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門讀書記 (四庫全書本)/卷5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巻五十一 義門讀書記 巻五十二 卷五十三

  欽定四庫全書
  義門讀書記巻五十二
  翰林院侍讀學士何焯撰
  杜工部集
  石犀行 就正道中又有本末隄防者隨時補救之方調和元氣則先事而圖于未形也
  安得壯士提天綱二句 總收天人二字
  杜鵑行 不如鮑明逺
  贈蜀僧閭邱師兄太常博士均之孫多士盡儒冠 暗藏乃祖吾祖詩冠古二句 發明兄字緣起
  相遇即諸昆 出兄字
  泛溪秋色有餘凄 醒上荒僻
  衣上見新月 清新
  濁醪自初熟二句 言酒自熟而人無好懐也
  戲題畵山水圖歌赤岸水與銀河通 伏下逺勢中有雲氣隨飛龍 一夲無之
  舟人漁子入浦溆二句 乃風雨欲來之景則中有雲氣句不可少
  尤工逺勢古莫比 顧能事
  焉得并州快剪刀二句 収出戲字與促廹反對題李尊師松樹障子歌老夫清晨梳白頭 梳白頭三字𠲒平生好竒并貫注四皓
  憑軒忽若無丹青 下文良工心苦仙客意親两層俱起此句真有神助
  偃蓋反走虬龍形 反走二字從却承二字生出蓋松為巨石所碍乃横致成偃蓋也偃蓋二字即生出松下偶坐二句妙不直接㫁續變化
  已知仙客意相親 仙客指李
  時危惨淡來悲風 風字抱畵松
  戲為雙松圗歌韋偃絶壁長松起纎末 虚勢先含下枝交錯 起纎末先從松針寫起一本作絶壁長松两株惨裂苔蘚皮 入雙松起下白摧朽骨二句白摧朽骨龍虎死 承上皮裂透出古字
  黒入太隂雷雨垂 承上枝廻
  葉𥚃松子僧前落 終前風起
  已令拂刷光凌亂 光凌亂并映前風起
  請公放筆為直幹 反對屈鐵交錯絶筆放筆前後闗鎖
  投簡成華两縣諸子赤縣官曹擁材傑指两縣諸子軟裘快馬當冰雪 快馬二字暗對飢臥
  南山豆苖早荒穢一聮 從寒字中插出飢
  飢卧動即向一旬二句 從飢轉到寒
  空墻日色晚 五字寒氣隂凝
  病栢 石林以為為明皇作與杜鵑行同意然不敢定其然也
  豈知千年根以下 千秋恨事
  病橘 此比民生窮悴若更愁有司急貢賦則將羣化為盗賊當以天寳前事為鍳也
  吾愁罪有司 鍾惺曰正恐罪及百姓耳故末引荔枝故事以為戒
  憶昔南海使四句 按注謂天寳嵗貢取之涪者公借以諭未必然
  枯柟 此與古柏行同意
  丈人山綠雲擬住最高峯 絶世獨立
  掃除白髪黄精在 劚黄精即煮茯苓之意薑桂夲性非主人所得衣食也
  百憂集行 方云公之來成都以裴冕為地主冕為公作草堂于浣花谿上未幾冕去而為崔光逺之客光逺驕縱特甚公不得已折節事之故曰強將笑語供主人而光逺絶無周卹之意故四壁蕭條妻子凍餒如此又不敢明言姑以少健衰老起興而中間微露其意亦可悲矣
  戲作花卿歌用如快鶻風火生 起下身輕
  見賊惟多身始輕 變化小敵怯大敵勇
  柟樹為風雨所㧞歎行人不過聼竽籟 暗起新詩湘靈云茅破猶可蓋柟㧞不復生矣公安能久㽞于蜀乎是以明年有下峽之興
  茅屋為秋風所破歌 元氣淋漓自抒胸臆非由外襲也
  歸來倚杖自歎息 自歎息三字直貫注結處
  風雨不動安如山 風字帶收前半
  大雨流惡邑里清 將邑襯野 有此句方曲折且使勸耕句皆有根
  沉痾聚藥餌二句 將人襯物
  溪漲當時浣花橋 當疑作常
  不意逺山雨二句 前此溪漲之由在此㸃出
  遭田父泥飲美嚴中丞感此氣揚揚二句 一束作前後眼目
  語多雖雜亂 縈拂酒酣
  仍嗔問升斗 透出泥飲
  喜雨榖根小蘇息 顧上農事
  沴氣終不滅 顧上兵戈
  漁陽漁陽突騎猶精鋭 漁陽用光武事此指朔方軍也
  天邊行 此篇亦以屋沃覺藥陌昔職通用
  大麥行 類夲云前四句如童謡
  苦戰行别時孤雲今不飛二句 因雲飛而思猛士述古三首進退固其宜 固字註作因不如固字自在脱身無所愛痛飲信行藏此詩是其註脚
  第二首秦時任商鞅二句 此刺元載第五琦之屬第三首 似陶
  觀打魚歌魴魚鱍鱍色勝銀 為作鱠先提一句衆魚常才盡却棄二句 衆魚為人棄赤鯉不可拘两層波瀾襯出銀魴變化入神
  潛龍無聲老蛟怒 又頓此二句結住打魚
  徐州秃尾不足憶二句 為綿州㸃綴
  旣飽歡娛亦蕭瑟 亦蕭瑟已寓不然之意後篇所謂聖所哀也
  又觀打魚東津觀魚已再來 㸃又觀
  主人罷鱠還傾盃 前篇已詳只一帶以見縱樂日暮蛟龍改窟穴 與前篇潛龍無聲老蛟怒相應鳯凰麒麟安在哉 猶云鳥亂于上魚亂于下鳯凰不栖其國麒麟不逰其圃
  暴殄天物聖所哀 𭧂殄天物出尚書戴記
  越王樓歌 起語雄傑千鈞之力
  碧瓦朱甍照城郭 顧磊落
  君王舊跡今人賞二句 古人雖作宫室亦不肯為不終日茍且之計言外深歎今人不能然世運降事力薄皆含蓄在内
  姜楚公畵角鷹歌梁間燕雀休驚怕二句 反跌畵字妙
  相從歌贈嚴二别駕夲州從事知名夂 知名夂正謂見靣新也用筆敏妙
  黄昏始扣主人門 倒敘此句變換生動
  百年未見歡娱畢 竒傑
