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蒲團/第八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七回 肉蒲團
第八回
作者:李漁 清
第九回

未央生別了術士,回到寓中,獨自一個睡了。就把改造陽物以後與婦人幹事的光景預先揣摩起來,不覺淫興大發,一時難禁。只得叫隨身一個家童上床去睡,把他權當了婦人,恣其淫樂。他有兩個家童,一個叫做書笥,一個叫做劍鞘。書笥年十六歲,因他識幾個字,未央生把一廳書籍都交給他掌管,就像個藏書的篋子一般,所以取名叫做書笥。劍鞘年十八歲,未央生有一口古劍交付他收藏,就像個護劍的套子一般,所以取名叫做劍鞘。兩個人物都一樣妖姣,姿色都與標致婦人一般。劍鞘不會作驕態,未央生雖不時弄他還不覺十分得意。書笥性極狡猾,與未央生行樂之時態聳駕後庭如婦人一般迎合,口裡也會做些浪聲,未央生最鍾愛他。所以這一晚不用劍鞘,單叫他上床好發洩狂興。

書笥等他完事之後就問道:“相公這一向單愛婦人,厭棄男子,把我們拋撇久了。為何今夜高興,溫起舊賬來?”未央生道:“我今晚不是同你幹事,是與你作別。”書笥道:“這麼說,莫非要賣我麼?”未央生道:“我怎捨得賣你,這‘作別’二字不是我同你作別,是我的陽物與你的後庭作別。”就把要改造陽物的緣故細細說了一遍。書笥道:“這等,你改造之後一根陽物有幾十根大的,好去偷婦人,量我後庭想是不能承受了。”未央生道:“是。”書笥道:“你若去偷婦人,少不得要一個使喚的隨身護駕。就把我帶在身邊,若有多餘的婦人你睡不了的,賞我一個,等我嚐嚐女色的滋味,也不枉跟個風月主人一場。”未央生道:“這個容易。‘飽將手下無餓兵’,正經的同我睡了,那手下的丫鬟任憑你睡。莫說一個,就要幾十個也有。”書笥聽了歡喜道:“你的陽物既與我的後庭作別,我如今也要與你作別了。”就倒爬上身去,澆了一回本色蠟燭,方才下來。

未央生睡到第二日,就買了一隻極健的雄狗,又買一隻雌的相配,分作兩處養在寓中。等到約定日期,叫書笥牽了,自己一同過去,又令劍鞘備一桌酒席,隨後送來。那術士的寓處是個極秘密的所在,沒有閒雜人往來,極好做事。當日見未央生走到,就叫他取出陽物,預先上了麻藥,好待臨期用刀。那麻藥初搽上去就像冷水激了一下,一激之後竟像沒了此物一般。掐也不知疼,搔也不覺癢。未央生放下了心,知道割的時節沒有苦吃的了。

不多時,酒已送到,與術士一邊吃酒,一邊等雄狗與雌狗幹事。那兩個畜生牽到僻靜處來,放在一處,它們只道是主人盛意,肯行方便,就聯絡起來。那裡曉得是主人要藉它本錢?!那兩狗牽來的時節頸項裡各繫一條索子,未肯解去。術士見它們幹到興高之時,就令兩個家童把兩根牽索用力扯開。雄狗捨不得開交,口裡亂吠,兩隻後腿緊緊夾住陰物,惟恐它開去;雌狗也捨不得開交,口裡亂吠,兩隻後腿緊緊夾住陽物,惟恐它出去。術士手持快刀,把狗腎割斷。隨割開雌狗之陰,取出雄狗之腎,切分四條。就連忙把未央生陽物割開四條縫,每一條縫內託一條狗腎,帶熱塞進去。四條塞完,外面敷上靈丹,用汗巾包紮好了,兩個依舊飲酒。

未央生這一晚就在術士寓中藉宿,夜間抵足之時,又傳授了許多戰法。到第二日才回去將養。這三個月之中也虧他把持得定,不但不想欲事,連新改的陽物,眼也不去看一看。直等過了三個月方才解去汗巾,把它刮洗出來。仔細一看,不覺大喜道:“魁梧奇偉,果然改觀,有此異物,可以橫行天下矣。”

