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朝鼎盛萬年青/第069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六十九回 還求恕罪前倔後恭 閱讀來書驚心動魄

  話說天然和尚,到了這個地步,知道這兩個客官是京中的大員,也嚇得魂飛魄散,伏在地下叩響頭,口中哀求說道:「小僧有眼無珠,語言冒犯,接待不恭,還求兩位大人、大老爺格外開恩,寬其既往,小僧當從此革面洗心,不敢再以勢利兩字存在心中。若將小僧送往地方官衙門懲治,這勾引婦女的罪名,小僧是萬萬擔當不起,而且小僧實在不敢存這惡念。今日實因王八老爺的家眷,在此飭令小僧招呼,小僧又礙於施主份上,不得不勉強周旋。還求二位大人、大老爺俯鑒小僧不得已的苦衷,法外施仁,不咎既往,小僧當辦香頂禮,日祝二位大人老爺萬代公侯,子孫昌盛。」天然在裡面跪,客堂外面這些和尚,見方丈如此,也就環跪下來哀求了一回。   聖天子見了這樣光景,倒也好笑,從前那種勢利,現在又如此卑微,實在是山僧的本色。因暗想道:「他既然知罪,如此哀求,朕也不必與他較量了,就是他追隨那班婦女,也是有他不得已的苦衷,他若不款待慇懃,又恐遭他施主之怪,只要他從此悔罪,也就算了。」心中想罷,也就問道:「你家從前的那個方丈,叫作了空,現在哪裡去了?你可叫他前來見我,他見了我自然知道高某的來歷。」   原來聖天子初次南巡,在平山堂遊玩,那時方丈便是了空。天然見問,復跪下面稟道:「了空和尚已圓寂了三年。」聖天子聽道了空已死,復又歎道:「了空和尚才算是個主持,如你這賊禿,實所謂酒肉和尚,高某本當將你送往地方官嚴加處置,姑念你已知有罪,一再哀求,你家眾僧又苦苦代你求情,高某只得看眾僧哀求情切,法外施仁,不予深究,以後若再如此,高某可萬難容忍。現恕你無罪,且下去罷。」天然見說,這才把心放下來,當下又叩了個頭,才站立一旁,躬身侍候。   此時天已過午,天然復上前說道:「小僧蒙兩位大人大老爺的恩,不予治罪,小僧真是感激不已,但是現在已有申牌時分,想兩位大人大老爺也當用飯,小僧前去招呼,聊備一餐素麵,求兩位大人大老爺賞個臉,就在敞山稍用些須,免得再回城去用飯。」聖天子與周日清二人,當初來時本有此意,預備在山上吃麵,及見天然那種勢利,便不高興,就打算去各處遊玩一回,也就開船回城吃飯。此時,天然又鬧了這一陣亂子,聖天子又督責了一番。時候卻甚不早,今見天然留住吃麵,卻好腹中也有些饑餓了,也就答應。   當下天然這一歡喜卻出乎尋常之外,當即將廚子喊來,招呼廚役,令他要做得格外精潔,那廚子自然不敢草率。天然當下又請聖天子仍去方丈裡坐。周日清道:「怎麼又請俺到方文裡去,你那裡有官家內眷,我們不方便進去的,難道此時可以進去,不似從前的不便了麼?」天然復又跪下說道:「還求老爺不記前事,小僧感激無已,現在王家的內眷已經去了,因此還請老爺們到那裡去。」天子見說,也就站起身來,與周日清同至方丈。   你道王八家那個三姨太太陸湘娥,並請來的那些同院姐妹,為何去得這樣快?原來陸湘娥一聽見外面吵鬧,即令天然出來看視,不一會,見有人進去說:「天然被打,現已拖到客堂裡去講話。」又見有人來說:「那兩位遊客,是京中的大員,到江南密查要案,因為和尚出言不遜,要將和尚送到地方官那裡去處治,問他一個勾引婦女的罪名。」