  光祿阪行山行落日下絶壁二句 日下壁則晦暝矣却接云西望千山萬山赤抑何變化而閒暇也回思開元之治如日之方中并末二句亦籠罩於凝眸注望中矣
  樹枝有鳥亂鳴時二句 鳴字一作棲按日已暝但聞鳴噪而知枝間皆鳥也作棲則複有字亦是死句下暝色二字接得不生動矣無人二字即生出下二句因草動而馬驚又是倒装句不憂者憂有甚于此也
  陳拾遺故宅此堂豈千年 言此堂歸于必敝而千載不朽者以盛事㑹于一時也
  感遇有遺編 感遇詩皆言偽周變革之故微月生西海即指武氏夲為貴公子指敬業玉馬去朝周指相王樂羊為魏將指李勣聖人秘元命指李淳風穣侯富秦寵指无忌聞我言者疑其鑿讀此詩結句可渙然矣碎胡琹而出感遇詩人贈一編小説之不可信者即王適事亦失實也
  謁文公上方野寺隱喬木 上方
  絳氣横扶疎 先寫風光
  窈窕入風磴 應隱字
  庭前猛虎臥二句 出文公亦藏風字
  俯視萬家邑 醒上方
  煙塵對階除 仍帶風來
  無生有汲引 汲引二字雙闗上文
  兹理倘吹噓 吹噓二字又暗映前半之風字通首結搆之宻如此
  通泉驛南去通泉縣十五里山水作盡目窮壮觀 一作盡日按下雖有夕字上已云亭午矣作盡目佳即盡十五里也
  山色逺寂寞一聮 山色漸淡江光轉白從上生層隂句逐層生來愈見其佳
  過郭代公故宅 結句以郭詩沉埋無用自况也觀薛稷少保書畵壁仰看埀露姿 書也
  又揮西方變 畵也
  到今色未填 填塵也言未起塵也
  此行叠壯觀 收觀字
  不知百載後二句 百載後公以郭薛自比也作千字謬矣
  通泉縣署屋壁後薛少保畵鶴 詩筆亦如舞鶴低昻各有意 顧十一
  佳此志氣逺 起下
  豈惟粉墨新 束上
  羣遊森㑹神 寫十一鶴
  曝露墻壁外 壁後
  赤霄有真骨 襯得妙 有真骨應寫真結處廻抱久欲盡猶出塵化工仙韻其中又有一作詩人在也
  陪王侍御同登東山最髙頂宴姚通泉晚携酒泛江滿空星河光破碎 借天寫水竒妙
  春日戲題惱郝使君兄願携王趙两紅顔二句 戲惱也
  短歌行贈王郎司直王郎酒酣斫地歌莫哀 呼而告之徘徊哀歌真長醉耶
  我能㧞爾抑塞磊落之竒才 公不居銓衡而曰我能㧞爾教之使自㧞于使府耳
  豫章翻風白日動 豫章勝任明堂
  鯨魚䟦浪滄溟開 鯨魚濯鱗天池
  且脱佩劔休徘徊 脫佩劔棄所授之官也
  仲宣樓頭春色深 春色深言王路方平可以高衢騁力不必輕踏侯門也
  青眼高歌望吾子二句 碌碌侯門者皆公所白眼視也 吾老不能去王郎少年何為淹留此乎 類夲云末三字歇後語言無有能用我者矣與西得諸侯相呼應 世亂多猜不敢竟其詞焉故命之曰短歌行短歌行送祁錄事後生相動何寂寥 註動一作勸按才足動人一見輒記後生如錄事寂寥不可多得也作勸字了無意味矣
  陪章留後惠義寺餞嘉州崔都督赴州廻䇿匪新岸頂上深字
  目存寒谷冰 句虛言恍如坐對冰雪也
  出塵閟軌躅 顧上雲端
  勞生共幾何二句 結語渾括
  將適吳楚留别章使君留後兼幕府諸公得桞字此樂或難朽 顧上厚字
  有使即寄書二句 悲凉
  山寺得開字章留後同逰使君騎紫馬 入留後
  公為顧賔從 插同遊
  吾知多羅樹四句 發明上信字
  以兹撫士卒 顧樹羽静千里
  桃竹杖引贈章留後 此篇以平入通押皆入鼻音也梓潼使君開一束 章留後
  路幽必為鬼神奪 與上江妃水仙惜不得波瀾映帶慎勿見水踴躍學變化為龍 變化葛陂使事無迹使我不得爾之扶持二句 自比老棄南荒不得扶持國歩也
  韋諷錄事宅觀曹將軍畵馬圖 方云通篇叙曹將軍獨後有韋諷一句㸃綴韋諷冺然無迹可悟詩法 起處以畵字真字雙起以後縈廻相間組織變化竒之又竒
  國初以來畵鞍馬二句 先以江都引起將軍
  人間又見真乗黄 出觀字
  曽貌先帝照夜白 先以畵他馬引起九馬
  昔日太宗拳毛騧二句 又以二真馬引起畵馬今之新圖有二馬 入畵馬
  其餘七匹亦殊絶 補七馬作两層寫
  借問苦心愛者誰二句 支遁倒襯韋諷與江都引出將軍相對支愛者真馬又與前後相對
  憶昔巡幸新豐宫 又從先帝生波
  騰驤磊落三萬匹二句 映九馬以真馬映畵馬自從獻寳朝河宗 舊注河宗句以穆天子事比元宗之升遐也
  君不見金粟堆前松柏裏二句 泰陵在金粟堆送韋諷上閬州録事叅軍操持紀綱地 録事
  當令豪奪吏 當令從注作因循為是
  丹青引贈曹將軍覇 類夲云此等太史公列傳也多少事多少議論多少氣魄
  將軍魏武之子孫 名畵記覇曹髦之後
  文彩風流今尚存 見與畵工别也
  學書初學衞夫人二句 帶敘正跌出畵為古今第一也 羅隱云書法二王爭巧拙便平
  富貴于我如浮雲 伏後窮途
  開元之中常引見 此可以富貴之㑹
  將軍下筆開生靣五句 曹尤以畵馬著名故前後略叙畵人中間獨詳寫畵馬
  褒公鄂公毛髪動二句 有神
  畵工如山貌不同 貌字任淵黄詩注中作邈不同邈字勝與下真龍句屹相向句呼應
  㢠立閶闔生長風 伏下畵骨
  意匠惨淡經營中 頓挫一筆
  斯須九重真龍出 有神
  一洗萬古凡馬空 一洗畵工凡筆也
  榻上庭前屹相向 屹字應迥字
  圉人太僕皆惆悵 言皆為之茫然失氣自顧日與馬習不如畵者獨得其真也
