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門讀書記 (四庫全書本)/卷4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十六 義門讀書記 卷四十七 卷四十八

  欽定四庫全書
  義門讀書記卷四十七
  翰林院侍讀學士何焯撰
  文選
  顔延年北使洛 擬士衡赴洛詩 與下還至梁城首在顔集中亦為清㧞
  還至梁城作 儗赴洛道中作
  始安郡還都與張湘州登巴陵城樓作 清壯
  鮑明逺還都道中作 字字清新句句竒
  登艫眺淮甸 一頓妙
  謝元暉之宣城出新林浦向版橋 次聨固自警絕然其得勢全在首聨出字向字無不貫注
  既懽懐禄情二句 上句是之郡下句是出江
  雖無元豹姿二句 之郡收 以亷節自厲使事無迹休沐重還道中 還卭歌賦似二句按還卭義取家徒四壁言遊宧以來有相如之四壁無袁紹之兼輌所以思歸耳重闈之戀非其誠也
  晚登三山還望京邑 首聨可作用事之法次聨三山在金陵西故向晚而西頽之日轉明也
  喧鳥覆春洲二句 喧鳥雜英以比當日得路之人去國已可悲况滯滛而佳期不可必乎
  邱希範旦發漁浦潭 歩趨康樂而未届精微所工特模範間矣 體物工矣興象不逮 沓障下挿出村童埜老一聨與櫂歌鳴鞞縈拂則結處坐嘯卧治氣脉皆貫穿生動然後模山範水亦紆餘不直矣 邱方出守永嘉未容先事遊覽也崖傾嶼難傍五字不惟叙致窈折亦可隨勢脱卸出後四句書家所謂意在筆先也沈休文新安江水至清淺深見底貽京邑㳺好 休文素被文惠太子親遇鬰林隆昌元年由吏部郎出為東陽太守此詩蓋不能無望於中矣
  清濟涸無津 續漢書郡國志温蘓子所都濟水出王莽時乆旱枯絕非用呉越春秋事
  紛吾隔SKchar滓 隔SKchar滓自言此生辱在泥塗也注非寧假濯衣中 假當從文苑英華作可為是乃與隔字相應無斥京師為SKchar滓之理也
  王仲宣從軍詩 按詩所言亦不止二十年事當是二十一年從征呉時作也
  徒行兼乘還二句 如此何異作賊何如昌黎士飽而歌馬騰于槽八字為有雅頌風格也 詩取紀實亦不為病
  孰覽夫子詩二句 建安二十一年操進爵為王殺中尉崔琰斥尚書僕射毛玠當時必有髙蹈以避禍者故粲之言云
  凉風首我君順時發桓桓東南征 魏志建安二十一年冬十月治兵遂征孫權
  朝發首 許歴為完士 史記軍士許歴請以軍事諌完當作軍傳寫之誤也善以為全具張銑又觧為凡士六臣之庸妄如此 司馬貞史記索隱載江𮟏觧完士之語云漢令稱完而不髠曰耐是完士未免從軍亦復過於迂曲然相仍作完固已乆矣
  悠悠首 上半篇皆反與譙郡激射
  顔延年宋郊祀歌 不採録漢郊祀房中諸篇者與此書文體不相入 雅與題稱麗不病蕪揚班儔也康樂亦復不能兼
  古辭飲馬長城窟行 兩地難㑹面兩情終如一輾轉生出結句長字
  緜緜思逺道 伏長字
  枯桑知天風二句 桑常經風雖枯猶知之水常經寒到海猶知之若新少年不通人情各自媚恱於君子誰為我言離思之苦乎
  客從逺方來 應前逺字
  上有加餐食下有長相憶 亦先尊者而後及已私長相憶應前思字
  長歌行 何等筆力
  魏武帝短歌行 猶是漢音 宋書明明如月一解在呦呦鹿鳴之上斯為文從字順 觀後半則發端乃傳所謂古之王者知壽命之不長故並建聖哲葢此詩之旨也
  何以觧憂 反言之也
  唯有杜康 説文帚字下注云古者少康作箕帚秫酒少康杜康也葬長垣
