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惟錄 (四部叢刊本)/志卷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志卷一 罪惟錄 志卷二
明 查繼佐 撰 吳興劉氏嘉業堂藏手稿本
志卷三

罪惟録志卷 --卷(⿵龹⿱一龴)之二

  曆志縂論

按九州上應分野則驗曆定以古帝王受命之䖏為主從

此測探天與地合動静不渝此中國之𠩄以尊於諸徼也

觀西粤滇黔迤逺尚多有不當列宿之處氐胃畢星不徵

記載顧自回回以迄西域道里益回迷定非正應俯仰既

偏測驗何㨿乃議曆者必歸焉以為其術中國之書𠩄未

備則何也曆者数學也地當金秋氣粛慮清言天故有成

算觀偏測全亦自有灋洪武中元統李德芳𠩄譯㝎本元

初郭守敬授時故測今其書湮没不傳然率皆條委即歷

代脩曆亦皆截定前後竟従現在取法而所以差𠩄以不

差之故無能審䆒之者原不清也原不清則會通無自入

明二百六十年間能無参差萬曆中所謂分曹典司并未

能截㝎前後果從現在取法然則莫有精於崇禎初祚徐

文㝎光啟奉命與西域龍華民鄧玉凾等悉心翻譯所為

随地異測随時異用者其法可以驗今日可以𩔗後日即

千餘年指掌間也匪有神授従原求委會通有法耳惜朝

廷多故雖曾擬立新暦而未即舉行曆與運俱亦一竒也

䘚之湯若望果行其學而適𬒳訾惑天不欲數學果大眀

無忒乎

  曆志

呉元年太史院使劉基率其属髙翼等上大明戊申大統

洪武元年改太史院為司天監又置回回司天監仍徴元

太史院張佑等十四人元囘回暦官黑的児阿都刺及迭

里月寔又鄭阿里䓁十一人議暦法占天象

三年定為欽天監

十年上著論謂天左旋日月五星右旋以為蔡氏七政從

天之説非是嘗親騐之意指一星為主太隂居其西乆

之在其東矣遂謂蔡氏為儒者之言不可㩀

 按週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日行日一度天行徤

 過日一度明是日不及天一度也月行則不及天十三

 度零于是同行而逓遅逓遅見爲漸右寔非右旋也迨

 周年天日月皆在東震寔天多一週月少十二週日恰

 與天度合蔡說爲是

十三年置四輔官王夲等分司四時以爕隂陽随博求通

天文暦𢾗竒騐者爵通矦禄千五百石率以不騐及禍于是

欽天監定每年二月一日進暦様十一月𦍤頒明年暦日

于百官几進内有上位暦七政暦月令暦士遯暦又上吉

日十二𥿄每月粘一𥿄於宫門御屏之上又賜諸王有中

暦各布政司則皆禮部降鑄欽天監印徧及民間私造者

律斬

十七年七月製𮗚星盤十月大明清𩔖天文分野書成時

大統暦仍元授時暦但改太隂行度耳自順帝元年迄今

𦂯四十年㡬爽一度博士元統論𡻕差當以洪武甲子

至為暦元上可之擢為監正乆之監副李德芳争之謂當

以元至正辛己為暦元帝曰止騐七政行度交會無差者

為是卒從元統議仍依舊法不用㨗法随命儒臣呉伯宗

與西域馬沙亦黒翻譯西域暦書三卷 --卷(⿵龹⿱一龴)又諭詞臣李翀暦

事舉可以省躬脩德順天心而立民命

 按西暦自隋開皇己未阿刺必年𠩄造歴明千餘年矣

 凡脩暦必本此時司天之官𠩄為測影但用八尺之表

 而元郭守敬五㝷表法竟不傅𠩄為侯氣置灰 -- 灰 坎中潜

 地隧以沸石灰 -- 灰 灌之湯至灰 -- 灰 飛亦與古法不合

十八年築欽天監𮗚星䑓扵鷄鳴山築回回欽天監𮗚星

䑓於雨花䑓

二十年選疇人年壮觧書者赴京習天文推歩之學

二十七年上語國子博士錢宰曰奎壁為文章之府向来

黒氣凝滯今春暮黒起盡消文運其興矣

二十九年鑄渾天儀成

