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平登山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釣臺的春晝超山的梅花 臨平登山記
作者:郁達夫
龍門山路半日的遊程
本作品收錄於《屐痕處處》和《達夫遊記

曾坐滬杭甬的通車去過杭州的人,想來誰也看到過臨平山的一道青嶂。車到了峡石,平地裏就有起幾堆小石山來了,然而近者太近,遠者太小,不大會令人想起特異的關於山的概念。一到臨平,向北窗看到了這眠牛般的一排山影,纔彷彿是叫人預備著到杭州去看山看水似地,心裏會突然的起一種變動;覺得杭州是不遠了,四周的環境,確與滬寧路的南段,滬杭甬路的東段,一望平原,河流草舍很多的單調的景色不同了。這臨平山的頂上,我一直到今年,纔去攀涉,囘想起來,倒也有一點淺淡的佳趣。

臨平不過是杭州——大約是往日的仁和縣管的罷? ——的一箇小鎮,介在杭州海寧二縣之間,自杭州東去,至多也不到六七十里地的路程。境內河流四繞,可以去湖州,可以去禾郡,也可以去松江上海,直到天邊。因之沿河的兩岸(是東西的)交河的官道(是南北的)之旁,就自然而然地成了一個部落。居民總有八九百家,柳葉菱塘,桑田魚市,麻布袋,豆腐皮,醬鴨肥雞,繭行藕店,算將起來,一年四季,農產商品,倒也不少。在一條丁字路的轉彎角前,並且還有一家青帘搖漾的杏花村——是酒家的雅號,本名彷彿是聚賢樓。 ——鄉民樸素,禁令森嚴,所以妓館當然是沒有的,旅館也不曾看到,但暗娼有無,在這一個民不聊生民又不敢死的年頭,我可不能夠保。

我們去的那天,是從杭州坐了十點左右的一班慢車去的,一則因爲左近的三位朋友,那一日正值著假期;二則因爲有幾位同鄉,在那裏處理鄉村的行政,這幾位同鄉聽說我近來侘傺無聊,篇文不寫,所以請那三位住在我左近的朋友約我同去臨平玩玩,或者可以散散心,或者也可以壯壯膽,不要以爲中國的農村完全是破產了,中國人除幾個活大家死之外別無出路了。等因奉此地到了臨平,更在那家聚賢樓上,背晒著太陽喝了兩斤老酒,興致果然起來了,把袍子一脫,我們就很勇猛地說:『去,去爬山去!』

緩步西行(出鎮往西),靠左手走過一個橋洞,在一條長蛇似的大道之旁,遠遠就看得見一座銀匠店頭的招牌那麼的塔,和許多名目也不大曉得的疏疏落落的樹。地理大約總可以不再過細地報告了罷,北面就是那支臨平山,南面豈不又是一條小河麼?我們的所以不從臨平山的東首上山,而必定要走出鎮市——臨平市是在山的東麓的——走到臨平山的西麓去者,原因是爲了安隱寺裏的一顆梅樹。

安隱寺,據說,在唐宣宗時,名永興院,吳越時名安平院。至宋治平二年,始賜今名。因爲明末清初的那位西泠十子中的臨平人沈去矜謙,好閑多事,做了一部臨平記,所以後來的臨平人,也做出了不少的文章,其中最好的一篇,便是安隱寺裏的那顆所謂『唐梅』的梅樹。

安隱寺,在臨平山的西麓,寺外面有一口四方的小井,井欄上刻著『安平泉』的三個不大不小的字。諸君若要一識這安平泉的偉大過去,和沿臨平山一帶的許多寺院的興廢,以及鼎湖的何以得名,孫皓的怎麼亡國(我所說的是天璽改元的那一囘事情)等瑣事的,請去翻一翻沈去矜的臨平記,張大昌的臨平記補遺,或田汝成的西湖志餘等就得,我在這裏,祇能老實地說,那天我們所看到的安隱寺,實在是坍敗得可以,寺裏面的那一顆出名的『唐梅』,樹身原也不小,但我卻怎麼也不想承認牠是一千幾百年前頭的刁鑽古怪鬼靈精。你且想想看,南宋亡國,伯顏丞相,豈不是由臨平而入駐皋亭的麼?那些羊羶氣滿身滿面的元朝韃子,哪裏肯爲中國人保留著這一株枯樹?此後還有清朝,還有洪楊的打來打去,廟之不存,樹將焉附,這唐梅若果是真,那牠可真是不怕水火,不怕刀兵的活寶貝了,我們中國還要造什麼飛機高射礮呢?同外國人打起仗來,豈不祇教擎著這一顆梅樹出去就對?

