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雨叢談/卷0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聽雨叢談
◀上一卷 卷二 下一卷▶


蒙古[编辑]

蒙古者,西北外藩各部之通稱,如十八省之為漢人也。各省族類風俗不同,各部蒙古亦自不同也。內地以大江限南北,塞上以沙漠瀚海限內外也。 瀚海即戈壁地,浮沙不生水草。漠南六盟曰內扎薩克蒙古,屬於理藩院旗籍司,或誼屬戚畹,或著有勳勞,或率先歸附,以奉其土地人民,比於內臣。定鼎以來,屏藩攸寄,帶礪之封,爰及苗裔,錄功存舊,或選備宿衞,授以職司,編戶比丁,均與八旗蒙古無異。漠北外扎薩克四盟、喀爾喀三汗,於國初同時歸附納貢。厥後漠北蕩平,庇我宇下。康熙之世,超勇親王策棱有功,另置賽音諾顏一部,授為大扎薩克親王,俾與三汗共為北部屏翰,其恩禮均與漠南蒙古同也。至青海則元之戚族,西藏則元之臣僕,至今雖通朝貢,與稱甥舅為外戚者殊科。此蒙古四大部之梗概也。漠南以科爾沁功績最著,故封建獨繁,祿糈亦視各蒙古為厚。漠北則以超勇親王策棱戰功為多,故生沐殊恩,復邀廟配,且子孫三世繼為定邊左副將軍,北部三汗皆歸節制,功業之盛,為藩臣之最懋者。

插罕部蒙古,元之嫡派子孫也,又曰林丹汗。天命四年,士馬強盛,橫行漠南,自稱統領四十萬衆蒙古國主巴圖魯青吉斯汗。天聰八年,亡於青海。其子額哲率所部奉傳國璽來降,封親王,位冠四十五旗貝勒之上。編其衆為旗,安置義州。其弟襲爵,傳至布爾尼,當康熙十四年吴三桂之變,徵其兵不至,且煽奈曼等部同叛。命信郡王鄂扎督師,圖海副之,率不附逆之科爾沁等部蒙古兵討之,犂其庭為牧廠,移其衆於宣化、大同邊外,編為二翼。其旗內官事地土,治以獨石、豐鎮等四廳,轄以都統,隸於理藩院典屬司。此八旗在蒙古四十九旗之外,官不得世襲,事不得自專,與各扎薩克蒙古君國子民不同。又歸化城土默特蒙古二旗,明順義王俺答之後,先滅於插漢。太宗平插漢,仍其故封,還其王印,旋以叛除之。定鼎後,封為輔國公世爵,不理旗務。其部衆均隸於將軍、都統,治以理事同知、通判,與在京之八旗蒙古相同,而與插漢大同小異。 插漢即察哈爾。

科爾沁部,在喜峯口外,天命年來歸,乃元太祖弟哈薩爾之後,明初置兀良哈三衞之一也。因同族有阿魯科爾沁,乃號嫩江科爾沁以別之。其扎賚特、杜爾伯特、鄂爾羅斯三部,皆科爾沁一部所分,兄弟同牧也。自天命年來歸,至乾隆初,冊后三,尚主八,有大征伐,輒屬櫜先驅,功在竹帛,又非直親懿而已。

鄂爾多斯,天命九年來歸,乃元太祖十六世孫巴爾蘇之後,居河套中,設扎薩克七,各治一旗,自為一盟,為蒙古一大部也。

奈曼部、敖罕部俱天命元年來歸,巴林部□年來歸,克什克騰部八年來歸,烏珠穆沁部八年來歸,蘇尼特部九年來歸,浩齊特部八年來歸,喀爾喀左翼順治十年內附,均為元太祖十五世孫達延車臣汗之裔。

扎魯特天命二年來歸,元太祖十八世孫之後。

翁牛特七年來歸,元太祖弟諤楚因之後。

阿巴哈納爾部崇德時來歸,阿巴噶部天聰九年來歸,元太祖季弟勒格圖之後。

茂明安天命八年來歸,元太祖仲弟後。

喀爾喀皆成吉思汗之後,元太祖十五世孫、車臣汗之季子格呼森扎賚爾,有曾孫阿巴岱,世號土謝圖汗者,與其旗車臣汗、扎薩克圖汗,共為三汗。其地東西五千里,南北三千里,北界鄂羅斯,南盡瀚海。又謂之和林,元代發祥之基也。雍正年增置賽音諾顏部一部,共八十二旗。皆天命時通使,國初始來歸。