  苦寒行 此篇征髙幹時作
  魏文帝善哉行 丕他日詩云壽命非SKchar松誰能得神仙遨遊快心志保已終百年其言如此其偷也復有子孫黎民之逺圖哉 詩以言志文帝之志固已荒矣風俗衰敝不待何晏王弼之徒出也
  髙山有崖二句 崖與枝以比氣類之同注非
  燕歌行 秋風之變七言之祖 魏世已作燕歌行十六國之機兆動矣極於梁元帝而文武之道盡于江陵之敗
  曹子建樂府詩 四篇不無托寄一一牽附反失之矣箜篌引 此篇亦長歌短歌之義
  置酒髙殿上 髙殿猶髙堂
  美女篇采桑岐路間 豳風之采桑者女公子也故以自比
  珊瑚間木難 上云明珠交玉體則珊瑚當從廣雅木難廣箋其色黄出東夷
  行徒用息駕二句 用羅敷詩中語
  借問女安居二句 不惟其才身又托在親藩非若幽陋難於上逹豈宜反見遺也詩静女俟我于城隅傳云以言髙不可踰
  盛年處房室二句 植求自試而不得故其言云白馬篇 此即所謂閑居非吾志甘心赴國憂者也仰手接飛猱二句 倒裝句身俯則馬馳故迎于前也名都篇 結處四句言不能垂功名于竹帛而徒逰戲以須老為可歎也
  石季倫王明君辭 逼似陳王 此詩可以諷失節之士
  序匈奴盛請婚於漢 時陳湯斬郅支傳首呼韓邪單于復入朝非薦女和親也强盛請婚殊乖本事後世作者多謬宜也
  昔為匣中玉二句 世之不安為匣中玉而甘心為糞上英者多矣如昭君自向掖庭令請行其鑒也
  君子行 語甚貭直却近于風雅 前三聨君子之事後三連則聖賢之歸前則自律之嚴後則與人之周也𤓰田不納履 邱光庭兼明書云諸經傳無納履之語按曲禮曰俯而納屨正義曰俯低頭也納猶着也低頭着屨則似取𤓰故為人所疑也履無𢃄着時不必低頭故知履當為屨傳寫誤也
  陸士衡樂府 數詩沉着痛快可以直追曹王顔延年專寫仿其典麗則偶人而已
  猛虎行 起手反古詞之意宋人翻案實祖述於此自日歸功末建以下所謂多苦心也末云俯仰愧古今惟恐有愧於俯仰所以一食息而不敢茍也
  君子行 較之古詞猶為深切 去疾苦不逺二句此即發眀古詞不處嫌疑間之意乃下所謂近情苦自信也福鍾有兆以下言天命之不可知禍來誠無所避人事可以自主猶可無愧于心傾冠之難掩于朗鏡皆自取之是以君子常防未然豫逺疑似於兆端未著之時卒能自求多福順乎夷簡之天道也注家未暢作者本意
  從軍行胡馬如雲屯 應北戍
  越旗亦星羅 應南陟
  豫章行逺節嬰物淺 逺節謂向時
  飲馬長城窟行 後惟老杜前後出塞可以追配之末德争先鳴 在傳師克在和故以争功為末德也門有車馬客行 悲凉古直
  君子有所思行 此君子以戒有位者也 以此與鮑明逺相較則遺山詆士衡為布榖真不知量也
  齊謳行南界聊攝城 南字必為西字之誤而李善必為曲説以觧之何哉
  長存非所營 師尚父桓公之業所當及時自勉長存非所營也
  悲哉行 縁情綺麗斯為不負 此入洛之後為北士所輕而賦
  長秀被髙岑 秀樂府作莠亦澗松山苖之意
  傷哉遊客士 遊客樂府作客遊然似與發端遊客二字相應也按宋本亦作遊客
  呉趨行 曰昌門曰呉邑所歌專在一縣不為呉郡作也
  泠泠祥風過 祥當作鮮江淹雜儗許徵君自序詩注中引此句作鮮風樂府及呉郡志皆作鮮如詩度其鮮原之鮮詁為善風亦與泠泠相貫慶雲恰對
  王迹隤陽九 以下言昔惟為侯國今乃出天子也矯手頓世羅 世羅猶言世變也吕向注以為舉手下羅天下英賢而用之亦非也
  禮讓何濟濟二句 收泰伯季札密緻
  短歌行 華不再陽 華日華也
