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楊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至楊州
作者:文天祥 南宋
本作品收錄於《文山先生文集/卷13》和《指南錄/卷3

(予至楊州城下,進退維谷,其徬徨狼狽之状,以詩志其槩。予夜行衘枚至楊州西門,憊甚。有三十郎廟,僅存墻堦,屋無矣。一行人皆枕藉於地,時已三鼓,風寒露濕,悽苦不可道。)

此廟何神三十郎,問郎行客忒琅璫。
荒堦枕籍無人問,風露滿堂清夜長。

(楊州城中打四更,一行人遂入。近城西門坐漫地上,候啓門者無慮百數。城上問「何人?」從他人應答,予等莫敢語,恐聲音不同,即眼生随後。)

譙鼓鼕鼕入四更,行行三五入西城。
隔壕喝問無人應,怕恐人來捉眼生。

(予出真州,實無所往,不得已趍楊州,猶翼制臣之或見諒也。既至城下,風露凄然,聞鼓角有殺伐聲,徬徨無以處。)

悵悵乾坤靡所之,平山風露夜何其。
翁翁豈有甘心事,何故高樓鼓角悲。

(制臣之命真州也,欲見殺,若叩楊州門,恐以矢石相加。城外去楊子橋甚近,不測又有哨,進退不可。)

城上兜鍪按劍看,四郊胡騎遶團團。
平生不解楊朱泣,到此方知進退難。

(杜架閣以為制臣欲殺我,不如早尋一所逃。哨一日,却夜趍高郵,求至通州渡海歸江南,或見二主,伸報國之志,徒死城下無益。)

吾戴吾頭向廣陵,仰天無告可憐生。
争如負命投東海,猶會乘風近玉京。

(金路分謂:「出門便是哨,五六百里而後至通州,何以能逹?與其為此受苦而死,不如死於楊州城下,不失為死於南。且猶意使臣之或者不殺也。」)

海雲渺渺楚天頭,滿路胡塵不自由。
若使一朝俘上去,不如制命死楊州。

(予方未知所進退,余元慶引一賣柴人至,云:「相公有福,相公有福。」問:「能導至高沙否?」曰:「能。」曰:「何處可暫避一日?」曰:「儂家可。」曰:「此去㡬里?」曰:「二、三十里。」曰:「有哨否?」曰:「數日不一至。」曰:「今日哨至如何?」曰:「看福如何耳。」)

路傍邂逅賣柴人,為說高沙可問津。
此去儂家三十里,山坳聊可避風塵。

(予從金之說,恐制臣見殺;從杜之說,恐北騎見捕。莫知所决。時曉色漸分,去數步,則金一邊來牽住;回數步,則杜一邊又來拖行。事之難從違,未有如此之甚者。)

且行且止正依違,髣髴長空曙影微。
從者倉皇心緒急,各持議論泣牽衣。

(同行通十二人行止未决,余元慶、李茂、吳亮、蕭發遽生叛心,所懷白金各一百五十星上下,竟携以走。)

問誰攫去槖中金,僮僕雙雙不可尋。
折節從今交國士,死生一片歳寒心。

(予危急中随行四人皆負而逃,外既顛隮,内又饑困,行數十步,喘甚不能進,倒荒草中,扶起又行,如此數十,而天曉矣。)

顛崖一䧟落千尋,奴僕偏生負主心。
饑火相煎疲欲絶,滿山荒草曉沉沉。

(予不得已,去楊州城下,随賣柴人趍其家,而天色漸明,行不能進。至十五里頭半山有土圍一所,舊是民居,毀蕩之餘無椽瓦,其間馬糞堆積,時惟恐北有望高者,見一隊人行即來追逐,只得入此土圍中,暫避為謀。拙甚,聽死生於天矣。)

戴星欲赴野人家,曙色紛紛路愈賒。
倉卒只從山半住,頽垣上有白雲遮。

(既入土圍中,四山閴然,無一人影。時無米可飯,有米亦無煙火可炊,懷金無救也,哀哉。)

路逢敗屋作鷄棲,白屋荒荒鬼哭悲。
䄂有金錢無米糴,假饒有米亦無炊。

(土圍糞穢不可避,但掃净數人地,以所携衣服貼襯地面,睡起復坐,坐起復睡,日長難過,情緒奄奄,哀哉。)

掃退蜣蜋枕敗墻,一朝何止九囬腸。
睡餘捫風沉沉坐,偏覺人間白晝長。

(北法,惟午前出哨,午後各歸。若是,日起,捱至午後,懽曰:「今日得命矣。」忽聞人聲喧啾甚,自壁窺之,乃北騎數千自東而西。於是追咎不死於揚州城下,而被捉於此,苦矣,苦矣!時大風忽起,黒雲暴興,數點微雨下,山色昏冥,若有神功來救助也。)

飄零無緒嘆途窮,搔首踟蹰日已中。
何處人聲似潮沂,黒雲驟起滿山風。

(數千騎随山而行,正從土圍後過,一行人無復人色,傍壁深坐,恐門外得見。若一騎入來,即無噍類矣。時門前馬足與箭筒之聲歴落在耳,只隔一壁。幸而風雨大作,騎只徑去。危哉,危哉!哀哉,哀哉!)

晝䦨萬騎忽東行,鼠伏荒村命羽輕。
隔壁但聞風雨過,人人顧影賀更生。

(予與杜架閣及金應、張慶、夏仲、吕武、王青、鄒捷共八人在土圍中,時已過午,謂哨不來,山下一里有古廟,廟中有丐婦居之,廟前有井,遂遣吕武、鄒捷下山汲水,意或可以得米菜,少救饑餓。不料哨至,二人首被獲,二人解所腰白金近三百两,悉以與之。比受金,得不殺。及哨過,二人方回,相向哀泣,又幸性命之苟全。)

青衣山下汲荒泉,道遇腥風走不前。
向晚歸來號且哭,胡兒只為解腰纒。

(早從賣柴人行不能前,遂至於土圍中。約賣柴人入城糴米救性命,云:「不奈何忍饑一日?城中衙晡後方開門,米至則黄昏矣。」是日,北數百騎薄西城,於是門不開,賣柴人竟不得出。予等饑窘失措,又以土圍中露天不可睡臥,於是下山投古廟中,與丐婦人同居焉。)

眼穿只候賣柴回,今日堡城門不開。
糴米已無消息至,黄昏惆悵下山來。

(既至廟中,坐未定,忽有人携挺至,良久三四人陸續來。吾意不免矣,乃知其人自城中來,夜討柴,來早入城赴賣,無惡意也。數人煑糝羹,出其餘以遺我,有未冠者一夕於庭中燒火照明,諸樵亦不睡;予等且困且睡,是不可言。)

既投古廟覓藜羔,三五樵夫不識名。
僮子似知予夢惡,生柴燒火到天明。

(予等饑甚,樵者飲食輙乞其餘,破廟何所,風露凄然僅存身,猶不自保,哀哉。)

苦作江頭乞食翁,一層破廟五更風。
眼前境界身何許,始悟人間萬法空。

(予見諸樵夫,幸而可與語,告以患難,厚許之使導往高沙。賴其欣然見從,謂此處不是高沙路,方駐堡城北門賈家庒少駐一日,却為入城糴米買肉,以救两日之饑,又顧馬辦乾粮以備行役。於是五更随諸樵夫往焉。時樵夫知予無聊又有所携,使萌不肖心得財,豈不多於所許?淮人依本分感激,豈亦有天意行其間乎?)

樵夫偏念客途長,肯向城中為褁糧。
䁱指高沙移處泊,司徒廟下賈家庒。


PD-icon.svg 本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