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朝鼎盛萬年青/第033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三十三回 英雄遇赦沐皇恩 義土慈心叨御賜

    英雄志氣勇除奸,手段高強不是閒。
    戰處蛟龍潛碧海,舞來猛虎遇深山。

  卻說金剛因路打不平,救了王碧玉,一時力猛,把公子打死,十分著急,人命重大,非同小可,且是提臺之子,只得見勢就走。天已將晚,心中著忙,肚中饑餓,難以行走,就在村中古廟棲身,日間打過一場,又因路多走了,十分困倦,饑鼓雷鳴。自思不合一時粗魯,至把那張公子打死,又想道且喜又與地方上除一害,伏在神臺上朦朧睡去。且說此處正是忠樂村地面,此乃關王廟,十分靈聖,若忠臣孝子,義士烈女到此祈拜,無不靈驗。惟廟小,並無司視看守,只得村人朝夕香燭供舉。

  時正三更,那金剛夢見有鬍鬚之人,來叫他有話吩咐。他不知所以,乃從神人來至一處,但見如殿宇一般,上面坐著一位紅面神聖,乃是漢代關夫子。他上前跪下,口稱:「小人金剛叩見。」帝君命他起來,方敢抬頭。帝君開言道:「惟念爾一點仁義之心,不顧自己受害,代人出力,救困扶危,甚是可嘉。今說與爾知,方今朝廷招賢納勇,爾即往投黃永清家內,便有出頭日子,日後得志,要盡忠報國,牢牢緊記。」金剛聽罷,再拜叩謝,帝君乃命兩青衣小童,送他回去。路經一個綠水魚池,十分幽雅,正在漫行貪看,不提防被青衣一掌,打落水中,大叫一聲,正在慌忙間,驚得渾身冷汗,原來是南柯一夢,十分奇怪,自思帝君之語,須當緊記。起來向神再拜,其時正在五更,天色將曉。正是:

    雞聲三報天將曉,月落星稀日漸升。

  意欲抽身起來,奈饑餓難忍,手酸腳軟,只得神臺下再坐,且過片時再走。且說此處正與黃侍郎家相去不遠。是日正值黃府酬神,家人搬了禮物,來此廟參拜已畢,各往廟外,一時那金剛見人到此酬神,正欲等他拜謝已完,求他賜些酒食,以充肚饑,後見人往廟外去了,乃伸出頭來往上一看,看見那三性供在臺上,不顧甚麼,起來大飲大吃,吃得醉飽,復縮在神臺之下。黃府各人回來,見那三牲酒食不見了許多,難道神聖吃了?斷無此理,必定是偷兒吃了。乃四處找尋,只見神臺下有個大漢在此,料是此人偷吃,喧吵起來,扯那個金剛出來罵道:「你這偷兒,為甚麼在此偷人禮物吃?」金剛不好意思,只得硬著頭皮說道:「是我一時饑餓偷了吃,多謝你。」家人道:「謝什麼?我與你去見公子。」就此拖扯來至府中,黃府家人入內稟知永清,永清出來說道:「是哪個人吃了我家敬神的東西?」金剛即上前道:「是我!」

  永清把金剛一看,見他相貌魁梧,必不是無用之人,乃開言道:「足下高姓大名,因何如此?既是肚腹饑餓,請再食如何?」即叫家人再搬酒肉出來,任他一飽。於是金剛大食一頓,食罷,向公子問道:「請問貴人高姓大名?」永清道:「我姓黃名永清,家祖黃定邦侍郎。」金剛叩頭道:「小人有眼無珠,無識公子,望為恕罪。」公子道:「你姓甚名誰,為何到此如是,說與我知,我自有處理。」金剛乃把救碧玉打死張公子之事,說了一遍。黃永清道:「如此說來,義氣堪嘉。現在四處出賞帖,圖形繪影捉你,你不必往別處去,就在我這兒住下,教習我家人武藝,此事有我在此,張提臺亦不敢到此查問。」金剛喜不自勝,在黃府教習他家人各式武藝。正是:

    英雄暫得棲身有地,奸佞無從捉影拿形。

  且說張提臺嚴緝了數月,並無蹤跡。一日,訪聞得在黃永清家中,乃命人求永清將金剛交出,以正其罪。乃喚家人辦了禮物名片,向黃府而來,見了黃公子,把名帖呈上,道了家主之意。公子道:「我家何曾有金剛到此?鐵漢倒有幾個,爾乃回去對你家大人說知。」家人無奈,拜辭而去。回至府中,把公子之言,對提臺大人說知。提臺聞言大怒道:」我懼你這黃狗麼?」即傳齊參游守府千百把總並五營四哨兵丁,殺氣騰騰來到黃侍郎府前,大叫道:「黃永清小子,快把金剛交出,遲則到府搜出,恐怕你這世襲有些不便。」黃府家人急入內報知黃公子,黃公子吩咐家人不要理他,諒他官軍人等不敢進來,無奈大呼小叫,人馬喧鬧不已。