在冷氣逼人的安隱寺客廳上吃了一碗茶,向四壁掛在那裏的霉爛的字畫致了一致敬,付了他們四角小洋的茶錢之後,我們就從不知何時被毀去的西面正殿基的門外,走上了山,沿山腳的一帶,太陽光裏,有許多工人,祇穿了一件小衫,在那裏劈柴砍樹。我看得有點氣起來了,所以就停住了腳,問他們『這些樹木,是誰教你們來砍的?』『除了這些山的主人之外還有誰呢?』這囘話倒也真不錯,我呆張著目,看看地上縱橫睡著的拳頭樣粗的松杉樹幹,想想每年植樹節日的各機關和要人等貼出來的紅綠的標語傳單,喉嚨頭好像衝起來了一塊麵包。呆立了一會,看看同來的幾位同伴,已經上山去得遠了,就祇好屁也不放一個,旋轉身子,狠狠地踏上了山腰,彷彿是山上的泥沙碎石,得罪了我的樣子。

這一口看了工人砍樹伐山而得的氣悶,直到快爬上山頂的時候,纔茲吐出。臨平山雖則不高,但走走究竟也有點吃力,喘氣喘得多了,肚子裏自然會感到一種清空,更何況在山頂上坐下的一瞬間,遠遠地又看得出錢塘江一線的空明繚繞,越山隔岸的無數青峯,以及腳下頭臨平一帶的煙樹人家來了呢!至於在滬杭甬路軌上跑的那幾輛同小孩子的玩具似的客車,與火車頭上在亂吐的一圈一圈的白煙,那不過是將死風景點一點活的手筆,像麥克白夫婦當行凶的當兒,忽聽到了醉漢的叩門聲一樣,有了原是更好,卽使沒有,也不會使人感到缺恨的。

從臨平山頂上看下來的風景,的確還有點兒可取。從前我曾經到過蘭溪,從蘭溪市上,隔江西眺橫山,每感到這座小小的蘭陰山真太平淡,真是造物的浪費,但第二日身入了此山,到山頂去向南向東向西向北的一看,反覺得遊蘭溪者這橫山決不可不到了。臨平山的風景,就同這山有點相像;你遠看過去,覺得臨平山不過是一支光禿的小山而已,另外也沒有什麼奇特,但到山頂去俯瞰下來,則又覺得杭城的東面,幸虧有了牠纔可以說是完滿。我說這話,並不是因受了臨平人的賄賂,也不是想奪風水先生——所謂堪輿家也——們的生意,實在是杭州的東面太空曠了,有了臨平山,有了皋亭,黃鶴一帶的山,纔補了一補缺。這是從風景上來說的話,與什麼臨平湖塞則天下治,湖開則天下亂等倒果爲因的妄揣臆說,卻不一樣。

臨平山頂,自西徂東,曲折高低的山脊線,若把它拉將直來,大約總也有里把路長的樣子。在這裏把路的半腰偏東,從山下望去,有一圍黃色的牆頭露出,像煞是巨像身上的一隻木斗似的地方,就是臨平人最愛誇說的龍洞的道觀了。這龍洞,臨平的鄉下人,誰也曉得,說是小康王曾在洞裏避過難。其實呢,這又是以訛傳訛的一篇鄉下文章而已。你猜怎麼著?這臨平山頂,半腰裏原是有一個大洞的。洞的石壁上貼地之處,有『翼拱之凌晨遊此,時康定元年四月八日』的兩行字刻在那裏。小康王也是一個康,康定元年也是一個康,兩康一混,就混成了小康王的避難。大約因此也就成全了那個道觀,龍洞道觀的所以得至今廟貌重新,遊人爭集者,想來小康王的功勞,一定要居其大半。可是沈謙的臨平記裏,所說就不同了,現在我且抄一段在這裏,聊以當作這一篇臨平登山記的尾巴,因爲自龍山出來,天也差不多快晚了,我們也就跑下了山,趕上了車站,當日重複坐四等車囘到了杭州的緣故:

仁宗皇帝康定元年夏四月,翼拱之來游臨平山細礪洞。

謙曰:吾鄉有細礪洞,在臨平山巔,深十餘丈,闊二丈五尺,高一丈五尺,多出礪石,本草所稱『礪石出臨平』者,卽其地也;至是者無不一遊,自宋至今,題名者數人而已,然多漶漫不可讀,而攀躋洗剔,得此一人,亦如空谷之足音,跫然而喜矣。

又曰:謙聞洞中題名舊矣,向未見。甲申四月八日,里人例有祈年之舉,謙同友人往探,因得見其真跡。字在洞中東北壁,惟翼字最大,下兩行分書之,微有丹漆,乃里人郭伯邑所潤色,今則剝落殆盡,其筆勢,遒勁如顏真卿格,真奇蹟也。洞西面,又鑿有『竇緘』二字,無年月可考,亦不解其義,意者,遊人有竇姓者邪?至於滿洞鏤刻佛像,或是楊髡靈鷲之餘波也。(臨平記卷一,十九頁)

一九三四年三月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4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75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