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工政策及其勝利——在省港罷工工人代表大會上的演說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罢工政策及其胜利——在省港罢工工人代表大会上的演说词
作者:鄧中夏 1925年

1925年9月27日

各位工友,现在我们罢工已得到很多的胜利了。得到胜利的原因,是因于我们的政策好。譬如打仗,政策好的必可以打胜,政策不好的必要打败。我们这次罢工,所以能坚持三个月,一些都不动摇,第一个原因,可说是我们工友的齐心;第二个可说是由于我们的组织好,但是最好的还是我们的政策。


各位工友!我们的政策,自罢工到现在,究竟有多少呢?


第一个是封锁港口,截留粮食。大家都知道香港这个地方本是不毛之地。所以我们当罢工之时,第一个政策,便是用截留粮食方法围困香港。譬如深圳方面,有一百六十里地方,我们便派二大支队出防,同时政府也派军队帮助我们,于是深圳的粮食不能到香港去了。前山方面,与澳门接壤,香港虽然断绝,澳门如不封锁,则香港食物仍可由澳门运去,所以我们也派纠察队去防备了。其次如容奇,江门,石岐,我们也派人去截留。海口既然封锁,粮食又不能去,香港当然发生恐慌了。我们自施行这计划以来,香港什么东西都没得卖。猪肉从前几毛钱的,现在非一元以上不可得了,牛肉则简直买不着。什么食物都没有了。从前香港猪肉本是市场卖的,不到街卖的,现在港政府却使人担在街上叫卖,表示香港尚有些猪肉卖,其实香港困苦极了。我们可以说,我们第一个政策“截留粮食”已得到胜利了。


第二个政策,就是香港因为没有东西吃,于是勾通琼崖邓本殷,请其包运粮食,其次则勾通反革命军队,如江门的梁鸿楷,包运粮食出口,这是香港政府的补救方法。初时我们看见帝国主义的破坏政策,一定要用方法抵制他。怎样方法呢?就是把许多反革命军队解散,所以我们从前的口号是肃清内奸。大概我们工友,还可记得在公园开会,请愿政府肃清东江陈军余孽,及琼崖邓本殷,其实便是肃清内奸。我们所以要肃清内奸,就是对付帝国主义。那时政府还没有决心,但是我们工农已看到了。政府于人民请求之后,即下决心,要实行我们的要求,不料那时广东政府尚有许多反革命派在内,政府虽然想肃清,但是做不到。那时我们的廖仲恺先生,他做财政部长,和财政厅长,出兵要五十万元方能出发,廖先生知道此事的重要,必要扫清反革命派,罢工方可以得到胜利,所以马上将筹到的二十五万元,交到许总司令那边了,但兵未有发。我们试想政府讨伐命令下了,钱亦到手了,为什么兵还不发呢?就是因为广州有许多反革命派,不让政府去肃清,所以在那个时候,这个政策还没有成功,自从廖先生被人打死之后,我们知道只有将反革命派解散才有办法,所以前月二十五号,那晚解散梁鸿楷林树巍反革命的军队,将魏邦平一般人悉数拘拿。我们问一问反革命派究竟肃清了没有,还没有。那是许总司令的错处了。这些反革命军队都是许总司令的部下,他不想完全解散,后来致发生莫雄邦润琦的叛变,图谋推翻革命政府。政府没法,只有再下决心,将邓莫军队再行解散。现在我们可说肃清内奸已成功了!革命政府稳固得多了!罢工也稳固得多了。“肃清内奸”,我们便胜利了。


第三个政策,我们大家都记得,发出特许证的一事。从前为什么要发,后来为什么要废除,最后又为什么工商联合呢?那时我们看得很清楚,香港帝国主义破坏广州罢工,一面是勾结反革命派,一面很想唆使广东商人反对罢工。不错,商人很容易被帝国主义鼓动,因为商人因罢工影响,没有生意做,有两条路常摆在他们前面,爱国好呢?做生意好呢?后来一想,爱国固好,做生意更好。其次广东地方很多东西要外国来,亦非与外人通商不可。所以我们订立一种特许证。就是说不是英货英船不经过香港澳门的都可以来省。这样一来,香港更加恐慌了不得。这个特许证,一方面便利商人,一方面保障罢工。但是商人反对,一定要取消,他们没有什么理由,不过说手续太麻烦。我们说手续可以简单,手续费也可以取消,但是特许证不能取消。但是一部分商人还不谅解,拚命反对。我们当时觉得反革命派未肃清,不能取消,后来廖先生死了,反革命派肃清许多了,从此没有人可以掣肘,可以取消。取消之后仍有法子可以保障罢工。不但取消,我们顾念商人痛苦,而且提出“工商联合”口号。商人于是很高兴,愿意与我们合作,从前商人不高兴捐钱,捐了也不交我们,自从工商联合提出之后,感情好了,愿意加入反帝国主义战线了。各位工友,国民革命固然要工人阶级作先锋,但也要其它各阶级都加入来合作始可。买办阶级固然卖国,但是小商人中等商人是爱国的,我们应该一致联合他们去奋斗。特许证取消之后有“工商联合”,此政策是对的。从前帝国主义想利用中国商人反对我们,现在商人也帮忙我们反对他们了。前天各界大会有四商会打起旗子与我们游行,有商会代表到大会演说,这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是非同小可的事,因为广东商会从来不参加群众运动呀!从前帝国主义想利用他们,这一次反与我们联合了,这是我们政策好,这是第三个政策的成功。


