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苑英華中州集 (四部叢刊本)/卷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七 翰苑英華中州集 卷八
金 元好問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董氏景元刊本
卷九

中州辛集弟八


  邢内翰具瞻一首  王  太常繪一首   王   禮部競一首

  杜佺一首      邊      轉運元勲二首   李   寜州之翰四首

  三興居士一首    楊    興宗一首     趙     亮功一首

  賈泳一首      元      日能一首     范     墀一首

  王雄州仲通一首  韓  内翰汝嘉一首  王  吏部啓一首

  晁洗馬㑹一首   王   内翰遵古二首  王  汾州璹二首

  李特進獻可二首  雷  溪先生魏道明學易先生雷思一首

  王大尹翛一首    髙    工部有鄰一首  宋  孟州揖二首

  髙轉運德裔一首  路  兾州仲顯一首   張   代州大節一首

  趙轉運慤三首    郭    祕監長倩一首  郭  録事用中一首

  趙太常之傑三首  趙  轉運鼎一首    田    轉運特秀一首

  趙漕副文昌一首   路   轉運忱一首    髙    宻州公振一首

  張轉運彀一首    宗    御史端修一首   張   戸部翰五首

  李好復二首    楊    祕監邦一首  吕  陳州子羽四首

  趙塩部文昌一首  韓  内翰玉二首   王   都運擴一首

  趙吏部伯成三首  梁  録事仲新一首  盧  待制元一首

  太常卿石抹卋勩一首苑滑州中一首   趙   禮部思文六首

  李坊州芳一首   劉   鄠縣昂三首   錦   峰王仲元三首

  盧冝陽洵一首   刁   涇州白三首   劉   戸部光謙一首

  毛提舉端卿一首  康  司農錫一首   張   戸部德直一首

  馮辰一首      王      丗昌二首     李     宜陽過庭一首

  田錫二首      張      介一首      龐      漢一首

  宋景簫二首     李     警院天翼三首  張  叅議澄四首

  劉神童微一首   郭   宣道一首     張     仲宣二首

  胡汲一首     王     修齡一首

别起 邢内翰具瞻

具瞻字嵓夫遼西人天㑹二年進士與吴蔡爲文章友仕至翰林待制

     出塞

樓外青山半夕陽寒鴉翻墨㸃林霜正沙細草三千里一笛西風人断腸

   王太常繪

繪字質夫濟南人天㑹二年進士武陟道中詩云梧葉重勝迎日露蕎秧

薄要護霜雲人頗稱之仕至太常卿有注太白詩行於丗

    江天秋晚圖

萬頃波閒踏浪兒瀟湘秋晚趂歸時四山紅葉風聲徤散入儂家欵乃詞

   王禮部競

競字無競安陽人宋末登科仕國朝至禮部尚書兼翰林學士承㫖年六

十四大定四年卒無競善作大字字或廣長丈餘而結宻如小楷京都宫

殿題牓皆其筆趙禮部以爲古今弟一手唯党篆差可配耳一孫名道通

字彦𭰹今爲黃冠師

    奉使江左讀同官蕭顯之西湖行記因題其後

雲煙濃淡費臨摹行記看來即𦘕圗雲夢不妨吞八九筆頭滴水了西湖

   杜佺

佺字真卿武功人宋末有詩名於関中兒時甞作藥名詩有杜仲吾家好

弟兄自然同姓又同名之句及以五言百韻上乾州通判馬㳙㳙大加賞

異阜昌中登科𦲷官亦有聲馬嵬太真墓過客多題其詩甚多道陵詔録

其詩得五百餘首付詞臣弟之真卿詩在髙等舊有錦溪集亂後不復見

矣子師楊亦能詩尤工書翰奉天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煥然云然

    馬嵬道中

垂柳隂隂水拍堤春晴茅屋燕爭泥海棠正好東風惡狼藉殘紅送馬蹄

   邊轉運元勲

元勲字輔臣豐州人後遷雲中祖貫道遼日狀元輔臣天㑹十年進士終

於河閒路轉運使與弟元鼎元恕

    望瀛臺春望

晴雲如困桞如癡丹杏開殘碧草齊一𣲖望瀛臺下水煖風遲日浴鳬鷖

    七夕

髙樓人散酒罇空漫擬新文送五窮獨𠋣南䆫夜岑寂一鈎凉月下踈桐

   李寜州之翰

字周卿濟南人宣和末擢弟人有勸叅童貫可以徑至館職者周卿謝絶

之國兵破洺州縳見元帥誘之使降語及君臣之際辭情慷慨自分一死

帥怜之遂𬒳録用後守寜州陷田侍郎珏黨籍除名徙上京遇赦復官終

於東平倅有漆園集行于丗子靈石尉謙孫德元今在郷里

    書呈仲孚

造物固難量誰能計寒餓失馬乃爲福夢牛翻作禍長溪霜練静脩嶺蒼

龍卧魂夢吾已安不勞歌楚些

    題宻雲州學壁

﨑嶇到此興何堪况復風謡意未諳旅舎蕭條空自遣𦙄懐磊落向誰談

留連暮雨侵踈牖宛轉飛雲掃翠嵐因億林泉歸去好一燈幽夢遶春潭

    中京遇因長老

天涯流落偶生還古刹相逢語夜䦨歎我歸途千里逺喜君禪榻一身安

松聲不断風吟細月影無邊露氣寒分手山堂更寥索冷雲衰草伴征鞍

    歳暮

休怪年來白髮新天涯三載困埃塵隅離沙磧窮隂地收得桑榆老病身

對雪莫吟秦嶺句撥醅且醉漢江春此生自断無餘事何必區區問大鈞

   三興居士

三興居士阜昌中人

    題平隂僧寺

三吴家近水晶宫行坐紅香緑影中今日異郷僧寺裏一盆荷葉戰西風