  豈曰無感六句 忘憂所以合歡無荒所以知莭日出東南隅行或曰羅敷艶歌 注引崔豹古今注羅敷為千乘王仁妻採桑于陌上趙王見而悅之欲奪焉羅敷作陌上歌以自明按詩中不見自明之意玉䑓只題為艶歌行
  照此髙䑓端 髙䑓指在上之人此刺晋人無政滛荒遊蕩王公以下皆不能正其家當以令升之論同觀與羅敷本觧殊㫖
  塘上行 注古詞或云甄皇后造或云魏文帝或曰武帝按以本詞為甄皇后造者近之
  謝靈運㑹吟行 㑹謂㑹稽也吟猶咏也 儗呉趨行樂府詩宜讓明逺謝公不嫻斯體他章亦無可觀 曩疑呉趨行既述泰伯仲雍之化復述大帝剏業四姓夾輔所謂樂操土風也靈運此詩既序大禹及句踐舊蹟當舉永嘉南渡名臣將相出於㑹稽以徴邦彦之盛且文靖常居㑹稽而獻武又為内史乃皆畧之未免舉典而㤀其祖後細玩詩中亦故有微㫖首叙禹功及勾踐伯業不敢㤀其在上者也自范蠡以下皆客遊之杞梓則所以増土風之重固隱然在南渡諸賢矣不明言近事恐一羣白項烏張其喙耳徃時於斯藝實粗致滋妄議
  㑹吟自有初二句 㑹稽以大禹得名
  兩京愧佳麗八句 㑹稽之初安得有此
  梁鴻去桑梓 事止於明帝時則呉㑹未分之始也鮑明逺樂府 詩至明逺已發露無餘李杜元白皆從此出也 鍾記室謂其含景陽之俶詭兼茂先之靡嫚知之最深然亦具太冲之瑰竒 太白退之學鮑處多他家則求味兼採耳鮑不及謝行路難諸篇却是七言之祖與此書之體不合故未甄收
  東武吟密塗亘萬里二句 語極竒然烏有是理將軍既下世八句 波瀾甚濶已為老杜啓行
  腰鎌刈葵藿二句 晦翁謂此二語分明説得個倔强不肯甘心之意
  棄席思君幄四句 言欲如晋主之不捐棄席田子之不棄疲馬也文義本明注者自擾
  結客少年塲行 結語作悔艾之詞於詩教合矣東門行 直追十九首又近景陽 鮑詩中過事夸餙竒之又竒顧少餘味此篇佳處乃在真朴也
  一息不相知二句 驚心動魄
  苦熱行 可敵景陽苦雨
  白頭吟世議逐衰興 恒言興衰倒作衰興韓詩用字多如此
  放歌行 八篇之中此作無愧風雅矣
  小人自齷齪二句 即下所謂遲廻也
  夷世不可逄二句 曠士所懐則如此也
  今君有何疾二句 結得婉有味外味
  升天行 似景純
  觧玉飲椒庭 觧玉謂服玉屑
  繆熙伯挽歌詩 注譙周法訓曰挽歌者髙帝召田横至尸鄉自殺從者不敢哭而不勝哀故為此歌按五百人不難自殺乃至不敢哭耶周奈何以小人之腹量君子 風俗通義言漢末時京師賔婚嘉㑹皆作魁𣠠酒酣之後續以挽歌又後漢書周舉傳陽嘉六年三月上己日大將軍梁啇大㑹賔客讌於洛水酣飲極歡及酒䦨唱罷繼以䪥露之歌坐中聞者皆為掩涕蓋漢末尤尚之故魏武父子皆有此作論其出㧞莫過陳思王首録熙伯拘限本詞也謂挽歌始于田橫賓客恐亦不然纂文云䪥露今之挽歌也宋玉對問已有陽阿薤露矣推而上之左傳哀十一年公孫夏命其徒歌虞殯杜注云送葬歌曲莊子亦有紼挽之文司馬紹統注紼引柩索也挽哀歌也 詞極峭促 亦淡以悲
  陸士衡挽歌詩卜擇首 按虞殯本謂啟殯將虞之歌此為得其本意也
  殺子非所能 此用芊尹申亥事
  雜歌 荆軻漢髙祖二歌不可以詩格論
  劉越石扶風歌 此詩疑為叚氏所幽而作
  陸韓卿中山王孺子妾歌 擬怨歌行 陸士衡之樂府雖本前人之意實能自回風氣所以可尚韓卿生永明天監之時而規撫前人畧不能自出新意豈非所謂失肉餘皮者乎
  古詩十九首行行首胡馬依北風 比興 下所謂顧返也
  浮雲蔽白日 風刺
  努力加餐飯 忠厚
  青青河畔草首 草興蕩子栁興美人
