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祖仁皇帝御製文集 (四庫全書本)/第三集卷2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三集巻二十六 聖祖仁皇帝御製文集 第三集巻二十七 第三集巻二十八

  欽定四庫全書
  聖祖仁皇帝御製文第三集巻二十七目録
  雜著
  古文評論計七十六條












  欽定四庫全書
  聖祖仁皇帝御製文第三集巻二十七
  雜著
  古文評論
  國語
  穆王將征犬戎
  布令修徳不勤兵於遠自是先王撫馭荒服之要道穆王以不享征之棄祖訓矣故先儒謂國語列周國風列王於此見周徳之衰
  厲王虐國人謗王
  古稱愚者之言聖人擇焉雖邇言謭說亦得以登於鞀鐸而達之於上者盖古人容納之廣忠厚之至也
  厲王説榮夷公
  王者不言有無况専之乎榮公用而周敗可為千古嗜利之戒
  宣王即位不藉千畝
  周禮因井田而制軍賦故務農講武相為表裏篇中征則有威守則有財二語正見兵農之合
  宣王既喪南國之師
  古者治民之官日與民相習故不料而知其多少至宣王時農務漸弛因師敗而遂有料民之舉治兵急而治農之政愈緩矣
  晉文公既定襄王於郟
  晉文自以功在王室侈然自大妄請天子之禮襄王舉先王之舊章以折服之舒婉中倍極峻厲遂使晉文愧悚退聽皇哉訓誥之文
  定王使單㐮公聘於宋
  廢教棄制蔑官犯令皆亡國之政也而犯令尤甚文中序次自有輕重
  榖洛鬪
  大意縂在修徳行政穀洛自然效順反復敷陳極為愷摯
  周景王將鑄大錢
  景王改鑄大錢原以救灾備患然不合民情故單穆公以為佐灾可見王道在乎因民
  海鳥曰爰居
  無名之祀聖王不録曲禮曰淫祀無福則妄祀亦何益哉此篇可與禮經相發眀
  宣公夏濫於泗淵
  藏罟不如寘里革於側所謂在人不在笏也通篇典麗謹嚴洵文章極則
  公父文伯退朝
  敬姜勞則思逸則淫數語可謂見道之言當與無逸豳風諸篇同讀
  仲尼在陳
  聖人博學多識於此可見
  齊閭𠀌來盟
  發揮藴義甚大非足恭之謂
  桓公自莒反于齊
  鮑叔薦管仲於桓公委寄以齊國之重卒能顯名諸侯取威定覇孔子亦許其功而稱其仁則鮑叔之推賢桓公之善任皆彰彰於後世矣
  正月之朝鄉長復事
  規畫明整治國如治家誠霸佐才也
  桓公欲從事于諸侯
  鋪叙覇功㡬同王道但其親睦諸侯全是以謀以力王霸之所由分也至文之簡練典重洵是史漢紀傳之祖
  文公問于胥臣
  有聖質然後有聖學詩曰追琢其章金玉其相皆質與學相須之義
  叔向見韓宣子
  大夫憂貧寜獨身之灾殃將及國故治世首禁官邪
  莊王使士亹傅太子葴
  楚莊伯者猶鄭重國夲甚矣豫教之宜備
  靈王為章華之臺
  敷論舂容傅大如聆黄鐘大呂穆然清廟之音
  左史倚相廷見申公子亹
  聞倚相之言惕然而懼子亹可謂能受善矣
  靈王虐白公子張驟諫
  近臣諫遠臣謗輿人誦用以自誥三代盛王所由隆也靈王以規為瑱禍及乾谿宜哉
  鬪且廷見令尹子常
  積貨蓄怨語警切聳動可為當官之戒
  王孫圉聘於晉
  春秋使臣皆極一時賢士大夫之選故對揚鄰國恒不辱命
  吳王夫差起師伐越
  越君臣之隂謀全在廣侈吳王之心一語麋鹿逰姑蘇者以此
  呉王夫差告諸大夫
  申胥事前之言洞若觀火吳越之興亡决矣固不待鴟夷投江時也
  呉王還自伐齊
  吳之申胥楚之范増老謀不用屈志而死千古同慨
  吳王夫差還自黄池
  隂謀猛鷙君臣夫婦致死一心積之二十年吳安得不亡記者歸羙之於下羣臣集衆謀有以也夫
  越王句踐即位三年而欲伐呉
  敬怠之分治忽所由闗也無時不敬則可以久安長治句踐不能敬之於始既危而後懼隠忍圖功僅乃獲濟亦幸矣哉
  公羊傳
  元年春王正月隠公
  大一統之語實有闗於名教盖春秋之作率天下以尊周室正月繫王示周徳雖衰天命未改之意
  癸未葬宋繆公隠公三年
  公穀文短調間用長句亦復逶迤有致
  紀侯大去其國莊公四年
  以吞滅為念則復讐為長亂之階以雪恥為心則復讐為大義之舉故公羊於襄公猶有取焉
  夏四月四卜郊不從乃免牲猶三望僖公三十一年
  魯郊非禮孔子修春秋因卜郊而寓意諸儒論之詳矣惟公羊簡而盡
  公子遂如齊納幣文公二年
  聖人緣人情而制禮非由外鑠也以人心為皆有之一語何等剴切
  毛伯來求金文公九年