   楊興宗

興宗髙陵人宋旣渡江故興宗有龍南集予同舎郎関中楊君美甞見之

    出劒門

嘔啞鳴櫓下長川萬疊青峰只眼前山鷓啄殘紅杏粉杜䳌啼破緑楊煙

夢廻蜀棧雲千片醉枕巴江月一舩物色誰分杜陵老風騷牢落劒南天

   趙亮功

亮功華州人甞監冨平酒

    甘露寺

鄭南峯下寺泉石間踈篁飛雨度山閣閑雲生野塘簷前松子落厨際栢

煙香别後聞鍾磬山隂空夕陽

   賈泳

泳字漢甫洛陽人

    題安生僧寺

天㑹巳酉予甞舉王化原李端中同過是寺属兵厄甫罹堂宇頽弊繪素

剥落秋草野蔓羅生階上盤桓終日間闃其無聞時風塵未静竊謂此地

當日就丘墟及今與端中復來則寺有僧𥳑師矣向之所見頽者巳完葺

剥者復嚴㓗鍾閣巍焉石塔巋焉庭樹鬱焉皆向之所未有者也因一讀

舊題已經五稔自念五年之間所向齟齬十歩九蹶卒䧟機穽豈非禍患

之來有積漸歟抑得失行止非人所能爲歟嗚呼事去如夢人生如𭔃窮

達相推雖賢智有不能免焉者顧余何足道哉所不知者他日過此寺之

興廢余之得喪悲歡又何如也續題一詩貽失路者共爲一嘆云癸丑七

月八日題

重來巳是五年㳺憂患相仍欲白頭翻羡亭亭兩竒樹不知風雨過春秋

   元日能

日能不知何許人與劉嵓老同時

    紅梅

天上瓊兒白玉肌吴粧略約更相宜認桃辨杏由君眼自有溪風山月知

巖老同賦云一㸃清香透雲雪是中那得杏花天評者謂二詩同意而日能爲工

   范墀

墀字元渉系出頴川有詩話行于丗

    和髙子𥘉梅

春風也自惜流光只放寒梅一樹芳玉粉更粧前夜雪口脂猶注昔年香

江湖昨夢誰同記詩酒風流豈易忘東閤何郎未全老花枝休𥬇𩯭絲長

   王雄州仲通

仲通字達夫長慶人天㑹六年進士皇統中䧟田㲄黨藉編配五國㑹赦

還丗宗即位復官終于永定軍節度使

    送客

措足疑無地捫心幸有天故人成解后殘喘見哀怜落日驚魂外孤雲泪

眼邊西歸萬里夢今夕到君舩

   韓内翰汝嘉

汝嘉字公度宛平人父昉遼末狀元仕國朝至宰相甞作武元聖德神功

碑爲作者所稱公度皇統二年進士累遷真定路轉運使坐公事遷清州

防禦使召爲翰林侍讀學士卒

    𭔃元真同年

十年塵土𩯭毛班杖屨還來踏故山葉𭔃殘紅春尚在雲酣濕翠雨仍慳

不堪𠋣樹追前事更恐臨溪見病顔一日暫來千日去何時倦鳥得真還

   王吏部啓

啓字希畢大興人正隆二年進士累遷戸部貟外郎通州刺史用宰相萬

公薦權右司郎中章宗即位不一歳遷工部侍郎即以河南北路提刑使

拜吏部尚書使宋使還出爲絳陽軍節度使致仕還郷里與左丞董公叅

政馬公宣徽盧公尚書郭公爲九老㑹年七十九卒子師揚字仲雄南渡

後隱居崧山時年巳六十餘經傳子史皆手自抄之如徤舉子結夏課然

希顔說仲雄在太學同舎號爲閉户王先生其謹厚蓋家法云孫造字成

叔今居東平

    王右轄許送名酒乆而不到以詩戲之

燕酒名髙四海傳兵厨許送巳經年靑看竹葉應猶淺紅比榴花恐更鮮

枕上未消司馬渴車前空墮汝陽涎不如便約開東閤一看長鯨吸百川

   晁洗馬㑹

㑹字公錫髙平人道院文元公之後宣和末中武舉仕爲太子洗馬天眷

二年經義進士爲人美風儀器量宏博澤人經靖康之亂生徒解散公錫

稍誘進之貧不能就舉者必厚爲津遣在官下則分俸以給之至于李承

旨致美昆仲亦出其門士論歸焉歷虞郷猗氏臨𣈆三縣令以興平軍節

度副使致仕年七十八終於家詩號泫水集虞郷縣齋云官况薄於重搾

酒𤓰期近似欲殘碁王官谷云煙藏芳樹逺雲𥙷断山齊郷人至今傳之

孫國章字公憲李承𭥍外孫教授郷里樂於提誨諸生經指授者肅然如

在官府進退拱揖皆有可觀蓋其家法云

    杜䳌

杜宇啼聲枕上來一聲哀似一聲哀千哀萬怨無今古喚得行人(⿱艹石)箇廻

   王内翰遵古

遵古字元仲父政金吾衞上將軍三子遵仁遵義元仲其季也元仲四子

庭玉宇子温内郷令終於同知遼州軍州事庭堅字子貞有時名庭筠字

子端庭掞字子文

    過太原贈髙天益 天益能作大字

遼海渺千里風塵今二毛心雖如筆正官不稱才髙筦庫非君事山林必

我曹相期老郷國拂石弄雲璈

    野菊          子貞

闘雞臺下秋風裏白白黃黃無數花日暮城南城北道半隨榛𣗥上樵車

   王汾州璹

璹字君玉太原人天眷二年進士弟珙器玉珦汝玉皇統九年同牓家丗

業醫有隂德聞里中甞有金蚕金馬之瑞君玉仕至汾陽軍節度使郷人

榮之號三桂王氏行尚書省左右司郎中仲澤其從孫也金馬在部SKchar

卿房迄今寳之

    㳺太寜寺

西山踏破萬層靑與客携壷上太寜泉石有情容避俗軒裳無術可逃形

雲榮屋角僧禪静露下松梢鶴夢醒明日却㝷塵境去曉猿啼月(⿱艹石)爲聽

    王元仲海岳樓同諸分賦  汝玉

十二朱欄𠋣半空元龍髙卧定誰雄簷楹翠濕蓬山雨枕簟凉生弱水風

物色撗陳詩卷裏雲濤飛動酒柸中謫仙㑹有𮪍鯨便八極神㳺路可通

   李特進獻可

獻可字仲和遼東人太師金源郡王石之子太師遼末狀元仲和丗宗元

妃之弟大定十年史紹魚牓進士歷州縣入翰苑累遷戸部貟外𭅺以事

貶淸水令召爲大興少尹遷戸部侍郎終於山東東西路提刑使衞紹王

即位以仲和元舅贈特進道國公子道安特𭥍符寳郎

    淸水寒食感懐

桃花零亂柳成隂人到春𭰹思更𭰹芳草戍樓天不盡異郷寒食故郷心

    召還過故関山

過関天日正晴明誰道山神不丗情逺客得歸心緒别隴瀧閑作断腸聲

   雷溪先生魏道明

道明字元道易縣人父遼天慶中登科仕國朝爲兵部郎中子上達元真

元化元道俱弟進士又皆有詩學元道最知名仕至安國軍節度使暮年

居雷溪自號雷溪子有鼎新詩話行於丗元道春興云燕來燕去烏衣巷