厄魯特,其部曰衞,又曰準噶爾,有四種,與土爾古特、回特、唐古特,雖均為蒙古之族,亦如滿洲之有島居邊氓錫伯、鄂倫春也。自噶爾丹誅夷後,更不得與蒙古比矣。

青海和碩特部,元太祖弟哈薩爾之裔,十九傳至明末稱固始汗。又土爾扈特四旗、準噶爾綽羅斯二旗、輝特一旗,則出自元太師脫歡之後。西域蒙古、四衞拉蒙古,皆脫歡及瓦刺也先等之裔。

同名蒙古部[编辑]

科爾沁,一居嫩江,一居阿魯,均一族也。喀爾喀,一居京旗,為舊喀爾喀;一居漠北,為外扎薩克四部;一居喜峯口、張家口外,為內扎薩克左右翼。此二翼,一為順治十年中路台吉木塔爾與其汗有隙,率千餘戶來歸,封親王,賜牧張家口外,列入內扎薩克,是為右翼;一為康熙三年西路台吉袞布伊勒登以其汗為同族所戕,部衆潰散,乃越瀚海來歸,賜牧喜峯口外,是為左翼。杜爾伯特二部,同名異族,一為扎薩克科爾沁同派,一為厄魯特也。土默特有三部,一為右翼,乃元太祖裔;一為左翼,乃元臣濟拉瑪裔,與右翼為近族,隸歸化城旗籍。

漠南蒙古藩封[编辑]

科爾沁六旗,親王四人,郡王四人,貝勒二人,貝子一人,鎮國公二人,輔國公六人;扎賚特一旗,貝勒一人;杜爾伯特一旗,貝子一人;郭爾羅斯二旗,鎮國公一人,輔國公一人,一等台吉一人:四部十旗為一會盟於哲里穆。敖罕一旗,郡王一人,貝子一人,輔國公一人;奈曼一旗,郡王一人;翁牛特二旗,郡王一人,貝勒一人,貝子一人,鎮國公一人;巴林二旗,郡王二人,貝子二人,鎮國公一人;扎魯特二旗,貝勒二人,鎮國公一人;喀爾喀左翼一旗,貝子一人;阿祿科爾沁一旗,貝勒一人;克西克騰一旗,一等台吉一人:八部十一旗為一會盟於召烏達。

喀喇沁三旗,郡王一人,貝子一人,鎮國公一人,輔國公二人,一等塔布囊一人;土默特二旗,貝勒一人,貝子一人,附喀爾喀貝勒一人:二部五旗為一會盟於卓索圖。烏珠穆秦二旗,親王一人,郡王一人,貝勒一人,鎮國公一人,輔國公一人;阿霸垓二旗,郡王一人,貝子一人,輔國公一人;蒿齊忒二旗,郡王二人;蘇尼特二旗,郡王二人,貝子一人,輔國公一人;阿霸哈納爾二旗,貝勒一人,貝子一人:五部十旗為一會盟於錫林。

四子部落一旗,郡王一人;喀爾喀右翼一旗,貝勒一人,貝子一人,輔國公一人;毛明安一旗,貝勒一人,[一等台吉一人;烏喇特三旗,鎮國公一人,]輔國公一人:四部六旗為一會盟於烏蘭察布。

鄂爾多斯七旗,郡王一人,貝勒二人,貝子三人,輔國公一人,一等台吉(各)一人,自為一會盟於伊克召。每會設盟長一人,副盟長一人。惟歸化城土默特會盟,不設盟長,均集於本城,聽簡命大臣裁定。

漠北蒙古藩封[编辑]

