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蒲團/第十一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十回 肉蒲團/第十一回
作者:李漁 清
第十二回

詩云: 豪傑從來數綠蔭,一逢知己便揮金。 衣冠亦復多豪客,何事全無念友心?

艷芳與未央生睡了十幾夜,那種雲雨私情正在稠密之時,被丈夫回來打斷好事,苦不可言。心上想道,我起先只說天下的男子,才貌與實事決不能相兼,我所以去了才貌,單取實事。把個粗蠢東西當做寶貝一般,終日吃辛吃苦,幫他做活。那裡曉得男子裡面原有三件俱全的,我若不遇著這個才子,枉做了一世佳人。如今過去的日子雖不可追,後來的光陰怎肯虛度?自古道“明人不做暗事”,做婦人的不壞名節則已,既然壞了名節,索性做個決裂之人,省得身子姓張肚腸姓李。我常說從來的婦人,有紅拂妓的眼、卓文君的膽,方才可以偷漢。生平只偷一次,一偷就偷到底,連那個偷字後面也改正過來,才是個女中豪傑。況且“淫奔”二字原分不開,既要淫就要奔,若度量後來奔不得,就不如省了那些孽障,做個守貞不二之人,何等不妙?為甚把名節性命去換那頃刻的歡娛?

主意定了,就寫書一封寄與未央生,約要私奔。他當初在母家的時節,極喜讀書寫字,只因嫁做商人婦,就把筆研荒疏了,所以寫的書扎如說話一般。書云:

情郎未央生賜覽:自你不來之後,我終日對了飲食吞嚥不下,就勉強吃下去,不過三分之一。我如今立定主意,隨你終身。你可速速料理,或是你煩賽崑崙進來盜我,或是我做紅拂前來奔你。只要期定日子,約在何處等我,不致彼此相左。至囑至囑。你若慮禍,躊躇不敢做此險事,就是薄悻負心之人,可寫書來回我,從此絕交,以後不得再見。若還再見我,必咬你的肉,當做豬肉狗肉吃也。餘言不盡,只此寄知。辱愛妾艷芳斂衽拜寄

寫了此書,立在門前,看見賽崑崙走過,付與他帶去。又怕未央生膽小,不敢行此險著,又生一計:終日尋是尋非,與權老實爭鬧,使他不能相容,好做朱買臣的故事。就終日只推有病,一根絲也不絡,連茶飯都要丈夫炊煮。每日清晨起來,咒罵到晚方才停息,至於幹事之時,把擺佈前夫的手段重新放出來,要打發他上路,好嫁三樣俱全的丈夫。權老實見他日里憎嫌不過,只得竭力奉承,指望將功贖罪。誰想夜裡的功勞補不得日間的過失,爬下床來,就換了一副面孔,把一個如狼似虎的丈夫不消兩月,磨得骨瘦如柴,懨懨待斃。鄰舍見了個個不平,只是懼怕賽崑崙,不敢說得。

權老實見妻子一向安心貼意,忽然改變起來,知她必有緣故,就在鄰舍面前細問消息,說:“我出門的時節,可曾有甚人在我家往來?”鄰舍起先只推不知,後來見他盤問不過,又憐他是個忠厚之人,將來要死於淫婦之手,只得說道:“有便有一個人在你家走動,只是不可惹他,若惹他就有不測之禍。”權老實道:“是甚人?這等厲害?”鄰舍道:“就是天下馳名,人人俱怕,慣做神賊的賽崑崙。舊時在你門前經過,看見你娘子美貌,就走來問我們說‘是哪一個的妻子’,我們說是你的令正。他又說‘這樣妻子嫁了那樣丈夫,平日夫妻之間和睦不和睦’,我們又說是極相得的。後來見你出去賣貨,走來問道‘權老實這番出去有幾日才得回來’,我們只說你去賣絲,有十幾日才得回來。不想那一日起,你家夜夜像有人說話一般,若是別個,我們就好出來稽查,你曉得太歲頭上可是動得土的?不去惹他,尚且要來照顧,況得罪他有個不來攪擾的?又且律法沒有鄰舍捉姦之理,所以憑他自來自往,宿了十幾夜,直待你回來方才斷了這路。我說便對你說,只好放在肚裡,切不可洩漏出來,招災惹禍。就在令正面前也只宜隱忍,不可說破。恐怕走漏消息,害你性命。”

