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朝鼎盛萬年青/第051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五十一回 杭州城正法污吏 嘉興府巧遇英雄

  聖天子叫小二,將房錢算明,預備給他銀兩,搬到徐壁元家居住。當下店主人算明房錢,就由日清給付,一同與徐壁元出了店門,信步而去。約有一里遠近,已到門首,只見小小門牆,起居不大,壁元先進去招呼,復行出來迎接,聖天子到了裡面,見是朝南兩進住宅,旁邊一道腰門,過去是兩間書室,內裡陳設頗覺雅潔,壁上名人字畫亦復可觀。聖天子坐下,當有小童獻茶已畢,聖天子問道:「老兄既通書史,何不立志讀書,作此狎邪之游,有何意趣?」壁元道:「先生之言,何嘗不是,乃小生自得一拎,屢戰不第,又因家道貧苦,不得不謀食四方,所以那用功兩字,無暇及此。去歲由他省歸來,偶與朋友會,遇此名妹,一見傾心,令人難捨,不料多情卻是無情,惹出這番禍來,思之再四,也是羞慚。」   聖天子見他言語不俗,心下想道:「他口才例如此靈捷,但不知腹中如何?若能內外兼美,這也是有用之材,且試他一試如何,再作道理。」想罷向壁元道:「老兄如此說來,雖是一時拋荒,那從前佳作,諒皆錦繡,老夫雖不彈此調,然眼界還不致大訛,何妨略示一觀,借叨雅教。」壁元見他是個作家,本來自己手筆甚好,此時又承他周全,豈能拂意?說道:「小生俗語方言,不足為大雅一曬,既蒙指示,只好遵命現醜。」說著,將平日所做的詩詞歌賦全行取出。聖天子展開一看,真是氣似游龍,筆如飛鳳。看過一遍,稱贊不已,說道:「老兄有如此才華,因於下位,可惜,可惜!但不知歷來主試者,有一二人賞識否?」壁元道:「上年歲試,郭大宗師曾擬選拔,未及會考,宗師病故,以後又為捷足者先得。」聖天子聽說,贊歎交集,說道:「老兄終年遊學,無可上進,何不取道入都,借圖進步?」壁元歎了一口氣道:「一言難盡,小生先父也曾供職在京,只因清正持躬,一貧如洗,及至臨終之日,勉強棺殮。家中現有老母,小生若再遠離,來往川資,既無此巨款,且家母無人侍奉,所以想將李詠紅娶回,一來內顧有人,二來小生可以長途遠去。不料事又如此,豈非命不如人麼?」   天子見他如此說法,倒也是實情,乃道:「你不必為此多慮,老夫與龔溫如既是同年,他將李詠紅接去,定有好音,老夫明日即須趕往他處。我有兩封書信,你明日可取一封,先到撫轅投遞,自然詠紅歸來。另一封可速往京都,到軍機陳宏謀處交遞,信中已歷歷說明著他位置,我乃是他門生,見了此信,斷無沒位置之理,如問某何日回京,即說不日就回,到撫轅裡面,也是如此說法。」徐壁元一一答應,此時日清已由客店回來,三人談論了一回,已是三更時分。徐壁元的母親,聽見外面有客,已著小童送出一壺酒,並八個下酒的菜碟,當下三人飲了一會,各自安歇。   次日一早,聖天子就在書房內下了兩道旨意寫好。卻巧壁元已由裡面出來,見天子與日清早經起身,趕著叫人送出點心,讓他二人吃畢。天子就將兩封信交與壁元道:「老兄等我們走後就去,定有佳音,如果到京,再在陳宏謀府中相見是了。」說著與周日清兩人告辭,向嘉興而去。   這裡壁元等他走後,也未將書信拆開觀看,諒非謊話,就與人借了衣冠,一直來到撫轅,先在門上說道:「昨日來的那位高老爺,有書信在此,囑我面呈大人,望即代回一聲。」門上見他說是高老爺那裡來的,哪敢怠慢,隨即去回明龔溫如。   撫臺一聽,連忙大開中門,升炮迎接。門丁也不知何人,如此尊貴,因是本官吩咐,只得報呼出來,對壁元說道:「大人有請!」只聽三聲炮響,暖閣大開,龔溫如早已著了公服,迎下階來。壁元此時實在詫異,道:「我不過一個生員,何以撫臺如此恭敬,就是看高大人之面,也不致如此。」只得上去彼此行禮,分賓主坐下。龔溫如隨即叫人緊閉宅門,所有家人一概退出。壁元格外不解,也只得聽他擺佈。龔溫如見人盡退,便向壁元問道:「天使有何聖命?可先說明,好備香案。」   