陸湘娥一聞此言,惟恐連累自己,連酒席都未終局,即同著諸姐妹,嚇得蝶散駕飛而去。所以那方文內,始而為鶯花金粉世界,一變而為寂滅虛無的境地。天然僧也算是個大倒霉,就因陸湘娥等一來,他在先滿心歡喜,以為這些女菩薩,將她們應酬好了,必然有一宗大大的佈施,哪知反而出了亂子,不但不能如心所願,反而遭了一陣毒打,將口內牙齒還給打落了兩個,還要跪在地上叩了一陣子響頭,又貼了一頓絕好的素麵。   聖天子與周日清吃過素麵以後,日已西斜,當即出了方丈,回船進城,天然此時自然恭送如儀,再也不敢怠慢。聖天子在船中與日清道:「這和尚如此勢利,在先那樣怠慢,此時又如此趨奉,到底是個俗僧。」周日清道:「今日這和尚,雖然經了這頓打罵,當時不敢違拗,再三哀求,特恐此後又再回覆原來的樣子。但存勢利二字,倒也罷了,最可惡的,見了那婦人女子那種涎臉,實在討厭,若將他留在此地,將來鬧出不尷不尬的事來,究竟於這勝跡名山大有關礙。依臣兒愚見,莫著寫一封信與揚州府,令他札飭兩縣,押逐這和尚離了此地,另招高僧主持,將來也可免了有尷尬之事發生。」聖天子聽了此語,也覺甚有道理,當時也就點頭允肯。不一會,已到天寧門,約有黃昏時候,當下開了船錢,二人上岸進城,到了客寓,吃過晚膳,聖天子就在燈下寫了一信,封固好了,然後安歇。次日早間,一面命小二代僱了船隻,一面命周日清將這封信送往揚州府署,並不等他回信,當即回來,就與聖天子上船,開船而去。   這裡揚州府接著這封信,看畢之後,只嚇得汗流泱背,你道為何?原來這知府與浙江巡撫龔溫如是親戚,在一月前,就接到龔溫如的密信,說道:「當今聖天子微服南巡,因為不肯使臣下知道,故而易名高天賜,說不定要重遊揚州。」使其隨時探聽,不可怠慢。所以揚州府一見信內有「高天賜」三字,便驚恐起來,不敢將這封書信,作為平常書信,竟作為聖旨看待,當即排了香案,重行三跪九叩首禮畢。一面飛傳江、甘兩縣到此,說明一切。甘、江兩縣就驚恐異常,當下向揚州府說道:「大老爺既奉到諭旨,卑職等理應前往接駕,恭請聖安。」揚州府道:「某雖奉到聖旨,但聖上是微服南巡,恐驚擾百姓,勞民傷財,某等又不知聖駕駐驛何處,意旨之內,又未說明,只好密派妥差,趕急打聽聖駕是否仍在城內。打聽清楚,某等才可前去。」江、甘兩縣,只得唯唯。   揚州府道:「聖旨上說,平山堂住持僧天然勢利太甚,違件聖顏,實已罪大惡極,雖經天子格外開恩,已在該山略子薄懲,恐將來仍有不尷不尬之事,著令某轉札貴縣,將平山堂住持僧天然押逐出境,不准逗留等語。某想該僧竟敢如此勢利,而又違件聖顏,實已罪大惡極。雖然聖天子仁厚為懷,不予深究,惟某以為僅押逐出境,不足以蔽其事,貴縣可即飭差速將該僧飛提到案,以便根究。」江、甘兩縣聽說,當下說道:「大老爺明見,在卑職看來,既是聖旨上但令將該僧押逐出境,並未著令大老爺有撤查之意,卑職的愚見,即便遵旨施行。該僧雖罪有應得,蒙聖天子格外開恩,何必又不合聖意。不知大老爺以為如何?」   揚州府聽說也覺有理,因道:「某不過因該住持太為放肆,竟敢違件天顏,所以要大加懲戒,貴縣既如此說,某等即遵旨施行便了。」當下兩縣當即唯唯退出,回至本署,即派差前往平山堂將住持僧天然提訊。畢竟訊問天然什麼緣由,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