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朝鼎盛萬年青/第027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二十七回 急腳先鋒逢恩得赦 投懷弱燕救主成親

  話說眾人正在得意,忽聽門外人喊馬嘶,不知何故,王公即喚家人快問,是何處人馬擾攘。家人去不多時,慌忙報道:「有一班強盜,十分厲害,要借我銀子五千兩,若不應承,他就齊攻打入來了,請老爺定奪。」王安國道:「五千兩銀子,所值甚麼?要借便借,何必帶人馬來?吩咐家人叫他先將人馬退出,我隨後便將五千兩銀子,與他們便了。」聖天子在旁道:「何必如此怕他?待我出去罵他,包管退了,不敢再來。」抽身出來,將莊門打開,大叫道:「你眾人如此無禮,深夜引人馬劫人家,是何道理,難道不怕王法麼?」眾強盜正在得意洋洋,忽見莊門大開,這人出來,如此口氣,必有些膽勇。   為首的姓黃名天佑,諢號急腳先鋒,次的姓張名國俊,諢名小溫侯,二人乃綠林中豪傑,因犯了人命之事,故由松江逃至於此,二人遂結義為兄弟。時黃天佑年二十八歲,生得滿面鬍鬚,雙目閃閃生光,十分勇惡。那張國俊少黃天佑三歲,生得面如冠王,唇若塗朱,十分清雅。住本莊中東一百里,有一座飛鵝山,二人在此,已有數年,並不打家劫客,今見山中糧草不足,故下山與王生員借五千兩銀子,不期遇了高天賜出來,將他來喝。那黃天佑說道:「兄弟本事精強,且又有眾頭目小囉卒,借五千兩銀子,非是強取,不過因山中糧缺,倘有半個不字,恐怕屋宇俱焚,毀之無及。」天子大喝道:「爾等快走也罷,尚敢大膽在此逞強!」黃天佑也不答應,舉刀就向天子頭上砍將下來,這邊天子急忙拔出佩劍相迎,戰至數回合,莊內走出一群家丁並日清,均上前來助戰,那邊張國俊見有人從莊內出來助戰,他又上前與眾人一齊接住,一場大戰。少時,日清敵不住國俊,賣個身子,走入莊去了。這裡天子久戰,也就手慢眼花,有些敵不住,又加國俊相助,被困在核心,左衝右突,不能脫身,正在危急之際,正是:     龍游淺水遭蝦戲,鳳入低巢被鳥欺。   且說本村柳姓,有一燕姑,年方一十八歲,生得沉魚落雁,閉月羞花,詩詞歌賦精通,且學得渾身武技,十八般兵器純熟。父名柳春暉,只生一女,極為痛惜。此女幽閉貞靜,孝順雙親,勤習女工,今夜正在閨中與女眷們下棋,忽聽得有廝殺之聲,急喚丫鬟出去問來,一時丫鬟回稟:「是村頭王秀才宅內,被人夜裡入莊打劫,今聞有個親家,與他對敵,被害甚急。」那燕姑聞言,稟知父親道:叫L等份屬鄰居,理宜相助,女兒應提槍上馬救他。」其父初則不許,無奈她一定要去,只得吩咐精選家丁數十人隨她而去。於是燕姑拔下金錠,提刀上馬,一擁出了莊門,嬌聲滴滴,殺氣騰騰,一直上村頭而來。正是:     金蓮小小穿銅蹬,玉臂雙雙挽寶刀。   一隊人馬如飛到了村前,只見一群強盜把一人圍住,十分危急,眾人圍住得意。燕姑叱咤一聲,香氣侵人。猛然見這女子帶了十來個大漢飛走前來,突圍而入,張國俊道:「先擒此佳人回山,然後再捉此人。」乃移兵與燕始大戰。燕姑道:「來賊通名受死!」眾人把燕姑看不在眼內,乃道:「不識飛鵝山黃天佑、張國俊麼?」天子乘此跳出圈子。回來看見一員女將,帶著眾人與賊共戰,料必是來助朕的。起勢殺得囉兵七零八落,那天佑與國俊,看得那女子武藝非凡,反敵不住,於是天佑竭力舉刀,向燕始便砍,張國俊手持方天朝,向天子胸前便刺。四人共戰一堆。   只看得那上打雪花蓋頂,下打老樹盤根,左打雙龍出海,右打猛虎歸山,前打將軍掛印,後打佳人佩劍,左插花,右插花,金鞭剪玉轡,一個是至貴之身,能文能武,文可勝人,武可蓋眾;一個是脂痕透甲,粉膩脂香,仿似濃桃豔李疆場上,趙女秦姬劍朝叢;一個是行如風過走,飛猿跳蛇,行不及渠;一個是溫侯再世降凡間,方天如舞鬼神驚。   且說四人戰到二三十個回合,未分勝負,忽然哈叱一響,天佑已被燕姑擒了,國俊正在慌張,手裡一鬆,被天子用起神出鬼沒的手段,將張國俊捉了,於是眾呶羅看見兩個大王被捉了,無心交戰,哄的走了。眾家丁並柳家主僕,一同進了王家莊來,堂客出來迎接燕姑,王家眾人把兩個強盜捆在後圓柱上,於是大排筵宴,並使人請柳員外,多謝令愛之能,祈請赴席。於是柳家人來,是夕歡歡宴罷,送回燕姑。   次日,王生員正欲把二人解官審明依國法,天子乃命人帶他出來後送官不遲。