權老實道:“原來如此。今既蒙吩咐,怎敢漏洩。但他終有日落在我手裡,待我拿住了他,殺頭的時候,求列位高鄰助我一臂之力。”鄰舍道:“這都是呆話,自古道‘拿賊拿贓,拿姦拿雙’,他做了一世賊,不曾被人拿著贓,難道通了姦情就被你拿著雙不成?令正既被他姦,終有日被他領去,只保得不賠妝奩也就夠了。”權老實道:“怎見得如此?”鄰舍道:“他平素的手段你難道不知?任你高牆厚壁,他也有本事進去,何況你這幾間小屋?終究被他鑽進去把人領去。人既被他領去,那屋中的財物豈保得不做妝奩?你不可不堤防。”權老實聽了大驚,就對鄰舍跪下求他畫策免禍。鄰舍憐他情急,個個代他算計。有的勸他休了妻子,斷絕禍根;有的教他帶了妻子搬遠處去。內中有一個老成的道:“這都不是主意。他令正雖有可出之條,卻不曾拿捉贓據。把甚題目休他?賽崑崙的路數沒有一處不熟,隨你搬在那裡去,他也會尋著。這都不是良策。依我愚見,只有將錯就錯之法,可以做得。你妻子既然無心靠你,留在家中也沒有用。不如賣些銀子用用。若賣與別人,令正決不肯去。就是賽崑崙知道,怪你斷他恩愛,也要來報仇。不如就賣與他。他既然愛你令正,或者肯出一二百兩也不可知。你拿了這宗銀子過來別討一個婦人理家,自然不至招災惹禍。又得了人,又保得不破財,豈不兩便?”權老實道:“此計甚好。只是我自己不好去說,須得別一個對他說話便好,不如列位中那一位肯替我周全否?”鄰舍道:“若肯如此不妨與事,只是賣去之後,你不可生端,說我們通同奸賊,佔你妻子,這就使不得了。”權老實道:“若做得成,我身家性命都虧列位保全,怎敢做此負心之事?”眾人聽了就大家酌擬一個會說話的,約次日去尋賽崑崙說話。

卻說未央生自與艷芳別後,害起相思病來,終日廢寢忘食。欲要賽崑崙去拐她出來,又恐她丈夫緝獲;欲領她遠去,又想起兩個特等婦人不曾弄得上手,捨不得丟了遠去。心內躊躇不決。後來看見艷芳的書寫得極激切,只得定了主意。就求賽崑崙拐她出來,情願領她到遠方去,使她丈夫緝訪不著。賽崑崙道:“若肯如此就好處了。但權老實是個窮漢,沒了老婆,那裡還討得起。凡人情到了極處就有性命之憂,不可不替受害之人想個退步。除非帶百十兩銀子丟在他家,然後拐出人來,使他失了一個,還好再討一個,這等做來才不失我做英雄的本色。”未央生道:“此計雖好,只是小弟旅囊羞澀,設處不來。奈何?”賽崑崙道:“賢弟不消憂慮,我做了一生豪傑,若拼不得揮金,怎敢說此仗義的話!要銀子都在我身上,你可寫書回她,不拘時日,只要權老實不在家我就去拐她出來。”未央生大喜,就寫下書札,也不用文理深奧,只把幾句淺話回她,省得她費解。其書云:

艷娘芳卿賜覽:別得兩個月,竟像幾十年,終日寢食俱廢,履告崑崙求他力圖,他只恐尊意不決,所以不敢輕舉。因看來札,始知勾我之心堅如鐵石,今已力任不辭矣。紅拂之事甚險,切不可做。既有此人出力,只做紅綃可也。佳期難以預卜,典守離家之日,即是嫦娥出月之期。速賜好音,以便舉事。別話不宜,只此奉复。真名不具

賽崑崙拿了此書送與艷芳之後,就取一百二十兩銀子,預先封好,好待臨時帶去。過了兩日,忽見她鄰舍走來說:“權老實生意折本,日給不敷,不能養活妻子,要轉賣與人,我想你為人寬胸大度,有閒飯養人,又肯濟貧扶危,所以特來作合。求你積個陰德,一來超拔此婦出來,省得她餓死,二來使權老實得些聘金,好做生意糊口,極是兩便的事。”賽崑崙聽了暗想道,有這樣奇事?我正要去算計他,他就央人來賣與我。或者他曉得些風聲,知道我替人做事,料想出不得圈套,故此來上這條路也不可知。既然如此,我要暗買不如明買了。就問鄰舍道:“他既貧窮要賣妻子,不知他妻子肯去否?”鄰舍道:“她在家受苦,巴不得出門。有甚不肯去。”賽崑崙道:“他要多少財禮?”鄰舍道:“他要討二百兩,若不得,一百兩外多些,他也就肯了。”賽崑崙道:“既然如此,就是一百二十兩罷。”鄰舍見他允了,就去叫權老實親來交易。賽崑崙初意,要教未央生做受主。後來想道,我的名聲人人懼怕,不敢同我打官司。若叫他出名,後來就有官司口舌了。所以不提起未央生,只說自己要做意。權老實走到寫了婚書,打了手印,鄰舍押了花名,交與賽崑崙。賽崑崙取出那封銀子,恰好是這些數目,又別取十兩,送與鄰舍做媒錢。當日就傭轎子,把艷芳抬過來,也不使未央生知道。直待他尋下房屋,置了床帳傢伙,方才備辦花燭,把他兩個送入洞房。

評曰:雖鮑叔之交情,虯髯之俠氣,不過如此。只可惜把題目錯認,所以算不得為豪傑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上一回 ↑返回頂部 下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