  昔為倡家女二句 昔為倡家女閉之總章晚嫁復遇蕩子則是終身不諧也
  西北有髙樓首誰能為此曲二句 水經注引琹操云殖死妻援琹作歌曰樂莫樂兮新相知悲莫悲兮生離别
  明月皎夜光首 此其太初以前之詩乎下孟冬寒氣至則為夏令故詩非一時一人之詞也
  秋蟬鳴樹間 自比如秋蟬之悲吟也
  冉冉孤生竹首 孤竹是興女蘿是比劉彦和云古詩佳麗或稱枚叔其孤竹一篇則傅毅之詞
  迢迢牽牛星首脉脉不得語 脉當從見從目亦可通從月則乖其義廣韻嗼字下箋列此作嗼嗼不得語廻車首榮名以為寳 榮名以名之不朽為榮也諺曰人貎榮名
  驅車首萬嵗更相送六句 深言之即退之謝自然詩不越此矣彼儒者之文詩人忌語切耳
  去者日以疎首 此亦當時紼謳也
  生年不滿百首 唐李石為文宗説此詩云人生不滿百常懐千嵗憂㑹不逢也晝短苦夜長闇時多也何不秉燭遊勸之照也臣願捐軀命濟國家惟陛下鑑照不惑則安人强國其庶乎
  孟冬寒氣至首 月令季秋命有司曰寒氣總至其皆入室康成曰總猶猥卒也此篇則夏時之孟冬矣李少卿與蘇武詩 子瞻辨蘇李之詩皆為後人儗作然固非曹劉下之人所辨也
  良時首長當從此别四句 已自知當别而惜良時之不再忽復忘已身之莫可偕徃也
  嘉㑹首 幽咽怨亂
  臨河濯長纓 羡其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名匈奴功顯漢室也
  獨有盈觴酒 容齋隨筆云盈字惠帝諱漢法觸諱者有罪不應陵敢用之東坡云後人所儗為可信也㩦手首遊子暮何之 遊子陵自謂也暮字與第一首中欲因晨風發晨字相呼應何之者言我欲乘風送子然君臣之義已乖將安歸乎徘徊終日遂别隔生死行人難乆留 行人謂武也
  安知非日月二句 此設為子卿慰之之語
  努力崇明徳二句 自悲無可奈何而祝故人益崇明德也
  蘇子卿古詩 子卿歸以始元六年庚子少卿死以元平元年丁未又十五年神爵二年辛酉子卿年八十餘病卒注甚疎
  骨肉首昔為鴛與央 指同仕漢庭時
  今為參與辰 左傳髙辛氏有二子伯曰閼伯季曰實沉居於曠林日尋干戈后帝不臧遷閼伯於啇邱主辰遷實沉於大夏主參杜預注后帝堯也辰大火也邈若胡與秦 指同在匈奴時 注胡秦之義猶胡越也按史記大宛列傳宛城中新得秦人知穿井當時塞外謂中國人為秦人猶魏以後謂之漢人也胡與秦中外之辨非胡越比
  我有一樽酒四句 胡秦既判知復何言然子雖為逺人而故者無失其故惟有樽酒之贈用觧其憂以叙昔年同仕漢庭之舊意也 言我與子昔為朋友今各事敵國矣惟以離别之故盡暫時之欵洽耳
  黃鵠首何况雙飛龍 退之雲龍之喻本此
  念子不忘歸 反應請為遊子吟
  願為雙黃鵠二句 言本願固爾其如子自不可歸哉結髪首 上篇言念子不能歸此復動以吾君之舊恩而冀其復來歸也
  參辰皆已没 言將旦也晨起踐嚴霜則即路矣自有次第
  行役在戰塲 謂少卿也
  生當復來歸 家雖被戮天不可讎没身異域所謂一慚之不忍而終身慚矣故既云念子不忘歸仍招其復來歸也
  燭燭首征夫懐逺路二句 征夫憚逺遊子戀歸則不顧蒙犯霜露也
  寒冬十二月 漢書本傳武以始元六年春至京師則與少卿話别在五年之冬也
  俯觀江漢流二句 江漢浮雲一去不復返一分不復合以比離别不得以地非塞外為疑
  隨時愛景光 少卿詩曰皓首子卿報以隨時亦不欲其没身異域示之以不可長也
  張平子四愁詩 四愁之作所謂我瞻四方蹙蹙靡所騁者也自東而南又自西而北言終嵗愁望以四方比四時也
