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門讀書記 (四庫全書本)/卷1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 義門讀書記 卷十一 卷十二

  欽定四庫全書
  義門讀書記卷十一
  翰林院侍讀學士何焯撰
  榖梁春秋
  隱元年春王正月 所紀者魯侯之年春秋魯史也所奉者周王之朔子為正春始於子月皆從周制春秋天子之事也
  緩追逸賊親親之道也 建文帝不欲負殺叔父名斯言為之
  母以子氏賵人之妾則不可 由此說乃與僖公成風一例啖氏亦云然
  祭伯來 善親親也凡蔣邢茅胙祭周公之允也二年㑹戎危公也 㑹戎於潛傷天下之無王也東方禮義之國出與之㑹非桓文之作周制日替矣
  秋八月庚辰公及戎盟于唐 春㑹秋盟何其親也三年求之為言得不得未可知之辭也交譏之 曰交譏者得經意周則失矣魯何以致此也
  四年大夫弑其君以國氏者嫌也 晉趙盾弑其君可謂以國氏乎曰祝吁者未命之辭也
  于濮者譏失賊也 于濮紀實也弑君之賊當窮討焉耳
  立者不宜立者也 晉未見其不宜立也其曰立者雖不命于先君而國不可以無主為衆之所予則入而承其統焉可也盖異乎不待迎而入國者矣予之也五年仲子者惠公之母 此仲子自當為桓公之母伐不踰時斬樹木壊宮室曰伐 唯其重故不踰時七年滕侯卒 滕侯卒當與後宿男卒同史闕文耳左氏以為未同盟則宿男卒又相違反矣若曰宿男不赴以名又理之難通者也未同盟而猶赴以名者多矣齊侯使其弟年來聘 國君無子則當立母弟故必殊之于庶孽也
  諸侯之尊弟兄不得以屬通 公弟叔肸又何以云哉下不敢以屬通上則未嘗不以是親親也燕則與族齒九年聘諸侯非正也 天王下聘不發例于七年之凡伯來聘者凡伯未及致命也
  十一年隱十年無正隱不自正也 隱既濡滯不决有以啟羽父之邪謀至于十年亦已久也故無正
  桓二年何以知其先殺孔父也字諡也 然則字其臣子者乃豫凶事也
  以成宋亂 書以成宋亂見公生平之為亂人也六年時曰同乎人也 同乎人也謂他日忘乎不與共戴天之讎遽接齊人也
  八年祭公來遂逆王后于紀 此注言天子亦親迎據禮甚核但以文王為天子之証則謬也
  九年為之中者歸之也 為之中謂魯
  十四年無冰 無冰獨書于春明其為周正也
  夫嘗必有兼甸之事焉 釋文兼甸一本作旬趙匡云此旬事爾言祭事當久辦非一旬所了傳冩者見前有甸字遂改爾
  十七年𦵏蔡桓侯 諸侯本當稱侯曰公者不得已而從其臣子之辭也是時蔡人獨不違舊典因而存其實注非
  元年王使榮叔來錫桓公命 此注范駁何公羊注甚失輕重不知而作
  三年不志崩失天下也 經于桓十五年三月書天王崩而傳云不志崩所未喻范注亦不加契勘
  十三年桓非受命之伯也將以事授之者也 上左將軍為大司馬惜未引此
  其不日微國也 不日者史失其文
  十五年婦人既嫁不踰竟踰竟非禮也 父母終乃不得歸寧此傳未詳
  二十七年兵車之㑹四未嘗有大戰也愛民也 齊桓雖有侵蔡伐楚之事然所以致此者非兵車也
  二十八年其以衛及之何也以其微之可以言及也衛人不服罪以自取敗以衛及之罪衛也
  閔二年不以討母𦵏子也 不必得經意然思之精矣閔二年不以齊侯使髙子也 不以齊侯者嫌以齊臨魯若縣鄙也
  僖元年齊人以歸 先言薨于夷而後言齊人以歸為内諱而仍不沒其實
  其不言姜以其殺二子貶之也 我猶以夫人之禮迎其喪齊人則不復以為女故不言姜也
  二年衛未遷也 故與城邢異辭
  五年尊王世子于首戴乃所以尊天王之命也 所以優于文者此也然必合左氏而後本事始見
  九年今背殯而出㑹以宋子為無哀矣 襄公圖霸之不終於是見之矣葵邱之㑹于五伯為盛而列宋子其無政教亦從可知
  其君之子云者國人不子也 公羊得之此亦備一說十年晉獻公伐虢得麗姬 以為伐虢得之者異聞十二年若伐而不能救則無以宗諸侯矣 蕭望之不臣匈奴之議本此