花落花開榖雨天髙麗館偏凉亭云凉或作梁碧海半彎蝸角國春風十里鴨

頭波中秋云丹桂知經幾寒暑冰壼别是一山川其所得者也

    佛嵓寺

虎谷西垠北口南撗橋過盡見松庵舊逰新夢猶能記般(⿱艹石)真如得徧叅

霜圃擷𬞞充早供石泉煮茗薦餘甘殘年便擬依僧住過眼空花乆巳諳

    退食

竿頭犢鼻清貧在夢裏槐安舊習空退食歸來澹無事水邊長嘯看晴虹

   學易先生雷思

思字西仲渾源人天德三年進士大定中任大理司直持法寛平至今稱

之仕至同知北京轉運使事有易解行於丗弟志字尚仲亦弟進士仕至

永定軍節度使西仲季子淵最知名

    食松子

千嵓玉立盡長松半夜珠璣落雪風休道東㳺無所得歳寒梁棟滿𦙄中

   王大尹翛

翛字翛然范陽人皇統二年進士資禀鯁峭甫入仕即以材幹稱大定中

皇子曹王尹大興翛然爲少尹王移鎮北門復以同尹從之前後多所規

益朝廷稱焉遷咸平轉運使改知瀋州坐爲怨家所誣奪官宰相有爲

辨理者得鄭州防禦使章宗即位召拜禮部尚書以選爲大興尹兩月政

成發姦擊強剖繁理劇百年以來無有岀其右者㝷爲護前者所排繫獄

累月天子知其非罪出之翛然幅巾歸范陽明年起爲定國軍節度使致

仕卒遺命無請謚無立碑然至今言名臣者必及焉

    烏子秀自左司貟外郎左遷上京幕官

楚山白玉㸃蠅頭正坐𦙄中有九流同部吏郎皆五馬不知山鬼解揶揄

   髙工部有鄰

有鄰字德卿遂城人數歳入小學州將爲子娶婦SKchar御盈路同舎兒競觀

之德卿讀書自(⿱艹石)大定三年弟進士歷州縣爲尚書省令史時相議絀

詞賦專明經德卿以賦有譎諌之義反復詰難竟得不罷爾後擢弟者廷

試時務䇿亦自德卿發之明昌𥘉累遷安國軍節度使父飛狐令某甞尉

南和以公事活千餘人德卿實生是邑父老有身及當時事者扶杖迎勞

歡呼馬前德卿亦爲立碑尉㕔不踰月子嵩猶子鑄同牓登科時人榮之

泰和中使宋還拜工部尚書致仕卒德卿孝友廉介長於吏事所至興學

校敦風化以儒雅自縁飾耆舊至今稱之子嵓字士瞻弟進士季子嶷字

士美正大𥘉監察御史最知名

    馬嵬

事去君王不奈何荒墳三尺馬嵬坡歸來枉爲香囊泣不道生靈淚更多

   宋孟州楫

楫字濟川長子人年十九天德三年擢弟除著作𭅺母老丐歸養許之泰

和三年以省SKchar從吏部尚書梁肅使宋副趙王府長史直臣獵淮上射一

虎斃之濟川有詩記其事語意俊拔泗州守刻石於鎮淮堂濟川官至孟

州防禦使子元吉字祐之明昌二年進士元圭字達之泰和三年進士皆

有名於時曾孫弘道今在武陟

    還紫雲寺素扇且題詩其上

吴綾便靣小團團失手拈來亦厚顔障盡驛塵三十里却還明月紫雲閒

    庭槐

庭槐先人手所植再丗淸隂方滿臺慚媿兒孫種桃李花枝凖擬當年開

   髙轉運德裔

德裔字曼卿鶴野人髙才愽學弱冠擢弟累遷登聞撿院同知太府少監

平陽少尹開州刺史豐王傅卒於西京路轉運使工於爲文字畫尤有法

所題卷軸今猶有存者甞以樗軒所書比之氣韻形似無毫髮少異樗軒

自望者甚髙何至學曼卿乃暗之合真異事也子元道殿中侍御史

    坐忘女女環州張氏年十三異夢之後坐忘巳四年矣贈詩者甚多

結習銷來性自圎去留元不閒人天消揺自是忘形蝶枯寂寧同委脫蝉

無礙真空常蕩蕩(⿱艹石)存餘息尚綿綿立亡坐脫皆㳺戲定力何甞有變遷

   路兾州仲顯

仲顯字伯達兾州人家丗寒微其母有賢行敎伯達讀書國𥘉賦學家有

𩔖書名節事者新出價數十金大家兒有得之者輒私藏之母爲伯達買

此書撙衣節食累年而後致戒伯達言此書當置學舎中必使同業者皆

得觀少有靳固吾即焚之矣伯達正隆五年進士明昌𥘉授武安軍節度

使郷人榮之雲朔用兵伯達奉使江左還獻賜弊以佐軍未報而伯達死

章廟詔以所獻還其家夫人傅氏曰此非吾夫意復上之有司不聽夫人

付之州學買上田二千𠭇有竒以贍生徒故相馬琪德玉時判州事聞于

朝賜號成德夫人伯達二子鐸字宣叔鈞字和叔俱有名于時宣叔爲諌

官諌章廟元妃李氏出細微不應上僣有累聖德又其兄弟恃寵納賂將

有楊國忠之禍坐謗訕除名宣叔布衣還郷里傅夫人臨終敕宣叔曰汝

以憂國愛君故極言直諫天子明聖特蹔有所蔽計他日必復起汝前事

須再言勿有所顧藉也墓碑不之載故表岀之

    楊祕監釋伽出山像

自從此老岀山隅惱亂蒼生底事無他日(⿱艹石)逢楊處士只教畫箇湼盤圖

   張代州大節

大節字信之五臺人天眷中進士與興陵有藩邸之舊愛其真淳甚𠋣

重之歷横海軍節度使咸平大興尹吏部尚書河東北路兵馬都緫管

明昌𥘉請老特授鴈門節銊除其子嵓叟忻州刺史以榮其歸信之好奬

進士𩔖滄州徐韙太原王澤大興吕造經其SKchar授卒成大名士論以風監

歸之嵓叟字夢弼亦弟進士歷嵐潞懐三州節度終於集慶軍屏山謂吏

事不及乃父而以長厚見稱子待舉臺SKchar選授奉御正大末從車駕東狩

不知所終孫紹祖在東平

    同新進士吕子成輩宴集狀元樓

鸚鵡新班宴杏園不妨老鶴也乗軒龍津橋上黃金牓三見門生是狀元

   趙轉運慤

慤字叔通黃山先生渢之父也宋末汪彦章任鄆州敎官通叔爲學正甞

預酬唱故其詩文皆有源委國𥘉登科仕至同知南京路轉運使事

    擬古

春風動地來依依燒痕青王孫行不歸離恨何時平翩翩誰家兒曉獵開

紅旌彫弓挿白羽怒馬懸朱纓圍合意氣雄厮養厭庖烹人生一春草時

至何足榮君看五陵樹日暮悲風生

    蜀山曉發

曉發蜀山道山𭰹人自迷殘星數徽小斜月一梳低隔舎繰車響遥林杜

宇啼區區事行役何日得安栖

    寒齋雪中書呈許守

剪水作花開紛紛天上來聲淸偏傍竹艶冷欲欺梅積潤滋牟麦餘膏丐

草萊窮閻休嘆息數日是春回

