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朝鼎盛萬年青/第065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六十五回 奉旨訪師方魁跋涉 應詔除害白眉登程

  話說胡繼祖定要為父報仇,前往少林寺哭訴至善禪師。他母親陳氏聽他一番議論,也甚至情至理,因即答應准他前去。胡繼祖歡喜無限,當下整了行裝,也不多帶物件,只紮束了一個小小包裹,內藏盤費,過了一天,次日即拜別他母親動身,暫且休表。   再說方魁自蘇州奉旨前去四川延請白眉道人的首徒馬雄,在路行程不只一日,這日已到四川,當至四川總督衙門,遞呈聖旨。宣讀已畢,即將方魁傳進,問明一切,又派令縣衙門差官各處探聽。方魁出了衙門,就尋了客店住下,終日在茶坊酒肆各處打聽白眉道人及馬雄二人住處。探訪了三五日,這日正在一座酒樓上飲酒,忽見樓下走上一人,遠遠看見,好似馬雄的模樣,他卻不敢冒昧,恐怕誤認,及待那人走至近前,再一細看,真是馬雄。方魁心中喜出望外,因站起來,極口喊道:「馬兄久違了,小弟這廂有禮了。」   馬雄見有人招呼,隨即抬頭一看,見是方魁,因詫異道:「賢弟因何至此?」方魁答道:「一言難盡,容小弟細細告知。」於是便邀馬雄入座,又招呼小二添上酒菜。馬雄團即問道:「向聞賢弟在原籍做了都頭,現在不遠千里而來,卻是什麼公幹?」方魁見問,便道:「只因至善禪師的徒弟胡惠乾,在廣東西禪寺招聚門徒,專與機房中人作對,逐日尋仇,鬥得不成事體,萬民受害,敢怒而不敢言。近由白安福、陳景升等人,具稟撫轅,請飭兩首縣派人捉拿,小弟當奉南海、番禺兩縣差遣,又奉撫憲面諭,特今小弟前往捉拿,小弟既是公門中人,又是快頭,安能辭這差事?無奈胡惠乾這廝武藝精強,非小弟所能擒獲。因此小弟面稟本縣,非求兄長前去協助不能為力。當奉兩首縣允准,又至撫轅面稟了撫臺,當時撫臺大人,也就答應。並賞給川資,囑令小弟飛趕至此,不料走至蘇州,忽患小病,稍歇兩日,那日散步街頭,走入元妙觀,遇見相士高鐵嘴,小弟就請他代相終身。高鐵嘴代小弟相了一回,他說小弟目前就有大難,不在己身,卻應在家人,恐遭慘殺之禍。小弟見說,心中便有些疑慮,恐怕胡惠乾這廝知道風聲,要往小弟家中尋事,小弟雖在疑慮,卻是半信半疑。哪裡曉得,還有一人也站在那裡,高鐵嘴代小弟把相看過,一見那人,他便把所有的物件全行收去,別的話一句也不說,但問了那人客寓的住處,便要往那客人寓裡,有話面說。那人也不推辭,就請他前去,高鐵嘴又叫小弟同去。及到了那人客寓裡,進了房間,只見高鐵嘴復向房外望去,見是無人走過,便向那人納頭便拜,口中稱道:『罪民不知,跪迎聖駕,罪該萬死。』小弟見了,更是不解。那人見高鐵嘴如此情形,也覺暗暗吃驚道:『你切莫如此,勿要錯認,我係姓高,名天賜,順道至此遊玩,你何得如此稱呼。』高鐵嘴又道:『聖上切勿隱瞞,除卻當今天子,哪裡有這龍鳳之姿,天日之表。』聖天子見他所說已經道破,只得自認因微服南巡,改名高天賜,恐怕地方上驚擾百姓。當下聖天子又諭令高鐵嘴切勿聲張,彼時高鐵嘴又命小弟叩見,聖天子因問他如何知道小弟家中恐遭大難,他便說了許多話,聖天子聽他言語,便問小弟到四川峨眉山何事,小弟就將胡惠乾惡霸一方,倚仗少林支派,無惡不作。