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殘遊記/第18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老殘遊記
←上一回 第十八回 白太守談笑釋奇冤 鐵先生風霜訪大案 下一回→

話說王子謹慌忙接到河邊,其時白太尊已經由冰上走過來了。子謹遞上手版,趕到面前請了個安,道聲「大人辛苦」。白公回了個安,說道:「何必還要接出來?兄弟自然要到貴衙門請安去的。」子謹連稱「不敢」。

河邊搭著茶棚,挂著彩綢。當時讓到茶棚小坐,白公問道:「鐵君走了沒有?」子謹回道:「尚未。因等大人來到,恐有話說。卑職適才在鐵公處來。」白公點點頭道:「甚善。我此刻不便去拜,恐惹剛君疑心。」吃了一口茶,縣裡預備的轎子執事早已齊備,白公便坐了轎子,到縣署去。少不得升旗放砲、奏樂開門等事。進得署去,讓在西花廳住。

剛弼早穿好了衣帽,等白公進來,就上手本請見。見面上後,白公就將魏賈一案,如何問法,詳細問了一遍。剛弼一一訴說,頗有得意之色,說到「宮保來函,不知聽信何人的亂話。此案情形,據卑職看來已成鐵案,決無疑義。但此魏老頗有錢文,送卑職一千銀子,卑職未收,所以買出人來到宮保處攪亂黑白。聽說有個甚麼賣藥的郎中,得了他許多銀子,送信給宮保的。這個郎中因得了銀子,當時就買了個妓女,還在城外住著。聽說這個案子如果當真翻過來,還要謝他幾千銀子呢,所以這郎中不走,專等謝儀。似乎此人也該提了來訊一堂,訊出此人贓證,又多添一層憑據了。」白公說:「老哥所見甚是。但是兄弟今晚須將全案看過一遍,明日先把案內人證提來,再作道理。或者竟照老哥的斷法,也未可知,此刻不敢先有成見。像老哥聰明正直,凡事先有成竹在胸,自然投無不利。兄弟資質甚魯,只好就事論事,細意推求,不敢說無過,但能寡過,已經是萬幸了。」說罷,又說了些省中的風景閒話。

吃過晚飯,白公回到自己房中,將全案細細看過兩遍。傳出一張單子去,明日提人。第二天已牌時分,門口報稱:「人已提得齊備。請大人示下,是今天下午後坐堂,還是明天早起?」白公道:「人證已齊,就此刻坐大堂。堂上設三個坐位就是了。」剛、王二君連忙上去請了個安,說:「請大人自便,卑職等不敢陪審,恐有不妥之處,理應迴避。」白公道:「說那裡的話。兄弟魯鈍,精神照應不到,正望兩兄提撕。」二人也不敢過謙。

停刻,堂事已齊,稿簽門上來請升堂。三人皆衣冠而出,坐了大堂。白公舉了紅筆,第一名先傳原告賈幹。差人將賈幹帶到,當堂跪下。白公問道:「你叫賈幹?」底下答著:「是。」白公問:「今年十幾歲了?」答稱:「十六歲了。」問:「是死者賈志的親生,還是承繼?」答稱:「本是嫡堂的侄兒,過房承繼的。」問:「是幾時承繼的?」答稱:「因亡父被害身死,次日入殮,無人成服,由族中公議入繼成服的。」

白公又問:「縣官相驗的時候,你已經過來了沒有?」答:「已經過來了。」問:「入殮的時候,你親視含殮了沒有?」答稱:「親視含殮的。」問:「死人臨入殮時,臉上是什麼顏色?」答稱:「白支支的,同死人一樣。」問:「有青紫斑沒有?」答:「沒有看見。」問:「骨節僵硬不僵硬?」答稱:「並不僵硬。」問:「既不僵硬,曾摸胸口有無熱氣?」答:「有人摸的,說沒有熱氣了。」問:「月餅裡有砒霜,是幾時知道的?」答:「是入殮第二天知道的。」問:「是誰看出來的?」答:「是姐姐看出來的。」問:「你姐姐何以知道裡頭有砒霜?」答:「本不知道裡頭有砒霜,因疑心月餅裡有毛病,所以揭開來細看。見有粉紅點點毛,就托出問人。有人說是砒霜,就找藥店人來細瞧,也說是砒霜,所以知道是中了砒毒了。」

