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朝鼎盛萬年青/第061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六十一回 急調兵擬困西禪寺 請會議協拿胡惠乾

  話說曾必忠命南海、番禺兩縣,打聽西禪寺究竟有多少拳棒的凶徒,南海縣仍命方魁之子方德,前去打聽,方德卻不敢去,另又請了別人去打聽清楚,實在西禪寺內除了三德和尚與胡惠乾之外,其餘都是胡惠乾的徒弟,無甚厲害,本領也是平常,不過平時借著胡惠乾的勢,在外行兇作惡,宴在叫做狐假虎威而已。方德即時將此話先到南海縣據實稟報,南海縣又轉據方德此話,去到撫院稟報,巡撫曾必忠接報後,密令中軍及三大營,各帶親兵、弓箭手,多備強弓硬弩,即於今夜三更,悄悄銜枚疾走,馳往西禪寺,將該寺團團圍住,如見寺內不論何人出來,即用箭射去,務令寺內任何人等,俱不得一人逃脫,又令方德帶領有技藝膂力的人,隨著中軍暨三大營的統兵官,一齊進去搜捕,格殺勿論,又令內外人等,不得稍泄風聲,如有半點泄漏,定當軍法從事。曾必忠分撥已定,真個是關防嚴密,軍令森嚴,不必說,自然一點風聲皆不知道。就令本署內,除中軍三大營,及南海、番禺兩縣而外,也是一個都不知道。各官奉了密令,專待夜靜出兵,進圍西禪寺,捉拿胡惠乾不提。   再說高進忠,自從蘇州元妙觀賣相,認出天子來,後來同著方魁到了客寓,說出胡惠乾的話,因要去清白眉道人,高進忠又說出白眉道人現在不住峨嵋山,已到成都府,馬雄也住在那裡。方魁因問他如何知道,他才說出也是白眉道人的徒弟,方魁因此就認了師兄,請他寫信,由自己帶往。高進忠又說,胡惠乾雖然勇猛,自己尚可助一臂之力,能將他捉住,也可為廣東省城百姓除害,不過方魁的家中,恐怕會有大難,即使前去,也恐來不及相救。聖天子聽了這話,一面即寫了一道諭旨,著方魁帶去交予四川總督。並諭令白眉道人趕緊前來,前去福建破少林寺,一面寫了一道諭旨,著高進忠即日動身,火速前往廣東,將旨意交與廣東巡撫曾必忠,令他火速調兵。並派今高進忠協拿西禪寺三德和尚並胡惠乾等人。   高進忠奉了聖旨,即日動身,往廣東而去。在路上行程不止一日。這日一到,當即到了巡撫衙門,先與轅門巡捕官說明原委,請巡捕官進去稟報。那巡捕聞有聖旨,哪敢怠慢,立刻稟報進去。曾必忠聞得聖旨到來,即趕著命人備了香案,將高進忠請進。高進忠此時將聖旨捧在手,曾必忠行了三跪九叩禮,高進忠將聖旨請下,擺在香案之上,曾必忠敬謹拆開,宣讀一遍,當將香案撤去,高進忠便給他行了禮。曾必忠即邀高進忠至內書房款待,因他是奉聖旨前來,不敢怠慢,當又命人設宴相待。筵宴之間,高進忠問道:「民人有一事奉問,此間南海縣快頭方魁,現在家屬有無被胡惠乾殘害?」曾必忠見問,驚異道:「足下何以得知?」高進忠就把在元妙觀代方魁相面的話,說了一遍。   曾必忠因歎道:「足下不必提了,只因方魁前往峨嵋去請白眉道人,不知怎的漏了風聲,被胡惠乾知道,帶了門徒先至白安福家尋找白安福。哪知方魁次子,當在白安福那裡,一見胡惠乾去,便上前阻攔,竟被胡惠乾這惡賊殺死。還不甘心,復又尋至方魁家中,將他的家屬成行殺死,所幸方魁長子未遭殘害。事後由方魁的長子方德去縣裡稟報,由南、番兩縣前來面稟,本部院聞言以省城重地,竟有此等凶徒,白日殺斃快差一家數口,如此橫行,實屬不法已極,若不嚴拿正法,何以為民除害?擬即發兵去西禪寺捉拿,後又知他係少林一派,這西禪寺內,不知有多少凶徒,若不審慎周詳,又恐畫虎不成,反受其害。