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哀伯諫納郜鼎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鄭莊公戒飭守臣 臧哀伯諫納郜鼎
桓公二年
作者:左丘明
季梁諫追楚師
本作品收錄於《左傳》和《古文觀止

夏四月,取大鼎于,納于大廟。非禮也。

臧哀伯諫曰:「君人者,將昭德塞違,以臨照百官,猶懼或失之,故昭令德以示子孫。是以清廟茅屋,大路越席,大羹不致,粢食不鑿,昭其儉也;袞、冕、黻、珽,帶、裳、幅、舄,衡、紞、紘、綖,昭其度也;藻率、鞞鞛,鞶、厲、游、纓,昭其數也;火、龍、黼、黻,昭其文也;五色比象,昭其物也;鍚、鸞、和、鈴,昭其聲也;三辰旂旗,昭其明也。夫德儉而有度,登降有數,文物以紀之,聲明以發之,以臨照百官,百官於是乎戒懼,而不敢易紀律。今滅德立違,而寘其賂器於太廟,以明示百官;百官象之,其又何誅焉?國家之敗,由官邪也。官之失德,寵賂章也。鼎在廟,章孰甚焉!武王,遷九鼎於雒邑,義士猶或非之;而況將昭違亂之賂器于太廟,其若之何!」公不聽。

內史聞之曰:「臧孫達其有後於乎?君違不忘,諫之以德。」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