又過了數日,忽見賽崑崙走來問道:“賢弟一向不出門,在寓中靜坐,想舉業的功夫必然長進了。”未央生道:“舉業的功夫不過如此,倒是房術的功夫有長進了。”賽崑崙笑道:“資質不高,長進也有限。”未央生道:“長兄差了,士三日不見便當刮目相待,何況小弟別了三月?難道就沒進益麼?何不思三尺之童後來變成大漢,脫兔之師起先有若處女?只有死人的陽物只會消不會長,哪有活人的東西是人所能料定的?”賽崑崙道:“這話我不信,十三四歲的孩子那雞巴不曾出汁就會一日大似一日,豈有二十以外之人陽物還會發作麼?就發也發不多,不過論絲論毫,決無論分論寸之理。”未央生道:“莫說論絲論毫,論分論寸也不足形其所發之長大。”賽崑崙道:“豈有此理。世上只有暴發的財主,不曾見有暴發的陽物。既然如此求取出來與愚兄看一看。”未央生道:“前次取出來受兄許多怠慢,如今怎敢再獻出?”賽崑崙道:“賢弟不要取笑,快取出來。若果然長進,待我奉承幾句請罪就是了。”未央生道:“口中奉承也沒幹,除非尋件實事與它做做,一來試驗它,二來鼓舞它,才見長兄作養人材的盛意。”賽崑崙道:“若真是長進了我就把前日說的事作養牠。”

未央生道:“既是如此,依舊要出醜了。”就把衣服抄起繫在帶間,次將褲子卸下。然後把兩手捧住陽物,就像波斯獻寶一般,對賽崑崙道:“長進不長進,看就知了。”賽崑崙遠遠望見,疑是用一條驢腎掛在腰間騙我。及至近身仔細一看,方才知是真貨,不覺吐舌大驚,問道:“賢弟用甚麼方法就把一個極疲矮的物事弄得極雄壯起來?”未央生道:“不知甚麼原故被長兄一激之後,它就平空振作,竟像要發狠爭氣的一般。連我自己也不能禁止。”賽崑崙道:“你不要騙我。我看皮膚上現有刀痕,四面四條又是一種顏色,畢竟是用甚麼巧術造作出來,好好對我直說。”未央生被他盤駁,只得把改造的事細細說了。賽崑崙道:“賢弟好色之心堅韌至此,真不可阻撓了。我只得完備這件事罷,今日就同你撞到他家去看機會。”

未央生大喜。換了衣冠同賽崑崙出去。走到相近的所在,賽崑崙把他安頓在一處,自己先去打探消息。不多時走來回報導:“恭喜、恭喜,今夜就能成事了。”未央生道:“面也不曾見,怎麼就保得今夜成事?”賽崑崙道:“我方才去問鄰舍,鄰舍說她丈夫往遠處賣絲去了,有十幾日不得回來。你如今同我走進去用心勾搭她,只要有些情意,我晚間自有辦法送你進去,包管有十幾夜同她快活就是了。”

未央生大喜,兩人連忙走去。到了門前,賽崑崙把簾子提起,同未央生一齊鑽進去道:“權大爺在家麼?”婦人道:“不在家。”賽崑崙道:“在下要買幾斤絲,如今不在家怎麼處?”婦人道:“別處去買罷了。”未央生就接口道:“絲怕沒處買?只因一向是府上的主顧,不好去總承別人。”婦人道:“既是捨下的主顧,為甚麼我不認得?”賽崑崙又接口道:“大娘,我夏天來買絲,也遇著太爺不在,是大娘親自交易,從架子內取下來與我去的。難道就忘記了?”婦人道:“是記得有這一次。”未央生道:“既然大娘記得,可見不是空口來打價了,如今要有絲,取出來交易就是。為甚麼把自家的生意推到別人家去?”婦人道:“絲便有幾斤,不知你中意否。”未央生道:“府上的絲豈有不中意,還是忒好了些,怕我這酸子買不起?”婦人道:“好說,這等相公請坐了,待我取出來。”

賽崑崙就叫未央生坐在上面,自己坐在下面。上面近著婦人,待他好調情的意思。那婦人取出一捆絲來,遞與未央生看。未央生還不曾接絲到手,就回復道:“這絲顏色太黃,恐怕用不得。”及至接到手仔細一看,又道:“好古怪,方才大娘拿在手裡,覺得是焦黃的,如今接到我手又會白起來,這是甚麼緣故?”故意想了一會又道:“這是大娘的手忒白了些,所以映得絲黃;如今我的手黑,所以把黃絲都映白了。”婦人聽了這話,就把一雙眼湊著未央生的手,相了一會,方說道:“相公的尊手也不叫做黑手。”說便說這一句,還是正言厲色,沒有一毫嘻笑之容。賽崑崙道:“他的手比了我們的不叫做黑,若比了大娘的就不叫做白了。”婦人道:“絲既然白為何不買?”未央生道:“這是賤手映白的,可見不是真白。畢竟要與大娘的尊手一樣顏色的方是好絲。求取出來看看。”賽崑崙道:“世上那有這樣白絲,只要像你臉上這樣顏色,它就用得過了。”婦人聽了這話,又把一雙眼睛湊著未央生的臉,相了一會,方才有歡喜之容,對他笑道:“只怕世上沒有這樣白絲。”

