羸駿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噴玉長鳴西北來,自言當代是龍媒。
萬里鐵關行入貢,九重金爲君開。
蹀躞朝馳過上苑,𧽼暝走發章臺。
玉勒金鞍荷裝飾,路傍觀者無窮極。
小山桂樹比權奇,上林桃花況顏色。
忽聞天將出龍沙,漢主持將駕鼓車。
去去山川勞日夜,遙遙關塞斷煙霞。
山川關塞十年征,汗血流離赴營。
肌膚銷遠道,膂力盡長城。
長城日夕苦風霜,中有連年百戰場。
搖珂嚙勒金羈盡,爭鋒足頓鐵菱傷。
垂耳罷輕齎,棄置在寒谿。
大宛蒲海北,滇壑崖西。
沙平留緩步,路遠闇頻嘶。
從來力盡君須棄,何必尋途我已迷。
歲歲年年奔遠道,朝朝暮暮催疲老。
扣冰晨飲黃河源,拂雪夜食天山草。
楚水澶谿征戰事,吳塞烏江辛苦地。
持來報主不辭勞,宿昔立功非重利。
丹心素節本無求,長鳴向君君不留。
祗應漫歸田里,萬里低昂任生死。
君王倘若不見遺,白骨黃金猶可市。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