   郭祕監長倩

長倩字曼卿文登人皇統丙寅經義乙科仕至祕書少監兼禮部郎中修

起居注與施朋望王無競劉嵓老劉無黨相友善所撰石次明傳爲時人

所稱有崑崙集傳于丗子天𩦸

    義師院藂竹

南軒移植自西壇瘦玉亭亭十數竿得法未應輸老栢植根兼得近幽蘭

雖無穠艶包春色自許貞心老歳寒百草千花盡零落請君來向此中看

   郭録事用中

用中字仲正平陽人大定七年進士歷浮山簿陜州録事卒年三十一有

寂照居士集郝子玉毛牧達鄭仲康爲之引其賦醋魚云身卧不知雲子

白氣酣𦕅作木奴酸按愽物志西羗仲秋日取鯉子不去鱗破腹以赤秫

米飯塩醋合糝之逾月則熟謂之秋鮓故仲正云然又賦雪云㶚橋柳絮

人千里楚澤蘆花水半扉殊有詩人思致恨不假之以年耳

    偶得

叅徧藂林懶出㳺指端孤月照髙秋大千界裏閑窺掌不二門中暗㸃

掃地燒香𦕅自遣栽花種竹儘風流莊𫎇抵死談齊物無物齊時也合休

   趙太常之傑

之傑字伯英大定人本名宗傑避諱改大定十六年進士歷西京提刑副

使棣州防禦使終于太常卿使宋還言事云宋人文敝之極且脆弱不足

爲慮邊部爲可慮也其前識如此子繪名進士早卒孫季卿在燕中

    許道寧羣峰暮雪

道士平生林野人醉中拈出雪峯真爲君療却煙霞癖比似青囊藥更神

    題濟源龍潭寺

樹圍脩竹竹圍庵庵下泓然碧一潭極目荷花半秋色小撗圖上看江南

    除夜

日月不肯留歳曆倐云畢僧坊見節物新正在明日夜半拊枕嘆半百又

加七形骸念念改膂力能不失經言男數八此去才有一徤者未可期况

乃常衰疾物情忌盈滿君子愼名實行矣安退閑吾其保終吉

   趙轉運鼎

鼎字德新欒城人大定十六年進士喜作詩頗知道學屏山所許如此仕

至西京路轉運使元日詩云拜嗟筋力隨年改飲覺屠酥到手遟惜不多

見也子中立字正卿弟進士文譽甚著

    𪧐來同堡

渭北洮南過却春窮邊冰雪更愁人來同驛裏題詩處破屋青燈一病身

   田轉運特秀

特秀字彦實昜縣人大定十九年進士仕至太原轉運使喜作詩爲周德

卿李之純所賞感興云散木不材寜適用虚舟無意任乗流百年身丗槐

安國千古人情羮頡侯賦古塔云締構百年人換丗消沉千古鳥盤空他

𩔖此彦實所居里名半十行弟五以五月五日生小字五兒二十五歳郷

府省御四試俱中弟五年五十五八月十五日卒造物之戲人如此五月五日

生者見其賦集序胡國瑞云

    𪧐萬安寺

長途鞍馬倦黄塵喜見空嵓萬疊雲漫漫野煙迷去鳥蕭蕭林葉帶殘曛

苔封老檜龍鱗起石礙流泉燕尾分夜敞松䆫耿無寐一庭蘿影月紛紛

   趙漕副文昌

文昌字當時陵川人仕至京兆轉運副使甞有詩云蟲聲連壊壁樹色入

秋䆫草香花落處山黒雨來時頗爲黃華所稱

    歌扇

媚娘巧作貫珠喉畫扇團圑半掩羞唱到春山小顰處一輪明月爲花愁

   路轉運忱

忱字子誠平郭人大定二十二年進士累遷監察御史終於河東北路轉

運副使

    秋懐

落日留虚壁秋風急戍樓髙歌鬼神夜揮涕虎狼秋豪貴少靑眼文章多

白頭何時挂長劒天地一扁舟

   髙宻州公振

公振字特夫正隆𥘉進士歷南京留幕終於宻州刺史詩有家學賦南園

江郷有翠蓋紅粧無俗韻緑隂青子更多情之句惜不多見也

    裴氏西園

簿領沉迷倦不禁偶從名勝此幽㝷竹隂踈處見潭影人語定時聞鳥音

陳跡謾留千古恨歡逰𦕅慰十年心多情一片梁園月送我垂鞭出上林

   張轉運彀

彀字伯英臨潁人大定二十八年進士仕至河東南路轉運使家多法書

名畫古物袐玩周秦以來鏡至百餘枚他物稱是天性孝友與人交極誠

𣢾古所謂愽雅君子者伯英可以當之弟瑴字伯玉美風儀善談論氣質

豪爽在之純希顔伯仲閒舉進士有聲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屋及再上不中即拂衣去甞自

言丈夫子娶非尚主官不徒歩至宰相不屑可也宰相李公仲修適之皆

與之逰從不敢以布衣諸生處之家旣貴顯厚於奉養擊鮮爲具賔客日

滿門窮晝竟夜卒以樂死甞賦雪云樵𢇮𩀱鳬懶漁蓑一蝟拳醉後云日

日飲燕市人人識張鬍西山晩來好飲酒不下驢賦畫石云腹非經笥口

不肉食𮌎中止有磊磊落落百千萬之怪石興來茹噎快一吐將軍便欲

𨵿弓射氣母忽破碎物怪紛狼藉有時醉狂頭挿筆掃盡人閒雪色壁其

顚放如此

    石淙 天后離宫在崧山曲河即東坡爲韓子華賦詩處也

潁水洗餘髙士耳是非猶恐汚人牛區區武媚何爲者水上磨崖紀宴㳺

   宗御史端脩

端脩字平叔一字伯正汝州人大定二十二年進士衞紹王避丗宗諱改

宗爲SKchar而天下止以宗平叔目之好學喜名節操履端勁慕司馬温公之

爲人自爲諸生時見者必悚然敬之明昌中自省SKchar拜監察御史車駕東

狩是歳大寒人有凍死者平叔諌止之元妃兄弟李喜兒輩干預朝政平

叔上書以逺小人爲言道陵知其爲喜兒發詔喜兒就問卿欲朕逺小人

小人爲誰其以姓名對平叔奏小人止李喜兒兄弟耳喜兒以聞李氏兄

弟皆𬒳切責竟以訐直貶官平叔自守愈篤是是非非議論一出于正大

爲朝廷所知降詔褒諭以全州節度副使卒官平叔妻死不更娶絜居二

十年士論髙之永寧㳺彦哲調汝州司候將之官問爲政平叔言爲政不

難治心養氣而巳彦哲不領明日復來云夏𥘉入官且臨先生郷郡請問

從政而先生乃以治心養氣爲言思之不能得願終敎之平叔曰子寧不

知此耶治心則心正心正則不私養氣則氣平氣平則不𭧂不私不𭧂爲

政之術盡於此矣平叔墓碑及傳閑閑公爲作稱其剛稜疾惡有鐵靣陳

了翁之風人不以過云姪孫汝作正大末保山棚有功入守汝州力盡城

復䧟兵人欲降之不屈而死

    漫書