喀爾喀後路土謝圖汗二十旗,汗一人,親王二人,郡王一人,貝勒二人,輔國公七人,一等台吉八人,為一會盟於汗阿林。

東路車臣汗二十三旗,汗一人,親王一人,郡王一人,貝勒、貝子各二人,鎮國公三人,輔國公三人,一等台吉十四人,為一會盟於克魯倫巴爾河屯。

西路扎薩克圖汗十七旗,汗一人,貝勒一人,鎮國公三人,輔國公六人,一等台吉九人,為一會盟於扎克畢賴塞欽畢都里也諾爾。

南路賽音諾顏大扎薩克親王二十二旗,大扎薩克親王一人,郡王二人,世子一人,貝勒二人,鎮國公二人,輔國公八人,一等台吉九人,為一會盟於齊齊爾里克。每歲各以副將軍考覈,間歲以參贊大臣前往會覈,統聽於烏里雅蘇臺定邊左副將軍裁定。

青海蒙古藩封[编辑]

厄魯特二十一旗,回特三旗,土爾古特四旗,喀爾喀一旗,親王一人,郡王三人,貝勒一人,貝子二人,鎮國公一人,輔國公五人,一等台吉六人。以上四部落皆散處,不分畛域,聽於西寧辦事大臣統制。

河套等部蒙古藩封[编辑]

賀蘭山厄魯特一旗,貝勒一人,鎮國公一人。

烏蘭烏蘇厄魯特二旗,貝子二人。

推河厄魯特,一等台吉一人。

額爾濟內土爾古特一旗,貝勒一人。

都爾伯特十四旗,特古斯庫魯克汗一人,親王一人,郡王一人,貝勒二人,貝子四人,輔國公二人,台吉五人。以上各部落,悉聽定邊左副將軍裁定。察哈爾游牧一旗,聽治於察哈爾都統。

西藏蒙古藩封[编辑]

輔國公二人,一等台吉一人,噶布倫四人, 內一人用輔國公兼之。 戴琫五人,第巴三人,堪布一人,聽駐藏大臣節制。

札薩克[编辑]

扎薩克乃藩封掌印之稱。朝廷選蒙古王公之賢能者,授為扎薩克。 亦有世管扎薩克。每旗一人,不拘爵秩大小,其餘散秩王公,悉聽其令。所屬亦有都統、副都統、參領、佐領、驍騎校、 較內地官各殺一級。族長、什長等官,均於本旗台吉內選充。台吉亦分等第,頭等視鎮國將軍,皆蒙古汗王之宗族也。

九白[编辑]

朝廷撫有屬國,厚往薄來,皆有任土之貢。蒙古地在沙漠,罕有出產,每爵獻白馬八匹、白駝一匹,謂之九白貢。

布扎 背什骨[编辑]

布扎者,蒙古語也。年終集喇嘛於中正殿,建誦經道場,祈福送祟,羽葆幢幡,鼓樂跳舞,亦古人鄉儺之義。劉若愚《酌中志》略云,番經廠跳步叱,神廟時教宮女數人做法事,惟弓足者不能跳步叱,是明季已有此禮矣。布扎,即步叱,番語對音,無定字也。

背什骨,即鹿踝骨也。滿洲舊俗,歲暮擲抵鹿踝骨為戲,以為宜男之慶。每年年終,武備院例進若干對。

瑪克什密[编辑]

瑪克什密,舞也。朝廷燕饗大典,百舞咸進。揚烈舞,衣鎧冑,持戈戟。喜起舞,披一品衣,佩儀刀。起舞翩躚,宣揚功烈,皆以侍衞充之,命之曰喜起舞大臣。其餘諸舞,各有職司,不用侍衞。按古人君臣燕饗,每起舞上壽,即韶舞、七德舞之制也,後世此禮漸失。我朝事法三代,斯禮猶存古風。

王伯厚《玉海》云:樂之在耳者為「聲」,在目者曰「容」。故聖人假干戚羽旄以表其容,發揚蹈厲以見其意。黃帝時有雲門舞,顓頊有承雲舞,陶唐氏有咸池舞,舜有韶舞、干羽舞、籥舞、八伯樂舞,夏有六佾、八佾,禹有商舞,商有干舞,周有六舞:帗舞、羽舞、䍿舞、旄舞、干舞、人舞。小舞,漢靈星舞也。《文王世子》云,凡學世子學士,春夏學干戈,秋冬學羽籥。《禮記·明堂位》:朱干玉戚,冕而舞大武;皮弁素積,裼[而]舞大夏。《內則》云,十有三年舞勺,成童舞象,二十舞大夏。《春官》注云,學士、卿大夫諸子學舞,二千石及六百石、關內侯、五大夫,取適子高七尺以上、年二十到三十、顏色和順、身體修治者為舞人,與古用卿大夫同義。又《玉海》周祀天圜丘注云,古制天子親在舞位云云。按此數說,是古人舞禮最尊,天子公卿皆在舞列,與今之瑪克什密同也。