白公說:「知道了。下去!」又用硃筆一點,說:「傳四美齋來。」差人帶上。白公問道:「你叫什麼?你是四美齋的什麼人?」答稱:「小人叫王輔庭,在四美齋掌櫃。」問:「魏家定做月餅,共做了多少斤?」答:「做了二十斤。」問:「餡子是魏家送來的嗎?」答稱:「是。」問:「做二十斤,就將將的不多不少嗎?」說:「定的是二十斤,做成了八十三個。」問:「他定做的月餅,是一種餡子?是兩種餡子?」答:「一種,都是冰糖芝麻核桃仁的。」問:「你們店裡賣的是幾種餡子?」答:「好幾種呢。」問:「有冰糖芝麻核桃仁的沒有?」答:「也有。」問:「你們店裡的餡子比他家的餡子那個好點?」答:「是他家的好點。」問:「好處在什麼地方?」答:「小人也不知道,聽做月餅的司務說,他家的材料好,味道比我們的又香又甜。」白公說:「然則你店裡司務先嘗過的,不覺得有毒嗎?」回稱:「不覺得。」

白公說:「知道了。下去!」又將硃筆一點,說:「帶魏謙。」魏謙走上來,連連磕頭說:「大人哪!冤枉喲!」白公說:「我不問你冤枉不冤枉!你聽我問你的話!我不問你的話,不許你說!」兩旁衙役便大聲「嗄」的一聲。

看官,你道這是什麼緣故?凡官府坐堂,這些衙役就要大呼小叫的,名叫「喊堂威」,把那犯人嚇昏了,就可以胡亂認供了。不知道是那一朝代傳下來的規矩,卻是十八省都是一個傳授。今日魏謙是被告正凶,所以要喊個堂威,嚇唬嚇唬他。

閒話休題,卻說白公問魏謙道:「你定做了多少個月餅?」答稱:「二十斤。」問:「你送了賈家多少斤?」答:「八斤。」問:「還送了別人家沒有?」答:「送了小兒子的丈人家四斤。」問:「其餘的八斤呢?」答:「自己家裡人吃了。」問:「吃過月餅的人有在這裡的沒有?」答:「家裡人人都分的,現在同了來的人,沒有一個不是吃月餅的。」白公向差人說:「查一查,有幾個人跟魏謙來的,都傳上堂來。」

一時跪上一個有年紀的、兩個中年漢子,都跪下。差人回稟道:「這是魏家的一個管事、兩個長工。」白公問道:「你們都吃月餅麼?」同聲答道:「都吃的。」問:「每人吃了幾個,都說出來。」管事的說:「分了四個,吃了兩個,還剩兩個。」長工說:「每人分了兩個,當天都吃完了。」白公問管事的道:「還剩的兩個月餅,是幾時又吃的?」答稱:「還沒有吃就出了這件案子,說是月餅有毒,所以就沒敢再吃,留著做個見證。」白公說:「好,帶來了沒有?」答:「帶來,在底下呢。」白公說:「很好。」叫差人同他取來。又說:「魏謙同長工全下去罷。」又問書吏:「前日有砒的半個月餅呈案了沒有?」書吏回:「呈案在庫。」白公說:「提出來。」

霎時差人帶著管事的,並那兩個月餅,都呈上堂來,存庫的半個月餅也提到。白公傳四美齋王輔庭,一面將這兩種月餅詳細對校了,送剛、王二公看,說:「這兩起月餅,皮色確是一樣,二公以為何如?」二公皆連忙欠身答應著:「是。」其時四美齋王輔庭己帶上堂,白公將月餅擘開一個交下,叫他驗看,問:「是魏家叫你定做的不是?」王輔庭仔細看了看,回說:「一點不錯,就是我家定做的。」白公說:「王輔庭叫他具結回去罷。」