洪熈元年作䑓禁中𮗚象凡遣將行師諸王出塞遇有祲祥

手勅緘諭己見星變對大臣泣下未㡬晏駕

正統四年造渾天璿璣玉衡簡儀至景泰中益銅壼

十一年令簡儀九道圭表壼漏並准南京作晷影堂以便

窺測淍品

十四年己巳大統暦成夏冬二至晝夜六十一刻岳文粛異

之謂𥝠変暦法必有摇本之禍未幾土木䝉塵

成化十年鄱陽童軒請天文以太常少卿掌欽天監

弘治十一年訪世業疇人并諸能通暦象遁甲卜筮者

正徳元年七月五官𬐱候楊源以星警奏乞安居深宫絶

遠逰獵十月下旬復奏京城連日霾霧交作為衆邪之氣

隂冐于陽寔臣欺扵君之象也

二年源又奏火星入太微垣帝座之前或東或西徃来不

一冝思患預防忤監瑾杖戍道䘚

嘉靖三年正月五星聚营室掌欽天監太常少卿樂頀疏

請内脩外攘以銷夷狄盗賊之謀同官華湘亦以𡻕差差

暦事逮言復云古今治暦之善者三家一漢太初暦以鐘

律起一唐大衍暦以蓍策起一元授時暦以測晷影始盖

測日為最精也

萬暦四十年十一月朔日食監推未正一刻初SKchar兵部員外

范守已𠉀淂申初一刻是先差四𠜇矣監正周子愚靖恭用

西法務令會通歸一詔分曺治事為史臣徐光啟臬臣邢雲

路部臣范守巳崔儒秀李之藻不果就

崇禎二年五月朔日食監推刻數不合禮部侍郎徐光啟

預推𠩄食止二分有餘不及五𠜇已果然詔罪監臣令光

啟督修暦事随分據大統暦囘囘暦𠩄算日食殊異而以新

法准之盖分順天應天抗州瓊州及大寕開平䓁䖏則有

數逓速不同或食既或不食多寡之異𠩄為随地異測者

是也

 按西暦云𡻕差環轉𡻕寔𠫵差天有緯度地有經度月

 宿有本行月五星有本輪日月有真會似會皆似前𠩄

 未論及或云日月交食日食難定月食分數惟以距交

 遠近別無四時増損盖月闇虗大月入闇虗而寔故八

 方𠩄見同也日為月𠩄掩而食盖日大而月小日上而

 月下日遠而月近日異四時月有几道故傍𮗚者遠近

 自不同耳如北方日食既南方𦂯SKchar南万食既北方半𧇊

 故食之時刻分秒據地定表因時求合而後凖也或云

 𡻕差之故天週有餘日週不足有餘故平遠而舒不足

 則内轉而縮天日之差于中𡻕騐焉或又云定𡻕之法

 積四期餘日而分日加于四期故二至之時祇存𢇁忽

 如定日之法日有百刻而変為九百四十畫以氣朔有

 不齊之數故也凡月三十日而二氣盈四百十一畫二

 十五秒一朔虗四百四十一畫積SKchar虗之數以成閠故定

 朔必視四百四十一畫前後為朓朒祗在一畫之間

光啓等遂上莭次六目為日𨇠暦為恒星暦為月離暦為

月交會暦為法原為法數為法𮅕為法器為會通於是苐

次進書二十三卷 --卷(⿵龹⿱一龴)為日𨇠三測天約説二太測二割囿八線表六黄道升度表七黄赤距度表一通

次進書二十一卷 --卷(⿵龹⿱一龴)為測量全義十恒星曆指三恒星暦表四恒星縂圖及圗像二揆日觧訛一比例規

次進書三十卷 --卷(⿵龹⿱一龴)月離暦指四月𩀌暦表六交食暦指四交食暦表二南北髙弧表十二諸方半畫分

表一諸方晨昏分表一次又進書乙百一十八卷 --卷(⿵龹⿱一龴)為黄平象限七火木土一百恒星表

及週𡻕時刻表三交食表四交食暦指三交食諸表用法一交食簡法表一五星圗一木星加减表一方根表二上星

加减表一日𨇠表一五緯搃論一日𨇠增一恒星縂圖八火土木經度三三星緯度一三星表用法一三星緯表一

日𨇠考二大食𫎇求一亱中測時一占交食考一日月永表二金水暦指二日月五星會望弦䓁表一火星如減表

一金水二星表四高弧表五甲戌乙㐪二年日𨇠細行二恒星出㳇三因搃定十議為脩

暦法之要一議𡻕差每𡻕東行漸長漸短之數以正古來

年五十年六十六年多寡互異之說二議𡻕寔小餘昔多今

漸次改易及日影長短𡻕𡻕不同之因以定冬至以正氣朔其

三每日測騐日行經度以定盈縮加减真率東西南北高下