謹按喜起舞,即古之手舞、人舞也,揚烈舞,即古之干戚舞也。服一品衣者,即古之冕而舞、皮弁舞也。

阿察布密[编辑]

阿察布密,清語也。凡婚禮,新婦入門行合卺禮,以俎盛羊臀一方,具稻稷稗三色米飯,夫婦盛服並坐,飲交盃,餕不用醬而具白鹽,即古人共牢而食之義,清語曰阿察布密。次日廟見之先,新婦抱柴送於廚,亦古人中饋羹湯之義也。

冠禮[编辑]

海內冠禮久失,惟國家存之。公孫冑子十八歲方許拜官,宗室子二十歲始冠頂戴,童生入學後有冠頂之禮。

鄉試同考官[编辑]

順治二年,定京闈鄉試同考官用中行及候選進士,如不足,行取在外推官、知縣,來京充當,嗣後漸用部郎,最後始用翰林。直省鄉試同考官,初用鄰省推、知、教官及鄰省在籍候選進士,自乾隆年始,專用本省州縣。

京兆尹體制今昔懸殊[编辑]

《池北偶談》云,明季都察院臺儀,最為嚴重,兩京府尹三年考察,見堂候堂班退司務廳報官銜,由階升堂,至檐下行一跪三揖禮,府丞則離檐一二尺行禮。今府尹不復臺參,府丞在吏部過堂,行一跪禮,往往恥之云云。是康熙年府尹雖由四品京卿推補,而府丞京察時仍行一跪禮。今府尹、府丞俱為京堂轉階,卿寺敵體,無復在部院參跪之例,似更尊於昔矣。且今京外官在吏部謁堂,知縣、筆帖式皆一揖不跪,又不獨府丞矣。

按唐制臺儀亦極嚴重。李紳為御史大夫。韓愈為京兆尹,特詔不臺參。紳劾愈,愈以詔不臺參奏辯。是明之臺儀,仍沿唐制也。

科場迴避[编辑]

唐人始重進士科,憑文取士,不以人品之美惡定去取也。然其時主司舉子,關節交通,不以為怪,乃至宗族子弟,亦不迴避。如尚書董絢主春闈,其母曰:「近日崔、李侍郎,皆與宗族及第,汝於諸葉中擬拔誰耶?」絢曰:「莫如沈先、沈擢。」母曰:「二子早有聲價,科名不必在汝。沈儋孤寒,鮮有知者,宜拔置也。」絢遂放儋及第。此固賢母之德,然以朝廷公器,為宗族之私,胡可為訓也。本朝康熙年間,已有迴避宗族之例,而翁壻甥舅皆不迴避,見於《香祖筆記》。今則僚壻姨甥,無不迴避,且糊名易書,暗中摸索,防嫌更密,知人益難。惟外簾不操文柄,亦一例迴避,似覺太嚴,竟有士子一連四五科皆以迴避不得預試者。若當壯盛之時,蹉跎十餘年,即成衰老,深為可惜。從前於迴避士子另設一場,最為允當。

異姓王[编辑]

國初輔運開基,多由宗室王公。其異姓封王者,惟孔有德封定南王,耿仲明封靖南王,尚可喜封平南王,吴三桂封平西王,孫可望封義王。孔王舉家殉於桂林,無嗣爵除。耿王孫精忠以叛削。尚王子之信緣事亦革爵。孫襲三次王爵,至其第三子孫澂灝以言者論列,降襲慕義公,今改為一等輕車都尉罔替。此外惟正黃旗滿洲揚古利,由超等公追封武勳王。鑲黃旗滿洲大學士忠勇公傅恆及其四子福康安,由大學士忠銳嘉勇貝子均追封郡王。又福建海澄公黃芳度追封王爵,謚忠勇。本朝二百年,異姓追封王爵者,只此四人。而生封貝子者,亦只福邸一人。今武勳王之後襲封武勳公罔替,忠勇公之長裔襲封忠勇公罔替,忠銳嘉勇郡王之後襲封忠銳嘉勇公罔替,章服比照鎮國公,黃芳度之後襲封海澄公罔替,洵異數也。

