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朝鼎盛萬年青/第054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五十四回 周日清力救郭禮文 李得勝鞭傷鮑勇士

  話說嘉興縣跑入後堂,周日清見不可以理論,即將原差搶住一個,先打了幾拳,只聽那原差叫喊連天,但求饒命。周日清當下說道:「你快將鮑龍、郭禮文交出,萬事干休,不然,就將你這狗頭打死。」那原差被打不過,哀求說道:「此事我不敢專主,須本官答應,才可放他兩人。」周日清不由分說,即拖著原差,勒令交人,原差也是無法,只得將他帶入監中,早聽得鮑龍在內罵不止聲,日清聽見,喊道:「鮑兄在哪裡?我周日清前來救你。」鮑龍聽見,真是意想不到,忙答道:「我在這裡!」日清聽說,立即進內,只見鮑龍戴著刑具,不禁大怒,走上去將刑具打下,隨即問道:「你那表弟現在哪裡?」鮑龍道:「就在這隔壁。」隨喊道:「表弟,現在高老爺來救我們了,你可快出來!」郭禮文在內,聽見有人前來劫監,反嚇得如見鬼一般,渾身發抖。周日清作急跑了過去,也就將他這刑具打下,隨著自己在前面開路,不一會已到大堂。   天子見他們出來,聚在一起,望著堂上說道:「今日饒汝狗命,下次再如此糊塗,定不饒恕!」說著與周日清、鮑龍出了縣衙門,道:「你們預備望哪裡去?」   鮑龍道:「鬧到這個地步,此地諒想不能住了,小人擬想先回表弟家中,將所有細軟收拾起來,連忙奔往他鄉暫避。」天子道:「如此豈不把郭家產業鬧個乾淨?不必如此,總有高某擔當,你仍將他送回去居住,無論有天大事情,高某總有回天之力。」鮑龍見說這話,也就依著說道:「你老在客寓,也不穩便,倒不如也搬到我表弟家中,就是有些動靜,彼此也有個照應。」天子也就許可,叫日清到客寓搬運物件,自己卻與鮑龍一起到郭禮文家。   此時他母親妻子,見禮文回來,真是喜出望外,趕忙出來問他:「怎樣放出來的?」鮑龍怕她們女眷擔不住事,故不敢將實話說與她們知道,但說是這位高老爺設法,把表弟救出來的,你們只謝高老爺便了,郭禮文的母親也不知是何人,只得依著鮑龍的話,上前稱謝,天子也就謙遜了兩句。不一刻工夫,已見日清把物件運來,就在郭禮文店堂後面一進住下。店裡一班伙計見主人出來,也就個個歡喜,哪知到街上一看,只見眾人紛紛亂跑,說:「縣裡有北京人大鬧公堂,把監犯劫去了,此刻縣裡已緊閉四門,稟了府太爺,傳齊守城官,前來搜獲,難保不出事,我們快些走的好,免惹不必要的麻煩。」說著大家各跑回去,頃刻間,街上店面皆關起門來。   有個伙計見了這樣,知是鮑龍他們的事,飛奔回來,向禮文說道:「不好了,城門現在都閉了,守城營已經調兵前來,我們這裡怎說,要走就快走,還可趕得及,不然此次被他捉住,就是你三人有本事,恐怕敵不過這些人。」郭禮文聽說,嚇得魂飛天外,說道:「我一人招了這橫禍,不過一人受罪,家小還不妨害,承你三人將我救出來,鬧了這大亂子,連累你們也是逃不了這禍,怎樣是好?」鮑龍先前也還不怕,此刻被禮文說了這話,看見他兩眼流下淚來,也就不免驚慌。天子說道:「你們不必如此大驚小怪,我此刻寫封書信,叫日清趕往杭城,來往不過五日工夫,包管你們無事,現在雖然閉城,只要他前來,先打他一個精光,後來讓我到嘉興府去,見了府官與他說明,諒他不敢怎樣。過兩日等日清的回信前來,可就沒事了。」眾人見他如此說法,到了此時,也只好聽他擺佈,遂即取過文房四寶。天子就避著人下了一道旨,用信封封好,交日清收取,又叫郭禮文擺上飲食,讓日清趕快吃飽,奔到杭州撫轅投遞。日清答應,又招呼鮑龍小心服侍乾父,自己一人前去不提。   且說嘉興府姓楊叫長祺,是個兩榜出身,向作京官記名道府,卻巧這嘉興府出缺,例歸內選,就將他補了這缺。其人四十五歲,雖是個文人,手腳上甚有工夫,因他父親楊大本,是個武狀元出身,他少年隨著父親在任上、所以習文之下兼之習武。