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朝鼎盛萬年青/第052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五十二回 害東翁王懷設計 見豪客鮑龍顯能

  話說嘉興府客店內,有人鬧事,揪著掌櫃的亂打,聖天子趕著那人勸開,問他的姓名,那人道:「在下是安徽人氏,姓鮑名龍,不知二位尊姓大名,何方人氏?」天子道:「某乃姓高名天賜,這是某的繼子,姓周名日清,直隸北京人氏,閣下既是安徽人,到此有何貴幹?」鮑龍道:「在下本在安徽軍營內當雜長,只因有個表弟居住此地,廣有家財,因念軍營太苦,欲投奔到此,籌辦盤川,想在廣東另謀進身。不料表弟被人攀害,坐入縣牢,家中皆女眷,不便居住,所以住在這店內,哪知道這掌櫃與小二,如此欺人。」天子見他出語豪爽,說道:「他們小人,類多如此,足下不必與他較量,且請到某房中聊飲二杯!」   說著就將鮑龍邀入自己房內,復叫小二暖了一壺酒來,將嘉興肉多切兩盤,小二此時被一鬧,也無法想,只得又切了一大盤嘉興肉放在桌上,與他三人飲酒。天子見鮑龍毫不推辭,舉杯就飲,你斟我酌,早將一壺酒飲完,復喚再添酒,天子問道:「鮑兄說令表弟為人攀害,但不知究為何事?何妨說明,如可援手,也好大家設法。四海之內,皆兄弟也,豈可坐視其害?」鮑龍道:「高兄有所不知,舍表弟姓郭,名叫禮文,乃是貿易之人,就在這府行前,大牌坊口開過錢米鋪。他是個生意人,自然各事省儉。店中有個王懷,乃是多年的伙伴,所有帳目,全在他手裡,每年到年終,除薪水外,表弟必多送他數十千文以作酬勞。在表弟意見,已是加豐,哪知這王懷還說太少,明地裡不好與他講論,暗地就在帳上東扯西欠,不到半年工夫,淨欠八百數十千,這日被我表弟查出,起初因他是舊友,或者一時訛錯,也未可知,不過問他一聲,請他彌補。不料他知已露出馬腳,就把心偏了過來,嘴裡答應照賠,到了一月之後,又空二三百元,我表弟見他如此,知他有意作弊,就把他生意辭退,他不說自己對不起東家,反因此懷恨。卻好隔鄰有座小客店,不知哪日無意落下火種,到了二更以後,忽然火著起來,頃刻間,將客店房屋燒了乾淨。當時表弟等人從夢中驚醒,自己店門還保護不及,哪裡還有工夫去救人家呢?這小客店的店東,不怪自己不謹慎,反說我表弟見火不救,次日帶了妻小到店中吵鬧。表弟本來懦弱,見他如此鬧法,也是出於無奈,從來只有寬讓窄的,因道:『你不必這樣胡鬧,我這裡送你二十兩銀子,你到別處租些房屋再做生意去吧。』這小客店的人,見有了錢也無話說。不知怎樣,被這王懷知道,他就去尋小客店內店主的老子說:『郭禮文有這樣家財,你不訛詐他,去訛詐誰?二十兩銀子,只是個零數,我這裡有個好訟師,請他代你做張狀詞,包管到縣裡一告就准,不得一千,就得八百。』那老頭子是個窮人,被他一番唆使,就答應照辦。王懷當時尋了這裡一個出名的訟棍,叫楊必忠,卻是文教中的敗類,說明得了錢財三人瓜分,就捏詞嫁禍,寫了一張狀詞,說我表弟放火害人,恃財為惡。到了告期,那小客店的老頭子,就去投告。其初,嘉興縣吳大爺還清楚,看了一遍就扔下來,說:『郭禮文既有錢,絕不肯這麼做,顯見是有意誣害。』哪知楊必忠又做了第二張狀詞,說郭禮文自己有錢,怕小客店設在隔壁,人類不齊,恐怕偷竊他店中物件,故此用些毒意,放火燒了,不然何以郭禮文情虛,肯給紋銀二十兩,令他遷讓。這個稟帖告進去,那些差役人等,皆知郭禮文有錢,在縣官面前,加了些醜惡的言語,說得縣官批准提訊。到了提訊的這日,我表弟膽又小,見公堂上那等威武,格外說不出話。縣官因此疑惑,竟致弄假成真,將他收入監牢,遵律治罪。在下前月到此,因他家別無親友料理這事,故而具了一稟,想代他翻案,奈至今日,還未批出。你二公想想,這不是不白之冤麼?在下不是礙著表弟在監,怕事情鬧大更屬難辦,早將那王懷打死,天下有這樣壞心腸的人!」   天子聽他說了這番話,又見他英雄赳赳,倒是個熱腸漢子,說道:「老兄不必焦慮,明日等某就到縣裡。代你表弟伸冤。我看你如此仗義,斷不是個無能之輩,從前曾習過武藝,有何本領,何妨略示一二?」