  金剛忍不住,便向黃公子道:「為小人之事,累及公子如此吵鬧,心甚不安,莫若小人出去與他對敵,若殺退他回去,另作別計,若打輸了,另往別處。」公子再三勸止不住,只得由金剛出了府門,手提長槍,在大門口大喝道:「爾這個昏官,縱容兒子白日搶人家閨女,該當何罪?幸得某家救了這良家處女,爾的不肖兒子,定要與我相爭,今我將他打死,為地方除了一個大害,實為百姓之幸,爾敢來尋我?好好回去,用心報國罷。」這張提臺聞言大怒,正是仇人對面,即命各人上前與他廝殺。那金剛振起神威,殺得那些兵丁敗走而回,張提臺見了,急催五營口哨各官一齊上前,把那金剛圍住,戰有數個時辰,無奈金剛寡不敵眾,被官兵生擒去了。張提臺大喜,即帶回街中,嚴刑拷問,金剛總是不招。提臺無奈,只得交與本縣李連登審問,務必要拷出真情,認了口供,方能請王命正法。

  再說永清自金剛被捉,令人訪問,知是叫李知縣審問,自思李連登與我甚厚,不若到他衙中說情,若能救他一命豈不是好?吩咐家人備轎,來至縣衙前,命人傳了名帖。李知縣聞得,急整衣冠,大開中門,迎接入去,分東西坐下,李連登道:「不知公子到來,有何見教?」永清道:「父臺大人,今因晚生家中金教師,不知與張大人有何仇隙,以至起兵馬來合下,活捉他來,聽是交與父臺大人處審斷,未知曾否審出明白,望祈示知。」李知縣道:「聞那金剛與王全交好,因張公子與王全不相投,故此金剛將張公子效貴打死,投在貴府,妄為教師。如今事情重大,明日請公子到來,並通知提臺,著人一同會審如何?」永清道:「總求父臺大人原情辦理就是。」說了辭出,次日一早到衙,李知縣即令人請張提臺著人到來一同會審,張大人即著葉游府到知縣衙門而來。黃永清公子也到。即提出金剛來審。那金剛恐連累黃公子,他就從頭說明。知縣無奈,只得錄了口供,回覆提臺,候令處決。黃公子辭別回府,葉游府亦回。

  且說天子與日清游過了許多熱鬧場中,一日,偶然想起黃永清等,正欲到他府中一探。日清引路來至黃府,家人通報,永清急忙穿衣出來跪接,天子入內,坐下道:「嗣後便教叔姪相稱,行叔姪禮罷。」永清點頭,即喚家人備了酒膳,席間永清把金剛之事,對天子從頭說了一回。天子聞言怒道:「如此之人,死有餘辜,那金剛乃義氣忠勇之人,待朕明日即行發旨一道,與莊巡撫大人,令他將張提臺拿住,待朕回朝,自有發落。並將金剛放出,賞了李連登道銜記名,遇缺即補。」是晚把旨意寫了,次日吩咐周日清快去莊大人處投呈。正是:

    英雄運起逢恩赦,奸佞機謀枉設施。

  次日,周日清領了聖旨,到莊大人處,令人傳報,莊巡撫即換衣冠,排開香案跪接。日清開讀詔曰: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朕今遊歷江南,為表揚忠孝,削除奸佞起見,今訪得張提合縱子行兇白日搶奪良民處女。其子已死,無足追究,即將提臺拿問進京,候朕回朝發落,並賞李連登道臺記名,遇缺即補。速將金剛釋放。欽此。

  莊大人聽詔已畢,即與日清一同坐下。茶罷,日清辭別而去,回來復旨。莊大人即排開香案,依詔行事。且言金剛出了縣牢,向知縣太爺謝過,即回至黃府,向公子叩謝。公子道:「此乃當今仁聖天子放爾回來,快去見駕,叩謝天恩。」於是金剛急上前叩頭。天子將武經韜略一一盤問於他,金剛對答如流,聖上大喜,即封了游府之職,手詔一道,命他往莊巡撫處驗過,俟有缺即補。金剛叩頭謝過,又向周、黃叩謝。這黃永清排下佳筵,又命人請張、李二公子到來暢敘,張禮泉與李雲生一同來見天子,叩頭跪拜。起來一同入席,談些詩賦,諸人俱應對如流。仁聖天子想起他眾人是富貴忠義之人,即命人拈文房四寶來,寫下幾個大字,與張、黃、李三人看。各人上前看時,見寫得筆走龍蛇,十分佳妙。寫了遞與黃永清等,永清等接過謝恩。給水清的是四個大字「江南義士」,上面寫著年月日,御筆親題。那張禮泉一個大「壽」字,李雲生也是四個大字「義播江南」,亦有年月日,御筆親題,各蓋御印。三人接了,再拜叩謝,十分喜悅,即命人請木匠雕刻,上匾於門前。

  是日酒至更深方散。永清侍候聖天子在窗前玩月,正看得高興,忽聽一段悲怨琴聲,如怨如慕,如泣如訴。正是:

    風清月白當窗夜,琴韻悲歌數里揚。

  不知悲歌從何而來,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