眾家人領命,遂擁黃天佑、張國俊至,立而不跪,天子拍案大罵道:「今被捉,尚敢抗拒不跪。」黃天佑與張國俊二人道:「要殺便殺,要送宮便送官,何必多問?」天子見他如此義勇,又且相貌魁梧,乃道:「你二人如果是迫於不得已而落草,不妨與我說實,不但不送官究治,且能薦爾去投效,也好得個出身。」二人見他如此看待,只得從頭說出來。   天佑道:「請問豪傑姓甚名誰,何處人氏?」周日清在旁答道:「此位姓高名天賜,北京人氏,是當今丞相門生,而我姓周名日清,是他的乾子,自出京以來,不知收了幾多英雄,除了幾多奸官污吏,路遇不平,必為之伸雪,任爾文如子建,武若孫吳,總能答應得通。你二人如果肯改邪歸正,把家鄉來歷說明,一樣會對你們有幫助。」   黃天佑道:「某乃松江人氏,雙親早喪,留下小人,只學些武藝,且又家貧,並無生意,一日在松江府城,遇見一人在街上,拿了一個婦人,說道他丈夫欠錢不還,將她抵償回去作妾。被我問起情由,方知是馮狗官的公子,因見她生得姿容好,適同親丈夫上墳拜掃,為他看見,與那人說話,願將百金買其妻,那人不願,妻亦不肯。便假造契券,借他紋銀一百兩,如過期無銀,任憑將妻抵償作妾。某問他是城南人姓謝名德,販賣雞兒為生,故人欺他無勢力。被我看見,將他攔住,廝打一場,打得性起,鐵尺將他打死,是以走來此地落草。張國俊亦是某家鄰村人氏,皆因路見不平,打死人命,一同走至此地,原望朝廷有用武之際,便即投軍歸正,今因山中人眾,漸漸缺糧,故來此莊借些糧銀,以圖後報,非有反意,今被擒不殺,反被提拔,則感恩不淺。」   天子想道:「怪不得失志英雄,壯士無顏。」乃問王生員道:「今日且將他二人放了如何?」王安國道:「隨高老爺主張。」天子命日清鬆他二人的綁,二人起來叩恩站立。天子便道:「我今有書一封,你二人往本省巡撫處投呈,便有安身之所,你見了莊大人便說我二人明日又到別處探友,不用來此。」二人接了書信,叩頭而去。先回至山中,與眾人說知,道:「爾等把守山寨,須要小心,待我二人有實任,即書來叫爾等報效朝廷。」黃張二人吩咐一番,便即動身。   在路上不止一日,來到巡撫衙門,即投了書信。少時,有人呼他二人進去,二人便整衣冠,進內見了莊大人,叩頭起來,莊大人先問道:「那個高天賜,今可在王家莊否?」二人道:「這高老爺又到別處探友去了,他說見了莊大人,就說不日回京,不用到來尋訪。」莊大人說請二人坐下,黃、張道:「大人在上,小的怎敢就坐?」莊有慕道:「不妨,爾識高天賜是何人?」二人道:「他是劉丞相的至愛門生。」莊大人道:「那高天賜就是當今天子,偶下江南,游到此地。」二人聽了,望天謝過聖恩起來。莊有慕道:「爾在松江府打死人命,今落身山寨,幸得遇著聖上,令我銷了此案。即依意旨,拿了松江府監候,再拜本進京聽候部覆發落。現今無缺與爾二人,暫補巡城守備,候有功於國另行升賞。」二人大喜,叩頭而去。於是莊大人把松江府拿了監候,另委簡府補上,即銷了黃天佑這案。   且說天子見黃張二人去了,甚是歡喜,得此兩員武將,如此忠勇。乃與王安國道:「仁兄以為我何如?」王安國道:「文武全才,是一個貴公子也。」日清道:「此是當今仁聖天子,偶游江南,因而到此。不可聲揚出外,以防他人暗算。」眾人聽罷,一同跪下,三呼萬歲,叩頭不已,口稱死罪。主上道:「不知者何罪之有?我有一言,欲與王兄共論,未知允否?」安國道:「萬歲有旨,定當從命。」諭道:「我命爾為媒,欲要柳員外之千金燕姑,望速往作代。」   於是王安國即到柳員外處說知此事。員外喜悅道:「怪不得我生此女時,有一飛燕入懷,故而名燕姑,今日果有此兆。」乃即命人請回小姐,同王秀才來到王家莊,見了天子,納頭便拜。安國道:「此即是柳春暉也。」春暉叩罷起來,便道:「得主上不嫌蒲柳之姿,上配龍顏,實為萬幸,恐小女粗鄙,不堪服侍。」天子道:「朕意已決,毋得推辭。令愛文才武藝、容貌俱佳,何陋之有?今封爾為國文之職,候朕回京,同享榮華。」柳春暉謝恩而起。又賜王安國舉人,一並會試,並賞加五品銜,安國叩謝。又答奏道:「今日黃道吉日,請萬歲過柳府與柳小姐成親。」大張筵宴,鼓樂喧天,說與人知是京中劉丞相的門生,世家公子。   且說天子在柳府住了月餘,恐怕大後盼望,故想回朝,乃吩咐王柳二家道:「朕今暫住,不日回朝,即當來接兩家。」王柳二人苦留不住,只得送別而行。於是主上與日清回京而去,不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