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應炎傳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胡應炎傳
作者:高啟 明朝
本作品收錄於《鳧藻集/卷04》和《明文海 (四庫全書本)/卷401

胡應炎,字煥卿,常之晉陵人,宋樞密副使宿八世孫也。父聰,淮南節度計議官。咸淳中,應炎登進士第,授溧水尉,未赴。

元丞相伯顏南伐,師次常境,知府王洙遁,朝廷以姚知府事,復命將軍王安節、都統劉師勇將兵雜守之。等至常,見應炎,喜曰:「君,吾劇孟也。得君,敵不足破矣。」署節度判官。應炎歸告聰及兄應發、弟應登曰:「吾家世受國恩,今戎馬在郊,王室將危,是吾立功之秋也。父老,兄弟當奉以出避,吾身許國,不得復徇家矣。」聰、應發並曰:「吾與汝雖父子兄弟,然於國則皆臣也。圖報之義,彼此同之,豈可臨難而獨免乎?」乃命應登侍母及護妻子出城,囑曰:「善避以存吾宗。不幸城亡,吾必死之,今與汝訣矣!」

既應命,即選民之壯勇者三千人,自將乘城,為畫曰:「吾州,京師北門,不可失守。然城庳塹狹,兵皆市人,非素所撫循者。而北兵銳且眾,乘勝遠來,其鋒不可當,恐未易與戰也。宜樹木柵傅城,益調粟繕械為守計。」然之。

初洙遁時,其客王虎臣盜郡印,自稱知府,詣伯顏軍門獻之。伯顏不知其詐,命還守常,而遣兵與俱。及城,等已先至,不得入,反以民叛告。伯顏怒,命元帥唆都率步騎二十餘萬圍之。應炎與安節、師勇分門出戰,各累大捷,殺其將校甚眾。功上,進直秘閣。

圍且久,元兵多傷弊,唆都請益師,伯顏遂以西城諸部兵來會攻。圍益急,餉援俱絕。唆都以柵堅不可拔,剽近野,得婦人,刳乳煎膏沃其上,發火矢射之,火熾柵焚。又運機石擊樓堞,盡毀。食盡,唆都偵知之,遣使呼應炎語,諭使出降。應炎罵之,且截紙縷置盂中若湯餅狀者,以箸引示之曰:「吾食甚足,若欲得城,需金山長也。」「金山長」,蓋諺語謂無其期。唆都聞之,曰:「能破城者,金山長老也。」世呼寺主僧為長老,故云。即趣召金山僧至軍,問以攻城之策。僧不知為計,周行視城曰:「是城龜形也,東南其首,西北其尾。攻尾則首愈縮,其法當攻首。」從之,城遂陷。師勇遁,、安節死之。應炎率民兵巷戰,至孔子廟前,眾潰,猶手刃數人。力屈,遂就擒。唆都讓之曰:「若即嘗多殺吾將校者邪?」應炎曰:「吾欲殺汝,何將校也?恨力不及耳!」唆都怒,腰斬之,時年二十七。兵入屠城,聰、應發皆被殺,民匿溝中免者數人。

余為兒童時,常聞父老言元兵取常時事甚悉。及壯觀史,多所未載,豈蒐采有失而致然歟?抑著作者有所諱避而弗錄歟?或其事多繆悠,初皆無有,特好事者為之說歟?是皆不可知也,每竊恨焉。近遇胡黼江上,間為余言其祖應炎死節始末,與余昔所聞無異,斯固足徵矣。夫以虎臣之奸,唆都之慘,與僧者妄言而幸中,其事雖微,猶不可使泯,況應炎之忠烈毅然如是邪?因掇其語,作《胡應炎傳》,以補史氏之闕云。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