因此面飭兩縣密令乾差,細為探聽,今日兩縣來報,已探聽清楚,西禪寺內只有胡惠乾與三德和尚武藝高強,不易擒捉,其餘皆是他門徒,不過是些狐假虎威之輩,不難就獲。本部院聞兩縣這樣說法,當即命令本標中軍及三營統兵官,命他們帶領親兵一千,弓箭手一千,多備強弓硬弩,於今夜三更暗暗前往,將西禪寺圍住,捉拿胡惠乾及三德和尚,如寺內有人出來,不論何人皆用箭射去,務使不放一人逃去。又令各統帶,不准稍漏風聲,務要機密,惟恐胡惠乾等聞風逃脫。現已派令停當,專待夜間前去。今足下既奉旨前來協助,旨意又示明足下係白眉道人門徒,與方魁是師兄弟,則足下的武藝自然高強,但願此來即將胡惠乾擒住,正了國法,除了民害。本部院定然為足下具奏進京,請旨給獎,將來也可為朝廷一員武將。惟望足下不避矢石,竭力協拿,本部院甚有厚望也。」   曾必忠說了這一番話,高進忠躬身說道:「民人既奉天子面諭前來,又蒙大人如此恩待,民人敢不努力?惟胡惠乾武藝精強,拳棒出眾,民人不敢言操必勝之權,惟有竭盡人力,上報聖天子賞識之恩,即以副大人恩待之德便了。」曾必忠見高進忠雖是個白衣,出言甚是不俗,甚為贊賞,於是又飲了一回酒,用飯已畢,就留高進忠早為安歇,以備夜間前去西禪寺協拿胡惠乾。高進忠就同曾必忠說道:「大人既派今各位統兵大老爺前去,這一番佈置,民人甚是欽佩,惟求大人能否再將各位統兵大老爺傳來,俾民人統見一見,然後前去行事,方保無錯認之誤,並可會議各節,如何圍困,如何進內捉拿,那時小民方有把握。」曾必忠見他說得有理,也就答應,立即命人仍是密傳中軍及三大營統領暨方德到院面議。   當有差官,分頭前往,一會子中軍及各官、方德等均齊到轅門,由巡捕官稟報,曾必忠即命傳他們進來,由中軍以至各官,一聞傳見,一個個登時進來。曾必忠先與中軍各官說明高進忠奉旨前來協拿胡惠乾的話,各官自是歡喜。曾必忠又將方德喊到面前,方德便向曾必忠叩下頭去,口中說道:「蒙大人賞賜發兵,捉拿凶徒,代小的母子妻弟報仇雪恨,小的雖萬死,皆感激大人的大德。」曾必忠聽了方德的話,也覺頗慘,因道:「現在有個高進忠,在蘇州遇見你父,說起原委,他也是白眉道人的門徒,與爾父是師兄弟。適值聖天子微服南巡,也在蘇州,高進忠會相面,識破聖天子,後來談起胡惠乾所作所為,他又相爾父家中應遭大難,因此聖天子命他前來協拿胡惠乾正法,今日才到這裡。待本部院令他出來,與諸位及爾等會議一番,究竟如何拿法,也應早作好準備。」   方德一見說有父親的師兄弟奉旨前來協拿,心中好不歡喜,恨不得即刻見了來人,問明父親現在何處。不一刻,高進忠已由書房內出來,曾必忠先命他與中軍各官大家相見,高進忠便行下禮去。中軍各官見他雖是白衣,卻是欽奉聖旨,不敢簡慢,也就還了禮。然後方德上來,與高進忠見禮已畢,說明原委,因又認了世誼,便喊高進忠為師叔,又問明他父親曾否往四川。高進忠又將已往的話說了一遍,方德感激不已。於是高進忠便向中軍各官說道:「民人方才聞得撫憲大人見諭,胡惠乾不法已極,擬請諸位大老爺帶兵前往西禪寺圍住,並用亂罰,以備射他寺內逃出的人。撫憲大人的佈置,民人欽佩之至。但是胡惠乾不但拳棒精強,而且身體便捷,萬一他見事不妙,即升高逃遁,雖周圍皆有弩箭,亦不足濟事。民人的愚見,莫若分三百名弓箭手,暗伏西禪寺附近民家屋上,專防他升高逃脫,一見他躥上房簷,即一齊放箭射去,方可使他插翅難飛,不知大人及諸位大老爺,意下如何?」畢竟曾必忠能從其議否,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