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硯齋重評石頭記/凡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戚蓼生序 脂硯齋重評石頭記
凡例
作者:曹雪芹
第一回

  【甲戌墨批:《紅樓夢》旨意 是書題名極多,《紅樓夢》是總其全部之名也。又曰《風月寶鑒》,是戒妄動風月之情。又曰《石頭記》,是自譬石頭所記之事也。此三名則書中曾已點睛矣。如寶玉做夢,夢中有曲,名曰《紅樓夢》十二支,此則《紅樓夢》之點睛。又如賈瑞病,跛道人持一鏡來,上面即鏨風月寶鑒四字,此則《風月寶鑒》之點睛。又如道人親見石上大書一篇故事,則系石頭所記之往來,此則《石頭記》之點睛處。然此書又名曰《金陵十二釵》,審其名,則必系金陵十二女子也。然通部細搜檢去,上中下女子豈止十二人哉?若云其中自有十二個,則又未嘗指明白系某某,極至“紅樓夢”一回中,亦曾翻出金陵十二釵之簿籍,又有十二支曲可考。】

  【書中凡寫長安,在文人筆墨之間,則從古之稱;凡愚夫婦兒女子家常口角,則曰中京,是不欲著迹于方向也。蓋天子之邦,亦當以中爲尊,特避其東南西北四字樣也。】

  【此書只是著意于閨中,故叙閨中之事切,略涉于外事者則簡,不得謂其不均也。】

  【此書不敢干涉朝廷,凡有不得不用朝政者只略用一筆帶出,蓋實不敢以寫兒女之筆墨唐突朝廷之上也。又不得謂其不備。】

  按:此段批语混入正文。【甲戌、庚、蒙批:此書開卷第一回也,作者自云:因曾曆過一番夢幻之後,故將真事隱去,而借通靈之說,撰此《石頭記》一書也。故曰“甄士隱夢幻識通靈”。但書中所記何事,又因何而撰是書哉?自又云:今風塵碌碌,一事無成,忽念及當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細推了去,覺其行止見識,皆出于我之上。何我堂堂之鬚眉,曾不若彼裙釵哉!【蒙側批:何非夢幻,何不通靈?作者托言,原當有自。受氣清濁,本無男女之別。】實愧則有餘,悔又無益之大無可奈何之日也!當此時,則自欲將已往所賴,上賴天恩,下承祖德,錦衣紈絝之時、飫甘饜美肥之日,背父母教育之恩,負師兄規訓之德,已至今日一事無成、半生潦倒之罪,【蒙側批:明告看者。】編述一記,以告普天下人。我之罪固不能免,然閨閣中本自歷歷有人,萬不可因我之不肖,自護其短,則一併使其泯滅也。【蒙側批:因爲傳他,併可傳我。】雖今日之茆椽蓬牖,瓦灶繩床,其風晨月夕,階柳庭花,亦未有傷于我之襟懷筆墨者。雖我未學,下筆無文,何爲不用假語村言,敷演出一段故事來,以悅人之耳目哉。故曰“風塵懷閨秀”,乃是第一回題綱正義也。開卷即云“風塵懷閨秀”,則知作者本意原爲記述當日閨友閨情,並非怨世駡時之書矣。雖一時有涉于世態,然亦不得不叙者,但非其本旨耳,閱者切記之。詩曰:】
  【浮生著甚苦奔忙?盛席華筵終散場。】
  【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夢盡荒唐。】
  【謾言紅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長。】
  【字字看來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尋常!】

PD-icon.svg 该作者的全部原创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该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