  弟子韓幹早入室 無過右軍弟畜韓幹前後波瀾相對
  亦能畵馬窮殊相 惟窮其相尚失其真猶去之邈然也
  即今飄泊干戈際 帶起窮途
  屢貌尋常行路人 與凌煙功臣對
  途窮反遭俗眼白 與至尊含笑對
  但看古來盛名下二句 杜征南之子孫亦猶是矣閬州東樓筵奉送十一舅往青城縣得昏字節往顔色昏 竒句傑思
  今我送舅氏以下 私恩公義曲盡真小雅之遺嚴氏溪放歌行豈免溝壑常漂漂 藏下志字
  嗚呼古人已糞土 言古來志士無不視此曹如糞土不受其豢飬雖放歌而必假古人以為言忠厚之至也獨覺志士甘漁樵 言願侣漁樵也
  喜得與子長夜語 喜字對上慽慽
  知子松根長茯苓二句 言不甘隨之啄腐吞腥寧相從于溝壑煮茯苓并無薇之可採矣餓死可忍也慽慽羇旅奔走於驕將之前一日不可忍也夜闌明志出口入耳他人不與焉又見公之危行言孫也
  南池 用韻與客堂篇同
  所向盡山谷 伏下羇束局促
  芰荷入異縣二句 襯出萬頃
  南有漢主祠 方輿勝覧南池在髙祖廟旁
  寄韓諫議 程嘉燧以此詩為李泌而作者得之身欲奮飛病在牀 身病故轉望之韓
  濯足洞庭望八荒 望八荒恐其將長徃不返不止潛迹衡岳也
  影動倒景搖瀟湘 影景夲一字此句恐有訛
  似聞昨者赤松子 昨者聞其從赤松故上言不在旁也
  國家成敗吾豈敢 吾豈敢言泌敢自棄也
  周南留滯古所惜 此句應身病
  南極老人應夀昌 南極老人以勉諫議致泌還朝焉得置之白玉堂 焉得置之四字一貫
  憶昔二首 類本云用韻疎宻有法
  鄴城反覆不足怪 指郭令失利言之
  張后不樂上為忙 此句前輩多議其徑率
  至今今上猶撥亂二句 亂本在闗中乃今上仍求之四方是再蹈覆轍而至今不悟也
  為留猛士守未央 猛士即朔方之士 留猛士謂罷郭子儀兵柄入宿衛也 紀綱雖亂爪牙猶在留猛士於内非徒河北賊不去幷致西羗入犯矣
  百官跣足随天王 跣足下殿用梁武事却以百官随走言之直而有體 是從春秋中先言㑹溫後言王狩得此句法
  願見北地傅介子二句 身坐御牀安得頭懸北闕故願見介子也 昔猶能用回鶻以驅東胡今則致回鶻與吐蕃連兵入宼是以䘮亂以後又成今昔之變况如次篇所憶太平之日也
  第二首 連昌宫詞本擬此篇才力相去誠如子由論長恨歌之於哀江頭也
  九州道路無豺虎二句 上男耕下女桑二句横插在中與後亂離呼應變化如龍
  復恐初從亂離説 妙妙
  冬狩行時梓州刺史章彛兼侍御史留後東川校獵亦似觀成功 言方與西戎角逐弋獵之娱則待功成之後耳胡為乎遽似觀成功也此句暗寓諷刺并後篇無不呼起
  清晨合圍歩驟同 伏下整肅
  有鳥名鸜鵒 感此起興 鸜鵒跦跦公在乾侯此起後天子不在咸陽宫也
  使君五馬一馬驄 兼侍御
  况今攝行大將權 留後
  釋悶 此篇方萬里刻入律髓注云此亦所謂吳體抝字
  失道非闗出㐮野 天子奔走
  天子亦應厭奔走一聮 是料風塵之當清
  但恐誅求不改轍一聮 是料風塵之不可復清江邊老翁錯料事二句 風人譎諌然豈終不復見老翁自眼暗耳 以眼暗不見自釋則此悶何時可釋耶到不忍更言處忽謬其詞愈婉愈痛 亦借用世適
  平眼更明事
  别唐十五誡因寄禮部賈侍郎少人慎莫投 此即所謂苛政猛于虎
  閬山歌 元宗諱隆基先天二年正月詔改隆州為閬州
  松浮欲盡不盡雲二句 景色無窮縮作二句竒絶已覺氣與嵩華敵 氣字虛活作勢即死亦不復與上句相應矣
  閬水歌閬中勝事可腸㫁 雖有勝事然中原格鬥留滯五蠻豈願見此哉故曰可腸斷也
  閬州城南天下稀 咏嘆一句無窮曲折 落句山谷酷摹而去之轉逺湘靈云落語竹枝體 末二句與閬山歌同意可悟虛實變換之法
  三絶句第三首 殺人明不殺賊也殿前兵馬忍為盗賊投鼠忌器故于末章始見之
  草堂布衣數十人 作布衣十數人
  眼前列杻械四句 宛然一李自成
  飲啄愧殘生二句 可悲
  四松 曲折多情味
  㑹看根不㧞 對後無根蒂
  聊待偃葢張 反對千葉黄
  勿矜千載後 勿矜應配爾句主人所以自負也 千載後對三嵗
  慘淡蟠穹蒼 應根不㧞
  水檻 無限曲折
  人生感故物二句 又轉
  破船仰看西飛翼 顧平生
  所悲數奔竄 顧避亂
  營屋東偏若靣勢 插入營字
  蕭蕭見白日 頂浮雲句
  洶洶開奔湍 頂積水句
  寂無斤斧響 反結營字
  除草江色未散憂 一折
  霜露一沾凝 又轉
  自兹籓籬曠二句 可悟文章疎密相間為佳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二年夏六月成都尹嚴公置酒公堂觀騎士試新旗幟我公㑹賔客 府堂駊騀揚旗旌 出題 駊騀字本文選李義山襲用之作紅駊騀 駊布可切騀五可切説文馬揺頭也
  廻廻偃飛葢 下舒字
  來纒風颷急二句 寫出練字
  虹霓就掌握 下卷字
  太子張舎人遺織成褥叚 復歸成都草堂時作 詩極謹嚴命意則微覺太過為後來合閙詩篇之祖 奢僭縱横目不忍見不覺一吐胸中感憤故非良時好㑹無端合閙可比
  嘆息當路子五韻 似可省豈以蜀中奢僭自擅不復識上下之分故因事以諷曉之耶
  媿客茹藜羮 從終宴句來
