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朝鼎盛萬年青/第029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二十九回 蘊玉閣狂徒恃勢 天香樓義士除頑

  話說黃生眾人,吟完酒令,忽聽芙蓉花底一聲響亮,嚇得眾人欲走,乃見一個白髮老者,從花底出來,年約七十餘歲,生得童顏白髮,飄飄有神仙之狀。拱手道:「老漢乃司花之神,感君等至誠祭奠,憐香措玉,以餞春歸,故至誠感格,以致吾等享受,無可以報,欲救君等脫離苦海,免在塵中。」眾人聞言,驚疑始定,知是神人,一齊跪下,口稱:「神聖降臨,望求超拔弟子等男女眾人,離了人間塵苦。情願打掃仙真洞府,也是歡喜,未知神聖可收留否?」那神道:「現在當今天子,不久游到此地,爾等須當有急則救,若是見了高天賜便是。眾人切記不可錯過。」說罷,化一陣清風,就不見了。各人驚喜交集,向天叩謝,又向花前拜謝已畢,復上樓來開懷暢飲。正欲再整杯盤痛飲大醉,忽聽得樓上蘊玉閣西面酒店上,飲得大笑,又聞喊打之聲,不知何故。   原來是一班惡少,在此藉酒打架,往往如此。為首的是本地一個土豪,姓區名洪,諢名飛天炮,有些家資,請教師在家,學得拳棒,與一般亡命,隨處惹事生端。到此酒店小酌,因爭坐位,便廝打起來。原來他上樓來,已先有人坐了中坐之席,他乃後到,欲換此座,剛退一個硬漢,不肯讓他,故出不遜之言,意欲情勢欺人,正在吵鬧之際,正遇天子與日清偶游到此,聞打鬥之聲,意欲看得不平,便下手相助,聽來原來是那區洪不合道理,心中就不平。後見他動手,把那漢亂打,那漢獨自一人,竟無相助,左右之人,又怕區洪之勢,俱不敢出言阻住。日清在旁忍氣不住,上前把那些亡命,一個個打得東倒西歪,走的走,跑的跑,下樓如飛的去了。   那漢向高天賜及日清二人叩頭,便道:「多蒙搭救,感恩不淺,請問客官高姓大名,必不是本處人氏,請道其詳。」聖天子答道:「吾乃北京人氏,姓高名天賜,與舍親周日清來此探親,因平生好抱不平,故遇有逞惡欺人者必打之,今見足下一表人才,定非下俗,故叫舍親相助,打得那班狗頭逃走。請問足下貴姓大名?」那漢子道:「在下姓王名閏,是做綢緞生意,因午後無事,先到此間,自揀好位正坐,不料此人恃眾欺人,要小弟讓此座位與他,小弟不讓,拳腳交加,幸得二位搭救,實在至幸,小店離此不遠,請二位到小店一敘,幸勿見卻。」天子道:「小小事件,何足言謝?足下既有此美意,亦自當從命。」乾是即與日清、王閏三人,一齊出了店門來至綢緞店中,分賓主坐下,茶罷,王閏即吩咐備下一桌美席,留二人共酌,於是三人施禮入席。酒過數巡,王閏開言:「二位客官既是好游,明日待小弟同二位去一處好去處。」是夜罷酒,留二人在店中過宿。   明日清晨,用過早膳,王閏帶了一個小童,與高周二位,來至天香樓。此時黃永清等眾人,也在此暢飲。此處是東西南北四樓,俱是起造得一式,一樓上可容十數席,亦覺寬展舒暢。天子、日清、王閏三人,即在南樓坐下。那些粉頭打扮得粉紅嫩綠,上來施禮已畢,入席高談細酌,一個名喚瓊姬,一個名喚彩姬,一個名喚麗姬,三人都是年不上二十,生得才貌驚人。酒已數杯,遙聞西樓上飲得極其高興,原來是黃永清在此暢飲。且說眾人正在強勸彩雲飲酒,彩雲道:「列位先飲,妾當陪飲。」雲生道:「請卿快飲,再有妙談。」彩雲無奈,被迫不過,只得一氣飲了三杯。眾人拍掌大笑道:「癡情婢子,看她必待李郎強之乃飲,可說鍾情之極了!」說得彩雲桃腮暈紅,急道:「今被爾等迫我飲了三大碗,又來取笑。即喚侍兒換了一桌酒筵,待我行一大酒令,以消此恨。今日三位公子並未多飲,妹子擺下一桌在此,與各位再豪飲一場,如怯者不算英雄。」說完,大家齊道:「更妙。」那眾人因見她飲了數次三大碗,又見其出令,十分喜悅。不一時丫鬟擺上酒來,連椅桌都換過,看她擺得:     瓊樓可比蓬萊島,玉宇翻疑是廣寒。   