白公在堂上把那半個破碎月餅,仔細看了,對剛弼道:「聖慕兄,請仔細看看。這月餅餡子是冰糖芝麻核桃仁做的,都是含油性的物件。若是砒霜做在餡子裡的,自然同別物黏合一氣。你看這砒顯係後加入的,與別物絕不黏合。況四美齋供明,只有一種餡子。今日將此兩種餡子細看,除加砒外,確係表裡皆同。既是一樣餡子,別人吃了不死,則賈家之死不由月餅可知。若是有湯水之物,還可將毒藥後加入內。月餅之為物,面皮乾硬,斷無加入之理。二公以為何如?」俱欠身道:「是。」

白公又道:「月餅中既無毒藥,則魏家父女即為無罪之人,可以令其具結了案。」王子謹即應了一聲:「是。」剛弼心中甚為難過,卻也說不出什麼來,只好隨著也答應了一聲「是」。

白公即吩咐帶上魏謙來,說:「本府已審明月餅中實無毒藥,你們父女無罪,可以具結了案,回家去罷。」魏謙磕了幾個頭去了。

白公又叫帶賈幹上來。賈幹本是個無用的人,不過他姊姊支使他出面,今日看魏家父女已結案釋放,心裡就有點七上八下。聽說傳他去,不但已前人教導他說的話都說不上,就是教他的人,也不知此刻從那裡教起了。

賈幹上得堂來,白公道:「賈幹,你既是承繼了你亡父為子,就該細心研究,這十三個人怎樣死的。自己沒有法子,也該請教別人。為甚的把月餅裡加進砒霜去,陷害好人呢?必有壞人挑唆你。從實招來,是誰教你誣告的?你不知道律例上有反坐的一條嗎?」賈幹慌忙磕頭,嚇的只格格價抖,帶哭說道:「我不知道!都是我姐姐叫我做的!餅裡的砒霜,也是我姐姐看出來告訴我的,其餘概不知道。」白公說:「依你這麼說起來,非傳你姐姐到堂,這砒霜的案子是究不出來的了?」賈幹只是磕頭。

白公大笑道:「你幸兒遇見的是我,倘若是個精明強幹的委員,這月餅案子才了,砒霜案子又該鬧得天翻地覆了。我卻不喜歡輕易提人家婦女上堂,你回去告訴你姐姐,說本府說的,這砒霜一定是後加進去的。是誰加進去的,我暫時尚不忙著追究呢!因為你家這十三條命,是個大大的疑案,必須查個水落石出。因此,加砒一事倒只好暫行緩究了,你的意下何如?」賈斡連連磕頭道:「聽憑大人天斷。」

白公道:「既是如此,叫他具結,聽憑替他查案。」臨下去時,又喝道:「你再胡鬧,我就要追究你們加砒誣控的案子了!」賈幹連說:「不敢,不敢!」下堂去了。

這裡白公對王子謹道:「貴縣差人有精細點的嗎?」子謹答應:「有個許亮還好。」白公說:「傳上來。」只見下面走上一個差人,四十多歲,尚未留鬚。走到公案前跪下,道;「差人許亮叩頭。」白公道:「差你往齊東村明查暗訪,這十三條命案是否服毒,有甚麼別樣案情?限一個月報命,不許你用一點官差的力量。你若借此招搖撞騙,可要置你於死的!」許亮叩頭道:「不敢。」

當時王子謹即標了牌票,交給許亮。白公又道:「所有以前一切人證,無庸取保,全行釋放。」隨手翻案,檢出魏謙筆據兩紙,說:「再傳魏謙上來。」

白公道:「魏謙,你管事的送來的銀票,你要不要?」魏謙道:「職員沉冤,蒙大人昭雪,所有銀子聽憑大人發落。」白公道:「這五千五百憑據還你。這一千銀票,本府卻要借用,卻不是我用,暫且存庫,仍為查賈家這案,不得不先用資斧。俟案子查明,本府回明了撫臺,仍舊還你。」魏謙連說:「情願,情願。」當將筆據收好,下堂去了。