漢人不由庶吉士入翰林[编辑]

翰林官必由庶吉士陟階,沿明制也。然明初宋文憲、王文忠、宋文敏、朱備萬,皆非庶常起家。其後梁用之以陽春令為修撰;金文簡、王希範以給事中,黃文簡以中書舍人,胡若思以桐城令,均改檢討;楊文貞以審理副為編修;劉忠愍以主事,李文達以郎中為侍讀,亦未嘗專用庶常。其必用庶常專試八比文字,始自成化之紀。當時鄭端簡 已有不必盡得人材誠一弊政之嘆,並言翰林專用庶吉士,由成化、弘治始。然考其後,萬曆庚戌不選庶吉士。崇禎中考選推知,以科道翰林兼用,惜其錮習已成,堅不可解,僅用劉正宗、薛所蘊、黃文燦、張縉彥數人而已。本朝由他途入詞垣者,非僅旗人為然,順治以前,癸未進士召入翰林者,王崇簡、杜芳、周爰訪、張丕吉、魏天賞、喬廷桂、岳映斗諸人皆是也。若進士出身由他官選詞館者:康熙年,王士禛以郎中改侍講,杜鎮、魏學誠以中書舍人改編修,王原祁以給事中改中允,錢以塏以左通政改少詹事,趙申季以廣西知縣改編修,康五瑞以給事中改侍讀,陳聶恆以主事改檢討,趙殿最以按察使改少詹事,陳厚耀以教授改檢討,方苞以會試中式舉人授中允,陳學海以御史改檢討,王懋竑以教授改編修;雍正年,陳宗楷、黃岳牧均以景山教習改編修,姜穎新以景山教習改檢討,曹洛禋以舉人助教授司業;乾隆年,陸錫熊以部郎改侍讀,程晉芳以主事改編修,黃鉞以主事改贊善,邵晉涵、周永年、胡榮、朱鈐、吴紹燦、余集,均以前科歸班進士改翰林。其已謫外重入翰林者:康熙年,兩淮運副李昌垣、大理寺副郭芬。以大臣革職而授編修者:乾隆年,巡撫孫士毅;嘉慶年,侍郎鮑桂星;道光年,總督李鴻賓。由諸生而入清華者:康熙年,靜海勵杜訥、錢塘高士奇。由舉人而為詞臣者:乾隆時王延年。又康熙己未宏博科入翰林五十人,乾隆丙辰宏博科入翰林十九人,多非科目出身。一時夙學經生,韋布名士,皆得以文章華國,奮跡玉堂,尤為盛事。至太原傅山、秀水朱彝尊,誓不以王氏八比之學致身仕宦,卒至皆償其願,非遭逢休明之世,豈易得哉。此外不由進士而蒞翰詹者,應不止此,容考輯續入。

謹按國初內三院、都察院,均有庶吉士。明季庶吉士或在中書,或在文華堂,後改置於翰林院,此事見於姜南《蓉塘詩話》。《居易錄》亦引其說,云六科均有庶吉士,徐孟昭曾為禮科庶吉士。是明季專用吉士出身,原非專用詞林也。

又按明永樂閣臣七人,解縉由中書庶吉士出身,是中書署亦有庶吉士,非僅設於翰林院也。黃淮由中書出身,楊士奇由吴府審理,金幼孜由給事中,胡儼由鄉科華亭教諭;洪熙中,權謹由樂安知縣;宣德中,張瑛由寧州訓導,陳山由鄉科教諭;景泰中,俞綱由郕府審理,王一寧由主事;天順中,薛瑄由御史,李賢由主事;正德中,劉宇由上海知縣,曹元由工部主事;嘉靖中,楊一清由中書,袁宗昂由進士興府長史,張孚敬由主事,桂蕚由丹徒知縣,夏言由行人,許讚由推官,均未嘗專用翰林入相。惟自許讚而下,歷嘉靖、隆慶、萬曆、天啟數世,未用他途之人。及至崇禎末年,五十宰臣中,始一用知縣出身之張至發、程國祥、魏炤乘、謝陞、吴甡,推官出身之薛國觀、范復粹、范景文,教授出身之楊嗣昌,主事出身之方岳貢也。又按崇禎四年辛未,考館後,因內閣票擬疏中有何況二字,誤以為人名票出,上摘而詰讓之,遂有翰林內外兼用之旨。甲戌、丁丑皆不選館,以俸深候考知推,選授編檢等官。至庚申廷試召對,親拔趙玉森等授以檢討,命蔣德璟、王錫袞教習之。

