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朝鼎盛萬年青/第074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七十四回 掃除惡霸不認同門 力敵仇讎擊殺至善

  話說白眉道人等,大家商議妥當,擬分頭前往,各敵各人,一宿無話。隔了一日,到二十日一早,大家紮束停當,飽餐了一頓,各帶兵器即一齊前往,分頭去敵。

  且說至善禪師,自李錦綸回來後,知悉白眉道人准於二十日到,早已預備起來,專等他們前來拼個你死我活。到了十五日以後,即派眾徒弟在各處打聽。十八這日,已由他的徒弟,打聽回來說是白眉道人還同著五枚大師、馮道德等共計八人,已經到了此地。至善禪師聞得五枚等也齊同來,心中便有些懼怯,因與眾徒弟道:「此次白眉約請多人,顯係與我等有誓不兩立之意,他既不看我們同道,我等也須奮勇與他對敵,不可示弱於他,寧可一拳一腳,被他打死,一刀一槍,被他們殺了,卻萬不可做出那種乞憐的情狀。」眾徒弟齊道:「我等自當謹遵師命,只要心齊力因,又何怕他人多,我等當效死節,與他們廝殺便了。」方世玉更是仗著自己有刀槍不入的武藝,他卻毫不畏懼。大家也商議定了,只等二十日白眉道人等前來。

  到了二十這日,至善禪師一早便起來,眾徒弟也就各人紮束停當,無不摩拳擦掌,準備廝殺。正等待間,忽聞一陣吶喊之聲,幾乎震動山嶽。至善不知何意,正要著人出去打聽,只見兩個道人,匆匆忙忙進來報道:「師父,不好了,現在總督衙門,調了官兵,將這寺前後四面圍了起來。」至善一聞此言,更加驚慌失措,暗道:「官兵既圍寺,我等今日必定難逃此難,但事已如此,不可挽回,只得與他們拼一拼罷。」正自暗道,又見兩個人進來。說道:「現在外面有七八個人,指明要師父親自出去會話。」至善一聽,知是白眉等已來,當即帶了徒弟方世玉、洪熙官、李錦綸、李亞松、鄭亞紅、林亞勝共計七人,還有十數個小徒弟,皆手執利刃,一齊出來,到了大殿,眼見白眉道人、五枚大師、馮道德等人站在大殿院落以內。

  白眉道人見至善禪師率領眾徒弟出來,當下喊道:「至善,你約我今日比試,我等可謂不負你所約了。」至善因道:「白眉,我與你同門同道,你為什麼不念師兄弟的情誼,任縱門徒殺害我徒弟胡惠乾、三德、童千斤及謝亞福等人,這是何故?」說著依然是怒容滿面,氣勢洶洶。白眉道人道:「俗語說得好,人不知已罪,牛不知力大,但你責備我任縱門徒殺害你的徒弟,你可知你徒弟無惡不作,殘害百姓?你不嚴加約束,反依著他們任意行兇,還要給他們報仇雪恨,你既能包庇門徒行兇作惡,我便能任縱徒弟除害。天道循環,理所必然之勢。」五枚大師也說道:「自從你徒弟將牛化蛟、呂英布打死,那時我就再三排解,好容易這件大禍消滅無形,你就該約束門徒,再不准他們行兇霸道。那胡惠乾竟敢那樣作惡,廣東省內被他殘害的不知凡幾,若再不將他除去,不但百姓受害不淺,亦難體上天好生之德。你並不知道罪己,反要怪人任縱門徒,終不然我等的徒弟,也要與你的徒弟一樣橫行霸道,才算不是任縱麼?」

  至善被他二人責備了這一番話,也知是自己徒弟不是,但事已至此,不得不老羞成怒,因大怒道:「你等體得巧辯,既已到此,難道還懼怕你不成?今日我便與你等誓不兩立。」說著,手舞樸刀,即向白眉道人砍來。方世玉見師父已經動手,也就舞動雙刀前來助戰。大家交起手來,白眉道人大聲喊道:「至善,我還有話說,我們是對敵,還是混殺?若是對敵,我便與你二人比試一回,俟分了高下,或是你把我砍傷,或是我將你殺死,隨後再換別人。若要混殺,我們就大家一齊殺起來,皆聽你便。」至善說道:「既是如此,我便與你比試。」說著,便命方世玉退下,自己就向白眉道人殺來。白眉道人即便招架,兩個人皆是一樣的樸刀,但見至善一刀,向白眉劈面砍來,白眉將手中刀向上一架,撥在一旁,隨即一刀,還向至善肩膊砍去。至善也急急架開,兩人一來一往,真個如蛟龍戲水、臥虎翻身,好不厲害。

