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2006年国情咨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美国2006年国情咨文
节选
作者:乔治·沃克·布什
2006年1月31日
由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IIP)翻译

……

在海外,我国致力于实现一个历史性的长远目标 ─ 我们力争结束世界上的暴政。有些人认为这个目标是误导的理想主义。而事实上,美国未来的安全取决于此。在2001年9月11日,我们看到了从一个7000英里以外失败的、压制性国家滋生的问题能给我国带来伤亡和破坏。独裁政权窝藏恐怖主义分子,煽动仇恨和激进主义,并谋取大规模毁灭性武器。而民主国家则用希望取代仇恨,尊重本国公民和邻国的权利,并参加反恐怖斗争。世界向自由迈进一步,我国的安全就增加一分,因此,我们将为自由事业大胆行动。

发展自由远非无望的梦想,它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伟大历程。在1945年,世界上只有20多个孤零零的民主国家。如今,民主国家多达122个。我们还在谱写自治的新篇章──阿富汗妇女排队参加投票……千百万伊拉克人用紫色墨迹标志自由……从黎巴嫩到埃及的男女民众正在就个人的权利和自由的必要展开辩论。2006年伊始,全世界有一半以上的人生活在民主国家。但我们并没有忘记另一半人口──他们生活在诸如叙利亚、缅甸、津巴布韦、北韩和伊朗这样的国家,因为只有他们也获得自由,才能实现公正及世界和平。

没有人能够否定自由的成功,但有些人气势汹汹地对抗自由。主要的反对和对抗来源之一是激进派伊斯兰──一小撮人将一种高尚的信仰歪曲成一种恐怖和死亡的意识形态。本拉登之流的恐怖分子存心进行大规模屠杀──我们所有人必须严肃对待他们所宣称的意图。他们妄图在整个中东地区实行一套没有人性的极权统治制度,并用大规模杀人武器武装自己。他们的目标是要在伊拉克夺取政权,把它当作对美国和世界发动攻击的藏身之地。恐怖分子缺乏直接对抗我们的军事力量,因而选择用恐怖作武器。当恐怖分子在别斯兰的学校屠杀儿童时……或在伦敦地铁炸乘客时……或将捆绑在押的人斩首时……他们希望这种恐怖会动摇我们的意志,让暴徒在世界得逞。但他们失算了:我们热爱自由,我们将为保护它而战。

在这种严峻时刻,放弃承诺和退缩于自己的境内不能为我们带来安全。如果我们不理睬这些邪恶恐怖分子 ,他们不会让我们清静。他们会将战场延伸到我们的海岸。后退没有和平,后退没有荣耀。如果让伊斯兰激进分子随心所欲──让一个受攻击的世界独自抵挡──那么我们就是在告诉所有人,我们不再相信我们自己的理想──甚至我们自己的勇气。但是我们的敌人和我们的朋友可以确定:美国决不会从世界舞台退缩,我们决不会向罪恶低头。

美国不相信孤立主义带来的安宁假象。我们是拯救了欧洲自由、解放了死亡营、帮助建立民主和压倒邪恶帝国的国家。我们再次响应历史的呼唤,解救被压迫者,推动世界走向和平。 我们继续对恐怖网采取攻势。我们已消灭或抓获恐怖网的众多头目,其他人的末日也将到来。

我们继续在阿富汗采取攻势,这个国家优秀的总统和国民议会正在一边建设新民主,一边打击恐怖。

我们在伊拉克采取攻势,并有着明确的取胜计划。首先,我们正在帮助伊拉克建立一个包括各派各阶层的政府,以消除前嫌,并使反叛活动边缘化。其次,我们正在继续开展重建工作,帮助伊拉克政府打击腐败,建立现代经济,以使全体伊拉克人民都能享受自由的好处。第三,我们正在打击恐怖目标,同时,我们培训的伊拉克部队越来越有能力战胜敌人。伊拉克人民每天都在展示他们的勇气,我们为能成为他们自由事业的盟友而感到骄傲。

我们在伊拉克进行的工作是艰巨的,因为我们的敌人是凶残的。但是,敌人的残暴阻挡不了一个新生民主国家在前进道路上突飞猛进。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伊拉克摆脱了独裁、获得解放、恢复主权、制定宪法、举行了全国大选。与此同时,我们的联盟毫不留情地制止了恐怖分子的渗透活动,清除了反叛分子的据点,将伊拉克领土移交给了伊拉克安全部队。我对我们的取胜计划充满信心…… 我对伊拉克人民的意志充满信心……我对我国军队的技能和斗志充满信心。同胞们,我们为胜利而战,我们正在赢得胜利。

通向胜利的道路就是我们军队的归国之路。随着我们在实地取得进展,随着伊拉克军队越来越在第一线发挥主导作用,我们应能进一步削减我军的数量,但是,这样的决定应由我们的军事指挥员,而不是由首都华盛顿的政治领导人来做出。

我们的联盟在伊拉克增长了经验。我们调整了军事策略,改变了重建工作方式。在这一过程中,我们从来自两党国会议员的负责任的批评和忠告中获益匪浅。在未来的一年中,我将继续竭诚寻求各位的意见。

然而,为取得胜利而提出负责任的批评与除了失败什么都不愿承认的失败主义是有区别的。仅有事后聪明不是智慧;怀疑也不成其为策略。

在如此关系重大的时刻,我们担任公职的人有责任开诚布公。将我们的军队突然撤出伊拉克等于抛弃我们的伊拉克盟友,使他们面临死亡与监禁……使本拉登和扎卡维之流掌控一个具有战略意义的国家……而且表明美国的诺言是不算数的。国会议员们:不管我们对过去的决定和争论有什么看法,我们的国家只有一个选择:我们必须遵守诺言,战胜敌人,作正在执行重大使命的美国军队的坚强后盾。