  莫相疑行 湘云此與赤霄行皆為郭英乂作也是年四月嚴武薨英乂為成都尹公雖與有舊然志不相合遂欲去草堂矣按赤霄行當别有謂以牛况尹不若是其易也
  不争好惡莫相疑 汝自好錢好官職我自好聲名功業文章所謂不相争也
  客居葱青衆木梢 頂萬尋
  蜀麻久不來二句 先起商旅
  客堂 嚴云此章叶韻不可觧按屋沃覺藥陌昔職收聲均入鼻故唐人得以通用
  棲泊雲安縣 客字
  客堂節叙改 出客堂
  具物對羇束 具物未詳
  悠悠日動江二句 悠悠當作滺滺漠漠當作莫莫詩淇水滺滺滺音由流貌維葉莫莫成就之貌
  營葺但草屋 顧堂字
  石硯詩平侍御者其滑乃波濤 不澁筆也
  聫㘭各盡墨 不拒墨也
  水閣朝霽奉簡嚴雲安東城抱春岑二句 水閣崔嵬晨雲白二句 朝霽
  雨檻臥花叢六句 皆閣中事
  晚交嚴明府二句 公至雲安皆在舟中此則嚴令之水閣也因言晚交明府得以居此閣中况于此而數相見乎感謝之也
  三韻三萹 一二短章却有千鈞筆力第三刪
  近聞渭水逶迤白日净 無風塵之驚也
  折檻行 公以捄清河公被斥朱雲折檻蓋自况也古栢行 李義山作詩者乃是惠陵旁廟中栢篇中明云憶昨路遶錦城東其為䕫州作明甚
  霜皮溜雨四十圍一連 材大
  雲來氣接巫峽長一連 材大 雖夸飾語然巫峽句是東川雪山句是西川不拉雜下語也
  憶昨路遶錦城東以下 因君臣際㑹之難而托古栢以見意
  先主武侯同閟宫 見昔時之際㑹
  崔嵬枝榦郊原古二句 言徒有古柏不見古人也落落盤踞雖得地四句 見長養實難而此柏實能當造化之栽培不為無意
  大厦如傾要梁棟二句 從有其材轉到又値其時萬牛廻首邱山重 言莫肯致之為梁木也
  不露文章世已驚四句 言知遇雖遲而此柏已為鸞鳳所棲宿不應終棄
  苦心豈免容螻蟻 言為不知者所陵籍也
  志士幽人莫怨嗟二句 言果如孔明之求志俟時則中興搆厦舍子而誰難為用者惟材之大故也落句公蓋自慰云
  縛雞行 句句轉 張王元白具體而微
  負薪行至老雙鬟只垂頸 顧嫁不售
  野花山葉銀釵並 帶負薪
  靣粧首飾雜啼㾗 顧抱恨
  最能行 錢云最能䕫州水手之稱 二詩在䕫州偶有所觸信筆而書自是大家數 此詩尤近漢魏樂府瞿塘漫天虎鬚怒 鬚疑作牙
  寄裴施州 三四語自佳裴冕乃足當斯語耶
  霜雪迴光避錦袖 頂上裘
  龍蛇動篋蟠銀鈎 頂上書
  鄭典設自施州歸列郡宜競惜 注惜一作借音迹本用借宼作借是也廣韵二十二昔中有此下注假借渚拂蒹葭塞 注塞一云寒按作塞乃與拂字相應亦與下句穿字羃字相對
  柴門衆水為長蛇 收歸海帶欹斜
  敢居髙士差 言不敢差肩髙士只守分而已
  迴首猶暮霞 收乾旱
  貽華陽栁少府栁侯披衣笑 注作嘯嘯字佳言栁方傲然無所屑意見我乃降顔色也披衣二字暗起清曉並坐石下堂 注一云堂下石一云石堂下不如作石下堂乃與絶壁句映帶
  文章一小技 小技對上長策
  徑微山葉繁 應喬木間
  故里今空村 應戎馬存
  火 陸渾山火此其祖師 楚俗大旱則焚山撃鼔爆嵌魑魅泣二句 承燒蛟龍從低處叙起
  崩凍嵐陰昈 昈赤文也音戸
  羅落沸百泓 顧經月
  青林一灰燼 漸髙
  雲氣無處所 鑿空而出 寫髙處仍與雷雨相闗布景方不脫母
  河棹騰烟柱 漢臯詩話河棹應作河漢為是
  光彌焮洲渚 仍收到低處是逺景
  腥至焦長虵二句 挽到蛟龍上
  逺遷誰撲滅 更逺以極經月之勢
  七月三日亭午以後較熱退晚加小凉穩睡有詩因論壯年樂事戲呈元二十一曹長今茲商用事 七月餘熱亦已末 末無也
  筋力蘇摧折 虛含穩睡留在結句
  園蔬抱金玉 金玉當作金石亢旱土堅不肯發生抱塊欲枯也
  臨軒望山閣 元二十一所居也
  殿中楊監見示張旭草書圖俊㧞為之主 俊㧞二字書家三昧盡矣
  念昔揮毫端 念昔二字繳到云亡
  不獨觀酒德 草聖酒德首尾相映他人以此發端變作棹尾用不獨二字顧上逸氣
  楊監又出畫鷹十二扇天寒大羽獵 對十二扇贈李十五丈别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論展寸心 束上
  壯筆過飛泉 生下
  課伐木序列樹白菊一作萄 白菊白萄皆可作故實用之
  賔客憂害馬之徒 賔客二字對府主言之
  藉汝跨小籬二句 虛竹苦未能當仗故跨木于籬上乳獸待人肉 獸當作虎序中不諱
  虎穴連里閭四句 本是刺苛政故紆其旨則言之無罪所謂可黙息也
  雷雨蔚含蓄 承壯字含煩促
  季月當泛菊 即借白菊反收長夏灑然善變
  園人送𤓰傾筐蒲鴿青 蒲鴿青疑是𤓰名未詳出處仍看小童抱 收送字
  園人非故侯 送𤓰非故侯之託以自隱奈何盡取之而絶其生資乎
  種此何草草 詩勞人草草又曰矜此勞人毛傳草草勞心也鄭箋草草者憂將妄得罪也此篇亦刺詩信行逺修水筒秉心識本源 雙闗
  何假將軍佩 將軍蓋用魯肅事
  行諸直如筆 行諸句疑有誤
  槐葉冷淘 以槐葉汁和麫為冷淘
  汁滓宛相俱 淘字
  經齒冷於雪 㸃冷字
  開冰清玉壺 收到冷
  君王納凉晚二句 結稍近癡