泠靣宜敎冷眼看只慙索米向長安隂崖何限枯松樹望見屏幃盡牡丹

   張户部翰

翰字林卿秀容人大定二十八年進士爲人有藴藉如素宦然累遷監察

御史翰林直學士貞祐𥘉户部侍郎車駕南渡出爲河平軍節度使召拜

户部尚書草創之際經費空竭雖米鹽細物皆𠋣之而辦予甞見於户曹

邠州一書生言時事相與詰難凢數十條率不思而對雖反復計度者亦

自不能到信通濟之良材也宣宗旦暮相之㑹卒年五十五弟翛字飛卿

承安五年進士同知河東北路兵馬都緫管事猶子天彛字仲常黃裳牓

登科子天任字西美近侍𡱈副使死於宋州之變

    贈石德固

西湖之月清無塵橘中之樂猶避秦向來所見止此耳渠亦豈是真知津

如君眼孔乃許大萬事付之塵甑堕兒能詩書又肯播着脚丗間看踏破

青巾玉帶桃李花日斜空望紫雲車布衣誰識隱君子一馬㿉然何處家

    再過回公寺

山州風土極邊頭二十年中復此㳺青𩯭巳隨人事改碧溪猶繞寺門流

輕寒剪剪侵駞褐小雪霏霏入蜃樓爲問勞生幾時了不誠長抱異郷愁

    萬寧宫朝回

宿雨𥘉收變曉凉宫槐恰得幾花黃鵲傳喜語留鞘尾泉打空山輥鞠場

巳覺雲林非俗境更從衣䄂得天香太平朝野驩娱在不到蓮塘有底忙

    奉使髙麗過平州館

昨日龍泉巳自竒一峰寒翠壓簷低兼并未似平州館屋上層巒屋下溪

    金郊驛

山舘翛然爾許清二更枕簟覺秋生西䆫大好吟詩處聽了松聲又雨聲

   李好復

好復字仲通安喜人明昌二年進士榆次令有能聲入爲警巡使甞以事

縳一護衞道陵有投䑕之喻出爲歷城令終于滑州刺史

    邵智夫同游南城

園林晴晝蔚如煙林外支流盡水田落日趂墟人巳散鷺鷥飛上渡頭舩

    雨中與客飲

門外平橋一水分數聲漁唱隔溪聞暖風落絮飄香雪小雨沾花濕夢雲

釀具未甘名長物詩壇𦕅欲張吾軍相逢莫惜通宵飲明日閑身不属君

   楊祕監邦

邦基字德茂大定中進士仕至祕書監禮部尚書文筆字畫有前輩風調

丗獨以其畫比李伯時云

    墨梅

粉蝶如知合断魂啼粧先自怨黄昏花光筆底春風老寂寞嶺南煙雨痕

   吕陳州子羽

子羽字唐卿大興人大定末進士仕至陳州防禦使元光末爲酷吏所誣

以乏軍興繫獄比赦至唐卿自縊死朝臣有辨其𡨚者詔復官希顔爲制

辭云毁譽之來在仁賢而不免是非之論至乆逺而乃公人謂唐卿於此

語爲無媿屏山故人外傳吕氏自國朝以來父子昆弟凡中弟者六人以

六桂名其堂貞幹字周卿尤自刻苦酷嗜文書著碣石志數十萬言皆近

代以來事迹幽隱譎怪詼諧嘲評無所不有在史館論正統獨異衆人謂

國家止當承遼大忤章廟㫖謫西京運幕量移北京致仕自號虎谷道人

晚年感末疾又號吕跛子自作傳以見志閑閑公亦以爲篤志君子也弟

士安字𣈆卿卿雲字祥卿子鑑字德昭皆名士唐卿其從子云

    廣平道中

風色着黧靣霜華侵老須昬埃埋故驛積雪縞脩途凍䄂新詩句寒林古

𦘕圗夜寒孤月上天地一冰壷

    宿章義廣勝寺

小邑本無事我來勞簡書路長頻問馬人静厭烹魚鍾冷僧叅外燈殘客

夢餘此心誰領㑹松月夜䆫虚

    至日

歳晏多風雪官閑𭰹屋廬小詩窮則變美酒數斯䟽未草歸田賦空翻引

睡書䆫明添眼力巳覺日光舒

    李白醉歸圖

春風醉䄂玉山頽落魄長安酒肆廻忙煞中官㝷不得沉香亭北牡丹開

   趙塩部文昌

文昌字公權平陽人明昌二年進士仕至遼東路塩使愽學好持論周常

山甚愛之子觀字維道從事史院資謹厚不忤于物閑閑許其字畫進進

不巳可到古人云

    軍中𭔃親舊

軍中從事𩯭絲垂把釣江湖與願違紅葉関河爲客久黄花時節𭔃書歸

霜天不盡孤雲逺秋意無𦕅一鴈飛郷社故人應念我豈知南望更依依

   韓内翰玉

玉字温甫其先相人五丗祖継寧仕石𣈆爲行軍司馬從出帝北遷居析

津曽孫知白仕遼爲中書令孚爲中書門下平章事賜田盤山遂爲漁陽

人曽祖錫字難老仕國朝以濟南尹致仕温甫明昌五年經義詞賦兩科

進士入翰林爲應奉應制一日百篇文不加㸃又作元勲傳稱旨道陵嘆

曰勲臣何幸得此家作傳耶泰和中建言開通州潞水漕渠舩運至都陞

兩階授同知陜西東路轉運使事大安三年都城受圍夏人連䧟邠涇陜

西安撫司檄温甫以鳳翔緫管判官爲都統府募軍旬月得萬人藉秦州

場買馬官香及鳳翔冒買馬七百寳雞埋没官鐵他州郡弓弩數千以給

軍出屯華亭與夏人戰敗之𫉬牛馬千餘時夏兵五萬方圍平涼又戰于

北原夏人疑大軍至是夜解去當路者忌其功驛奏温甫與夏㓂有謀朝

廷疑之使使者授温甫河平軍節度副使且覘其軍先是華州李公直以

都城隔絶謀舉兵入援而温甫恃其軍爲可用亦欲爲勤王之舉乃傳檄

州郡云事推其本禍有所基始自賊臣貪容姦賂継縁二帥貪錮威權旣

止夏臺之師旋致㑹河之敗又云齊魏以髙壘爲能堅蒲絳以穿空爲得

計褁糧坐費盡膏血於生民棄甲復來竭資儲于國計要權力而望形勢

連歳月而守妻孥又云命令不至京師奈何眄眄四集之師懸懸半歳之

上人誰無死有臣子之當然事至于今忍君親之弗顧勿謂百年身後虚名

一聽史臣只如今日目前何顔以居人丗公直一軍行有日矣將佐違約

國朝人有不從者輒以軍法從事京兆統軍便謂公直據華州反遣都綂

楊珪襲取之皆置極刑公直曾爲書約温甫温甫不預知其書乃爲安撫

所得公直書三一與京兆宣撫一與温甫一與楊珪故京兆軍得因書襲華州及使者覘温甫軍且疑預公直

之謀即實其罪温甫赴官道出華州𬒳囚死於郡學臨終書二詩壁閒士

論𡨚之温甫先賦怪松云昂藏殊未展傴僂旋自縮惜爾雲外姿耐此胯

下辱又云木髙衆必摧地厚敢不跼河中皆泛泛澗底自鬱鬱未幾𬒳

人以爲䜟云子不疑字居之小字錦郎以父死非罪誓不禄仕丙申之夏

過予冠氏出其父臨命時手書云此去冥路吾心皎黙剛直之氣必不下