……

我们不仅通过军事行动向恐怖发起攻击。归根结底,击败恐怖主义分子的唯一方式是以政治自由与和平变革这种光明前景战胜他们那种仇恨与恐怖的黑暗前景。因此,美利坚合众国支持整个大中东地区的民主改革。选举具有关键意义,但它仅仅是一个开端。建立民主必须靠实行法治、保护少数派并建立起比一次投票更持久的强大、负责的机构体制。伟大的埃及人民已在多党派总统选举中投票──他们的政府现在应当为和平反对派打开通道,从而削弱极端主义的诱惑力。巴勒斯坦人民已在选举中投票──哈马斯领导人现在必须承认以色列、解除武装、放弃恐怖主义并为持久和平而努力。沙特阿拉伯迈出了改革的第一步──它现在能够通过进一步推动这些努力给沙特人民创造更美好的前景。中东地区的民主形式不会与我们自己的一样,因为它们将反映各国公民的传统。但自由是中东地区每一个国家的前途所在,因为自由是全人类的权利与希望。

伊朗也不例外,它现在被把持在一小撮神职权势人物手中,使其人民陷于孤立、遭受压迫。伊朗政权支持位于巴勒斯坦领土上和黎巴嫩境内的恐怖分子──这种情况必须结束。伊朗政府无视国际社会的声音,图谋发展核力量──世界各国绝不能允许伊朗政权获得核武器。美国将继续联合全世界共同抗击这些威胁。今晚,请让我直接对伊朗公民说:美国尊重你们,我们尊重你们的国家。我们尊重你们为自己选择未来和赢得自身自由的权利。我国希望有朝一日能与一个自由和民主的伊朗成为最亲密的朋友。

为了征服世界上的危险,我们还必须采取攻势,鼓励经济发展,攻克疾病,向绝望的地方传播希望。孤立主义不仅会束缚我们打击敌人的手脚,而且会阻止我们帮助急需帮助的朋友。我们向海外表示我们的关爱同情心是因为,美国人相信上帝所赐予的尊严和一个身染艾滋病病毒/艾滋病的村民、或身患疟疾的婴儿、或逃离种族灭绝屠杀的难民、或被卖为奴隶的少女的每个人的价值。我们向海外表达我们的关爱同情心也是因为,充斥着贫困、腐败和绝望的地区是恐怖主义的根源,是有组织犯罪、人口贩运和毒品贸易的根源。 最近几年,你们和我采取了前所未有的行动,努力战胜艾滋病和疟疾,扩大女孩的教育,奖励推动经济和政治改革的发展中国家。对于各地人民来说,美国是一个建立更美好生活的伙伴。不为这些努力提供足够的资金,会使世界陷入更深重的苦难和混乱,危害我们的长期安全,让国家良心麻木。我敦促国会议员为了美国的利益而显示美国的关爱同情心。

……

在所有这些方面──无论是打破恐怖网,还是伊拉克的胜利,或是在动荡地区传播自由和希望──我们都需要朋友和盟国的帮助。为得到这种帮助,我们必须始终原则明确,并愿意采取行动。美国不带头的唯一结果,便是出现一个更危险得多和忧虑更多得多的世界。然而,我们选择承担领导作用也是因为,为我国的立国价值效劳是一种荣幸。美国领导人──从罗斯福、杜鲁门、肯尼迪直至里根──都拒绝实行孤立和退却,因为他们知道, 自由向前发展时,美国总是更安全。我们这一代人正在与顽固的敌人进行一场长期战争──一场来自两个党的总统都将进行的战争,他们将需要国会两党的稳定支持。今晚我请求你们给予支持。让我们一起保护我们的国家,支持保卫我们的男女军人,并领导这个世界走向自由。

本譯文與其原文有分別的版權許可。譯文版權狀況僅適用於本版本。
原文
PD-icon.svg 这个作品在美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它是美国联邦政府的作品。这部作品也可能在其他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如果:
  1. 美国政府机构公开释出版权到公有领域,而不考虑国界。或者
  2. 其他国家以及地区对美国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包括台湾(著作权法)、香港、澳门(第43/99/M号法令)、新加坡,但不包括中国大陆(中华人民共和国)。
  3. 其他国家以及地区排除官方作品版权,包括中国大陆(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澳门、台湾(中华民国)。
  4. 任何美国之外的有效版权已经在其他国家以及地区过期。

否则,美国仍然能在其他国家以及地区掌有美国联邦政府作品版权。[1]

Great Seal of the United States (obverse).svg
譯文
PD-icon.svg 这个作品在美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它是美国联邦政府的作品。这部作品也可能在其他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如果:
  1. 美国政府机构公开释出版权到公有领域,而不考虑国界。或者
  2. 其他国家以及地区对美国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包括台湾(著作权法)、香港、澳门(第43/99/M号法令)、新加坡,但不包括中国大陆(中华人民共和国)。
  3. 其他国家以及地区排除官方作品版权,包括中国大陆(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澳门、台湾(中华民国)。
  4. 任何美国之外的有效版权已经在其他国家以及地区过期。

否则,美国仍然能在其他国家以及地区掌有美国联邦政府作品版权。[2]

Great Seal of the United States (obvers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