  彼此戰了二三十回合,只見白眉道人將手中刀一起,一個進步,直奔至善胸膛刺去,至善便將手中刀在白眉刀上一扣。白眉見他來扣,即一個大翻身,刀口向上,刀背向下,即懷中一收,復望外一送,認至善咽喉刺來。至善見來勢甚猛不及招架,急望後一退,白眉一刀落空,用力過猛,便向前一傾,險些兒跌下去。至善一見,即刻將手中刀執定了,刀尖向上,「噗嗤」一聲直刺過來。白眉正向前傾,見至善的刀已到了面前,急急將刀向上一架,不提防用力太甚,雖將至善的刀打落在地,自己的刀,也抖落地下,兩人手中,俱無利刃。

  此時至善見手中刀被他打落,也不去拾刀,當即一拳認定白眉劈空打來,白眉便舉手相還。二人又使其拳腳往還。只見白眉第一著用了個老鷹探爪,順勢雙手齊下,向至善兩太陽穴點進。至善急轉身,用了個鯉魚翻身,讓開了老鷹探爪,順勢一腿,名為棒打雙桃,白眉即將雙足一頓,離地有五六尺高,躲過棒打雙桃,順手就是泰山壓頂,向至善天靈蓋壓下。至善急急的向前將身子一縱,變為蜜蜂進洞,將泰山壓頂讓開,急轉身使個狂風掃落葉,白眉也就用個疾雨打殘花。至善復使了個葉底偷桃,白眉又用了個風前擺柳,兩個人真是棋逢敵手、將遇良材,不分勝負。

  看看打到五六十個回合,只見至善頭一埋,向前一縱,直向白眉胸前撞來,白眉見他用這頭拳,知道他再無別法,用這煞手著了,當下也不讓避,即將肚腹,向外一挺,說聲來得好!便迎了上去。卻好至善的頭正撞在白眉的小腹上,若是別人,被他這一頭拳,早已五臟俱裂,死於非命。你道為何?他這一頭撞來,起碼有八百斤重,因他將渾身力量,全用在這頭上,所以如此厲害,哪知白眉的內功卻比至善好。至善的外功勝白眉,內功卻還不及。白眉在先雖將肚腹一挺,去迎他的頭拳,直至至善一頭撞來,他反將肚皮一吸,望後便退,說也奇怪,至善的那顆頭,就同釘在他肚腹上一般,再也拔不下來。不但拔不下來,還要跟著白眉後退。至善心中此時暗悔道:「我大不該用這煞手著前去撞他,今番我性命難保了。」

  正在暗想,已被白眉拖到一丈多遠,忽然白眉又運動內功,復將小腹望外一挺,把他放倒下來,「砰」一聲,至善已跌倒在地上。白眉見他已倒在塵埃,暗道:「我此時再不用煞手還待何時。」一面暗想,一面伸出兩個指頭,正要去點他致命。那邊方世玉見師父被白眉打倒,不禁怒從心上起,惡向膽邊生,又見白眉手無寸鐵,即刻舞動雙刀,大聲喝道:「白眉你休得傷我師父性命,我方世玉前來與你對敵。」說著,如疾風暴雨般殺來。白眉大師正要招架,那邊五枚大師也就喝道:「方世玉,你休得逞強,本師前來會你。」說著即刻跳了過來,並不用刀,卻是手執雙股寶劍,只見她兩口劍分開,直向方世玉兩把刀迎去,方世玉便與五枚大殺起來。

  那白眉見五枚敵住方世玉,仍去結束至善的性命,哪知至善不等白眉結束,早已嗚呼哀哉。你說為何?原來他的頭撞在白眉腹上,先被白眉吸住,望後拖了一丈多遠,那時他的腦部已經受傷,後來又被白眉將小腹望外一挺,將他放倒在地上,就這力量,最少也有六七百斤,他不曾提防,忽向後面一個坐地,跌落下去,就此傷動五臟,所有心肝脾肺腎,全個兒崩裂開來,登時就死於非命。白眉道人再近前一看,見他已死,也就不再去點他的致命,當下便大聲喊道:「你等聽著,至善今已被本師打死,要命的,須速退便饒,立誓從此改邪歸正。若再執迷不悟,也照你師父的榜樣,可莫怪本師下此毒手。」話猶未完,那邊洪熙官早舞動戒刀殺了過來。不知洪熙官性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