看官,你道她為甚麼以前不笑,直到此時才笑?以前不顧眄,直到此時忽然顧眄起來?原來,這婦人是一雙近視眼,隔了二尺路就看不見。起先,未央生進去,只道是尋常買賣之人,及至聽見“酸子”二字,方才曉得是個秀才也。還只說是尋常人物,不把眼去相他。因為睜眼看人有些費力,所以遇見男子不大十分顧眄。但凡為婦人者,一點雲雨之心,卻與男子一樣都是要認真做事,不肯放鬆的過了。若是色心太重的婦人,眼睛又能遠視,看見標致男子,豈能保得不動私情?生平的節操就不能完了。所以造化賦形也有一種妙處,把這近視眼賦予她,使她除了丈夫之外,隨你潘安、宋玉都看不分明,就省了許多孽障。所以,近視婦人完節的多,壞事的少,總是那雙眼睛不會惹事。

這個婦人若不是把幾句巧話引他眼睛上身,隨你立在面前調戲到晚,她只當在雲霧之中,那裡曉得。只因手上一看,臉上一看,看花了心,就有些開交不得。對著未央生道:“相公當真買不買?若果然要買,我房裡有一把好的,取出來看就是。”未央生道:“特地尋來,豈有不買之理。快取來看。”婦人進去一會,果然取出一捆絲來,又叫一個□□丫鬟捧了兩盅茶,遞與賽崑崙、未央生吃。未央生不敢吃完,留了半盅做個轉奉主人之意。婦人看見,又對未央生笑了一笑,方才遞出絲來。未央生接絲,就趁手把婦人捏了一把。婦人只當不知,也把指甲在未央生手上兜了一下。塞崑崙道:“這一捆果然好,買了去罷。”就把銀包遞與未央生。未央生照他說的價錢稱了,遞與婦人。婦人道:“這銀子成錠,恐怕是中看不中用的。”未央生道:“大娘若不放心,我把絲與銀子都放在這邊,今晚就夾開一錠,試他一試何如?不是誇嘴說,我們的銀子都是表裡如一的。”婦人道:“也不消如此,若果不差,下次還可交易。不然,只好做一遭主顧罷了。”賽崑崙拿著絲,催未央生回去。未央生臨行,又把婦人唆了幾眼,婦人雖不看見,也能領略大意,竟把眼睛收做細縫,似笑非笑的模樣送他。

未央生走到寓中問賽崑崙道:“這事有八九分成了,只是今晚怎樣進去?”賽崑崙道:“我細細打聽過了,她家沒有第二個人,只有方才那個丫鬟,才十一二歲,夜間跌倒頭就睡著了。她家的房屋是看得見的,又不是樓房,又不是土穴,只消我背了你爬到她屋上,掀去幾片瓦,擺去一根椽,做個從天而下罷了。”未央生道:“若還被她鄰舍聽見,大家捉賊起來怎麼處?”賽崑崙道:“有我在身邊不消多慮。只是一件,那婦人方才的話說是恐怕你中看不中用的,若還幹得她不快活,就是一遭主顧了。劣兄前日的話如今可驗了麼。你須要自己掙扎,不要被她考倒,只進一場,到第二三場就不得進去。”未央生道:“決不至此,長兄放心。”兩個笑了一場,巴不得金烏西下,玉兔東昇,好做進場舉子。但不知那位試官是怎生一個考法,須得題目出來方知分曉。

評曰:小說,寓言也。言既曰“寓”則非實事。可知此回割狗腎補人腎非有是理,蓋言未央生將來所行之事,盡狗彘之事也。猶第三回與賽崑崙結盟,而且以兄事之,蓋言其人品志向猶出盜賊之下也。皆深惡而痛絕之詞,分明是他做狗烏龜、賊烏龜耳。世人不得認貶為褒,以虛作實,謂狗真可割而割之,賊真可交而交之,使作賊之人,反蒙作俑之謗。斯千古文人有同幸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上一回 ↑返回頂部 下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