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治主義與世界組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聯治主義與世界組織
作者:李大釗
1919年2月1日

發表於《新潮》第一卷第二號

現在的時代是解放的時代,現代的文明是解放的文明。人民對於國家要求解放,地方對於中央要求解放,殖民地對於本國要求解放,弱小民族對於强大民族要求解放,農夫對於地主要求解放,工人對於資本家要求解放,女子對於男子要求解放,子弟對於親長要求解放。現代政治或社會裏邊所起的運動,都是解放的運動!

有了解放的運動,舊組織遂不能不破壞,新組織遂不能不創造。人情多爲習慣所拘,惰性所中,往往衹見有舊的破壞,看不見新的創造,所以覺着這種解放的運動,就是分裂的現象。見了國家有人民的、地方的解放運動,就說是國權分裂了;見了經濟界有農夫、工人的解放運動,就說是經濟組織分裂了;見了社會裏、家庭裏有女子或子弟的解放運動,就說是社會分裂了、家庭分裂了;見了這些分裂的現象都湊集在一個時代,凡在這個時代所製的器物,所行的俗尚,都帶著分裂的彩色,就說「現在的時代是分裂的時代。看呵!國旗由一個黃色變爲五色,不是分裂的現象嗎?正陽門的通路由一個變而爲數個,不是分裂的現象嗎?再看現在流行婦人的鬢髻、女孩的辮發,多由奇數變爲偶數,不是分裂的現象嗎?一個中國有兩個國會、兩個政府,俄國裂成幾個國家,德、奧、匈的小民族紛紛自主,不都是分裂的現象嗎?」數年以來,我們國人所最怕的有兩個東西:一是民主主義,一是聯治主義。國體由君主變爲民主了,大家對於民主主義才稍稍安心。這聯治主義直到如今,提起來還是有些害怕。不是說聯邦須先邦後國,就是說中國早已統一;不是吞吞吐吐的說我是主張自治,避去聯邦字樣,就是空空洞洞的說我是單談學理,不涉中國事實。推本求原,一般人所以怕他的原故,都是誤認他是分裂的現象,所以避去他的名字不講,都是怕人誤認他是個分裂的別名。

其實這些人都是衹見半面,不見全體。現在人羣進化的軌道,都是沿著一條線走——這條線就是達到世界大同的通衢,就是人類共同精神聯貫的脈絡。民主主義、聯治主義都是這一條線上的記號。沒有聯治的組織,而欲大規模的行民主政治,是不能成功的,有了聯治的組織,那時行民主政治,就像有了師導一般。因爲民主政治與聯治主義有一線相貫的淵源,有不可分的關係。這條線的淵源,就是解放的精神。可是這解放的精神,斷斷不是單爲求一個分裂就算了事,乃是爲完成一切個性脫離了舊絆鎖,重新改造一個普通廣大的新組織。一方面是個性解放,一方面是大同團結。這個性解放的運動,同時伴著一個大同團結的運動。這兩種運動似乎是相反,實在是相成。譬如中國的國旗,一色裂爲五色,固然可以說他是分裂,但是這五個顏色排列在一面國旗上,狠有秩序,成了一個新組織,也可以說他是聯合。正陽門的通路變少爲多,婦人的鬢髻、女孩的髮辮變奇爲偶,一面是分裂,一面又是聯成一種新組織、新形式,適應這新生活,也同國旗上的顏色是一樣的。中國政局的分裂,南一國會,北一國會,南一政府,北一政府;俄國當此社會的根本改造的時候,這裏一個政府,那裏一個國家,一時也呈出四分五裂的現象,奧國、匈國、德國都是這樣,一方面可以說他是分裂,一方面也可以說他是改造一種新組織。這種新組織就是一個新聯合。這個新聯合的內容,比從前的舊組織要擴大一層,因爲個人的、社會的、國家的、民族的、世界的種種生活,發生種種新要求,斷斷非舊組織舊形式所能適應的,所能滿足的。今後中國的漢、滿、蒙、回、藏五大族,不能把其他四族作那一族的隸屬。正陽門若是照舊衹有一條路,那些來往不絕的車馬,紛亂衝突,是斷斷不能容納的。方今世界大通,生活關係一天複雜似一天,那個性自由與大同團結,都是新生活上、新秩序上所不可少的。聯治主義於這兩點都很相宜。因爲地方、國家、民族,都和個人一樣有他們的個性,這聯治主義能夠保持他們的個性自由,不受他方的侵犯;各個地方、國家、民族間又和各個人間一樣,有他們的共性,這聯治主義又能夠完成他們的共性,結成一種平等的組織,達他們互助的目的。這個性的自由與共性的互助的界限,都是以適應他們生活的必要爲標準的。