第四个政策是怎样呢?帝国主义的政府很想把广东脱离中国以外,要单独来解决广东的事,他们的政策,是使广东孤立,使北方同胞不来援助我们,他便可以用武力对粤。我们知道了,于是组织“北上代表团”,要代表到上海,汉口,天津,联络全国的代表,在北京开会,要求帝国主义取消一切不平等条约,要求帝国主义承认上海沙基各处惨案的要求。北上代表团是很好的,是团结全中国人民对付帝国主义一个大的力量,从此北京政府不敢任意卖国,不平等条约可以取消,各地惨案也可以解决,这就是我们第四个政策的成功。


现在再讲目前的情形,我们得到胜利是什么?


(一)使香港经济受一大打击。好久以前,我们说过香港罢工一日即损失四百万元,一月即一万二千万元,三月来已三万六千万元了。我们要注意,英国在南方货物每年不过销三千万,现在罢工三月,损失三万六千万,可说是我们已抵制英货十二年了。香港政府财政已破产了,未罢工以前,尚存一千七百万元,现在则用得精光,一文也不存,只有出必裁员减薪之一途。商务一方面,据闻自罢工以来,已倒闭三百七十余家,天天有报穷的案子。银行都不稳固;要做生意也没有;轮船公司船没有开,每天都要拿几万银子来开销。现在有个美国轮船公司叫“大来”的,他想直接驶船来往广州,不经过香港。现在香港商务可说是破产。这一个大打击,比日本大地震还利害,这是我们罢工工人一拳打中英人要害,痛苦非凡,这是我们的大胜利。


(二)是使广州革命的基础稳固。从前广州政府是摇摆不定,危险万分。东江有陈军,南路有邓本殷,还有一些反革命在广州,都想推翻政府。这一回却稳固了,东江的陈军,现在已不值一击,南路邓本殷,也容易打下去,刘杨事变后已削去许多障碍,至于梁鸿楷林树巍莫雄邦润琦肃清后,广州政府千稳万稳了。广州政局稳固,罢工就可以胜利。为什么说广州政局巩固,是罢工工友的力量,就是说我们工友极力帮助政府肃清反革命派,更因自罢工以后,他们反革命派的罪恶完全暴露出来了,于是被政府解散了。为什么我们要政府稳固呢?就是政府曾极力帮助我们,接济我们的粮食,三月以来我们虽然没有很优裕的生活,但也不致饥寒,其次截留粮食,政府派兵帮助,东园政府派兵保护,纠察队无军事学识,政府派黄埔学生训练,政府帮助我们,所以罢工如此之久,政府指导我们,所以政策不致错误,所以我们罢工工人,必定要拥护政府,政府巩固,我们才能胜利,即将来条件解决,亦要政府做后盾,才有保障,所以要使罢工胜利与保障罢工之胜利,都必须巩固政府。


其次尚有许多小胜利,如罢工之后,工人阶级地位增高,全世界工人同情援助,关税会议之得召集,(其好坏系另一问题,)刚才陈公博先生说,“罢工条件此时可以提出”。我们要知道从前回省罢工时,如提出条件,必定没有效力,因为那时时机不好,帝国主义尚有方法可以破坏我们罢工,他们想用种种方法来破坏罢工,如勾结反革命军阀政客推翻我们的政府,如想利用商人反对我们,现在他们的政策着着失败,我们的政策着着成功,罢工营阵日益稳定,日益坚固,帝国主义者已慌到不得了,但他虽尚不出口,我们一提出,他必要接受,不象从前他们尚有方法可以破坏罢工的时候,可以不理我们,我们现在提出条件,他们只有承认,政治委员会知道时机已到,我们也知道时机已到,时机一到,不可放过,就要提出条件。关于取消不平等条约,沙基案子,有北上代表团联合全国去争,自然全在北京提出解决。他如承认我们解决罢工的条件,我们可以暂时休战,以准备第二次新斗争,因为他如承认我们条件,我们已是完全胜利了。如果不承认,则我们可以宣传英人的罪状,必可以得到全世界报纸的帮助,所以提出条件是与我们很有利益的。这个时机很好,因为中秋节来,经济恐慌,所以他们很想解决。有的人说,为什么北上代表团还未取消不平等条约,我们就先解决吧?我们可以老实说,北上代表团至少去北京要六个月,在此六个月中我们要准备第二次新的大争斗。


有一个很确实消息,就是德国在六月后必有一个革命,英国工人也准备起来作一个很大的罢工,六月后必有一大变动,这是受了我们中国此次反帝国主义运动的影响。原来我们此次大运动,世界各国工人阶级原是很表同情的,不过因准备不及,所以没有立时革命,闻现在德英两国正从事准备了,六个月后必有新的大变动,那时我们要准备大斗争,与世界联络一气,来打倒资本帝国主义。总而言之,现在提出解决条件,是很好时机,成不成我们没有损失,只有好处。政治委员会的眼光很远,他们所指导我们的,都得到胜利了。现在的政策,也必定可以使我们得到胜利。我们放胆做去。


我们高呼:

省港罢工胜利万岁!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