道員[编辑]

直省吏戶禮工之政治於布政使,刑政驛傳治於按察使。若官吏黜陟遷除,則布政使主稿,會於按察,達於巡撫,而後奏咨也。有總督省分,凡涉海疆苗疆及道府大缺黜陟,總督前銜,會於巡撫;其百僚之遷除,及吏戶禮工刑諸政,巡撫主稿,會於總督也。惟兵戎之政專屬總督,無總督兼轄省分,則巡撫必加提督銜,始能控制。 直隸、四川、甘肅無巡撫,是以總督必兼巡撫銜。自此而降,則府治府,州治州,縣治縣也。直省幅員遼闊,兩司鞭長莫及,初設左右布政、參政、按察副使、參議、僉事等官,分治各道。按某道猶言某省也。唐分天下為十三道,明因之,乃置監司巡守各道,嗣後裁參政、參議、僉事各官之名,而留各道之缺。是去其定位之銜,而指所治之地為官名,似議者之誤矣。守道、鹽道、糧道,原為布政之貳,應用四品雲雁補服;巡道乃按察之貳,應用獬豸,今一例俱用獬章亦誤也。且御史監察某道,不得謂之道員;副都御史巡撫某省,不得謂之省員。今監司分巡、分守某道者,乃謂之道員,似宜正之。

又乾隆以前品級,考布政司參政從三品,按察司副使正四品,布政司參議從四品,按察司僉事正五品。是從前之道員,品級不同,各視其本官坐銜也。

明紀亦有滿蒙官[编辑]

國初大臣石廷(玉)[柱],其先為滿洲蘇完瓜爾佳氏,有名石翰者,仕明為指揮,遂以石為氏,歸誠本朝,入於正白旗漢軍。又劉麟圖,蒙古人,官明朝山海關副將,順治五年來歸,入鑲白旗蒙古,予三等男世爵。又滿洲佟佳氏,其仕明來歸者,入於漢軍。然則明紀仕宦已有滿洲蒙古之人矣。

按勝國永樂時,有小達兒兵三千,又各指揮多有蒙古人。洪武十五年,命侍講火原潔譯蒙古字。我朝天聰五年九月,明援錦州之圍,有副將桑阿爾寨,此皆見於正史者。是明季蒙古人入仕者甚多,其由複姓改為漢姓者,難更僕數。又英宗時,發內官曹吉祥之謀者都指揮完者禿亮,黨於曹者伯顏也。唐之蕃將如僕固懷恩者,更難枚舉。

皮裘[编辑]

經傳所記,古人衣裘,皆毳外革內,後世毳內之制,未考始於何時。本朝惟外褂之毳向外,若袍襖皆向內也。親王郡王而外,不准服用黑狐。文職一二三品,許服毳外貂鑲朝衣,武職三品弗及也。文四品、武三品,准服貂鼠、猞猁猻。五品至七品筆帖式、護軍校,准用貂皮領袖帽沿。八九品官不許穿貂鼠、猞猁猻、白豹、天馬、銀鼠。若侍衞、翰詹科道、軍機章京,無論品級,均照三品服色。其往口外寒冷地方出差之滿洲、蒙古、漢軍官員,均准照常穿用貂鼠、猞猁猻,不拘品級也。 外毳之褂,公趨只准穿貂鼠、海龍,每歲十一月朔為始,二月朔止。雜色皮只充便服。

轎頂[编辑]

轎頂惟乘輿及貴妃以上用金,妃嬪用銅質錟金,親王、郡王、一品大臣用銀。等而下之,或錟銀,或光錫。惟衍聖公用金,呼圖克圖用金,正乙真人用五岳朝天, 類筆架而方。 均不知何所本也。固倫公主轎頂亦用金。

帽頂[编辑]