照此看來,聯治主義不但不是分裂的種子,而且是適於複雜、擴大、殊異、駁雜生活關係的新組織。多少國家民族間因爲感情、嗜性、語言、宗敎不同的原故,起過多年多次的紛爭,一旦行了聯治主義,舊時的仇怨嫌憎,都可消滅,都可了結。看那英人與法人,有幾世的深仇,當那英國的政治家引誘坎拿大人創造一種聯治,確定地方自治權的時候,英、法二民族間也曾起過戰爭,到後來坎拿大行了聯治主義,法國人的坎人,變成忠於英國的順民,英國人的坎人,甘心服從法人爲坎人的首領,兩個民族卻相安無事了,他們激烈的衝突,就是這樣了結。有一位Sir Wilfred Laurier是法國的舊敎徒,多年居坎拿大的政樞,到了英國各部間起了鞏固結合的運動的時候,大家都承認這位法國人的坎拿大政治家是熱心英國聯合鞏固的一個重要人物。再看那南非洲的英國人與荷蘭人也曾起過復仇的戰爭,一旦有了聯合,作自治的基礎,那英、荷二國的人就和好如初。勃亞人(Boers)因爲享了自治的生活,也就忠於英國政府了。我們中國自從改造共和以來,南北的衝突總是不止,各省對於中央,也都是不肯服從,那蒙、藏邊域,不是說自主,就是說自治。依我看來,非行聯治主義,不能改造一個新中國。又如俄國那樣大的領域,那樣雜的民族,將來秩序重復,也是非采聯治主義不可。這回大戰終結,奧、匈也改成民主聯邦了。德國的聯邦,原來是幾個君主組織的,夠不上純粹聯邦,經這一囘的革命,把那些君主、皇族總共有二百七十八人,一個一個的都驅逐去了,那普魯士的霸權也根本摧除淨盡,才成了眞正的民主聯邦。據近來的報告,英國也宣布改成聯邦了。那澳洲、非洲、坎拿大、紐西蘭諸領地,原來就是一種聯治的組織,他們和英格蘭本土的關係,不因爲這囘改造有多大的變動。這囘英國的改造,愛爾蘭自治與印度自治却是最可注意的。這囘左右世界大戰局的重要國家,就是美國。我們須要記取美國是世界中最純正的一個民主聯邦國。我們可以斷言現在的世界已是聯邦的世界,將來的聯邦必是世界的聯邦。

上古時代,人與人爭,也同今日國與國爭全是一樣。以後交通日繁,人人都知道長此相爭,不是生活的道路,於是有了人羣的組織。到了今日,國與國的關係也一天多似一天,你爭我戰,常常釀成大戰,殺人無算,耗財無算,人才漸悟國與國長此相爭,也不是生活的道路,於是才有海牙平和會議、海牙仲裁裁判,新世界共和國代表五年會議種種國際的組織。這囘美國威總統提議的國際大同盟,又是更進一步的組織。這種組織,就是世界聯邦的初步。本來邦聯與聯邦的區別,不過是程度的差異,邦聯就是各獨立國爲謀公共的防衞、公共的利益所結的聯合,各國仍保留他的主權。這聯合的機關全仰承各國共同商決的政策去做。那古代的希臘各邦,後來瑞士的Cantons,德國的各邦,美國的各州,都曾行過。聯邦就是一國有一個聯合政府,具有最高的主權,統治涉及聯邦境內各邦共同的利益,至於那各邦自治領域以內的事,仍歸各邦自決,聯合政府不去干涉。那采行一七八九年憲法以後的美國,采行一八四八年憲法以後的瑞士,都是此類。我們要曉得美國的聯邦是由一七八九年以前各州的邦聯蛻化而成的,這個邦聯是由一六四三年四個新英蘭殖民地的同盟蛻化而成的。瑞士的聯邦也是由一八四八年以前各Cantons的邦聯蛻化而成的。將來世界的聯邦,也必是這囘國際大同盟蛻化而成的。現在全世界的生活關係,已經是脈絡相通。從前德國的軍國主義若是不打破,世界的民主政治都有危險。亞洲若有一國行軍國主義,像從前的德國一樣,中國的民主政治,總不安寧。我們的政局,若是長此擾亂,世界各國都受影響。中歐的社會革命一經發動,世界的社會組織都有改變的趨勢,爲應世界的生活的必要,這國際組織、世界組織,是刻不容緩了。只要和平會議變成了世界的議會,仲裁裁判變成了世界的法庭,國際警察如能實現,再變成了世界的行政機關,那時世界的聯合政府,就正式成立了。依我的推測,這世界聯邦進行的程序,就是:(一)各土地廣大民族衆雜的國家,自己先改成聯邦;(二)美洲各國組成全美聯邦,歐洲各國組成全歐聯邦,亞洲各國組成全亞聯邦;(三)合美、歐、亞三洲組成世界聯邦;(四)合世界人類組織一個人類的聯合,把種界國界完全打破。這就是我們人類全體所馨香禱祝的世界大同!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7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