沉兒可無慮丗亂時艱努力自護幽明雖異寧不見尓予爲之惻然

    臨終二詩

客自朝那戍東過古鄭原衰年㑹凶運竒禍發流言白骨將爲土青蠅且

在樊仰呼天外恨沉思地中𡨚母喪半途鬼孤千里魂此心終不滅有

路訴天閽

天下無𩀱士軍中有一韓才名兩相累丗道一何艱旅次窮冬暮囚孤

夜寒身亡家亦破巢覆𡖉寧完矍鑠鞍仍在驚呼鋏屢彈丈夫忠義耳無

惜感歌還

   王都運擴

擴字充之永平人明昌五年進士累遷同知德州防禦使事山東飢詔馳

驛赴官且以振貸事付之時棣州飢尤甚而不在發粟之數充之擅開倉

救之朝廷不之罪也泰和七年夏旱充之以監察御史受詔審𡨚因爲同

列言往時審𡨚一切以末减爲事至殺人者之罪亦貰出之地下之𡨚當

誰理之乎使還言剏設三司不便大略言三司之設特以刻剥爲事大定

間一曹望之爲戸部天下倉廪(“㐭”換為“面”)府庫皆實百姓無愁怨之聲存乎其人不

在改官稱也今三司官皆戸部舊貟SKchar属亦户曹舊吏豈有愚於户部而

智於三司者乞復戸部之舊無駭民聽可也崇慶初遷河東北路按察簽

事上書言時病四一將不知兵二兵不可用三事不素定四用人違其長

貞祐二年太原受兵充之之功爲多最後權陜西西路轉運使行六部尚

書前政太原喬丗權子實燕人趙伯成子文號爲稱職充之表表自見雖

處細務亦有法SKchar属奔走從事無敢後者評者爲子實寛緩欲爲不忍欺

子文愼宻欲爲不能欺皆未必能然獨王公之不敢欺爲有徴云年六十

三致仕卒子元慶字善甫歸德行六部郎中次子元亨

    題神霄宫清心軒

紛紛百慮自心生方寸清來百慮平未了此心私自𥬇更憂時丗欲澄清

   趙吏部伯成

伯成字子文宛平人明昌五年經義詞賦兩科進士博通書傳有貞積之

力性沉厚言必中理從在太學日人以趙骨鯁目之累遷侍御史拜中丞

陜西西路轉運使静難軍節度使哀宗即位召爲吏部尚書坐爲飛語所

中罷官卒于崧山中潞人宋文之說其臨終甚明了也

    蠟梅二首

涷蕾含香蠟㸃匀古來幽谷有佳人詩家只怨和羹晚不道紅梅别是春

冷艷踈香寂寞濵欲持何物向時人東風自是清狂手辦作竹籬茅舎春

    元弟以所業見投賦詩爲贈

耆舊隔存殁爲君重嘆嗟人門得嵇紹文賦見張華夙有凌雲筆方乗犯

斗槎忘年即吾友未可論通家

   梁録事仲新

仲新字良輔朝城人明昌五年進士初試仙掌承露詩主司以爲擅場用

是知名卒于許州録事

    冮天暮雪圖

南雪不到地霏霏滿竹樓沙河燈市裏春在木綿裘

   盧待制元

元字子達玉田人父啓臣字雲叔弟進士仕宦亦達自號浭水先生和趙

元發劉師魯葛藤韻云乳兔生長角鏖湯結厚冰木終成假佛髪不礙

真僧莫認指爲月須明火是燈拈花微𥬇處只記老胡曽子達幼而敏惠

年未二十試於長安爲䇿論魁擢弟後又中䇿魁明昌𥘉章廟設宏詞科

命公卿舉所知子達與郭黻周詢張復亨就試凡七日並中選遂入翰苑

累遷至待制二兄長庸弟曽名進士又俱擢髙弟時人以燕山竇氏比之

屏山故人外傳云爾子安字希謝翔字仲升仲升正大末登科

    閑詠

天近蒼龍闕居連白馬堂松聲得隣舎山色出宫墻巷陋輪蹄少庭閑日

月長九衢紅霧裏亦有白雲郷

   太常卿石抹丗勣

丗勣字𣈆卿承安中進士終于禮部尚書子嵩字企隆應奉翰林文字父

子皆死蔡州之難

    紙鳶

鴟鳶鵰鶚誰雌雄假手成形本自同果物戯人人戯物爲風乗我我乗風

扶揺謾擬層霄上髙下都歸半紙中兒輩呶呶方佇目豈知天外有冥鴻

   苑滑州中

中字極之大興人承安中進士累官京西路司農少卿滑州刺史好賢樂

善有前輩風流貞祐中髙琪當國專以威刑肅物士大夫𬒳捃摭者笞辱

與徒𨽻等醫家以酒下地龍散投以蠟丸則受杖者失痛覺此方大行於

時極之有戲云嚼蠟誰知味最長一杯卯酒地龍香年來紙價長安貴不

重新詩重藥方時人傳以爲𥬇極之嗜讀書一以資于詩詩亦往往可傳

壬辰卒于京師年五十七

    贈韶山退堂聦和尚

郎當舞䄂少年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線索機関似郭郎今日棚前閑䄂手却從鼔笛看人忙

   趙禮部思文

思文字庭玉永平人明昌五年進士貞祐中䧟没都城間関南渡遂爲朝

廷所知歷SKchar州刺史汝州防禦使金安集慶兩軍節度使召拜禮部尚書

壬辰卒官爲人誠實樂易自少日有君子長者之目南狩以後趙吏部子

文楊禮部之美趙禮部周臣陳司諌正叔與庭玉皆完人終始無玷缺者

也弟庭珪同牓登科三子敬叔介叔方叔今居郷里

    試院中呈同官崔伯善李順之

睡起松隂鳥雀譁忽驚霜菓墮簾牙簡書迫促全踈酒眼力眵昬只費茶

不學道人飡栢葉却隨舉子踏槐花提衡文字非吾事崔李風流有故家

    侯相浪溪歳寒堂

静中臺榭隔紅塵水色山光日日新不用㳂溪種松竹主人元是歳寒人

    捕蝗感草蟲有作

雖是形模不苦争汝能傷稼我能鳴誰知竟有長平禍玉石填來共一坑

草蟲悲咽不能言亂逐螟蝗瘞古原水底癡龍正貪睡瓮中蝎虎更㘅𡨚

二詩疑圍城中作𮗚者可以意推之

    嵩山承天谷又云逍遥谷

煙霞直上逍遥谷路轉山𦝫咫尺迷巳覺洞天分聖境更疑石磴是仙梯

霜添紅葉黃花好天與金壼玉柱齊兩峯醉𠋣西風正南望暮雲煙草一

時低

    吊同年楊禮部之美

海内文章選人中道德師争敎衰病足不到鳯凰池

   李坊州芳

芳字執剛大興人承安二年進士歷乾坊兩州刺史同知都轉運使事爲

人敬賢下士欵曲周至聞人一善極口稱道士論以此歸之又精于吏事

累以廉能進秩正大末致仕殁於洛陽之難

    留别

禄食媿踰量智困念歸愚符竹恒爲累幸及引年𥘉驅馬國西門𥘉服返