這日正在行內料理上下公事,忽見值日差匆匆的同著門丁家人進來說道:「請老爺趕快出門,現在嘉興縣內有一姓周的,叫日清,同一個高天賜,在大堂上將縣官周光彩老爺打入後堂,又將犯人郭禮文由監內劫去,還在城外蘇小小墳前打死一人。」楊長祺一聽自然驚慌起來,說道:「府城白日裡有如此事,這還得了,快備馬來!」手下趕著,將他平日所騎的一匹白駿馬上好了鞍,帶了親兵小隊,楊長祺就上馬飛奔而去。到了縣衙,見城守已到那裡,忙問周光彩:「怎樣了。」   周光彩趕緊上前稟道:「卑職由省裡回來,還未到大人那裡稟見,因蘇小小墳上地保人證前來喊冤,王懷被鮑龍打死,報請相驗。卑職以事關人命,只得飛身前去,回來將兇手鮑龍獲住,才釘鐐收禁,忽然來了兩人,不遵聽斷,毆打公差,將大堂暖閣俱自打倒。卑職才要擒捉,差役又被他打倒逃走,隨即到監內將鮑龍及前次放火的監犯郭禮文一起劫去,是以卑職飛稟大人,請閉城門,將城守營調來搜捉,諒此三人,必在郭禮文家中,務必擒獲正法。」楊長祺道:「既然如此,可快前去。」說著自己先帶了小隊前去。此時周日清已經將天子的書信藏在身上,出了大街,見遠遠人聲鼎沸,飛奔而來,知道寡不敵眾,只得繞到小路,向城外走去,將到城門,快要下鎖,被他大喊一聲,舉起右腿,將門兵打倒,開了城門,如飛而去。這裡天子見日清走後,叫鮑龍找出兩根鐵棍,自己取一根,在店門外站立,叫鮑龍取一根在裡面保護家眷。所有店內的伙計,早已逃走無蹤,分撥已定,見街上百姓紛紛奔逃,說今日闖出一場大禍,城守營同縣太爺都來了。   天子向前抬頭一看,果然吶喊一聲,當中一人騎著一匹白馬,手中提著一根棍子,後面也有一人騎馬,提了鋼鞭,領著手下兵丁一路而來。天子不等他到面前,就迎上去,向嘉興府楊長祺喝道:「你為一郡太守,全不精心察吏,聽憑下屬冤枉百姓,高某已將郭禮文同鮑龍二人由監內帶回,你此時前來何幹?」楊長祺聽得他自稱高某,說將犯人帶回,諒必就是此人,吩咐一聲:「代我拿下!」那些兵丁聽見府大老爺叫拿,一個個如狼似虎擁上前來,雖然人多,哪比天子威靈,只見大喝一聲:「體得動手!待高某送汝等回去。」提起鐵棍,上三下四盤旋如舞,早把那些兵丁打散。   這嘉興府內,雖是個城府,從未經過這事,所有那些親兵小隊,平時見著威武,哪知全是些架子,到了臨時,一個有用的沒有。楊長祺見了這樣,只得自己舉動棍子,向天子面前打來。天子見他來得勇猛,大喝道:「狗官!有我在此,敢如此恃勇?」誰知皇上福氣真大,楊長祺平時武藝雖是高強,就被天子這一喊,究竟是個君臣,不能侮犯,突然兩臂一酸,那根棍子如千斤之重,再也提不起來,又怕中了天子的棍子,只得把馬一領,往後退去。守城營李得勝接著上來,舞了幾下鋼鞭,也是如此。又不能逕自回去,只得在馬上喊道:「此人武藝高強,戰他不過,快將這店房圍住,到裡面仍將郭禮文捉住要緊。」眾兵丁答應一聲,蜂擁前去,將店堂拆毀一空,衝到後進,鮑龍見眾人已到,也就大喊起來,舉棍迎上前去。楊長祺見又有一人,只得復奔上來,與鮑龍對敵。   兩人一上一下,棍去棍來,戰了有三四十個回合,鮑龍漸漸敵他不過,想要奔逃。李得勝上來夾攻迎敵,鮑龍手上的鐵棍稍鬆了一下,被李得勝一鞭打中肩頭,負痛跌下,當有兵丁搶上,將他捆了起來。天子見鮑龍被擒,深怕眾人後面要囉唣郭禮文的家小,趕著轉身又跳進來,想擋住楊長祺,哪知人數太多,守城營與府衙親兵小隊,還未退去,嘉興縣又帶著馬步通班前來,天子雖有神勇英武,也都有些力怯。哪知護架尊神見天子受困,遂即大喊一聲,說:「當坊土地何在?還不急遣能人救駕?」土地聽了這話,嚇得魂不附體,就到城隍神那裡報訊,請派功曹查點有何人可以救駕。功曹聽見,隨與土地出了廟,走到呂祖宮門口,見有一人睡在地下,鼻息如雷,身體壯大,隨即將這人喚醒前去救駕。欲知此人是誰,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