中間擺著南京榻,雕几檀架,堆些新詩古畫,金箋雲簡,兩旁粉壁上,掛著名人字畫,梅蘭菊竹,左旁擺一對醉翁椅,右邊設一張貴妃牀,樓前短欄外,擺了幾盆奇花異草,芬芳撲人,中間吊了一盆小鼇山,四邊掛的玻璃燈,照耀如同白晝。   架上早已擺下瓜果小碟。六人入席,丫鬟兩旁侍候,其時天已起更,丫鬟點起蓮花燈,酒點三巡,彩雲即命秋月拈令筒來放在當中,又拈骰子來,各人先擲一手,擲得紅點少者,便請先拔籤筒之令。如正紅無者,先罰他一大碗,如有紅點者,不拘多少,都要一個牌名說出來。永清先擲,把骰子一散,得五個二,一個主,便道:「這叫做北雁朝陽。」後至禮泉,擲得一個麼,一個五,四個三,這叫月明群鶴守梅花。雲生擲的是三個六,三個四,這叫做紅雲散在半邊天。那綺香擲了五個麼,一個四,乃道:「吾乃新改一個牌名你聽。」眾人道:「看她是個什麼新式?」綺香道:「這叫做九天日月開新運。」那瑞雲也擲了四個三,一個麼,一個六,這叫做天晚歸鴉遇月明。其後彩雲也擲了六個都是五,這個名叫滿地梅花,皆是全黑者。   瑞雲急道:「你是令官,偏是你擲是正,正是你好彩了,你快飲一大碗。」彩雲無奈飲了,自願唱一支解心陪罪,然後再擲便是。眾人道:「就如此罷,快唱,若遲滯,就不依你了。」彩雲只得宛轉歌喉唱道:     情書一紙,寄與情郎,思憶多時,兩淚枉自傷,酒鬧月夜同私誓,約同生死不分離。懷想我郎,別後無音信,留惹相思數月長。恨奴命薄如秋葉,焉得化為鴻雁去尋郎,免得香衾夜夜無人伴,蝶帳時時不見郎,又聽得鵑啼聲慘切,自是愁人聽得更斷肝腸。   唱罷,將骰子擲了一個四,五個六,這名叫將軍爭印,於是大家飲了三杯。忽然樓下一片喧吵之聲,大家皆驚立不定,側耳細聽,這邊天子與日清亦倚欄靜聽。   原來是一班無賴之徒,把那些有姿色妓女,登門搶掠而去,正在與他廝鬥不下,街上無人相助。日清見了,大喝道:「青天白日,登門搶掠,是何道理?」就向人叢中搶回諸妓,再奪一對四尺長的刀,把那些無賴殺得七零八落,血流街上,俱皆殺走了。原來都是無膽匪類,一味大聲,及至打架,架都不能招了。於是院中鴇娘,與妓女龜奴等,皆來拜謝,乃安排筵席,請高客人與周王二位同酌。   這裡黃永清等人亦備一桌請高客人三位過來共酌,並訪天下英雄之意,高天賜同王閏飲過幾杯,又被黃永清差人持帖屢屢催請,只得與日清過西樓。三位公子見了,急起身相迎,王閏亦隨後便來,一一見過了禮。茶畢,永清先問道:「請問三位高姓大名,仙鄉何處?請道其詳。」王閏道:「小子姓王名閏,是本處人氏,在泰安做綢緞生意。此位姓高名天賜,北京人氏。這位是同來貴親,姓周名日清,亦是抱不平,搭救小弟,今日又遇了此等惡徒。」   天子道:「此是官軍不用心,是以弄得如此,待我稟知本省巡撫,把個些武營員弁,責戒一番,然後可望盡力保國安民,請問三位貴姓大名?」黃生道:「小弟乃本處人氏,姓黃名永清,這個姓張名禮泉,那位姓李名雲生,亦皆本處人氏。小弟祖上是侍郎之職,此二人亦世家子也。」高天賜聞言,原來是忠臣之後,乃道:「三位公子,如此慷慨,現在庠或在貢舉?請道其詳。」永清答道:「小子三人,一衿未青,因性好遊玩,懶於功名。」說罷,吩咐擺下佳筵,六人從新見禮,入席共飲。   酒過數巡,天子見他三人如此高義,外貌雖好,未知內才如何,不若在此試他一試,若果經綸滿腹,日後收他,以佐朝廷之用。於是在席上把古今聖賢興廢,治國安邦之事,問他三人,對答如流。便道:「三位公子皆是才高八斗,何必性耽詩酒,倘入應科考,何患翰林不到手?」三人應聲答道:「此非小子等所願也。除是國家有急事,饑荒之年,即可出力以報朝廷。」天子聽了喜悅於心,酒罷,各辭別去了。那周日清引路,往各處遊玩。只聽路上言三語四,有妖怪白日害人,未知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