鮑龍道:「不怕二位見笑,我鮑龍論武藝兩字,也還不在人下,只因性情執拗,不肯卑屈於人,所以在軍營一向仍是當個雜長,那些武藝平常的,會巴結會奉承,反在我之上,到了臨陣交鋒時節,就顯分高下了。」天子聽說,也是代他負氣道:「我道京外文官,是這等氣節。在武營中,也是如此,豈不可惱,我看後面有一方空地,現在無事,何不略使拳棒,以消永夜?某雖不甚熟,也略知一二。」鮑龍談得投機,也不推辭,三人就出了房門,來至院落,將袖子捲起,先使了一起腿,然後開了個門戶,依著那醉八仙的架落,一路打去,起先還看見身體手腳,到了隨後的時節,哪裡見有人影,如同黑團子一般,只見上下亂滾,呼呼風響。天子此時贊不絕口,道:「有此良才,困於下位,真令英雄無用武之地了。」一路打完畢了,將身子望上一縱,復行向地下一落,手腳歸了原處,神色一點不變,說道:「見笑大方!」天子道:「有此手段,已是可敬,豈有見笑之理?但不知老兄願進京麼?」鮑龍道:「怎麼不願,只因無門可投,故而不作此想,若早有人薦引,也等不及今日了。」天子道:「既如此說,明日先將你表弟事理清,高某與軍機大臣陳宏謀是師生,將你托他安置,決無不行之理,大小落個官職,比較似覺強多了。」鮑龍大喜道:「若得你老提拔,也就感恩不盡了。」三人復由外面進來,談論了一會,然後各自回房安歇。   一夜無話,次日早間,天子起來梳洗已畢,先到鮑龍房內,見他已經出去,心下想道:「我同他約定一齊到縣裡結這事,何故他一人先走了?」只得復又出來,回到自己房中。日清已叫人將早餐備好,兩人用畢,鮑龍已走到房來。天子問道:「方才前去奉訪,見老兄已不在那裡,如此絕早,到何處公幹?」鮑龍道:「昨因你老說,同在下今日赴縣裡結這事,惟恐衙門內需使費用,故到舍親處,將你老的話說與家姑母、表弟媳知道,他們感激萬分,囑在下先行叩謝,候表弟出獄後,再進前來趨叩。」天子道:「說哪裡話來,大丈夫在世,當以救國扶危為是,況且又替地方除害,一舉兩得,有何不可?我們就此同去罷。」鮑龍答:「是!」三人一齊出了客寓,行不多遠,到了嘉興縣衙門,只見頭門外掛著一扇牌,是「公出」二字,因向鮑龍說道:「來得不巧,縣官出門去了,也不知是上省,也不知是因案下鄉勘驗,鮑兄何不打聽打聽?」鮑龍道:「既是縣官公出,此刻就便進去,也是無用,還是讓我打聽明白,到底哪裡去了,幾時回來?」說畢請天子與日清二人在外面稍等,他便自己尋著那承行的書辦,問道:「縣太爺往哪裡去了?」書辦道:「進省公幹,昨日奉到撫臺公事,調署錢塘首縣,因此地交待難辦,暫時不能離任,所以進省,將這話回明上憲。」鮑龍道:「錢塘縣難道沒有縣官麼?為甚要調他前去?」那書辦道:「你還不知道呢,現在當今皇上南巡,見有貪官污吏,輕則革職,重則治罪,這錢塘縣因斷案糊塗,卻值聖上在杭遊玩,下了旨意,把錢塘縣革職,著撫臺另委幹員署理,我們這位太爺,聲名還好,所以將他調署首縣,大約兩三日也就可回來了。」鮑龍打聽清楚,轉身出來詳細說了一遍。天子知道龔溫如接著聖旨,依旨辦了,心中頓覺欣慰,又問:「前曾聽說蘇小小墳在這城內,不知鮑兄可曾去過麼?」鮑龍道:「曉卻曉得,並非只為遊玩而去,只因在下由本籍到此,曾從那墳前經過,故而知道,二位如欲去遊玩,鮑某引路便了。」   天子聽了大喜,就約他同去遊玩,鮑龍答應。三人信步而來,約有三四里光景,已到前面,只見遠遠的一派樹木,將墳墓繞住,墳前一塊石碑,石碑上寫「蘇小小墓」四字。天子向日清說道:「可見人生無論男女,貧賤富貴,總要立志,然後那忠孝節義上,總可各盡其道。你看蘇小小只不過當年一個名妓,一朝立志,便千古流傳,迄今成為佳話。我看那些貪財愛命的人,只顧目前快樂,不問後來的名聲,被人恨,被人罵,到了聽不見的時節,遺臭萬年,豈不被這妓女所笑?」鮑龍在旁說道:「你老所見不差,只是而今之世,被蘇小小笑的人多著呢。但為妓女,不如她也就罷了;最恨那一班鬚眉男子、在位官員,也學那妾婦之道,以博上憲歡悅,豈不為蘇小小羞死?」兩人正在墳前談論,早又鬧出一件事來,不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