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朝鼎盛萬年青/第034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三十四回 命金剛碧玉共成親 逢聖主許英談戰法

    誰家琴韻響嘈嘈,如怨如悲慘切高。
    高韻聽來如泣,低韻聽來如訴。
    任爾金剛聽得也哀憐,鐵漢聽之亦悲悼。

  話說天子正與日清看月,忽然聽得一片淒涼琴韻,風送而來,正欲側耳細聽,被風起吹亂,於是下樓來安寢。至次夜又往窗前候聽琴音,果然初更之後,便聞琴韻悠揚,分明聽得清楚道:

    琴聲弄出怨時乖,醜命生來八字排。
    年老雙親今已謝,怨仇雖息將人累。
    累著金剛忠義漢,如今遇禍走天涯。
    天涯海角何方覓?碧玉情願結和鳴。

  聖天子聽罷道:「此女彈琴自怨,是因金剛救她,累她逃難,不若明日訪知,我做主叫金剛娶了,豈不是好?而且了她心中之願。」下樓安寢。一早起來,即喚黃府家人請公子出來,永清出來問安,叩問有何聖訓。天子道:「前金剛所救之王碧玉,即夜來彈琴者是也,朕因聽出琴音,說道雙親俱逝,又云多虧金剛搭救,情願配他為妻,爾可叫個伶俐婦人帶個老婦前去,對她說知,金剛今已做游府,叫她來這裡住下,再發旨召金剛到此,暫借府中成親可也。」永清聽了,即命人去尋了王碧玉,將言對她說知。原來碧玉自得金剛搭救之後,逃往於此,不幸父母雙亡,正是十分苦楚,只得從命。來至永清家中,自有婦人接入,天子召金剛把此事對他說知,金剛大悅,謝過起來。永清代他辦了酒食,擇了黃道吉日,與金剛成親,夫妻十分恩愛。向眾謝禮已畢,夫妻一同上任去了。

  再說天子見事已畢,送與日清別了永清眾人,往游別處而去。

  話說松江府留仙市,有個文武雙全之人,姓許名英,生得唇紅齒白,相貌超群。文比江都,武如呂布,六韜三略,無所不精,諸子百家,無所不曉。性好結交天下英豪,未逢知己。慷慨好施,家財百萬。後來父母亡過,把那家資漸次用得乾淨。有錢時有人相識,及至窮了,向親朋借一毫不得。無可奈何,只得將產業變盡了,正合著俗語云:

    世人結交須黃金,黃金不多交不深。
    縱令言語暫相許,終是悠悠行路人。

  那許英挨窮不過,只得在留仙市關帝廟前,擺賣武藝,引動看的人如蟻隊一般圍住,他便硬起頭皮言道:「列位請了,某因生平惟好揮霍,把父母遺下家資,盡用去了。只得在此弄槍刀拳棍,列位看了指教,萬望勿取笑是幸。」說了雙刀舞動起來,好似冬天下雪一般,初時還見他有層有次,後來他舞得一堆雪花,滾來滾去,甚是好看。把刀舞完,復又將棍弄起來,但見他將棍打得:

    上打雪花蓋頂,下打老樹盤根。左打金龍出海,右打猛虎離山。前打金雞獨立,後打美人佩劍。左插花,右插花,金較剪,玉搔釵。或則將軍捧印,或則美人照鏡。有風吹落葉之勢,鬼泣神驚之技。真是武藝無雙,人才絕品。

  看的人齊聲喝采,也有贈綢緞,也有贈錢的。若別人賣武,有此銀錢便可夠用,惟許英是有錢的子弟,使用慣的,故嫌他打采的少,便道:「小弟尚有拳腳未使,欲再與諸君共看,無奈諸君要看工夫,不想出錢,故小弟無心弄了。」

  旁邊一人,姓常名惡,因他是個惡棍,行為無賴,故地頭上叫常惡,他即大喝道:「看爾這人賣武,往別處的為是,但本地自己地方,嫌打采微少,豈有此理。我知你是一個舊家子弟,今窮了,清茶淡飯也就罷了,尚作此模樣,快收了會罷。」惱得許英面紅耳赤,大喝道:「老子在此耍工夫,應該來問候,尚敢得罪於我,就不收,爾便怎樣?」常惡道:「爾不收,我就要打爾一大拳。」二人爾言我語,相打起來,常惡怎能敵得過許英一個賣拳的人,只得敗走去了。許英一路追趕,正遇著天子與日清二人,偶游至此,見他二人撞來,急上前將二人擋住,便道:「二位壯士少停,何必定要相打,是何原故請道其詳。」

