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朝鼎盛萬年青/第075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七十五回 眾禪師大破少林寺 高進忠回轉廣東城

  話說洪熙官見白眉道人將至善打死,當下舞動戒刀,拼命殺來。其餘如李錦綸、李亞松、鄭亞紅、林亞勝等人,皆蜂擁殺到,這邊如馮道德、馬雄、高進忠、方魁、鮑龍、洪福等人,也一齊迎敵上去,當時也不問各人對敵各人的話,大家便混殺起來。那邊五枚大師敵住方世玉,只見他兩人,真個是你來我往,你要我的心肝,我要你的五臟,若論內功,是五枚大師勝於方世玉,若論刀槍不入、鐵骨鋼筋,則是方世玉勝於五枚。卻好兩個人殺個對手,彼此殺得興起,世玉著著認定五枚致命,前去傷她。五枚亦處處留神,尋他的照門,你道這是何說?大凡有功夫的人,不論他外功內功,練就鐵骨鋼筋、刀槍不入,他卻有一處照門,諸如渾身皆不怕刀槍亂砍,那照門上面,不必說是刀槍,即用一個指頭在那裡點這一下,即刻就要送命。所以大凡這種人,刻刻都要護著這個地方,喚作照門,其實就是致命處。五枚大師尋了一會,只見方世玉只管奮勇力敵,終不見他背轉身來,五枚大師已看出破綻,便去試他一試,看他如何。主意打定,即將手中雙股劍先向他虛擊一劍,復轉身跳至方世玉的背後,起一腿,便向方世玉的穀道上踢來。方世玉見五枚一腳,認定穀道上來踢,心中吃了一驚,趕急掉轉身軀,一面殺,一面罵道:「無恥的賤貨,你好不知恥,偏向老子這裡來打。老子的這裡,與你這賤貨前面的相仿,老子不過是圓的,留著撒污,不像你那扁的要去養漢子。」

  原來五枚大師是個女尼,此時被方世玉這一番無恥的羞辱,心中好生大怒,只見她柳眉倒豎,杏眼圓睜,也大聲怒罵道:「好大膽的畜牲,你胎毛未乾,乳牙未脫,膽敢戲侮本師。不要走,吃我一劍!」說著一劍刺來,方世玉並不畏懼,只管招架,哪知五枚大師另有個主意,見他一刀迎接上來,即刻將手中劍,用足十二分力,先向後一收,復一劍刺了過去,趨勢將他的刀打落在地,自己的劍也扔在地下,因道:「方世玉,敢與我比拳腳麼?」方世玉殺得興起,只想要送她性命,哪裡還顧得防人?當下也就說道:「五枚,你休得逞強,與我比試拳腳,還懼怕你不成麼?」

  兩下分立了門戶,你一拳,我一腳,登時比較起來,方世玉著著搶先,五枚大師卻著著讓後,方世玉不知是何用意,卻也不管,只顧拳腳並施。五枚大師也只顧招攔架格,卻一著不讓他沾身,兩人鬥了有三十餘個回合,猛然見五枚大師向後一倒,方世玉以為她是腳下因物絆倒,難得有這機會,便搶一步前進,左腳尖一起,便向五枚大師襠下陰戶上踢來。五枚大師看得清切,暗罵:「好孽畜,你死在目前,還不知道,尚敢戲弄本師?」一面暗想,一面口中喊道:「孽畜來得好,不要走,看本師的腿到了。」說著一個圈腳,由方世玉背後兩臀上打來,乘勢翻起腳尖,向上一挑,認定方世玉的穀道上踢去。方世玉毫不提防,就這一腳踢中穀道上的照門,登時也就爬不起來,復又認定他穀道,再挑一腳。說也奇怪,方世玉登時也就嗚呼哀哉了。

  大家此時見已將兩個本領最好的置之死地,各人心內好生喜悅。只見馮道德敵住洪熙官,高進忠戰住李錦綸,鮑龍、洪福雙敵鄭亞紅,馬雄迎著李亞松,方魁力敵林亞勝。看看方魁抵敵不住,欲敗下來。白眉道人一見,正要上去相助,忽見林亞勝手起一刀,向方魁砍來,方魁不及招架,肩膊上中了一刀,當下負痛跳出圈外。

