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朝鼎盛萬年青/第063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六十三回 破花刀惠乾喪命 擲首級三德亡身

  話說胡惠乾被高進忠破了花刀,奪路而走,登時跳上大殿屋簷,預備撒腿就跑,哪裡知道,外面那些弓箭手,一見寺內大殿屋上跳上一個人來,仔細一看,並非自家人。原來高進忠雖身穿緊身靠衣,卻有暗號看得出來。在那臨行時,已招呼了合營的兵卒弓箭手,為的是倉猝之中,恐怕分辨不清,致有誤射之事。因此那些弓箭手一見,知非自家人,當下一聲吶喊道:「大殿屋上跳上一個強徒來了,我們放箭呀,不要被他逃脫了。」話猶未了,那些附近鄰屋上站的人,及寺院內牆上站的人,一齊放箭過來,真是萬弩齊發,如雨點般射到。   胡惠乾雖要逃走,無奈不能跳出箭林,正在疑思打點主意,高進忠已搶著,預備躥上屋去捉他。卻好胡惠乾腦後中了一箭,腿上又中了一箭,屋上站立不住,只得又復跳下來,立刻拔去箭頭,口中說道:「老子再與你拼罷!」說著,正要望高進忠打去,卻見高進忠已在面前,手舞單刀,要砍過來。胡惠乾道:「是好漢,將刀棄了,與老子比一比拳腳,老子現在手中沒有刀,你就便將老子一刀殺了,也不是條好漢。」高進忠笑道:「好小子,既是你如此說,不要說是爺爺欺你,爺爺就不用刀,與你比試拳腳,還怕你飛上天去不成?」說著,一面防著胡惠乾,怕的是被暗算,一面將手中刀在背上插定,旋即搶了上手,立定腳步,一聲喝道:「胡惠乾你過來罷。」只見胡惠乾左腳曲起,右手擋在頭頂,左手按住右腰,使了個寒雞獨步的架式。高進忠一見,就將身子一偏,左手在胸,右手在膊之上,騰身進步,將右手從後面圈轉陰泛陽的一拳,使了個葉底偷桃,去破胡惠乾的寒雞獨步。胡惠乾一見,將身子一側,起左腳掀開他的拳頭,右手趁勢還他一下。高進忠趕著讓過,即使了個毒蛇出洞,向胡惠乾劈心點來,胡惠乾看得分明,也即使了一個王母獻蟠桃,托將開去;高進忠又換了個鯉魚翻身,又復撲轉過來,登時雙手齊下,又改了個黑鶯圈掌,胡惠乾即望下一蹬,把頭向左偏過,他的雙掌,趁勢使個金剛掠地,將右腿旋轉過來。高進忠又改了個泰山壓頂,認定胡惠乾腦門打下。兩個人就在大殿前、院落以內你來我往,腳去拳來,一個如穿花蝴蝶,一個似點水蜻蜒,足足打了一百餘回合,不分勝敗。   此時高進忠打得興起,暗道:「這樣打法,打到何時才可將他捉住?莫若用個煞手著,叫他早早歸陰便了。」主意已定,高進忠又變了幾路,末了一著,用了個蜜蜂進洞,將兩拳向胡惠乾兩太陽穴打來。胡惠乾使了個脫袍讓位的解數,將兩手並在一起,從下泛將上來,向兩邊分去,將高進忠雙手格開,所以他自己兩隻手,便圈到腰間。高進忠本來這一著是個誘著,原要他兩手來解,他卻趁胡惠乾兩手分開之際,急急用了個獨劈華山,便反手一劈,正對著胡惠乾面門劈來。此時偏避不及,將手來隔,也是不及。這著煞手,任憑你甚麼英雄好漢總避不過去。胡惠乾說聲:「不好!」還要掙扎,早被高進忠一反掌,劈中腦門,登時腦漿迸裂,倒在地下,死於非命。這也是他惡貫滿盈,應該遇上高進忠,送上了他的性命。若論高進忠的武藝,不比他高了幾分,就能將他置諸死地,所以棋高一著,他就滿盤皆輸了。這武藝拳腳工夫也是如此。   閒話休提,高進忠將胡惠乾用了個獨劈華山將他打死,那三德和尚同那眾門徒,怎麼一字不提,現在究竟怎樣了?是已經逃走,還是已被箭射殺死,也要交代出來,不就這樣隨隨便便,匆匆混過去算了。諸公如此說,須要知道我這編書的,只有一枝禿筆,一張嘴,寫不出兩樣事,說不出兩句話來。   