帽頂之制,始於崇德元年二月。其時惟固山額真、各部承政用寶石嵌金頂,其餘品官皆金頂。四年,重定冠制,親王冠頂三層,上銜紅寶石,中嵌東珠八顆,夏日朝冠前舍林嵌東珠四顆、後金花嵌東珠四顆。順治元年,定諸王帽頂嵌東珠十顆,夏朝冠前金佛嵌東珠五顆,後金花嵌東珠四顆。二年,改上下坐各嵌東珠四顆,上下節各嵌東珠一顆,金佛嵌珠五顆,帽後金花嵌珠四顆;郡王冠頂三層,共嵌東珠八顆,舍林嵌東珠四顆,後花嵌東珠三顆;貝勒冠頂三層,共嵌東珠七顆,前舍林三顆,後花二顆;貝子冠頂三層,嵌珠均減一顆;鎮國公帽頂二層,共嵌東珠五,前嵌東珠一,后嵌松石一顆;輔國公減一顆;鎮國將軍以下帽頂均一層,涼朝冠無前後花佛,上銜中嵌,各按品級,不備載;超等公帽頂一層,上銜紅寶石,中嵌東珠三顆;民公侯伯嵌東珠一顆;品官各照其銜遞殺,此皆朝冠之制也。平時帽頂,至雍正五年始剏,初制一二三品皆用珊瑚,四品用青金石,五六品均用水晶,七品以下俱用金頂,生監用銀頂。雍正八年始定今制。 雍正五年以前,三品以上朝冠皆紅寶石頂,亦於五年改定。 諸王、貝勒之朝冠,用紅寶石,一品大臣亦用紅寶石,其分別處在一用長圓如苞,一用六楞。 凡異姓世爵,無論滿漢,皆曰民公侯。

謚法[编辑]

謚法或以一字為貴,或以二字為貴,輒無定議。獨孤及《毘陵集》呂諲謚議,初擬謚肅,而度支郎嚴郢駁之,謂國家故事,宰相皆謚二字,以旌德章善,請謚忠肅。獨孤及復駁之云,文王、周公、晉文公,武功極盛,皆謚為文。冀缺、甯俞、隨會,文德豈不優,而皆謚武。三代而下,樸散禮壞,乃有二字謚,非古也。唐興,杜如晦謚成,王珪謚懿,陳叔達謚忠,溫彥博謚恭,岑文本謚憲,唐休璟謚忠,魏知古謚忠,此皆當時赫赫以功名居相位者,不過一字。由此觀之,二字不必為褒,一字不必為貶。若褒貶在字數,則是文、武、成、康不如威烈王、慎靚王也,齊桓、晉文不如魏安釐、秦莊襄、趙武靈、楚考烈也。其言甚辨,卒從是議。是在唐時已不知一字二字之例謂何矣。宋人又重一字,歐陽修欲謚文而不可得,乃謚文忠。其時臣工謚法,最重文正,今人亦踵其說而不知其所始。按《梁溪漫志》云,謚之美者,極於文正,司馬溫公嘗言之,而身得之惟公與王沂公、范希文而已。若李司空 、王太尉 ,皆謚文貞,後以犯仁宗嫌名,世遂呼為文正,其實非本謚也。如張文節、夏文莊,始皆欲以文正易名,而朝論迄不可,此謚之不易得也如此。又《野獲編》云,劉瑾欲中傷楊邃菴 一清 ,李西涯 東陽力救乃免。及西涯病篤,楊慰之曰:「近代以來,文臣無有謚文正者,如有不諱,請以謚公。」西涯頓首稱謝。卒後果謚文正。此竟以天下之公謚,報臣門之私恩,已失其正矣。有人譏京鏜改宋人詩云:「文正從來謚范王,如今文正卻難當。大風吹倒梧桐樹,自有旁人說短長。」此明人之說也。本朝謚法,均有定制,親王、郡王,生前原有封號,是以予謚用一字。自貝勒、一品大員,咸謚二字。二品以下,例不予謚,或忠藎卓著者,出自特恩,不在定例。按《鴻稱冊》中,羣臣得用之謚,以忠字為第一,文字為第五,正字為第四十二。然則文正之謚非為至極,何以今人稱尚,仍貴文正。蓋《謚法》云,肫誠翊贊曰忠,危身奉上曰忠,道德博聞曰文,修治班制曰文,勤學好問曰文,心無偏曲曰正,守道不移曰正。宋人最重道學,以文正二字之義,實與道學表裏,因而重之。迨我國初,理學諸子又以道學相尚,推而尊之,遂致相惑不解。其實文正之謚,遠出文忠四十字之下也。

