羣書治要 (四部叢刊本)/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羣書治要 序
唐 魏徵 等奉敕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日本尾張刊本
目録

校正羣書治要序

古昔聖主賢臣所以

孜孜講求,莫非平治

天下之道,皆以救弊

于一時、成法于萬世,

外此豈有可觀者㦲?

但世遷事變、時換勢

殊,不得不因物立則、

視宜創制,是以論説

之言日浩、撰著之文

月繁,簡樸常寡、浮誕

漸勝,其綱之不能知,

而况舉其目乎?此書

之作,盖其以此也。先

明道之所以立,而後

知政之所行。先尋敎

之所以設、而後得學

之所歸,自典誥𣸧奥、

訖史子辨博,諸係乎

政術、存乎勸戒者,擧

 而不遺,罷朝而不厭

 其淆亂,閉室而不煩

 其㝷究,誠亦次經之

 書也。我

朝承和、貞觀之間,致重

雍、𥫄熈之盛者,未必

不因講究此書之力,

則凢君民臣君者,非

所可忽也。

尾公有見于斯,使

世子命臣僚校正而

上之木;又使余信敬

序之。惟信敬弱而不

敏、如宜固辭者而不

敢者,抑亦有故也。羣

 書治要五十卷,五十

 卷内闕三卷。

神祖遷駿府得此書,惜

 其不全,命我逺祖羅

 山補之。三卷内一卷

今不傳。今

尾公此舉,上之欲君

民者執以致日新之

美;下之欲臣君者奉

以賛金鏡之明。為天

下國家兾昇平之愈

久逺心曠度有不可

勝言者也。信敬預亊

亦知逺祖所望,信敬

是所以奉 命不敢

 辭也。

天明七年丁未四月

  朝散大夫國子祭酒林信敬謹序

  刋羣書治要考例

  謹考

  國史承和貞觀之際

 經筵屢講此書距今殆千年而宋明諸儒無

  一言及者則其亡失久寬永中我

  敬公儒臣堀正意撿此書題其首曰正和

  年中北條實時好居書籍得請諸

 中秘寫以藏其金澤文庫及

 神祖統一之日見之喜其免兵燹乃

  命範金至

 台廟獻之

皇朝其餘頒宗戚親臣是今之活字銅版也舊

  目五十卷今存四十七卷其三卷不知亡

  何時羅山先生補其二卷其一卷不傳故

  不取也伹知金澤之舊藏亦缺三本近世

  活本亦難得如其繕本隨寫隨誤勢世以

  音訛所處以訓謬間有不可讀者我

  孝昭二世子好學及讀此書有志挍刋幸

  魏氏所引原書今存者十七八乃博募異

  本於四方日與侍臣照對是正業未成不

  幸皆早逝

  今世子深悼之請繼其志勗諸臣相與卒

  其業於是我

  公上自

  內庫之藏㫄至公卿大夫之家請以比之

  借以對之乃命臣人見臣深田正純

  大塜長幹臣宇野久恆臣角田臣野村

  昌武臣岡田挺之臣關臣中西臣小

  河臣南宮德民等考異同定疑似

  臣等議曰是非不疑者就正之兩可者共

  存又與所引錯綜大異者疑魏氏所見其

  亦有異本歟又有彼全備而此甚省者葢

  魏氏之志唯主治要不事修辭亦足以觀

  魏氏經國之器規模宏大取舍之意大非

  後世諸儒所及也今逐次補之則失魏氏

  之意故不爲也不得原書者則敢附臆考

  以待後賢以是爲例讎挍以上

  天明五年乙巳春二月乙未

    尾張國校督學臣細井德民謹識

《羣書治要》序

    秘書監鉅鹿男臣魏徵等奉 勅撰

竊惟載籍之興,其來尚矣!左史右史,記事記言,

皆所以昭德塞違,勸善懲惡,故作而可紀,薰風

揚乎百代;動而不法,炯戒埀乎千祀。是以歷觀

前聖,撫運膺期,莫不懍乎御朽,自強不息,乾乾

夕惕,義在兹乎。近古皇王,時有撰述,並皆包括

天地,牢籠羣有,競採浮豓之詞,爭馳迃誕之說,

騁末學之博聞,飾雕蟲之小𠆸,流宕忘反,殊塗

同致,雖辯周萬物,愈失司契之源,術總百端,乖

得一之㫖,皇上以天縱之多才,運生知之叡思,

性與道合,動妙幾神,玄德潛通,化前王之所未

化,損利物,行列聖之所不能行,翰海龍庭之

野,並爲郡國,扶桑若木之域,咸襲纓冕,天地成

平,外內禔福,猶且爲而不恃,雖休勿休,俯恊堯

舜,式遵稽古,不察貌乎止水,將取鑒乎哲人,以

爲六籍紛綸,百家踳駮,窮理盡性,則勞而少功,

周覽汎觀,則博而寡要。故爰命臣等,採摭羣書,

翦截淫放,光昭訓典,聖思所存,務乎政術,綴叙

大略,咸發神𠂻,雅致鈎深,規摹宏遠,網羅治體,

事非一目,若乃欽明之后,屈以救時,無道之

君,樂身以亡國,或臨難而知懼,在危而𫉬安,或

得志而驕居,業成以致敗者,莫不備其得失以

著爲君之難,其委質策名,立功樹惠,貞心直道,

忘軀殉國,身殞百年之中,聲馳千載之外,或大

姧巨猾,轉日逥天,社鼠城狐,反白仰黑,忠良由

其放逐,邦國因以危亡者,咸亦述其終始,以顯

爲臣不易,其立德立言,作訓埀範,爲綱爲紀,經

天緯地,金聲玉振,騰實飛英,雅論徽猷,嘉言美

事,可以弘奬名敎,崇太平之基者,固亦片善不

遺,將以丕顯皇極。至於母儀嬪則,懿后良妃,叅

徽猷於十亂,著深誡於辭輦,或傾城悊婦,亡國

豔妻,候晨雞以先鳴,待擧烽而後笑者,時有所

存,以備勸戒。爰自六經,訖乎諸子,上始五帝,下

盡晉年,凡爲五袠,合五十卷。本求治要,故以治

要爲名,伹皇覽遍略,隨方類聚,名目互顯,首尾

淆亂,文義斷絕,㝷究爲難。今之所撰,異乎先作,

總立新名,各全舊體,欲令見本知末,原始要終,

並棄彼春華,採兹秋實。一書之內,牙角無遺,一

事之中,羽毛咸盡,用之當今,足以鑒覽前古,傳

之來葉,可以貽厥孫謀,引而申之,觸類而長,蓋

亦言之者無罪,聞之者足以自戒,庶弘兹九德,

簡而易從,觀彼百王,不疾而速,崇巍巍之盛業,

開蕩蕩之王道,可久可大之功,並天地之貞觀,

日用日新之德,將金鏡以長懸。其目錄次第,編

之如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