冠及第授

翰林脩撰致仕少保大學士黄淮以謝㤙至帝作詩送之

秋八月戊午景星見於天門少詹學士王直獻頌南海諸

畨國各遣使献麒麟凢四士竒復獻頌詔各布按二司府

州縣連名保舉賢良方正一人天下生員年四十五以上

者考選貢國子監自臨御以来三科進士詔詣文華殿親

試之㧞其尤鄭建䓁二十八人與脩撰馬愉䓁編脩林文

䓁同𨽻業文渊閣又考在外庻官之有文學SKchar䓁七人歴

事六科以偹用廵撫南直𨽻周忱奏定濟農倉之法

冬十月平江伯陳瑄卒謚恭㐮十一月脩理南京宫殿十

二月太子太師户部尚書郭資卒贈湯隂伯謚忠㐮官其

子佑户部主事資受眷三朝貧不能塟

宣徳九年申寅春正月行户部員外羅通奏運粮開平計

人馬資費率以二石七斗致臺石今有願運米開平納塩

粮者請将舊例二斗五升减作一斗五升縂計一人納五

百石可省行粮二百石從之三月交趾國王𥠖利死二子

闇弱奸臣𥠖問𥠖察搆黨為難諒山圡官阮世寕七源州

𡈽官阮公庭率家属部䘚来歸願就龍州及太平石居住

詔廣西縂兵山雲善安挿之

秋九月車駕廵暹至洗馬林而還霍州學士曺端䘚於官

端學以躬行為主本於專静居䘮有禮多著𫐠在霍庠十

餘年改蒲霍諸生上章留之遂卒霍郡人為罷市即童子

婦人亦悲泣物論稱有明理學之冠云鑄宣徳通寳鈔

冬十二月瓦刺順寕王脱歡遣使昻克朝貢言已殺阿魯

台得其玉璽欲獻上勅之曰阿魯召之殺具見王克復丗

讐觀前代傳世之乆歴年之多皆不係玉璽既得之可自

留用有僧自陳乞縁治利祝延聖壽上斥之頋侍臣梁武

宋徽效騐可知矣

宣徳十年乙夘春正月上不豫越朔之三日崩壽三十有

七帝天資英暢動咨成法間有直言忤旨旋復覺悟嘗謂

侍臣曰古王推心置腹人樂為用(⿱艹石)知而不用用而復疑

惡在其為一體也時皇太子方九𡻕浮議頗及長君張太

后已取㐮府金牌入内學士士竒荣與英國公輔入臨請

見皇太子輒叩頭稱萬𡻕浮議⿺辶䖏息𥘉十日皇太子即皇

帝位

 論曰帝知兵能不窮逺工詞章意不忘咨儆文武為憲

古以嘉良臣而帝徳兼之誠有度越百王者矣太祖不

 以儋崖化外命良吏撫之曰今天下一家何忍彼此通

 此意交南可久在版之清化再矯命實自掊尅不究其

源而㘴棄之復罷開平廢興和祖京辛苦肇造視如敝

屣豈古南服後世不寕𠕂闢乎誠以儋崖視諒江等府

劳来輯寕特為加意使之氣静静則難動而徒以去京

殷遥左遷者必於此上輕其地則受此地者必自輕兼

 以刑人鍜鍊之飲毒莫訴夢未釋戈盾挟之復起益煽

 吾不意挟小成業出帝即士竒荣其何能辭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