  行官張望補稻畦水歸 清新可愛
  主守問家臣 行官張望
  分明見溪伴 召信臣有分水法伴依注作溪畔自佳鷗鳥鏡裡來二句 百頃千畦成此壯觀㸃染處皆有血脈
  催宗文樹雞柵稀間可突過 馮云相如上林掉稀間未似尸鄉翁二句 結反應旅次 此篇頭緒太煩園官送菜畦丁負籠至 收轉送菜
  上後園山脚勿謂地無疆四句 言惟此地少得陰凉不如雲水之寛濶魚鳥之遂性也
  石榞遍天下 榞一作原
  敢為蘇門嘯二句 蘇門嘯聲在半嶺中梁父則泰山下也結仍暗映山脚
  秋行官張望督促東渚耗稻向畢清晨遣女奴阿稽豎子阿叚往問上天無偏頗 方云洗發耗字
  有生固蔓延二句 申非類戒荒二語
  督領不無人 方云指行官
  西成聚必散 應前免亂常 只西成二語可見其用心之仁竊比稷契豈虛語哉
  阻雨不得歸瀼西甘林壊舟百板坼 公前有破船詩虛徐五株態 五株指甘
  喜聞樵牧音 雨作則樵牧不得出也
  雨峽雲行清曉 起句用朝為行雲與後楚宫相闗風吹蒼江樹二句 陸深曰以實字作虛字用法樹樹立之樹晦菴以為誤欲改作去對來是恐未然東坡有美堂詩天外黒風吹海立浙東飛雨過江來本此髙鳥濕不下 峽雲
  居人門未開 清曉
  雨二首第一首久陰蛟螭出二句 承上驚字
  第二首漁艇息悠悠 反襯法
  晚登瀼上堂 注思朝廷晚更登望惓惓欲報悵迫衰老非怨冗散升髙延首徒恐埋骨窮山不能奮飛也故躋瀼岸髙 登字起伏深峽修聳 故字與迫字相應
  開襟野堂豁六句 又妙在仍寛寛說去
  春氣晚更生 竒傑
  四序嬰我懐 起下衰老
  所思注東北 伏安得隨鳥翎
  不復夢周孔 此句只是衰老
  濟世數嚮時 暗藏公身壯盛之時一層
  斯人各枯冡 自歎衰老恐不能如吕葛之濟時但同歸於枯冡也
  楚星南天黒一連 就晚字又轉一層楚蜀正轉歸注東北上
  迫此懼將恐 懼者懼毘輔之無人恐者恐功名之長已不謂側足群盜之中也 或謂斯人指房嚴非是又上後園山脚 湘云方爾止謂杜公止有望岳詩未嘗登嶽誤也窮秋立日觀非岱宗乎
  窮秋立日觀 以山頂反對山脚
  蓐收困用事 言兵動也
  元冥蔚强梁 言幽薊尾大不掉也注家以元冥喻范陽則是以蓐收為西方金神喻長安則非
  雨 首六句是一幅瀟湘圖 阻雨反得曠望之趣深見應接自卑之不堪也
  消中日伏枕 頂拘悶
  雨行雲逓崇髙四句 是峽雨
  今雨喜容易 逐層寫出德澤
  間作鼓増氣 承上生意
  種萵苣澒洞青光起 神妙
  信宿罷瀟灑 風雨瀟瀟之瀟
  宗生實於此 宗生叢生也
  暇日小園散病將種秋菜督勒耕牛兼書觸目老病恐拘束 小園散病
  秋耕屬地濕六句 將種秋菜督勒耕牛
  飛來兩白鶴以下 以病鶴自比終前半老病句意兼書觸目也
  鸞鳳不相待 比州府
  八哀詩序 王李撥亂之材張公則圖之于未亂未危者也哀逝者則存者其可不亟委任乎
  贈司空王公思禮髙麗人頴銳物不隔 司空言隔相國言留皆逺人無資地者也
  出入由咫尺 由同猶
  胸襟日沉静二句 嚴云寫出大將非豕突可擬兀帥見手格 嚴云手格即掣肘之意
  悲甚田横客 為朝廷惜非哭其私也
  昔觀文苑傳以下 是傷時盜賊未息
  故司徒李公光弼廣德二年七月卒擁兵鎮河汴 嚴云公之微詞
  千里初妥帖 此句代為之解
  内省未入朝 周容云就彼一時形迹心事内省兩字說盡可為刻畫
  平生白羽扇 白羽扇未詳豈即使顧榮事耶
  吾思哭孤冡以下 傷時盜賊未息
  贈左僕射鄭國公嚴公武永泰元年小心事友生 此句已伏賔客之脈
  匡汲俄寵辱二句 惜其不得入相終於節鎮也記室得何遜二句 挿入賔客 以下每篇皆兼嘆舊言之
  堂上指圖畫六句 武在蜀頗好遊宴公諸詩中諷刺非一獨于八哀諸將以追惜其材而稍回䕶之
  身上愧簪纓 公復有散郎之除出武所薦故云贈太子太師汝陽郡王璡天寶九載色映塞外春 注一作寒夜不如塞外佳九州之外猶被麟趾之仁也 塞外春猶言冬日之日
  愛其謹潔極 臣子不致失歡於君父只是清慎耳此所謂謹潔極也非平日謹慎則諌獵之書不以為愛君而以為好名矣
  羽旗動若一二句 欲言馬足之髙却以馬上羽旗言之變化我馬既同無迹
  袖中諌獵書二句 言只在苑囿而不逺獵由王所諌也 嚴云上言詔王射雁忽接諌獵句此立言之體也水有在藻鱗 魚藻箋云此時人物皆得其所
  匪惟帝老大二句 外廷見明皇暮年希出遊獵以為老大氣衰自厭馳逐不知皆因王諌故得頥神九重有松喬之壽耳
  宛彼漢中郡 以漢中王結鄭䖍篇以鄭審結
  贈秘書監江夏李公邕 李邕以贜負謗為燕公所擠故前半詳叙以白之
  眄睞已皆虛二句 言其多而敏
  獨步四十年二句 豈惟不嫌其穢且盡仰其髙如此禍階初負謗 收轉前半言不過所得賣文人事豈知階禍于此
  易力何深嚌 深嚌未詳易力猶摧枯朽者易為力是非張相國四句 言張燕公尚以争名相扼又于酷吏何怪所以深哀其窮也
  朗咏六公篇 此篇以六公篇結曲江篇以徐孺碑結故秘書少監武功蘇公源明負米晚為身六句 所謂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門