如今且說,三德和尚同著胡惠乾到大殿,見屋簷上躥下兩人,高進忠便去與胡惠乾對敵,這裡方德便去對敵三德和尚,彼此惡鬥了一會,方德雖是家傳的武藝,終不能如三德的高強。看看方德抵敵不住,那些師兄弟及伙伴等人,一齊拿著刀槍劍戟,奮身上來,幫助方德力戰,你一刀,我一槍,他一劍,砍個不住,真是人人奮勇,個個爭先。三德本領雖強,究竟雙拳難敵四手,而且實在是寡不敵眾,也就漸漸抵敵不住。大家正在那裡殺得難分難解,卻好高進忠擊殺胡惠乾,正欲去尋找三德,走到殿前,只見幾十個人圍住一個和尚在那裡拼命死鬥,高進忠知是三德,便思上去助戰,忽又想道:「我何不將胡惠乾的首級割下來,去打和尚頭,也叫他知道胡惠乾已被我殺死?」主意想罷,又復回到大殿,將胡惠乾的頭割了,左手提頭,右手執刀,復飛奔來至前殿,在人叢外大喝一聲道:「禿驢,休得逞強,看家伙!」一面說,一面將胡惠乾的首級擲了出去,無巧不成書,偏巧那頭剛剛打在三德和尚頭上。   三德在先聞得高進忠喊了一聲:「看傢伙!」以為他不是明刀,就是暗器,斷不料以死人頭來打和尚頭,在打中了自己頭。他不在意是一顆人頭,但見個滾圓東西打中頭上,又滴溜溜滾了下去。三德殺得性起,順手又是一刀砍下,就巧將胡惠乾的頭,不偏不倚劈分兩半。三德再一細看,才知是顆人頭。就在這個工夫,高進忠也跳了進去,復喝一聲道:「好賊禿,你知不知這顆頭顱是誰的?你還在這裡拒敵,你死在頭上,尚不覺麼?胡惠乾已被爺爺殺了,方才那顆首級就是他的,你如不信,再仔細看來。」   三德聽了這話,方知胡惠乾已經傷命,又暗暗叫苦,你道為何?只因他將那顆頭砍了兩半,甚是傷感。此所謂兔死狐悲,物傷其類,此時三德心中卻大怒,只見他兩眉倒豎,兩眼睜圓,大聲罵道:「高進忠,本師父與你誓不兩立了,你既將胡惠乾殺死,這是他咎由自取,本師父也不免為他所累。你何以要行此毒計,要將他的首級擲來,令本師父誤將他砍為兩半,你既如此殘忍,也怪不得本師父無情了,不要走,吃我一刀。」說著,一刀砍來,高進忠一見,說聲:「來得好!」也就一刀架住,三德正要抽回還他一刀,那邊方德又殺上來,接著那些伙伴等人,又是你一槍,我一劍,他一刀圍住三德亂殺。三德此時雖執著單刀遮攔架格,上下護定無半點破綻,只是不能還刀,心中暗道:「我與方德這一般人已經難以取勝,何況又來了個高進忠,今番我命定然休矣!前後總是一死,不若拼他們幾個,就是死了,倒還上算。」主意已定,又復大喝一聲,舞動單刀,先砍倒了兩人,見眾人大有欲退之意,他便想趁此逃脫。   試問高進忠等人,可能讓他逃走麼?只見高進忠大喝一聲:「禿驢,還不早早給我受縛?」一聲未完,那把刀已擲了進去,正中三德的右手。三德說聲不好,手一鬆,只聽叮噹一聲,手中刀已拋落在地。接著方德就在這個當兒,又砍進一刀,在他的左膊之上用勁一下。三德哇呀一聲,登時跌倒在地,當由眾伙伴一齊上來,刀槍齊施,將三德砍為肉餅。胡惠乾那些徒弟見師父、師叔俱被殺死,還有誰人敢上前廝殺,只得分頭躲避去了。外面眾兵丁及弓箭手,此時已知道三德及胡惠乾二人皆已被殺死,中軍各官也搶進寺來,附近居民屋上的弓箭手,一個個跳落下來。中軍各官又帶著各兵丁,前後搜尋了一遍,又搜出胡惠乾幾個徒弟,將他們捆縛起來,解回轅門,聽候發落。   此時天已大明,街上的人全都知道,頃刻之間,整座城內,無人不曉,胡惠乾與三德和尚二人,被高進忠殺死,真是人人稱快,個個歡欣,惟是那機房中人及白安福最為得意。內中卻有胡惠乾的家屬,極其傷心,一聞此言,還怕株連,登時收拾細軟,逃出城外去了。畢竟有無捉拿胡惠乾的家屬,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