白公將這一千銀票交給書吏,到該錢莊將銀子取來,憑本府公文支付。回頭笑向剛弼道:「聖慕兄,不免笑兄弟當堂受賄罷?」剛弼連稱:「不敢。」於是擊鼓退堂。

卻說這起大案,齊河縣人人俱知。昨日白太尊到,今日傳人。那賈、魏兩家都預備至少住十天半個月,那知道未及一個時辰,已經結案,沿路口碑嘖嘖稱贊。

卻說白公退至花廳,跨進門檻,只聽當中放的一架大自鳴鐘,正鐺鐺的敲了十二下,彷彿像迎接他似的。王子謹跟了進來,說:「請大人寬衣用飯罷。」白公道:「不忙。」看著剛弼也跟隨進來,便道:「二位且請坐一坐,兄弟還有話說。」二人坐下。白公向剛弼道:「這案兄弟斷得有理沒理?」剛弼道:「大人明斷,自是不會錯的。只是卑職總不明白,這魏家既無短處,為什麼肯花錢呢?卑職一生就沒有送過人一個錢。」

白公呵呵大笑道:「老哥沒有送過人的錢,何以上臺也會契重你?可見天下人不全是見錢眼開的喲。清廉人原是最令人佩服的,只有一個脾氣不好,他總覺得天下人都是小人,只他一個人是君子。這個念頭最害事的,把天下大事不知害了多少!老兄也犯這個毛病,莫怪兄弟直言。至於魏家花錢,是他鄉下人沒見識處,不足為怪也。」又向子謹道:「此刻正案已完,可以差個人拿我們兩個名片,請鐵公進來坐坐罷。」又笑向剛弼道:「此人聖慕兄不知道嗎?就是你才說的那個賣藥郎中。姓鐵,名英,號補殘,是個肝膽男子,學問極其淵博,性情又極其平易,從不肯輕慢人的。老哥連他都當做小人,所以我說未免過分了。」

剛弼道:「莫非就是省中傳的老殘、老殘,就是他嗎?」白公道:「可不是呢!」剛弼道:「聽人傳說,宮保要他搬進衙門去住,替他捐官,保舉他。他不要,半夜裡逃走了的,就是他嗎?」白公道:「豈敢。閣下還要提他來訊一堂呢!」剛弼紅脹了臉道:「那真是卑職的鹵莽了。此人久聞其名,只是沒有見過。」子謹又起身道:「大人請更衣罷。」白公道:「大家換了衣服,好開懷暢飲。」

王、剛二公退回本屋,換了衣服,仍到花廳。恰好老殘也到,先替子謹作了一個揖,然後替白公、剛弼各人作了一揖,讓到炕上上首坐下,白公作陪。老殘道:「如此大案,半個時辰了結,子壽先生,何其神速!」白公道:「豈敢!前半截的容易差使,我已做過了。後半截的難題目,可要著落在補殘先生身上了。」老殘道:「這話從那裡說起!我又不是大人老爺,我又不是小的衙役,關我甚事呢?」白公道:「然則宮保的信是誰寫的?」老殘道:「我寫的,應該見死不救嗎?」白公道:「是了!未死的應該救,已死的不應該昭雪嗎?你想,這種奇案,豈是尋常差人能辦的事?不得已才請教你這個福爾摩斯呢!」老殘笑道:「我沒有這麼大的能耐!你要我去也不難,請王大老爺先補了我的快班頭兒,再標一張牌票,我就去。」

說著,飯已擺好。王子謹道:「請用飯罷。」白公道:「黃人瑞不也在這裡麼?為甚不請過來?」子謹道:「已請去了。」話言未了,人瑞已到,作了一遍揖。子謹提了酒壺,正在為難。白公道:「自然補公首坐。」老殘道:「我斷不能占。」讓了一回,仍是老殘坐了首座,白公二座。吃了一回酒,行了一回令,白公又把雖然差了許亮去,是個面子,務請老殘辛苦一趟的話,再三敦囑。子謹、人瑞又從旁慫恿,老殘只好答應。

白公又說:「現有魏家的一千銀子,你先取去應用。如其不足,子謹兄可代為籌畫。不必惜費,總要破案為第一要義。」老殘道:「銀子可以不必,我省城裡四百銀子已經取來,正要還子謹兄呢!不如先墊著用。如果案子查得出呢,再向老張討還。如查不出,我自遠走高飛,不在此地獻醜了。」白公道:「那也使得,只是要用便來取,切不可顧小節誤大事為要。」老殘答應:「是了。」霎時飯罷,白公立即過河,回省銷差。次日,黃人瑞、剛弼也俱回省去了。

未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老殘遊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