  吏禄亦累踐 註晉作掾吏按作掾吏為是
  秘書茂松意胡為投乳贙 秘書文昌黎亦稱之當時古文道孤或反被謗傷公之所謂乳贙即昌黎之所謂蚍蜉乎 贙字時本韵失載
  故著作郎貶台州司戸滎陽鄭公䖍親近惟几杖 言與俗人隔絶也
  未曽寄官曹 寄註魯作記按作記用王子猷語也但與下句不貫
  春深泰山秀 頂上懐曩
  故右僕射相國張公九齡開元二十八年七月卒 劉辰翁論此詩以謂九齡大節惟論安禄山此既不甚白而末亦不及弔祭為失余謂子壽大節尤在拒武惠妃壽王奪嫡之謀公亦未之及也
  仙鶴下人間 仙鶴是實事 風度可想與後朱鳥相映
  碣石嵗崢嶸 碣石指禄山
  天池日蛙黽 蛙黽謂牛仙客以使典作尚書争之不得也南衙宰相所居故以天池言之
  退食吟大庭右地恧多幸 人但知其憂讒畏譏豈識公之用心惟以不如古大臣之事君是恥乎
  用才文章境 境字重押
  向時禮數隔 嘆舊也杜老嘗為其賔客舊注獨指孟浩然恐非
  再讀徐孺碑二句 兼寓當如南州之哭江夏也寫懐二首 二詩阮公風調莊蒙寓言
  可歎斯須改變如蒼狗 與後三年對
  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序 曲折三致
  波瀾莫二 詩為李十二娘作却只道公孫以感念王室兼之波瀾莫二故也
  數常于鄴縣見公孫大娘舞西河劍器 前輩或於數字絶句
  觀者如山色沮喪 六句先賦劍器
  感時撫事増惋傷 拓開
  先帝侍女八千人 含下樂極
  五十年間似反掌 自開元五年數之
  風塵澒洞昏王室 含下哀來
  樂極哀來月東出 感時撫事處只平平叙過却就自已一時上㸃出樂極哀來四字作斷案
  老夫不知其所往二語 王室傾覆民皆無家末二句亦從自已一身上指陳再世而亂猶未弭皆春秋微而顯之法也
  往在賊臣表逆節 註節作帥按節亦謂節度使但不成語
  侍祠恧先露 注一作霑按似是路字
  赤墀櫻桃枝涇渭開愁容 新廟之成在乾元元年四月故收京詩云歸及薦櫻桃也結尾特紀其時以為鑒戒所謂願君無㤀在莒若京都再火則此幸不可以屢邀也
  歸號故松柏二句 近臣同國休戚陵寢永安則先臣之墓木可歸守矣
  昔遊吳門轉粟帛二句 合此篇與後出塞第四篇徵之可信唐之常用海運矣
  商山議得失四語 當闕所疑如註以吕尚為房琯鑿甚
  壯遊已具浮海航 豪字餘韵
  到今有遺恨二句 頓挫
  渡浙想秦皇 翻疑柁樓底晚飯越中行謂斯時也除道哂要章 指朱買臣
  欲罷不能忘 欲罷二字便已帶起歸帆收拾門接最敏
  春歌叢臺上 趙
  冬獵青邱旁 齊
  脫身無所愛二句 文酒跌宕冉冉將老然終不邀時求合蓋生平所志誠不在榮華也
  杜曲晚耆舊 晚出而已為耆舊也
  國馬竭粟豆二句 明皇好鬬雞又有舞馬
  爪牙一不中 蓋指清河公敗于陳陶斜言之非謂相州九節度之潰
  大軍載草草 詩傳草草勞心也
  廷争守御牀 公此言必不誣其慷慨廷諍非獨救房相一事史失其傳耳
  鬰鬰苦不展二句 與壯字反
  之推避賞從至末 國家雖有報功之典然皆人臣分所當為奈何必計榮華之與勲業相為匹敵乎是犯天道之忌而為鴟夷所笑矣 因不用而復懐曩遊思尋范蠡五湖之舟然范以功成身去今凶逆未定吾以此待朝廷之英俊矣若阿諛順旨無勲業而取榮華自附靈武元從功臣貪天功者必有天殃吾見朱門傾奪不義而被刑戮者多矣寧病屏逺方不忍為此態也 安溪師云人當薄於福享而勲業有餘始不以盛滿致咎若榮華與勲業相敵即嵗暮嚴霜可畏鴟夷子功成身退不為榮華所繫乃超出於尋常者矣
  遣懐憶與高李輩 史言高適五十稱詩以此觀之未必果然
  先帝正好武 言與高李徒負文藻而所值乃好武之主旋遘離亂不惟所懐終於不展方且復有存沒之感然則其何以遣此耶
  寰海未凋枯 自此凋枯用一未字妙
  百萬攻一城四語 詩史
  同元使君春陵行序簡知我者 此篇蓋深惜其去而望廟堂有留之者此黍離大夫所謂知我者非獨公之素交也
  李潮八分小篆歌字體變化如浮雲 此句中并貫注草書
  秦有李斯漢蔡邕 李斯篆蔡邕分
  丞相中郎丈人行 丞相中郎公詩之匹也結句美潮愈淡愈至亦變化超脫
  我今衰老才力薄二句 方云此言作歌之才力不足以敵潮作書之才力也潮以八分傳公以詩傳雖自嘆實自負也 才薄將奈石鼓何即是學此結
  覽栢中允兼子姪數人除官制詞因述父子兄弟四美載歌絲綸戮力自元昆 兄弟
  子弟先卒伍 父子
  絲綸實具載 覽詞
  奉公舉骨肉 束上
  方當節鉞用至末 又勉其後効
  荆南兵馬使太常卿趙公大食刀歌 開出李賀憑軒㧞鞘天為髙 言肅殺之氣滿空也
  不似長劍須天倚 收刀字
  王兵馬使二角鷹悲臺蕭颯石巃嵸四句 從荆南起角鷹翻倒壯士臂二句 並提
  荆南芮公得將軍至末 雙結
  狄明府 因巧詆之詆偶誤作計或疑是上去通叶其實止用十一薺一韵耳
  太后當朝多巧詆 多巧詆謂好議論者譏其事女主也豈知梁公末年執政尚能决䇿迎還房陵若其早也匡復不待五龍矣獨清茹苦惟不世之才能之奈何妄疑大賢乎
  秋風二首暝傳戍鼓長雲間 風傳之也
  第二首東流之外西日微 比暮年白髪