  十七年其不正前見矣故稱嫌焉耳 所謂惡惡疾其始
  十八年宋公曹伯衛人邾人伐齊夏師救齊 宋公書爵善討亂也師不稱率之者諱助亂也魯其為狄矣二十二年伐齊之喪執滕子圍曹為雩之㑹 不當并伐齊喪數之
  二十六年乞重辭也非所乞也 曰乞示譏中國而乞師于夷公之不忍小忿失其所向背也然天下之無伯至于投命非所其亦重可傷矣
  不日微國也以歸猶愈乎執也 不日地逺而告者不詳也既滅同姓又擅以其君歸楚之横暴甚矣
  二十七年公㑹諸侯盟于宋 言諸侯者諱即夷二十八年諱㑹天王也 諱之者正名謹微也
  天王守于河陽 先書㑹然後言王守謹微者至矣主善以内 故獨曰公
  三十二年鄭伯捷卒 鄭伯捷不書𦵏畏晉也鄭來赴而魯不㑹
  三十三年癸巳𦵏晉文公 殽之戰書日𦵏文公即以是月不日則疑二事皆在辛巳故重書日也
  文二年内大夫可以㑹外諸侯 内小惡不諱非謂其可㑹也人不得無禮于我我可無禮于人乎著其實以示譏爾
  三年叔服也此不卒者也 此非叔服傳誤也
  六年猶之為言可以已也 閏月猶朝于廟則凡月當告朔可見書此者以見後此不告朔之非以為可以已者殆失本意
  九年𦵏襄王 襄王獨書𦵏盖自是魯始㑹𦵏焉爾踐土之盟河陽之朝惡可少之哉
  十四年同者有同也同外楚也 書同者傷大夫㑹諸侯抗然若等夷無所忌也自此政在大夫矣政在大夫此夷狄之所以得肆而楚遂入主夏盟也
  十五年諸侯盟于扈 諸侯既來徵㑹盟又來告公雖以有齊難不與猶因其來告而書之既不與盟則不復悉知盟者之為某國故略舉其槩也
  宣元年遂之挈由上致之也 由上謂縁上公子遂之文
  宋公陳侯衛侯曹伯㑹晉師于棐林伐鄭 本欲救陳畏楚不敢往伐鄭以牽制之言晉師者縁上之辭亦諱政在大夫不使諸侯與之齊也
  十一年楚子入陳 復書入者幾不以義終故著其伯討之不光也
  十二年𦵏陳靈公 楚子入陳陳幾不祀書𦵏靈公嘉楚子之悔過陳得以復延也
  晉人宋人衛人曹人同盟于清邱 書同盟者同懼楚也
  十五年公孫歸父㑹楚子于宋 諱附夷狄以虐王者之後故不言帥師㑹圍宋
  成二年季孫行父臧孫許叔孫僑如公孫嬰齊帥師㑹晉郤克衛孫良夫曹公子手及齊侯戰于鞌 書四卿者著政逮大夫不相稟承
  嬰齊亢也 嬰齊亢而書公不與髙傒處父同辭者恥在中國無伯蠻夷之臣得亢列國之君不在公也唐趙氏則云與他國卿盟則恥之㑹則不恥故澶淵亦書公㑹鄭良霄
  十五年此公孫也其曰仲何也子由父䟽之也 於時更有公孫嬰齊故稱仲以别之爾疑非疏之
  秋八月庚辰𦵏宋共公 日𦵏宋亂故危之也
  十七年同盟于柯陵 㑹有尹單既不可以王人槩之又縁上文故不復出諸侯也
  襄三年曰袁僑異之也 言大夫當㓨而袁僑不當㓨故異之也
  十八年晉人執衛行人石買 書執行人譏其不能申伯討釋逐君之賊而但執其使也
  非大而足同焉 此傳文義殊晦後考石經乃知焉字誤本與字耳宋本亦與
  二十七年溴梁之㑹晉趙武為之㑹也 中有甯喜事又至者非一時為重叙文繁故經以諸侯之大夫該之不如傳所云也豹去氏義同左氏亦鑿
  二十九年其名成尊於上也 賢者不名然對吳子而言則不得不名矣故曰成尊於上也
  昭四年慶封封乎吳鍾離 言封鍾離異聞
  十一年何為名之也故謹而名之也 楚䖍躬為弑君之賊而又行詐故不與其討 此注與傳違反其論亦當
  十三年弑君者日不日比不弑也 䖍死于外不得其日不日者從其實也
  十九年日卒時𦵏不使止為弑父也 止未踰年而死則悼公之𦵏或在止既死之後與賊在而不能討者異故書𦵏歟
  定十二年何以致危之也何危爾邉乎齊也 下年齊侯次于垂葭盖救成也陪臣結外援以抗君命故以圍言之如二國也











  義門讀書記卷十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