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惟錄 (四部叢刊本)/志卷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志卷十六 罪惟錄 志卷十七
明 查繼佐 撰 吳興劉氏嘉業堂藏手稿本
志卷十八

罪惟録志卷 --卷(⿵龹⿱一龴)之十七

  經筵志縂論

太祖𥘉起義兵雖軍中嘗令儒者陳説古人書義資其智

識此明經筵所自始也庚子置儒學提舉世子受經此東

宮講讀所自始也昔黄帝學乎太真顓頊學乎緑圖帝嚳

學乎赤松子堯學乎尹夀舜學乎務城踊禹學乎西王國

湯學乎威子伯文王學乎鉸時子斯武王學乎郭叔此聖

門卜啇所𫐠諒非荒忽所以其時文字質奥百倍扵後世

懸不可復扵是後世則但以聖經為期至于庻人郡縣立

學是也自天子以至扵庻人經筵是也明之𥘉造所為聖

學楊㩁可否必凖于義名曰考古切子時務漸而因事曲

譬多効規獻漸而因文守訓循故事稍逺婦寺漸或棄業

堕志即扵㳺荒漸或深宫飬安曠闕期日及其後非不尊

古㨿經頗審大義而務氣示SKchar意主詰責情指不洽䓁于

仇讐則明經筵之所為盛衰也此其病本于諸臣之以學

為黨者好形上之非于是義益枘鑿不入嗟乎古格心之

法其猶有傳者乎

  徑筵志附皇太子講讀

戊戌太祖扵寕越府招致隐逸葉儀范祖幹䓁許元葉瓉玉胡翰汪

仲山李公常金信徐孳童冀呉履張啓敬孫履會食行中書省日二人進講經史

敷陳王道

洪武三年御東阁學士宋濓待制王禕進講大學末傳上

曰人者國之本徳者人之本徳不𠯁懐衆有財何用十六

年御謹身殿呉況䓁進講周書上曰有小人必敗君子又

曰小人善于牽合附㑹察之不易𠩄以自古曰知人為難

而知言亦不易十八年御華盖殿朱善進讀心箴上曰人

心道心有𠋣伏之㡬常恃此心不為物欲𠩄蔽則至公無

𥝠自無我累于大本堂延四方名儒教太子诸王分畨夜

直每每賜宴賦詩二十年御華盖殿語講臣為若無福為

𢙣無禍特時未至耳人惟脩其在已以聼于天二十六年

遣秀才張宗璿䓁随東宮官入值文華殿講筵畢誦説民

间疾徃古良懿二十八年講尚書無逸篇上曰此篇久書

殿壁朝夕省賢令聞之愈益警愓

宣徳二年上御文華殿聞講臣二老歸飬西伯问同帰何

以𠩄見各異荅曰太公以救民為心伯夷重君臣之義上

曰如是終是両見吾以太公之心在當時伯夷之心在萬

丗無非為天下生民計又聞講臣易𮗚大象上曰古廵狩

後丗何以不行講臣以秦廢大典為對上曰不然時勢不

同也虞舜五載一行成周以十二年何况後丗扈従不已

而衛禦洪德不已而征求豈能輕岀果能選任撫綏何事抝

牽古典三年進講春秋上曰孔子作此書專主尊周孟子

乃以王天下勸齊梁其㫖同異儒臣對稱㫖上曰聖賢

之心搃為斯民扶周将以㝎乱賊孟子時不有王者亂賊

萬不能免遂賜講官以坐賜果又賜冠服徘𫀆金𢃄間擲

金錢李時勉獨正立不行俯拾上心是以䄂中餘錢授之後遂以

為例六年正月御史陳祚𭄿帝經筵進講大學衍義㘴𮗸

諷下獄是後經筵儀制始脩凡大經筵講官二預呈講章

于内閣因司礼監奏聞是日早朝畢近侍内臣及知經筵

官縂兵大學士學土六部尚書都御史大理卿通政使鴻

臚卿錦衣指揮使冩講章官俱綉金緋𫀆其展書翰林官

与侍御史給事中序班鳴賛等俱青金綉服時大漢将軍

二十人𨗳駕至左順門便更金綉蟒立文華门外奉宣入

負東西墙立鴻臚賛入諸臣行礼畢分殿東西重班立指

揮立西班末稍前御史給事及序班六員子中分左右北

向立序班二人舁御案上又二人舁講案置中鳴賛唱講

官出班立講案前展書官二人對立及賛講官行礼畢東

展官膝行御案地平前展𠩄講書𣸪位賛講某書講官申

講畢展書官復進掩書復位西講官亦如東儀並行礼囘

班序班撤案仍设東金鶴香炉之前西向鴻臚官跪奏礼

畢上諭官人們吃酒飯跪承㫖興次岀至丹陛仍行礼岀

左順門宴文華门外西廡以官序惟学士㘴立四品之上

重職掌也

曰講儀制㝎講官四員日值二員𠩄講大学衍義及貞觀

政要二書不用講章惟各以黄票書𠩄起止預進御座設