因奉撫臺差遣前去捉拿,因自己力不能敵,去請兄長來助的話,奏了一遍,當下高鐵嘴插口說道:『原來方兄是白眉師尊的門徒,我等幸列同門,真是幸會,但是方兄此去,白眉師尊及馬道友均不在峨眉,現在四川。若非途遇小弟,方兄徒勞跋涉了。』此時聖天子聽見他說,當又問了他名字,他說叫高進忠,與小弟同門。天子又向他說道:『你既與方魁同門,又知他家中有難,何不相助他趕往四川,請了兄長,馳回廣東,協拿胡惠乾,解他家中之難。』高鐵嘴又道可令小弟一面先往四川請訪兄長,一面讓他去到廣東,見機行事。聖天子因此隨即寫了兩道旨意,一道交給他去,往廣東巡撫那裡投遞,一道交給小弟,前來四川總督衙門投呈,旨意上並有令本省督撫趕即傳旨著白眉師尊及兄長趕緊前去。並著令本省督撫,延請師尊與兄長即日會同小弟就道。因此小弟奉了聖旨,趕急前來,已經到總督衙門呈遞進去,制臺已飭令在省印委各官訪尋師尊。並飭令轅門差官,各處探聽所在。小弟到此已經六日,今得途遇,真是萬千之幸,但不知師尊現在何處?請兄長指示。」   馬雄見他說了這一番話,當下也就說道:「原來高進忠現在江南,但是他相法如神,能知過去未來之事,既相賢弟家中有難,此話定然不差,可幸他已前去,或者尚可無礙。若問師尊,現在此地南門外廣慧寺。且稍停,便與賢弟一同前去。所慮師尊不肯出門,只好臨時再作計議了。」方魁聽了大喜,彼此又飲了一回酒,算明酒飯錢,下得樓來,即一同前往廣慧寺而去。不一會已到,一齊進入方丈,馬雄先進去與白眉說知。白眉道人聞方魁前來,即傳他進見,方魁入內,行禮已畢,先敘了些寒喧,然後將奉旨來請他的話,說了一遍。   白眉道人聽了微笑道:「你今既竭誠前來,況又係明泰聖旨,本師亦何敢違逆諭旨,不看吾徒之情?卻奈為師的已發誓在先,再不多管閒事。好在馬雄身手也過得去,可即著他與你同行,想來一個胡惠乾,也還不難處置。」方魁又哀求說道:「非是徒弟敢勞師父的大駕,奈聖上一再吩咐,囑令徒弟務將你老人家請出去同破少林寺,以絕後患,為無下除害。並且聖旨上,有著令本省督撫傳旨請師父趕速馳往江南,並著督撫躬身延請。師父決意不去,不但徒弟有負聖意,就是督撫,也難復奏。至於發誓在先,再不多管閒事,此事是掃除惡霸,消滅凶徒,為天下除害。此係有功於民,有德於世,再係奉旨前往,亦誰敢議論師父的不是,還請師父三思,若蒙俯允同行,不但不違君命,且於地方施惠不淺。」   白眉道人聞方魁說了這一番話,仔細想來也覺有理,因道:「爾等且先前往,先將胡惠乾這廝拿著治罪,若隨後少林寺有人出來報仇,或至善禪師維護門徒,自己出來尋仇,那時爾等卻非他敵手,為師再出來幫助爾等。到了那時,不但為師前去,還要將五枚大師及馮道德清出來一起同往,才可破他的少林寺。爾等但知至善禪師本領高強,還不知他有個首徒,叫做方世玉,亦極其厲害,渾身筋骨自小煉就,如銅鐵鑄造的一般,不但鐵打不傷,便是刀槍也不可入,雖如至善禪師那麼本領,也不過是比他略勝一籌,其餘還有好些人,皆是武藝精強,功夫出眾。胡惠乾這廝,還算是下等呢。」方魁聞言,越發請求他出去幫助。白眉道人也就答應。方魁見白眉道人已允,即告辭出去。   次日,便又親至總督衙門稟明一切,四川總督也甚喜歡,當日即差中軍府縣前往廣慧寺傳旨,白眉也望闕謝恩。中軍以次,皆在廣慧寺略坐一會而回。四川制臺又賞給了方魁的川資。凡事已畢,只待動身,方魁這夜,便得了一夢,欲知所夢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