  許英把上項事說了一遍,天子聞言,便將常惡喝退。即與許英、日清同到酒樓坐下,即叫酒保排上酒菜,許英道:「小弟子到廟前收了,再來奉陪。」日清跟到關王廟前,幫他收了雜物,遂同至酒樓。許英問道:「請問二位高姓大名?」天子道:「吾姓高名天賜,北京人氏,與舍親周日清到此探友,路過此地。見足下如斯英雄,何不去考求功名,上與國家出力,何必在此拋頭露面,請問貴姓大名?」許英道:「某乃市上人氏,姓許名英,家資百萬,只不務生業,專一學習文章書史並武藝工夫,故無出息。且性好使用,把家資用完,雙親又亡,只有我一人,借貸無門,只得在廟前獻醜,遇著二位如此高義,小人相見恨晚也。」天子道:「原來富家之子,偶遭落魄,如足下有意投軍,待我舉薦,未知心下如何?」許英聽罷大喜道:「萬望貴人指引,感恩不忘。」說罷同飲至夜方散。許英跟了天子一同回昌太客棧,安歇一宵。

  次日用了早點,三人談論兵法韜略,天子道:「孫武子十三篇兵書,佐吳王姬光雄占一方,諸侯不敢加兵。張良得黃石公傳授兵法,助漢高祖滅楚興劉,此皆兵法之功也。到漢末諸葛孔明輔助劉先主,戰必勝,攻必克,多因兵法而行,足下曾聞其說乎?」許英答道:「諸葛孔明乃第一才人,功蓋天下,有神鬼不測之機,呼風喚雨之術,只是後人少得其傳耳。小子不才,頗學武侯典籍,日夕誦讀,一字不忘,二位不嫌,小弟當誦與二位聽如何?」

  天子道:「願聽高論。」許英道:「武侯兵書,有五十餘篇,變幻莫測,內中妙法無窮,深利兵家之用。勝敗篇云:夫賢才居上,不屑居下,三軍悅樂,士卒畏懼,相議以勇,相望以威,相勸以刑罰,此必勝之理也。若三軍驚離,士卒惰慢,不恩威並施,人不留其法,此必敗之道也。大勢篇云:夫行兵之要有三,一曰天,二曰地,三曰人。天勢者日月星辰,五星合度,風氣調和也。地勢者,重巖峻崖,洪波千里,石門幽洞,羊腸曲徑。人勢者,主聖將賢,三軍用禮,士卒用命,糧草足備。善用兵者,因天之時,察地之勢,依人之力,則所當者無敵,所擊者萬全矣。地勢將云:夫地勢者,兵之助也。不知戰地而求勝者,末之有也。高山峻嶺,曲徑深林,此步兵之地;平原荒野,大地沙漠,此軍騎之地;倚山俯水,高林深谷,此弓戈之地;草淺土平,可前可後,此長戰之地;芳草相密,竹材交橫,此槍矛之地也。論情勢篇云:夫將有勇而輕死者,有急而速者,有貪財好利者,有仁而不忍者,有志而心快者,有謀而懦弱者。有勇而輕死者,可慕也;心急而意重者,可人也;識高而情緩者,可襲也。論堅勢篇云:古之善鬥者,必先惴敵情而後圖之,』凡師老糧絕,百姓愁怨。軍令不習,器械不修,計無先破,外救不至。將吏剝刻,賞罰不均,營陣失措,戰勝而驕,可以攻之、若任賢授能,糧草足備,用兵堅利,四鄰和睦,大國應接,敵人有此者,引而避之,此其論之大略而已。孔明行兵調將,歷代軍師,焉能及之乎?但小弟未得其真耳。」

  言罷,天子亦深服其論道:「攻心為上,攻城為下。心戰為上,兵戰為下,是也。故諸葛孔明亦服其言,此兵法所無也,是絕妙兵法,可在孫吳之上。」於是談至天晚。

  次日聖天子對許英道:「吾與本省巡撫莊大人是莫逆之友,我有書信一封,薦爾到彼,自有好處,或得一官半職,須要忠軍報國,惜士愛民為是,千萬勿負我言。」說罷,即手寫了一詔,付與許英。許英接過跪下,拜謝相薦之恩,辭別二人,投莊大人去了。正是:

    蛟龍得志風雲會,忠臣仗義報君恩。

  天子見許英已去,與日清離店,尋勝景而去。不知所到何方,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