  王者無求一語持論正大若穀梁所云求車猶可求金甚矣非篤論也
  世室屋壊文公十三年
  昔魯公之魯而周公仍留治東都以繫天下之望公羊所謂欲天下之一乎周者是也何休註公羊以為嫌於周公之魯則恐天下迥心趨鄉之何其淺視乎成王周公也
  晉放其大夫胥甲父于衛宣公元年
  讀此傳知古君臣之間去就有禮春秋時不能盡然
  晉趙盾衛孫冕侵陳宣公六年
  比事屬辭層折盡致較左氏尤勝
  冬葬許悼公昭公十九年
  聽止赦止見春秋筆削大公無私此與趙盾事遂為實錄
  西狩獲麟哀公十四年
  章法之妙若斷若續忽合忽離
  穀梁傳
  元年春王正月隠公
  伯夷叔齊之譲國求仁而得仁泰伯虞仲之譲國避地以興周若隠之譲國則成恵公之邪心啓桓公之簒弑故曰小道也
  壬申御廩災乙亥嘗桓公十四年
  周官時享前期十日師執事而卜日誓戒今壬申乙亥相距四日不卜不戒故穀梁子以為志不敬也
  臧孫辰告糴于齊莊公二十八年
  觀此見積貯備荒有國家者之急務國非其國君子譏之
  虞師晉師滅夏陽僖公二年
  三傳無異同而穀梁叙事簡要文尤逸宕
  諸侯盟于首戴僖公五年
  篇中以尊王為主亦反經行權之意
  晉殺其大夫里克僖公十年
  筆筆生動當時情事躍然在人耳目之間
  初税畝宣公十五年
  公田之法十取其一今又履其餘畝先王之良法羙意其謂之何是以傳者交譏焉
  大饑㐮公二十四年
  觀大侵之禮見先王畏天勤民實心實政
  秋蒐于紅昭公八年
  古奥典贍可補周禮所未備
  戰國䇿
  司馬錯張儀論伐韓蜀
  戰國之時不復知有周天子矣錯獨曰刼天子惡名也大義凛然後魯肅之存劉王猛之戒不伐晋亦同此意
  甘茂㧞宜陽
  讒臣在内大將鮮有能成功於外者此古今所同慨也甘茂之言剴切曲暢可為萬世鑒
  黄歇說秦王
  當時䇿士徃徃嫁禍韓魏如黄歇之意在紓楚患耳迨韓魏既亡不三年楚亦滅矣所謂滅六國者六國也不信然耶文特雄辯
  應侯謂昭王
  先設兩喻正意只澹澹說過盖前既危言切論至是知昭王之心已移故苐借比喻之辭一申明其說使聽者竦然
  武安君諫秦昭王伐趙
  以趙之殘而難攻以韓魏楚之完而易取可見兵無常强亦無常弱而其機則在能懼與否而已
  鄒忌諷齊王納諫
  文甚諧麗動人却是千古不易之正論
  淳于髠一日見七士
  寥寥數語為歐陽朋黨論之所自出人以薦賢為嫌者可以袪其惑矣
  馮煖客孟嘗君
  馮煖焚劵為孟嘗結民志也若漢之文景時下蠲租之令其得民也大矣豈區區示義之足云
  蘇子說齊閔王
  不為福先不為禍始此權藉之說也聖人則以上順天道為權下合人心為藉王者有征無戰用此道也
  田單攻狄
  淋漓生動語語雋冷
  莊辛論幸臣
  文近於賦瑰麗可觀
  蘇秦以合從說趙
  文勢忽斷忽連若長江萬里波瀾無盡若移此神志明内聖外王之道仁義禮智之功當時所就又復何如哉
  觸讋說趙太后
  從容委曲而取成功可謂善於進言者
  魯仲連義不帝秦
  不帝秦大義也辭封爵高節也責新垣衍處風㫖奕奕
  魯君酒色味論
  戰國之君皆講富强魯君獨舉四事警切動人尚有周公之遺教也
  信陵君諫魏王
  四公子中信陵最賢即此一書審度事理瞭如指掌雖善謀國者何以加之
  郭隗說燕昭王
  昭王用郭隗之言卑躬致士卒復齊讐可謂賢矣
  蘇代約燕王
  形容秦處盡得其情狀文筆亦有循環刺蜚之致
  樂毅去燕適趙
  毅報恵王書雖急於自明其情志悱惻文辭深婉固書牘之祖也
  
  孝公下令國中
  孝公急思光復先業博謀於賓客羣臣得勵精圖治之意惜乎不知修徳行仁沾沾於竒計彊秦也
  趙良說商君
  商鞅以殘忍鍥刻之性變法速效苟且目前何暇計治理之純疵耶孝公舉國以從悞矣
  李斯諫逐客書kao
  古人蒐羅賢才招以弓旌縻以好爵若既入其國而以客逐之則非矣李斯本邪辟之學此篇論取材宜廣則不可以人廢言也
  子嬰進諫二世書
  信任便嬖輕棄老成鮮有不敗人家國者漢唐之季覆轍相尋尤可浩歎
  騶忌子以鼓琴見齊威王
  樂記云聲音之道與政相通確有至理
  淳于髠說騶忌子
  持論亦正特務為隠語終是戰國習氣
  楚人對頃襄王
  諷楚報秦有得於春秋復仇之㫖全以譬喻行文彌覺古雋


  聖祖仁皇帝御製文第三集巻二十七
<集部,別集類,清代,聖祖仁皇帝御製文集>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