  一思首欲徃從之梁父難 注梁父喻小人按梁父似不得喻小人若以泰山比王朝梁父比河間亦得但難例之下三篇耳
  二思首我所思兮在桂林二句 注舜死蒼梧葬九疑故思明君按惟美人謂君耳若泰山桂林指眀君則漢陽雁門將何以解之
  王仲宣雜詩風飈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塵起二句 謂値衰亂而獻帝播遷也
  劉公幹雜詩 人不當如晋人之虛薄然覊鞅官人讀此詩如六月北窗下凉風至也
  釋此出西城六句 所謂公幹有逸氣於此見之魏文帝雜詩 注集云枹中作下篇云於黎陽作按子桓不從西征集云枹中作者亦後人妄加也
  漫漫首 俯視一聨清新萬古
  西北首 此篇恐子建奪嫡而自言欲為泰伯而不能也
  南行至呉㑹 注當時實至廣陵按既云至黎陽作則非自謂征呉而至廣陵也 呉㑹陸務觀以為呉郡與㑹稽也按秦置㑹稽郡治呉故謂之呉㑹呉書朱桓傳除餘姚長遷盪冦校尉使部伍呉㑹二郡此呉㑹為呉與㑹稽之明徴
  曹子建雜詩髙䑓首朝日照北林 注朝日喻君此言是也其他太繁雜反入於晦 孤雁南飛以下言欲附書以逹意耳
  南國有佳人 本詩漢有㳺女故曰南國
  嵇叔夜雜詩與爾剖符 剖符乃同樂之意不謂仕也傳元雜詩 亦只隨人作計然自清麗
  張茂先情詩 二詩疑為荀馮所搆而作
  曹顔逺感舊詩 淺薄無餘味 殷領軍誦之而泣下蓋各有所感耳
  亷藺門易軌 注引史記曰藺相如出望見亷頗相如引車避匿云云按因亷公客去之事并藺牽連及之不用相避事也
  素絲與路岐 素絲應前奪移路岐應前易軌
  棗道彦雜詩 儗仲宣從軍
  張季鷹雜詩嘉卉亮有觀二句 胸懐本趣
  張景陽雜詩 胸次之髙言語之妙景陽與元亮之在兩晋葢猶長庚啟明之麗天矣 詩家錬字琢句始於景陽而極於鮑明逺 於建安能者而外復變創斯體鍾記室品目之云風流調逹實曠代之髙手詞彩葱蒨音韻鏗鏘使人味之亹亹不倦不為妄歎也
  大火首 骨氣挺㧞不徒工於造語
  忽如鳥過目 身輕一鳥過蓋本諸此
  朝霞首叢林森如束 鍾記室所謂巧搆形似之言昔我首巴人皆下節 下節似撃節之意
  朝登魯陽闗首 文中子曰與其居險而運竒不如宅平而無為亦景陽此詩之趣也
  陶淵明雜詩結廬首悠然望南山 望一作見就一句而言望字誠不若見字為近自然然山氣飛鳥皆望中所有非復偶然見此也悠然二字從上心逺來東坡之論不必附㑹
  謝惠連七月七日夜詠牛女 不為髙格後半尤穢褻擣衣詩 簪玉鳴金無乃不類 結語托意髙妙謝靈運南樓中望所遲客孟夏非長夜二句 此本楚詞之意而反用之蓋楚詞所謂晦明若嵗者乃言秋夜之長望夏夜之短而不得也
  齋中讀書懐抱觀古今二句 起下達字
  石門新營所住四靣髙山廻溪石瀨修竹茂林詩 所引楚詞參觀王逸注乃知此詩托意之逺
  庶特乗日用 特當作持用當作車以日為車而遊六合之外則屈子之逺遊也
  謝元暉始作尚書省 與下直中書省一首皆祖述顔光禄
  防口猶寛政二句 言昭業凶𭧂防口尚為寛政朝士懼禍者餐荼亦如薺也善注全乖文義劉良注得之黄旗映朱邸 明帝為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刺史輔政
  直中書省 結語亦學公幹
  風動萬年枝二句 承上彤庭 萬年枝即詩山有杻疏中所謂萬年樹蓋檍也
  玲瓏結綺錢二句 承上紫殿
  紅藥當階翻 從宏敞生來
