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惟錄 (四部叢刊本)/志卷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志卷十三 罪惟錄 志卷十四
明 查繼佐 撰 吳興劉氏嘉業堂藏手稿本
志卷十五

罪惟録志卷 --卷(⿵龹⿱一龴)之十四

  SKchar志搃論

SKchar與屯相表裏屯𫉬一鍾可省SKchar二十鍾昔人言之矣夫

此一粒督之司之征之貯之囊之艦之棹之趲之閘之交

之納之給諸費巳不勝紀而加以崩覆之患侵尅之患影

射之患額例之患加貼之患浮濫之患靡漏之患其弊又

皆足以罄産絶户而尚未已産盡而粮額猶存户耗而代

賠無既此猶明知為SKchar之故也若夫治河每至浪金錢無

算斃夫役無𮅕設官毎至飽吏胥無算恣漁獵無算此寔

SKchar之名而無不以SKchar之所係SKchar一力于屯以稍减SKchar

困乎而胡明初惓惓以之卒無竟其義者初用海運奉差

之曰與親友訣子孫生祭以行而内SKchar即無死䘮之患民

運累民改官運運不勝仍累民民願自累不煩官情抑苦

矣若夫豪民營脱宿保乾沒徤吏烹肥種種不一賄賂情

面不淂不開風俗人心日就蠱壊SKchar之為累詎忍言㢤而

况食此者未必填可食之腹未必輸應食之𠩄未必稱急

食之時邉呼而不聞籓饑而不塞珠玉供之泥沙委之食

寡用舒二義觧之者何人矣

  SKchar

明運粮法三變一海運一水陸並運一SKchar運洪武𥘉蘓松

浙江運船由海道至直沽又從登州新河運至遼東是為

海運永樂九年開㑹通河海運初用遮洋船十三年増造淺

船三千餘𨾏罷海運遮洋船其六分之一入天津倉餘從

直沽海運至薊州内運則越江由淮入河𢪔陽武陸運至

衛輝沿衛泝潞水運至通州是為水陸並運十三年竟行SKchar

運而SKchar又四變一支運一轉運一兊運一改兊𥘉民運至

淮徐臨徳四倉軍船接入京通是為支運永樂十二年

平江伯陳瑄議蘓州等處及徐兖送濟寕倉河南山東送

臨清倉浙江并直𨽻官軍自淮安運至徐州京衛官軍于

徐州運至徳州山東河南官軍于徳州運至通州一年四

轉是為轉運永樂中民運至𤓰淮𥙷給脚費兊與運軍領

運是為兊運宣徳八年從𠫵将胡亮議江浙湖廣江南

各囘附近水次領兊南京江北船于江淮領兊其淮徐臨

徳諸倉仍支兊十之四蘓松等船各就本司府領兊不盡

者仍于𤓰淮領兊其北𫟪一𢃄如河南彰徳于小灘山東

南州縣于濟寕其餘水次倣此正統七年南京造遮

洋船由海道運粮至薊州成化七年都御史滕昭議罷𤓰

淮交兊裏河官軍将江船于江南水次交兊民加過江之

費視逺近為差十年議淮徐臨徳四倉支運粮七十萬石

改𭕒水次兊軍是為改兊

SKchar属七大籓逺者五千餘里江以南居十之七自上江者

入儀真自下江者入𤓰洲並逹淮南為南河由黄河逹豊

沛為中河由山東逹天津為北河凡海運最忌秋風定二

月入遼三月囘空河運自宿遷則𢙢徐邳涸由豊沛則𢙢

隄易壊 按洪武三十年海運赴遼七十萬石零永樂五

年海運六十五萬石零十二年北京五十萬石由衞河通

州四十萬石由海道十六年以㑹通河成内運四百六十

萬石宣徳中五百餘萬石正統中四百五十萬石景泰中

四百九十萬石天順中四百三十餘萬石成化中四百餘

萬石又江南蘓松常嘉湖白粮十八萬石大約SKchar船一萬

二千一百四十三𨾏裏河淺船遮洋船十年一造江南

皆五年一造役官軍十二萬有竒嘉靖四十五年始通天

津海運轉SKchar永平隆慶六年SKchar王宗沐以SKchar道淤塞條

上海運七事請自太倉嘉定而北自淮南而東引登萊以

洎天津如議行崇禎中SKchar米額数南直共一百七十六萬

四千四百石浙江江西湖廣山東河南五省共一百七十

九萬八千八百六十五石零通共三百五十六萬二千二

百六十五石零

歴朝治SKchar績最著者陳平江瑄宋尚書礼夏忠靖原吉周文

㐮忱潘尚書季馴徐武功有貞劉尚書大夏共七人

洪熈中許附𢃄什物以䘏運官成化中許𢃄土儀免稅課弘

治中許每船附𢃄不得過十石正徳中准餘米置買弓箭

嘉靖中許每船𢃄上儀四十石隆慶中每附𢃄臨青城磚

四十八塊萬暦中由儀真閘每帶光禄寺應用酒瓶三十個

㝷許浮𢃄米六十石以偹軍旗撥淺

凡𫯠差督SKchar洪熈中以縂兵官兼鎮守宣徳中以工部尚

書掛督SKchar之印㝷又以右左副搃兵同𬋩㦯以𠫵將兼𬋩

景太中以左右僉都御史為搃皆SKchar運自王竑始後以為

 按洪武中不止海運𥘉命航海矦張赫SKchar江隂衞官軍八萬

 二千餘運米遼東此二十一年事閲五年又命崇山矦李新

 SKchar視有司開曄脂河且諭之曰江南賦税水運丹陽登陸

 轉輸甚劳大江上流瀦可慮欲白畿甸䟽鑿河流使

 輸者不劳商旅𫉬便尔其董之頋金𨹧取道易若邊餉

 寕遂不頼江南一粒乎而北SKchar未闻議及三十年有谕海運

 且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