  天清小城搗練急 從風吹衣生下
  早晚孤㠶他夜歸 欲乘此風也 此句急欲歸故園池臺今是非 言仍不可歸也
  久雨期王將軍不至 前半得字亦以職韵入屋沃中憶昔范増碎玉斗二句 未詳
  别李秘書始興寺所居安為動主理信然 所居對下止觀
  我獨覺子神充實 獨字藏自己精神一面
  老身古寺風泠泠 暗指寒
  妻兒待米且歸去 言飢也 妻兒待米雖欲安而何可得哉
  虎牙行 虎牙山名在峽口與荆門相對
  金錯旌竿滿雲直 竒句
  錦樹行 垂白之年思見太平而亂猶未弭若此所以當急景而増憂也
  霜凋碧樹作錦樹 興也
  春草萋萋盡枯死 比也
  赤霄行衛莊見貶傷其足 衛一作鮑按衛莊公傷足事則哀十六年所謂踰於北方而隊折股是也成十七年則鮑莊子事詩云見貶則作鮑者得之
  前苦寒行二首第二首去年白帝雪在山 即公所云南雪不到地也
  復陰江濤簸岸黄沙走二句 白者疑翻江濤黄者疑捲灘沙豈知陰晦中雪隨風大作已埋山也江濤句半虛半實怪怪竒竒
  寄柏學士林居天下學士亦奔波 亦字暗藏蒼生一層
  歎彼幽棲載典籍 頂學士
  寄從孫崇簡武陵春樹他人迷 言惟外人不容再至耳
  與汝林居未相失二句 承盡室去
  牧䜿樵童亦無頼二句 承他人迷 公欲依崇簡以居故落句托樵牧以觀其意
  奉酬薛十二丈判官見贈西來有好鳥 薛判官無心雲母屏 雲母屏非用後漢書鄭宏事即指下卓氏也
  老夫自汲澗夢覺有微馨 此比言已為争房琯斥亦致君君未聽者也
  碧色忽惆悵二句 發端睡字却暗為此處伏脈人生相感動以下 言如薛者未必果不相遇君側無人宜急其大者勿因論一邪不能去而遂出故云休辨渭與涇也 此詩多不詳所謂
  醉為馬墜諸公擕酒相看甫也諸侯老賔客 類本云上露一老字下因言少年
  送髙司直尋封閬州初聞伐松柏二句 常意壯語君不見簡蘇徯百年死樹中琴瑟二句 竒偉
  贈蘇四徯不得豁心胸 轉蓬之故
  君今下荆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以下 亂邦固不可居然作客豈必皆適志若所向齟齬轉蓬不已非徒汲汲無歡亦恐誤嬰世網皆因其不得豁心胸故喻解之
  憶昔行 韓多法此 類本云今昔南北用得不覺巾拂香餘搗藥塵 塵字故實此為佳據
  青兕黄熊啼向我 即指風水聲
  魏將軍歌 此詩亦開長吉 類本云用韵可學北風 結句言羡其有芝可茹得以全命亂世直至時清也痛語乃曠逸出之
  白鳬行 發端二語壯盛意氣遲莫摧頽讀之可哭白鳬自况末乃指當時卿相特不敢斥言天子蒙塵故耳
  朱鳳行 亦公自况于時南伯無當之者
  醉歌行贈公安顔少府請顧八題壁 八字下疑脫分字
  顔氏之子才孤標三句 主 此才而止一尉則時可知矣然不見吾二人乎
  君不見東吳顧文學二句 客
  詩家筆勢君不嫌二句 言當世所知止此實可憐傷君不嫌其為鄙事而請之則聊為題也
  感君意氣無所惜二句 因主以見客三人者皆神仙中人也然而天地閉賢人隱頭白不遇獨其同類意氣相惜耳
  夜聞觱篥 結言未見我於喪亂之中重遭此險阻也别董頲到我舟楫去二句 非不覺董君之窮其如我之欲逺就食何殊難為懐又不得不聽其去十字中無窮縕藉
  老夫䌫亦解四句 言愧我亦值饑窮不能相恤視董冐寒逺求甘旨君當諒此别懐也
  當念著白㡌二句 窮愁語最能俊麗
  送重表姪王砅評事使南海 王魏先事隱太子傳聞異詞當以史作房喬之母為正
  入怪鬂髪空二句 方云鬢髪髻鬟四字得左氏法上自既翦而言下自未翦而言 以下叙致有法操縱詳略無不如意
  秦王時在坐二句 倒出秦王作上下闗紐何等筆力五色非爾曹 非言豈非也
  自下所騎馬四句 如在目前
  水花笑白首 自笑相似也
  大夫出盧宋 盧懐慎宋璟 方云此詩分兩叚毎段皆十九韵可見前人詩格精嚴如此
  咏懐二首倐忽向二紀 奸雄反覆赤子糜爛遂至二紀如我者嵗月蹉跎得志無期又將何語拯救之哉髙賢迫形勢四句 可痛此得志而不能行者也夜看鄷城氣至末 豐城之劍有時□化獨我蹉跎沉埋莫問齒髪日衰致君無日徒託深意於苦詞耳回首蛟龍池 言將與物化也
  第二首皦皦幽曠心一連 堯舜之君不可逢即我亦欲苟全自活獨善其身棲幽曠而異平素矣
  未辭炎瘴毒 言不惟渡湖且將踰嶺也
  結托老人星 正謂此去亦何所因依也
  送顧八分文學適洪吉州辨眼工小字 工小字上以辨眼綴之頓覺潤細
  惻隱誅求情 惻隱含下賢字誅求含下愚字
  贈子猛虎行 古猛虎行曰飢不從猛虎食蓋不願其從誅求割剥虎而冠者得食也
  上水遣懐童穉日糊口 托童穉以糊其口也
  但遇新少年二句 所遇無故物焉得不速老
  窮迫挫曩懐二句 可哭
  孤舟亂春華 春華疑作青草
  𡷾崒清湘石 入水
  黄羆在樹顛二句 以黄羆自喻羣虎則童穉也宿鑿石浦 飄風過二句飄風暴起之風興下少恩惠句江山雖麗不足投足一宿猶多疑畏也
  舟楫不敢繫 若作敢不繫即死句矣
  窮途多俊異以下 謂眼見俊異多遭殘害不忍盡言故但言少恩惠也詩鄭箋草草憂將妄得罪也
  聖哲垂彖繫 繫字兩義重押
  過津口春日漲雲岑 南岳影在湘水中頂近字神妙回首過津口 得風故回首已過也