凡由詞館出身者,無論改官文武,例准以文字冠首,如道光末年,荊州將軍宗室鐵麟之謚文恪也。若大學士則無論何途進身,皆謚文字。蓋大學士即學士之長,本為詞臣,入閣與入翰林同。惟雍正七年,賜吏部侍郎署直隸總督贈禮部尚書何世璂謚端簡,何亦詞臣,未詳不用文字之故。又乾隆二十一年,兵部尚書參贊大臣鄂容安,以陣前捐軀請謚,內閣擬文剛、文烈二謚奏進,上去兩文字,賜謚剛烈,此異數也。

謹按國初親王謚用一字,郡王謚用二字。其後郡王亦改用一字,惟康熙元年追封和碩親王呼(字)[塞]謚惠順。大臣中未官大學士、翰林而謚文者,惟輔政大臣一等公索尼謚文忠,內務府總管丁皁保謚文恪,及咸豐年,總督周天爵謚文忠,山東巡撫李僡謚文毅。任閣臣而未得文謚者:滿臣中,順治年,弘文院大學士李率泰謚忠襄,國史院大學士陳泰謚忠襄,康熙年,弘文院大學士巴哈納謚敏壯,國史院大學士蘇納謚襄愍,武英殿大學士銜莫洛謚忠愍,乾隆年,體仁閣大學士楊應琚謚勤慤,協辦大學士阿里袞謚襄壯;漢臣中,順治年,建極殿大學士謝陞謚清義。此皆不照常格,出自特謚者也。

古之賜謚者,如周公、尼父、孟武伯、季文子、孟懿子諸謚,皆各因名位高下,等其公伯之稱。自宋元而還,予謚者僅曰某某,不繫公侯之字,如所謂某某公者,皆私家自稱之辭,非定名也。本朝因之,不改其例。按六朝時,殷景仁謚文成公,沈慶之謚襄公,柳文景謚忠烈公,王曇謚文侯,王華謚宣侯,范泰謚宣侯,張暢謚宣子,何偃謚靖子,猶有古制也。又按衞大夫公叔(枝)[拔]謚貞惠文子,後世以三字為謚者鮮矣。

國初大臣予謚,皆由內閣大學士、學士傳旨,問九卿詹事科道:「某官某某應否予謚?」九卿等議其行實以聞,或予或否,出自上裁。如康熙三十年八月,保和殿大學士兼兵部尚書梁清標卒,三十一年二月,吏部尚書蘇赫卒,皆無謚。凡此無謚者,其時甚多,不僅二公也。當議謚時,九卿稱蘇赫品行官業曰明敏決斷。致仕大學士成克鞏,卒於三十年五月,亦無謚。

《居易錄》云,本朝典例,滿洲部院大臣,必歷內閣學士,乃得充經筵講官,歿得謚文。其官詹事府、侍讀侍講學士、祭酒以下者不得與,似與今時稍有同異。今則由翰林出身,均得謚文;大學士、協辦大學士,無論何途出身,皆得謚文。

營房[编辑]

杜甫詩云,「安得廣廈千萬間」,此不過奇情慨想之詞,非實具其事也。康熙三十四年,上念京中八旗貧乏兵丁,賃廡需費,特命於八旗教場相近處,各建住房二千間,共一萬六千間,以庇貧乏。續又於城內隙地及各省駐防建屋,為官兵棲止之所,共計不下十萬間。此實曠古未有之殊恩也。

外省文職旗缺[编辑]

國初外省督撫藩臬,多用漢軍人,藩臬缺出,以漢軍郎中、御史與漢人之參政等官,相間推補。其後滿洲郎中、給事中、御史,亦推擢布按兩司,與漢軍同。嗣又定山西、陝西、甘肅之督撫藩臬及霸昌道、口北道、歸綏道、鎮迪道、各省理事同知、通判,均用旗人;鹽政、織造、粵海監督、淮安監督、九江道,均用內府人。此外旗缺同、通、州、縣,西北口外甚多,俱載《會典》,不及備記。現在各缺,仍遵舊制,不用漢人,惟山陝兩省大吏,今已多用漢員,不知始自何日。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