壁元見問,詫異道:「生員並非天使,只因高老爺昨日之事,投入轅門後,即在生員家中居住一宵,說與大人是同年至友,今早因匆匆欲赴江南,未能前來告辭,茲有親筆書信一封,囑生員來轅投遞,如此而已。」龔溫如道:「老兄有所不知,昨日並非高某,乃是當今天子,遊歷江南,來此觀西湖景致。昨日老夫方見,聖駕既有意旨,請天使稍坐,著人擺香案開讀。」說著喊進兩人,招呼速赴大堂擺設香案,恭接聖旨。那些家人個個驚疑不定,只得忙忙的傳齊職事,擺設已畢,進來請徐壁元就讀。龔溫如出了大堂,當面站定,行了三跪九叩禮,然後跪在下面,請天使開讀。徐壁元只得將聖天子與龔溫如的信恭讀一遍,讀畢,將這旨意當中供奉。龔溫如起來,又將徐壁元請入後堂,設酒款待,問他何日前來領人。   徐壁元此時知是天子的恩旨,也就望闕謝恩,向龔溫如道:「生員不知是天子,故而草草前來,此時既知聖命,也不敢過於草率,只好擇吉前來親領。」二人散席之後,徐壁元告辭出來。龔溫如立即傳了藩司,將錢塘縣革職撤任,委員處理。然後傳了仁和縣帶同轅門親兵,將胡用威父子捉來正法,所有家產,抄沒入官。隔了數日,徐壁元動用了銜牌職事,花轎鼓樂,到撫轅將李詠紅娶回,然後擇日進京不提。   且說天子與周日清別了徐壁元,聽說嘉興府屬,人物繁華,地方秀雅,就同周日清取道而行。不日已到境內,進入府城,只見六街三市,鋪面林立,雖不比杭州熱鬧,卻與松江相仿。當日在府衙前,東街上擇了萬安公寓客店住下。小二招呼已畢,揀了單房,打開行李問道:「客官是在家吃飯,還是每日假館?」日清道:「你且講來,吃飯怎樣?不吃飯的又怎樣?」小二道:「我們店例,不吃飯,單住房,每日房價大錢四百,吃飯在內,卻是加倍。」聖天子聽說,道:「哪裡能一定,你每日就照在家吃飯預備便了,將來一起算錢,但是房屋吃飯皆要潔淨。」   小二聽說,知道是個闊手,連聲答應,出去打險水、送茶,諸事已畢,掌上燈來。天子道:「此時天晚,也不能出去,你且暖兩壺酒來,照尋常菜外,另有什麼,多擺些進來,一總給錢與你。」小二格外歡喜,忙道:「我們小店自製的嘉興肉,美味投口,老爺們要吃,就切一盤來下酒。」日清道:「好極,我們在外路,久聽說此地有這件美肴,非是你提起,倒忘卻了。」說著,小二走了出去,切了一盤肉進來。兩人飲酒大吃,實是別有風味,吃了一會,還未收去,忽聽叮噹一聲響,接著有人罵道:「老子在你們店中暫住,也不是不給房飯錢,為什麼人家後來的要酒要菜,滿口答應,老子要嘉興肉,就回沒有,這是何故?究竟有也沒有?再不送來,老子就要連傢伙搗毀。」只聽店家道:「你雖是付錢,也該講個情理,我們這嘉興肉,雖賣與客人,不過是應門面,才來的這位客人,因他是初到此地,不能不給他一盤。你每日每頓要這嘉興肉,哪裡有這許多?你不願住在此處,嘉興這麼大的地方,客寓並非只我一家,盡管搬到別處住,也沒有人硬拖住,你這樣發脾氣來嚇誰?」   那人被掌櫃的這一頓搶白,哪裡耐得下,接著衝了出來,揪著掌櫃就是兩拳,罵道:「你這死雜種,先前同我說明緣故,老子也是吃飯的,難道不講理?為什麼來的時節,你就說:『我家房屋潔淨,要什麼有什麼!』你既說得出這句話,就不應將我作耍,方才我要就沒有了,果真沒有也罷,為何奉承別人,獨來欺我?我說兩句,還道我發脾氣,你難道開的黑店麼,我就打你一頓,看你伸冤去。」說著又是幾拳打下,那個掌櫃的先還辯嘴,後來被打不過,只得亂喊救命。   天子聽得清楚,知道為飲食所致,趕忙與日清出來觀看,見那人四十歲上下,長大身材,大鼻闊口,兩度高眉,一雙秀圖,身穿湖縐短衫,長襠馬褲,薄底快靴。那種氣象,甚是光彩,不是下等人樣子。忙上前攔道:「老兄尊姓,何必與小人動怒?有話但需說明,拳腳之下,不分輕重,設若打出事來,出門的人反有耽誤,請老哥撒手。招呼他賠你不是便了。」那人見天子如此說,也就鬆手,說道:「不是在下好動手腳,實是氣他不下,方才所說,諸公諒該聽見,可是欺人不是。」說著鬆下手來。日清就上前答話,問他姓名,不知此人說什麼話來,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