  白魚困宻網 津口
  黄鳥喧嘉音 楓林
  瓮餘不盡酒二句 是言各遂其性庶幾不遂寂寞也次空靈岸幸有舟楫遲二句 次字
  迴㠶覬賞延 次字餘韵
  宿花石戍農器尚牢固 言及今尚可招徠只在減其征調耳
  吳楚守王度 言守王度者僅存此土不當迫之散走復為賊用也
  早發有求常百慮二句 所謂百慮即慮雖斯文以有求傷直亦為病也結句疑悞二字收足百慮意
  煩促瘴豈侵 顧病字
  仰慚林花盛 無主之花尚恐輕折况因人干請乎公卒以餒死於此見其志老而彌壯而詩真不徒作矣薇蕨餓首陽二句 寧為伯夷之隘而不敢藉口於南宫之粟馬葢恐傷直性雖斯文輕有假借如早嵗於鮮于太常之徒亦足病也
  賤子欲適從 收慮字 結句紆迴其㫖所謂言之無罪詩道之溫柔固然歟
  次晚洲晚洲適知名二句 先㸃洲名為次字逺勢危沙折花當 危沙句始得旁洲渚也如此出題明暗竒變
  吾得終疎放 得者慮其不得也
  望嶽渴日絶壁出一連 如此領起望字參靈之極未暇杖崇岡 足望字
  三歎問府主 應發端
  牲璧忍衰俗二句 明德維馨豈忍仍衰俗之為而徒事牲璧
  清明 當此喪亂猶以䌓華相矜以樂慆憂不祥孰甚焉公意所當袚除者未有先於此也
  風雨看舟前落花戲為新句 子山體
  影遭碧水潛勾引二語 好句
  珍重分明不來接 是前字
  蜜蜂蝴蝶生情性二句 蜂蝶性情所鍾而蜻蜓不敢正視者避百勞也
  岳麓山道林二寺行塔刼宫墻壯麗敵四句 二寺細學周顒免興孤 公詩中凡用周顒傳寫皆誤為何一重一掩吾肺腑 頂細字
  别張十三建封彭城英雄種二句 廢帝指髙祖像云渠大英雄 彭城劉之望讀者乃誤以張鎮徐州當之此貞元間事耳 上並言劉裴此乃從劉入張
  羽人掃碧海 所謂海中乃復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塵也 方云羽人句未詳予謂建封在湖南不樂吏役而去公蓋責以君臣大義勉其别後當樹功業繼外家不可似羽人凌蓬萊耳
  暮秋枉裴道州手札率爾遣興寄近呈蘇渙侍御齒落未是無心人 含下致君
  使我晝立煩兒孫 含下人扶
  劉毅答詔驚群臣 答詔即指可方桓靈之語對上黎元愁痛句
  奉贈李八丈判官官曹正獨守 貞刻正避諱
  秋枯洞庭石 只換枯字便新
  歲晏行 土着之民雖竭澤而漁已無所出其禍將及于客戸次連蓋以為比也
  嵗云暮矣多北風 詩序北風刺虐也
  去年米貴闕軍食至末 去年荒亂至今年之終仍然如故且加以錢荒之患然則竟何所終耶結句收足嵗晏最深渾
  汝休枉殺南飛鴻 重告莫徭
  割慈忍愛還租庸 米賤傷農
  往日用錢捉私鑄以下 又言雖鬻男女仍無從得錢而達官方急杼柚此土必將變起倉卒欲奔走他適恐處處皆然所以悲也
  好惡不合長相蒙 汝厭酒肉民罹死亡好惡相蒙焉得不亂耶
  追酬故髙蜀州人日見寄并序 本追答劉沼
  東西南北更誰論 髙詩中語
  文章曹植波瀾濶 序中漢中王
  昭州詞翰與招魂 序中敬昭州
  蘇大侍御訪江浦賦八韵紀異序 舟楫而已 言惟訪我之舟檝也
  憶其湧思雷出金石聲 文筆須如此
  賦八韻紀異 詩但七韵
  亦見老夫傾倒於蘇至矣 此莊子所謂逃虛者也非公之失人
  今晨清鏡中 先今晨後昨夜乃有回環諷嘆之味昨夜舟火滅 叙云接對明日憶其云云
  題衡山縣文宣王廟新學堂呈陸宰 以文為詩題固當如是也
  旄頭彗紫微 新字縁起
  無復爼豆事 上不教也
  嗚呼已十年二句 失墜
  學者淪素志 下不學也
  歘得文翁肆 虛接新字
  若舞風雩至 對上志字
  是以資雅材 入陸宰
  渙然立新意 出新字
  根源舊宫閟 以舊字咏嘆新字
  大屋加塗塈 又細寫新學堂
  始壓戎馬氣以下 收轉旄頭彗紫㣲㸃綴學堂所有兼紀新之時也
  耳聞讀書聲 重言永嘆
  殺伐災髣髴 言髣髴殺伐已息也喜極而反成悲咽語不能終非公不到
  髙歌激宇宙 應首唱意
  入衡州元惡迷是似 迷是似言借以矜恤其下也汨沒隨魚商 魚或刻漁吳本是然夢得南謫詩中多以商人魚父屬對也
  劇孟七國畏 指蘇生
  舟中苦熱遣懐奉呈楊中丞通簡臺省諸公媿為湖外客二句 為客則無討賊之權在手若中丞與諸公豈可坐視也
  沒齒埋冰炭 言愧憤交迫也
  中丞連帥職 入楊
  身當問罪先 力足辦賊
  似聞上游兵 勿後隣道
  驅馳數公子 通簡諸公
  此流須卒斬 本詩國既卒斬
  扣寂豁煩襟二句 謂吾言恐不足激此衰愞庶幾天誘其衷也
  聶耒陽以僕阻水書致酒肉療飢荒江詩得代懐興盡本韵至縣呈聶令陸路去方田驛四十里舟行一日時屬江漲泊于方田 方云此十七篠上聲韵正多不旁溢巧皓二韵故曰興盡本韵
  禮過宰肥羊一連 陋生因此二語偽造為牛炙白酒事
  問罪消息真 按此詩去公之殁無幾然汲汲惟以討賊定亂為念可以知其所存矣











  義門讀書記卷五十二
<子部,雜家類,雜考之屬,義門讀書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