  林亞勝不捨,急急追來,白眉道人一見,大聲喝道:「休得有傷吾徒!本師前來會你。」話猶未畢,已到了面前,手起刀落,一刀向林亞勝砍來,林亞勝趕著招架,鬥未數個回合,早被白眉道人一刀砍中頭顱,死於非命。鄭亞紅與鮑龍、洪福二人力鬥,雖說鄭亞紅武藝精強,究竟難敵兩隻猛虎,先被鮑龍打中一鞭,只打得口吐鮮血,復被洪福趕上,一刀結束了性命。李亞松敵住馬雄,兩人也算不相上下,爭奈李亞松見他們大半皆死,心中不免驚慌,早被馬雄趕上,一刀刺中大腿,頓時跌倒在地,當有人將他捆縛起來。只剩洪熙官仍在那裡與馮道德惡鬥,看看也抵敵不住,正思虛砍一刀急欲逃走,馮道德哪裡肯捨他過去,也便翻進一刀,向洪熙官胸膛刺來。洪熙官又趕著招架。此時馮道德見眾人都在那裡袖手旁觀,惟有自己尚未取勝,心中一急,大喊一聲道:「洪熙官還不給我早早去見閻羅天子!」一聲未定,早見一刀砍中肩窩,也就當時跌倒在地,再也動彈不得,當下也有人將他捆縛起來。

  於是白眉道人等見眾惡徒俱已誅歿除盡,其餘那些小徒也就不與他為難,便一同往寺內各處搜查,看看有無別人在此。搜查一遍,並無別人在此。

  當下高進忠便與督轅中軍說道:「現在這少林寺業已破去,眾惡徒亦皆除盡,就煩大老爺上院,先行稟知這寺院房屋是否焚毀?抑接留在此間另招高僧住持。已死屍身,即飭該縣從豐收殮。」中軍到此即刻回轉行中,稟明一切,復又來至寺中與眾人說明。白眉道人即與五枚大師及馮道德等人,出了少林寺回轉客寓。方魁雖中一刀,幸虧傷得不重,白眉道人又取出刀傷藥給他敷上,令他靜養數日好動身回廣東。所有寺內的屍身,自有閩侯兩縣前來料理,不必細表。

  高進忠次日又至督轅稟見,請本省制臺將大破少林寺殺死至善禪帥、方世玉等五名,拿獲二名現寄閩侯兩縣監牢之內,並將破少林寺的人名具奏請旨。義將之請移知廣東巡撫,以便回去銷差。當下制臺俱皆應允,並獎賞高進忠一番,停了兩日,高進忠便去親領移支書信。制臺又賞了五百兩銀子,作為川資。當時高進忠領了下來,叩謝已畢,即稟辭即日動身,回轉廣東銷差。出了轅門,回至客店與白眉道人說明一切,預備明日動身。白眉道人道:「我等現在不回廣東,免得往返,就此與五枚大師、馮道德、馬雄四人逕往四川,較為便當,又何必再回廣東,仍要由廣東回去?就是你與方魁、鮑龍、洪福四人回去罷。好在我等又不想做官,又不想受爵,何必往返路程呢?」

  高進忠見白眉道人等其志已決,也就不敢勉強,只好聽其自然。惟有鮑龍、洪福二人戀戀不捨,白眉道人見其意甚殷,因道:「你們二人,不必如此,我們後會有期。我看你二人有此本領,也可以博取功名富貴,不必再學運用功夫了。況且至善已死,方世玉已亡,除了他二人,現在走遍天涯,沒有再如我等的本領。我等俱是出家人,又有誰來與你作對?但是隨後盡忠報國這四字,須要刻刻在心,不可貪戀爵祿,有負國恩,要緊要緊,切記切記,此外無言可囑,你二人好自為之便了。」鮑龍、洪福二人,唯唯聽命。

  次日白眉道人、馮道德、五枚大師、馬雄四人,即帶了些盤纏,就由福建回轉四川而去。高進忠等,依依送別,不免有一番惜戀之情,這也不必細表。白眉道人等走後,高進忠、方魁、鮑龍、洪福也就回轉廣東銷差,畢竟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