  蒼苔依砌上 從隂陰生来
  春物方駘蕩 三輔黄圖駘蕩宫言春時景物駘蕩滿宫中也
  觀朝雨 元暉之言如此而卒不免自蹈𭧂腮之禍者蓋清雨曉凉萬慮俱息能戰勝俄頃之間而不覺旋惑於富貴之途也行之維艱亦可悲夫
  戢翼希驤首四句 是戰 即所謂貧賤常思富貴富貴必履危機者也
  郡内登望 晦翁賞寒城一以眺十字以為有力借問下車日二句 逼出登望 言匪直數月而已經嵗故下云心已極魂屢遷也
  山積陵陽阻四句 是郡内
  結髪倦為旅 為旅二字起末句避世之意王弼云仲尼旅人則國可知矣
  和伏武昌登孫權故城 孫權嘗都武昌復徙建業無句不妙然比之前人意味力量自殊此退之所以并掃齊梁也 鮑明逺太麗謝元暉太工皆求勝前人而反不及
  鵲起登呉山 呉山顔氏家訓作呉䑓為姑蘇也鳯翔陵楚甸 𦂳入武昌
  文物共葳蕤二句 葳蕤葱蒨與下故林一聨借映從賞乖纓弁 亦切楚事
  良書限聞見 注良書謂伏詩按下芳音乃謂伏詩注非
  和王著作八公山詩 向疑何以不用苻堅八公山草木皆疑晋兵事豈王詩已及之耶王詩今不傳細玩詩中已用宗袞此事何必瑣屑又晋書中以為禱於蔣侯而然固宜在所棄也
  西距孟諸陸 注孟諸澤在八公山東按睢陽乃今歸德八公山在今壽州則孟諸在西也
  長蛇固能翦二句 注長蛇喻融奔鯨喻堅非也蛇鯨總謂苻堅耳
  和徐都曹日華川上動二句 川上承上蒼江草際承上青郊 二句妙是昧旦即目
  和王主簿怨情掖庭聘絕國四句 是怨
  花叢亂數蝶四句 是情
  生平一顧重二句 如此說怨情方見身分力量沈休文應王中丞思逺詠月 小庾以降必無此力量一詩中戶隙樓園軒門房七事可抵小賦 三四一
  大一小五六一憂一樂七八一髙一下 髙樓一聨自小庾至玉溪皆奉為使事之法
  夜静滅氛埃 頂華字
  方暉竟戶入二句 頂滅氛埃 說文閒字下云隙也從門從月注當引此
  髙樓切思婦二句 以思婦自比以上才比思逺 劉彦和曰言對為易事對為難反對為優正對為劣思婦上才一憂一樂理殊趣合者也
  網軒映珠綴二句 又從細處寫
  清光信悠哉 收足華字悠哉二字括盡達曙事沈休文冬節後至丞相第詣世子車中作 結有萬鈞力
  詠湖中鴈詩 園葵湖鴈詠物之祖
  三月三日率爾成篇東出千金堰 頂洛陽
  西臨雁鶩陂 頂長安
  清晨戲伊水 頂洛陽
  薄暮宿蘭池 頂長安
  寕憶春蠶起四句 諷刺
  陸士衡擬古詩十二首 擬古十二首逺不如樂府十七首
  擬今日良宴㑹首曷為恒憂苦守此貧與賤 華亭鶴唳復可得聞乎
  張孟陽擬四愁詩 集是四首昭明欲備擬詩各體遂録其一亦編集文章變例也
  陶淵明擬古詩豈無一時好不乆當如何 傅謝惜不早聞斯言
  謝靈運擬魏太子鄴中集詩 當是與廬陵周旋時所作 惟陳徐二詩為可觀 首篇真副君語矣不在貎似也 儗古變體
  序建安末 末當為中按徐陳應劉一時俱逝二十二年事也
  魏太子首 栢梁發唱云日月星辰和四時起手從此出也 起二句有蓋世之氣結句緼藉有餘味
  王粲首 此篇自比
  公子特先賞 注公子謂曹植非也公子明兩皆謂子桓
  既作長夜飲二句 言終於此而已矣自傷止以文義見賞不參權要如仲宣在建安中也
  徐幹首棲集建薄質 李周翰注中有延及之語則建者逮字傳寫之誤也
  永夜繋白日 以注觀之繋字當作繼如五臣本此又以音同傳寫誤耳
  劉楨首貧居晏里閈六句 言適當本州不能逺引既覽古今事二句 注解達言相説而進達也按非此意也言古今逢亂失所何事不有縁此互相觧譬雖乖平生之素亦安之也