田廬金閨富才彦絶足駃髙衢眷我謝朝蹟冠蓋寵歸途歸途豈不榮頋

瞻亦踟蹰煌煌丹山鳯覧德萃淸都行人得捿止老鶴靑天孤石樓俯淸

伊旁有野人居儻逢經過便山水足相娱

   劉鄠縣昂

昂字次霄濟南人承安五年進士調鄠縣令劉光甫曽爲同官稱次霄髙

愽學詩時有佳句云

    零口早行

馬上兀殘夢沉沉天向晨行雲如妬月古道不逢人野曠耕聲逺山髙露

氣新哦詩無好語𦕅耳一吟呻

    讀國志二首

虎視鯨吞卒未休一時人物盡風流婦翁正得黃承彦兒子當如孫仲謀

乳臭䝉孫真𭔃坐齒寒鄰國莫分憂阿瞞狐媚無多罪誰作桓文得到頭

泣漢遺𥠖血未乾繁昌新築受終壇天球寳鼎私臧𫉬坎井SKchar堂局鳳鸞

地易主賔窮赤壁勢成螳雀事烏丸陳言衮衮令人厭枉就輸棊覆舊槃

   錦峰王仲元

仲元字淸卿平隂人承安中進士以能書名天下歷京兆轉運司幕官子

公荗今在雲中

    雪中同周臣内翰賦二首

天上端花散不收温温叶氣浹皇州横溪月澹梅宜臘平野風閑麦有秋

淸興雅髙東武㑹孤吟誰似覇陵㳺西山玉立三千丈好句都輸趙𠋣樓

    雪

𥘉稀時拂拂稍宻自紛紛老樹曉迷月痩峯寒怗雲色從空際得聲向静

中聞客枕淸無夢哦詩徹夜分

    贈青柯平隠者

太華神明觀青柯小有天大哉霄壤内無此弟昆賢齊物三千行棲雲二

百年𥘉平𥘉起後又得兩臞仙

   盧宜陽洵

洵字仁甫髙平人李承旨致美見所作上梁文勉使就舉六十一歳吕造

牓登科歷河南府敎授河陽丞宜陽令致仕後居伊陽年八十三卒仁甫

有詩學以鞏原及赤壁圗詩著名招飲云南園仙杏猩紅破北渚官醪玉

汗醇巳約尊前成二老全勝月下作三人

    白溝

白沙清淺不容舟遼宋封疆限此溝到了山河無定主碧波依舊只東流

   刀涇州白

白字𣈆卿信都人吕造牓乙科歷涇州幕官入𥙷省SKchar卒作詩極致力樂

府尤有風調今散失不復見矣

    渭水

渭水秋天白驪山晚照紅行人迷古道老馬識新豐霜雪滿歸𩯭乾坤猶

轉蓬愁來成獨酌醉䄂障西風

    物質

物質方圎定營營止自疲鶴鳬傷断續鵬鷃失髙卑巧宦多成拙徐行未

必遟可怜筝上鴈來往聽人移

    送花

縱撗詩酒少年曽老矣追懽謝不能種出好花無用處東鄰乞與坐禅僧

   劉户部光謙

光謙字達卿瀋州人父澤字潤之爲部SKchar断獄有隂德劉之昂與之酬唱

其詩有云侯門舊說炎如火𨹟巷今猶冷似冰半夜柸槃長䄂舞白頭書

𠕋短檠燈用是人不敢以府史待之達卿泰和三年進士資幹局處事詳

雅爲朝廷所知累官司農少卿病瘡許州宣宗敕國醫診視之卒年五十

六好問爲舉子時識於登封相得甚歡尊酒間談𥬇有味使人不能忘也

    𭔃陳正叔雷希顔

東南形勝古徐州人物休評弟幾流落落陳雷天下士故應連榻卧黃樓

   毛提舉端卿

端卿字飛卿彭城人父矩桓州軍事判官殁王事飛卿二十歳始知讀書

㳺學齊魯間備極艱苦飢凍疾病不以廢業凡十年以經義魁東平泰和

三年擢弟累遷提舉㩁貨司户部貟外郎性剛明疾惡過甚坐與監察御

史相可否爲所中傷降鄭州司候改孟津丞將復用矣㑹卒子思遹今居

東平

    題崞縣郝子玉此君軒

桂林名姓一枝新萬竹靑靑德有鄰渭上風煙分别𣲖山陽詩酒属閑人

心期巳到冰雪窟眼界不知花栁塵萱背從今看煇映嫩香新粉四時春

   康司農錫

錫字伯禄寧𣈆人其祖甞與兄弟分財他田宅無所問止取南中生口十

餘人縱爲民而巳以故家獨貧父弈爲里胥性純篤縣令者𠋣之以納賄

及令爲御史所劾弈自念言直則令𬒳罪終丗不齒渠官長而我以事證

之何以立於丗乃自縊而死令竟以無迹可㝷𫉬免伯禄旣養於外祖田

氏田氏見伯禄骨骼異他兒謂當有望使之應童子舉飲食卧起躬自調

護俻極勞苦得解赴都一日日暮行茭葦中懼爲同行所遺至背負伯禄

而行及長師栢郷王翰周輔束脩不能俻周輔與諸公共賙給之黃裳牓

擢弟歷櫟陽簿警廵判官辟彭原令𥙷省SKchar考滿遷開封府判官拜監察

御史言宰相侯摯師安石非相材提㸃近侍局宗室安之聲勢熖熖請託

公行不可使久在禁近朝議偉之選授右司都事京南路司農丞破上蔡

諸縣羣不逞把持之黨以河中治中充行六部郎中從軍城䧟投水死伯

禄孝于母友於其弟有恩義於朋友從政則死心以奉公爲民古所謂公

家之利知無不爲者唯伯禄爲然同年生如雷希顔兾京父宋飛卿之等

名士數十人丗以比唐日龍虎牓至論氣質尚以伯禄爲稱首云

    按部南陽有贈

魯山佳政霑隣邑白水歡謡見路人縣務淸談君自了農郊夙駕我何勤

星河直上冰輪轉桃李前頭玉樹春海寓疲民望他日草堂那得遽移文

   張户部德直

德直字伯直平陽人叔祖邦彦字彦才張楫牓登科以當川令致仕有松

堂集行于丗甞有詩云青山澹澹水溶溶盡出蒼祗㸃化工無限燒痕渾

緑染可憐喬木待春風父迪禄字仲英明昌𥘉進士歷歧山上黨二縣令

卒於省SKchar伯直貞祐三年進士釋褐新平簿辟藍田令秩滿父老詣行臺

留再任去之日爲立生祠移沔池通許召𥙷省SKchar選授右警廵使終於同

知武勝軍節度使事子城今居永寧

    叔能見過

度嶺千峯闊㳂溪一徑微山寒花發晚村逈客來稀強飲酬佳節悲歌送

夕暉平生愛歡聚衰病與心違

   馮辰

辰字駕之臨潼人貞祐三年進士辟涇陽令九歳知作詩

    雨後時年十三

東風花外錦鳩啼喚起西山雨一犁緑滿𬞞畦人不到桔橰閑立夕陽低

   王丗昌

丗昌字慶長寧州人貞祐三年同進士出身以信都丞致仕

    過華州

拔地三峰冷翠微落嵓飛瀑噴珠璣吟鞭落托𮪍驢過戰刃韜蔵牧馬歸

十丈玉蓮秋不謝半楞掌月晝還飛地靈人傑無遺逸未分蟠螭老布衣

    方城東寺海棠