于文華殿後穿堂中置書其上至日早朝畢四講官大学

士随駕入行礼分班北靣立應召東講诣御案前内侍授

以牙籖展書講畢掩書還籖復位西講官亦如之上諭及

承㫖如前經筵凡行礼皆一拜三叩頭谓之小經筵

東宫講讀儀制设東宫座于文華殿東廂房北一间每早

講官綉眼行叩頭礼分班立東宮自座上背诵先日之書

畢東講官直上地平前立内侍授牙籖指講四書講畢従

西下横折𬨨東還班西講臣折過東亦如東講盖左進

而右退書册皆向上講退食後東宫乃易𧙟𧝠金鑲玉石

SKchar玉鉤縧向西SKchar下倣書一張各官易素𫀆𣸪進通講三

日之書畢睿㫖先生们喫茶各官叩頭中间少立内官设

一案将倣書展上閣臣以硃筆㸃視内臣每請加㸃呈太

后各官出

正統元年帝幼太后專䖍講官時以英國公輔知經筵大学

士楊士竒䓁同知經少詹事王直等講讀學士李時勉䓁倚

讀苗裏侍講高糓脩撰馬愉等並充經筵講官九卿掌印官

侍班給事御史各二員侍儀𥘉太后内㫖云經筵何不預

一外臣扵是部臣劉球亦𠫵講職

景泰元年𥘉開講筵寕陽矦知經筵内閣陳循高糓同知

經筵尚書侍𭅺𥙊酒及講讀学士皆兼經筵遵例賜金錢

高糓老不能俯同官拾与之後遂以賜錢為虐錢係剪金為之

天順中上以東宫讀書多在文華殿意欲就攵華而令東

宫移武英殿之左廊問輔臣李賢皇太子先讀何書

四書經史上以禹貢盤庚頗艱賢請先二典三謨上又

嫌書倣従不傳開指下筆之法賢曰書法茟畫不苟便是

時親王講讀例用翰林官二員適員乏賢請以新進士中

選用遂為例

成化初經筵月三舉皆以二曰楽舞生李希安加禮部尚

書嘗預經筵賜扇賜𫀆𢃄之典不行并免先生們酒飯一

語孝宗在東宫岀閣就講必使左右迎請講官講畢仍用

先生喫茶一語SKchar以經筵此語可不必典璽局𭅺覃吉進

曰尊師重傅礼當如是

𪪺治十五年詔許大學衍義偹經筵講孟子責難二語上

问学士對機陳字義作何觧機荅曰去啓沃他上曰只是

敷陳王道經筵次日劉徤云昨啓沃他他字不是上𥬇曰

他字也不妨改作啓沃之更好却不必𭰹較也時又问下句何

以不溝机對名敢上曰何害善者可法𢙣者可戒只要説淂透

徹此是書上有的不是纂訂何淂忌諱他日經筵講官偶

及通鑑綱目䆠者李輔國附張后亂政時張后頗擅内庭且

同姓逼射左石𥝠咋舌講官𥘉寔不知既省及驚失措以

為它岀譴上絶無一言未幾𠡠停綱目更講易經学士張

元禎嘗為日講官元禎南昌人七𡻕能文貌𥨊身材僅四

尺许却㳟對音詞爽朗上樂聼之輒命設低几就聼十

年學士元禎上䟽講太極圗西銘以性理诸書且請東宫

兼講孝徑小学上觀圗大難元禎㝷令𬋩诰𠡠

正徳中經筵少詹楊廷和学士劉忠預例有借書寓䂓献

上语太監劉瑾安用許經外枝莭二人坐轉南亰又脩

何塘尝以進講忤㫖滴開州同知猶遵例須賜賜少卿以

徘学士但青𫀆以後襍𫀆

嘉靖三年脩撰吕柟預經筵適興献忌辰柟請君臣抱服

冝素淡八年𥙊酒陸𭰹清講章不冝輔臣改㝎使各講官

依經此義條悉政事忤㫖調外𣸪以講官庶子盛端明詞

氣廹促調南尚寳卿九年祀厯代道統相傳于文華殿側

室令輔臣及講官各觧經書大㫖一通製聞講詩示夏言

言恭和

萬暦十六年經筵畢上覧貞觀政要曰唐太宗有慚徳臣

魏徴大莭有𧇊其勿偹經筵後以静挕𭰹宫一概堕廢以

致經二字以為希遘言及者口噤

光宗初立吏部李如桂奏五事有經筵苐四不及行

崇禎二年二月講官姜曰廣諷勿任情勿信用小人四年

二月召對平䑓伊始七年冬御經筵遇雪不輒八年正月地

震皇𨹧上免經筵素服避殿已而中外多故SKchar任召對上

嚴多𠩄詰責

 按正統時考功李茂𪪺便謂經筵一莭最属可SKchar

 文粉餙太平而召臣之意不通事何𠩄禆其患始于

 廟之罪𮗸諷而備儀制避𮗸諷而謏生儼儀制而怠起

 𫝑使然也列朝無事時猶不大患迄崇禎時内有成見

 与群臣相汗難則又茂𪪺之論𠩄未及欤丘瓊山嘗曰

 祖宗日早午晚三朝誠以君臣不相接䝉蔽由此起聖

 祖御製大誥以君臣同㳺爲一義意防微也瓊山何時

 尚惓惓此義而况多事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