之差以歩日𨇠其四亱測日行經緯度數以定交轉遲疾真

真率東西南北髙下之差以歩月𩀌其五宻測列𪧐經緯

行度以定七政盈縮遲疾順逆違𩀌遠近之數其六宻察

五星經緯行行度以定小輪行度遅速留逆伏見之數東

西南北高下之差以推歩凌犯其七推變黄赤道廣狭度

数宻測二道距度以侯五星各道與黄道相距之度以定

交轉其八議日月去交遠近及真會似會之因以定距天

時差之真率以正交食其九測日行考知二極岀入地度

數以定週天緯度以齊七政其十因月食考知東西相距地

輪經緯以定晝亱晨昏永短以正交食有無多寡先後之

數随請製器十事一造七政象限大儀六座二造列宿紀

限大儀三座三造平渾圓儀三架四造交食儀一其五造

列宿經緯天球儀一座六造萬國經緯地球儀一架七造

莭氣時𠜇平面日晷三具八造莭氣時刻轉盤星晷三具

九造𠉀時鐘三架十裝脩測𠉀七政交食逺鏡三架且云

暦學旁通十事一凡晴雨水旱可約畧預知以便脩敉二可

測量水地以便䟽築三于樂律相通四于兵行有濟五于

會計極詳六于營建有當七可以造機器八可以懸度道

里九可以参利醫家十可以意測鐘漏

五年十月光啓病薦山東𠫵政李天經畢暦事會内外多故

不果就或稱湯若望能治砲可紓東頋論者以為不可任遂

 按晋書十二次分野始扵角亢以東方蒼龍為首也唐

 十二次始扵女虗危者以十二支子為首也其以斗牛

 為星分之首者日月星𧺫于斗宿古言天者由斗牛以

 紀星故曰星則星次為十二次之首而斗牛又為二十

 八宿之首也眀應運肇基寔星次斗牛之分与天地

 三統之正相恊豈偶然㢤至欽天監十二分野分配

 郡与唐天文志稍異嘉禾徐善字敬可慧性絶凡博綜

 群籍余多就正而𠩄著分野辯可谓竒闢有云分野之

 说始于周礼保章氏春秋傳稍見其占司馬天官乃畧

 不道班掾始以漠郡縣分配占國高十二次然于魯宋

 梁益与禹貢異至于陳卓𠩄集及費直以易卦配蔡邕

 以莭氣配皇甫謐以月律配俱属紕繆又以僧一行兩

 戒之觧益粗遂岀獨觧謂古帝王臣佐皆五行之秀殁

 則登神于天其𠩄主則生時存殁逰之地于是垂眷斯

 𠩄丗不忘為之預兆吉㐫且以太皥炎帝少皥黄帝

 分主五行之神為據雜引傳紀言之鑿鑿而余有說說

 者天也先帝王臣佐而生前此寕無吉㐫之應即所云

 太皥炎帝之後安必無賢聖𣸪起如文王孔子將主吉

 㐫者可或次而增乎且云徼好無人不見分野古今

 来亦或産至慧為中國𠩄向慕然則不䴡分野之地将

 何微乎後世將相文武其功德之著者在生亦見于天

 是先有此星而人應之豈太皥炎帝等絶無陞除竟永

 萬無代之者乎夫九州之名自人㝎之二十八𪧐之

 名亦自人㝎之天地不能言也萬物皆有正有偏九州

 之地地之正也二十八宿之天天之正也隂陽相名理

 有固然古大智人觀天而厯騐之以為此星之变見於

 此地如此遂奉以為占而寔之以名然亦概尔尔果

 䏻脩徳可移而免亦或應見而不見則更有说也即以

 周論東閣之季帝星即闇定不属東西二帝降至南北

 朝各自称 石㝎不没両紫薇此時以何土為主𠩄谓

將相𭅺官 以上應豈覌天别有変法乎當亦未

朱子綱目𠩄称正統而帰于一極也搃之厯代竒智攻

古俱可𠫵論孟子云存其心奍其性𠩄以事天一语盡

之矣

又按唐堯元年甲長至眀洪武元年戊申合計三千七百二

十五年為六十三甲子邵氏經丗書謂堯天地之正數

乾之九五係十二萬九千六百年之中而洪武十七年

六萬八千公百八十一年勝國元明若曰禹八年甲子入

午會之𥘉運當姤之𥘉六元至元甲子為午會苐十運明

入十一運之中乃姤之九三太嘗卿何孟春云是𠩄望于今日

 者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