苦苣如針草有芒桃花輕薄絮顛狂少陵例有詩沾丐只枉無言到海棠

   李宜陽過庭

過庭字庭訓武亭人貞祐二年進士歷宜陽永寧滎陽三縣令所去見思

入爲右曹SKchar断獄寛平當妖賊李亨首坐所詿誤數百人皆從輕法正大

中擢右三部司正終於昌武軍節度副使少日從太原王正之學故詩文

皆有可觀人𥘉與交者多不能合乆之知其爲淳質長厚人也壬寅四月

𭧂卒於東平子蕚字華甫

    讀公孫弘傳

古來好客數平津我道真龍未必真一箇仲舒容不得不知開閤爲何人

   田錫

錫字永錫宛平人興定五年進士調新蔡主簿閑居南陽𩦸立山下資豪

爽自少日有聲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屋閒作詩甚多吊蘇墳一篇有英靈還却眉山秀依舊

東風草木天之句丗閧傳之

    牧牛圖

干戈擾擾徧中州挽粟車行似水流何日承平如畫裏短蓑長笛一川秋

    故縣别業

九折驅車夢易驚一㕓老計喜𥘉成園𬞞不借將軍地宅劵何勞宰相名

山入平簷供逺翠水環釣石得𭰹淸漫郎聱叟𤦺玗子誰悟他生與此生

   張介

介字介夫彭城人正大元年經義弟一人歷鞏糓熟二縣令㓜有賦聲爲

人有緼藉甞贈詩人楊叔能末章云我貧自救如沃焦君來過我亦何聊

爲君欲冩貧士嘆才思殊减荒村謡楊𥘉以荒村謡得名故云

    讀天寶遺事

不但昨非今亦非上皇𮪍馬泪沾衣曲江死後無忠諌却憶詞人秋鴈飛

   龐漢

漢字茂弘平𣈆人正大末年進士沉毅有志節待次内郷北山兵亂遇害

    終南谿

冷雲低壓萬長楊十頃秋隂鎻北堂門外兵塵漲秦楚水邊煙景似湖湘

荷翻山雨僧䆫晩竹泛溪風客枕凉早晚𥘉平遂真隠遶陂閑牧石頭羊

   宋景蕭

景蕭字望之濟川族孫正大六年進士辟令秦安未赴遭亂望之於劉景

玄爲外兄故其詩頗𫉬沾丐甞有荒山銷盡古今魂之句詩家稱焉

    河隂望河朔感寓一首

南來邊報日駸駸思禹亭髙泪滿𬓛野燒爲誰留白草荒城空自隔踈林

鴈聲不断天連水山色無情古又今離合興亡只如此往年争識少陵心

    春雪用上官明之韻

啑啑春䖝閙撲䆫地爐茶鼎蚓聲長詩中有味淸於酒只欠冰梢數㸃

   李警院天翼

天翼字輔之固安人貞祐二年進士歷滎陽長社開封三縣令所在有治

聲遷右警廵使汴梁旣下僑寓𦕅城落薄失次無以爲資辟濟南漕司從

事方鑿圎枘了不與丗合衆口媒蘖竟罹非命輔之材具甚美且有志於

學與人交欵曲周宻乆而愈厚死之日天下識與不識皆爲流涕予謂天

道悠逺良不可知而天理之在人心者亦自不泯也

    還家三首

幽花雜草滿城頭華屋唯殘土一丘郷社舊人何處在語音強半是陳州

牡丹樹下影堂前幾醉春風榖雨天二十六年渾一夢堂空樹老我華顚

殊音異服不相親獨𠋣荒城淚滿巾秪有靑山淡相對似憐我是此郷人

   張叅議澄

澄字之純别字仲經本出遼東烏惹族國𥘉遷之隆安神黄縣府君移官

洛水因家焉之純早孤能自樹立避地洛西率資無旬日計而泰然以閉

戸讀書爲業甞從辛敬之趙宜之講學故詩文皆有律度兵後居東平詩

名藉甚如云齊客計窮思蹈海𣏌人癡絶謾憂天壞壁粘蝸艱國歩荒

池漂蟻失軍容此𩔖甚多

    積雨

積雨生頑痺新晴意自怡幽花依小徑野蔓媚踈籬髮少從梳懶年衰與

杖宜腐儒慚用拙糲食復何辤

    和林秋日感懐𭔃張丈御史二首

塞草枯黄秋未殘北風裘褐日生寒田園政憶遂𥘉賦冰雪莫吟行路難

囊頴露錐徒自苦蒯緱有劒秪空彈南䆫明煖無塵到慚愧髙人老鶡冠

別家六見月牙新萬里風霜老病身塊坐氊廬心悄悄逺懐茅屋夢頻頻

𤓰田無取終成謗市虎相傳乆是真郷國歸程應歳暮火爐煨栗話情親

    輥馬圖

飛塹乗城力亦優不應伏櫪便垂頭而今丗上無良樂兀兀黃塵輥得休

   劉神童微

微字伯祥益都人七歳能文道陵召入宫賦鳯凰來儀二首稱旨賜經童

出身係籍太學後登貞祐二年

    春柳應制得城字

翠細圎匀緑線輕着行排立弄新晴更看三月春風裏散作飛花滿鳯城

   郭宣道

宣道字德明邢州人系出衣冠家人物楚楚而有老成之風貞祐中客南

陽名士定興張履坦之罷鄧州觀察閒居此縣之石橋見德明愛之招致

門下飲食敎督委曲周備遂有聲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屋閒正大末没兵中

    送同舎張耀卿𥙷SKchar中臺

摩雲頭角看𭥦藏意外升沉豈易量取士皆知有科舉進身𥘉不在文章

関心鴈塔功名晚試手烏臺歳月忙此去一官先有路獨憐燈火夜䆫凉

   張仲宣

仲宣字利夫相州人舉進士有聲子柔字子友今在林慮

    下弟

主司頭腦舊冬烘更着書郎骨相窮曉賦得官何足道直須遮馬困吴融

    戲題石鹿蜂猴畫卷

横槊將軍馬足塵判花學士筆頭春功名果属丹青手造物如何戲得人

   胡汲

汲字直卿衞州人少有賦聲與新鄭傅伯祥呂鵬舉相友善兒寢𨹟而滑

稽無窮時命不偶竟窮悴而死

休𥬇叅軍靴不韈休嗟門客食無魚燕鴻來去端誰使鵬鷃消揺本自如

潦倒淵明三徑菊荒唐惠子五車書古人淡裏求真味身外紛華不羡渠

   王脩齡

脩齡字紹先同州人詩有得意好花開早落喚愁芳草燒還生之句閑閑

愛而戲之目爲癡仙人

    黃葉行送祖唐臣歸柘縣

送君黃葉山黃葉紛不掃上有蕭蕭之風樹下有漫漫之衰草山中黃葉

行復青髀肉一消人自老酒盡意不盡執手臨古道古道連延走錦襄錦

襄日暮浮雲翔一燈孤館相思處寒鴈一聲秋夜長




中州辛集卷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