  應瑒首調笑輒酬答二句 皆飄蕩不見禮不勝後生末契之感也
  平原侯植首中山不知醉 中山用漢書中山王勝事願以黄髪期 植贈白馬王彪詩王其愛玉體俱享黄髪期
  養生念將老 注引左傳隱公曰使營莬裘吾將老焉按序所謂憂生之嗟通指後事言之然如本注亦得袁陽源傚曹子建樂府白馬篇 音節悲壯近太冲劉休元擬古詩 注世祖時進侍中司空後以藥内食中毒殺之按二詩不懼孝武之猜忍而作
  鮑明逺擬古十五諷詩書首兩説窮舌端 此句起下五車摧筆鋒 句顧上
  觧佩襲犀渠 佩佩玉也
  卷SKchar奉盧弓 SKchar書帙也
  學劉公幹體 不過當識時之意
  代君子有所思繡甍結飛霞四句 伏下滿字
  選色遍齊代四句 伏下厚字
  服理辨昭昧 收所思
  范彦龍傚古遲留法未輕 注遲或作逗按當作逗留為是
  江文通雜體詩 所儗既衆才力髙下時有不齊意製體源罔軼尺寸爰自椎輪漢京訖乎大明泰始五言之變旁備無遺矣雖孫許似道德論泉明為隱逸宗亦并别搆成是搃雜唯永明聲病不在舊列也
  古離别 儗古詩殆欲逺跨士衡不在多少也
  李都尉從軍悠悠清川水四句 河魴以味美獲薦結髪以命舛逺隔注非
  魏文帝遊宴小儒安足為 㸃出文帝
  陳思王贈友 擬陳王亦自遒秀
  延陵輕寶劍二句 起下葵藿
  處富不忘貧二句 應前禮賢
  阮歩兵詠懐精衛銜木石 阮公知己
  張司空離情玉䑓生網𢇁 玉䑓似指鏡䑓
  左記室詠史 左之詠史大抵賔主相形此作既以衛霍諸公形容仲蔚乃復以韓梅發端不已贅乎 太冲本詩雖用事錯雜而指趣瞭然此徒放其體不復能文從字順矣
  張黃門苦雨 苦雨本趣在乎固窮儗者殊不及此索居慕儔侣 風雨思朋友
  劉太尉傷亂 氣味逼真
  秦趙値薄蝕 成都王頴据鄴河間王顒据闗中皆王室懿親故謂之薄蝕
  千里何蕭條二句 所謂日暮途窮也
  功名惜未立二句 覆裝以起下文
  郭宏農遊仙 亦失本趣
  海濵饒竒石 竒石如丹砂空青琉黄之屬可鍊藥者許徴君自序采藥白雲隈八句 有此即虚實相間不復苦其平典此儗議之變化也
  殷東陽興曯 稍革孫許之風餘有虛無之趣推移方始實之惟肖
  直置忘所宰二句 清曠如接仙真
  謝僕射遊覧 極似叔源
  陶徴君田居 儗陶能得其自然
  歸人望煙火二句 詩中畫
  素心正如此二句 陶詩聞多素心人樂與數晨夕結句欲起古人而從之托意於三益耳
  謝臨川遊山 模範之巧工細無敵兼以一幽一顯更互成竒妙是謝公屐齒淹留非復尋常登眺
  平明登雲峰四句 總領大槩
  桐林𢃄晨霞八句 一巖一壑一顯一幽
  夜聞猩猩啼四句 分寫鳥獸草木寒暄朝暮亦盡淹留之趣
  且泛桂水潮二句 反映遊山轉餘興㑹即應轉江海邅㢠映月映轉備盈缺兼映平明也
  顔特進侍宴 擬顔遂蹈困躓然顔之詩體本爾謝法曹贈别子衿怨勿徃四句 激昂處去法曹微逺謝光禄郊遊凉葉昭沙嶼 昭當作照吕延濟謂秋葉黄故云照
  雲鬰石道深 名句
  鮑參軍戎行 明逺之竒麗是其天才絶倫固非文通所能到也
  鷦䳟不能飛四句 亦自凄壯
  休上人怨别 看其層次 勝本詩
  悵望陽雲䑓 陽雲當作雲陽在雲澤之陽也















  義門讀書記卷四十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