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中共中央常委同志信——對中東路問題的意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致中共中央常委同志信——对中东路问题的意见
作者:陳獨秀 1929年

原载于 1929年7月28日《中国革命与机会主义》,1929年10月上海民志书局发行

中央常委同志们:

现在关于时局之当面的危机,无过于中东路问题,这一问题不是简单的中俄两国间的纠纷,而是国际纠纷问题之导火线。由这导火线而至爆发战争,也许是慢性的(因为中俄都不利于轻率开战,尤其是帝国主义间都还未曾充分准备好、现在谁都不敢断然取独占的形式,会需要经过一些曲线的斗争)。然除了恢复中东路原有的状态即中俄共管形式,国际纠纷是要继续发展的。

这种纠纷发展到爆发战争,有两种可能形势:一是苏俄始终取强硬政策,帝国主义者必然在援助中国名义之下,共同向苏联进攻,不但在远东,近东也是一样,一是苏俄若取退让政策,帝国主义者之间必然因互夺中东路迟早要导入第二次大战。无论是那一种,都要在中国做战场,把中国做成塞尔维亚,在战争中最受直接蹂躏的自然是中国人民。

帝国主义的走狗国民党政府,对于收回中东路的宣传,是戴着拥护民族利益的假面具来欺骗民众,并且收了效果,不但小资产阶级的群众,甚至有许多劳动群众也受了欺骗,或者在受了欺骗而迷惑的严重空气之下,不敢别持异议。这种情形不用说是于我们不利的。

此事在中国发生,事件本身又和中国社会有直接利害关系,民众多数心理又是这样,我们如何宣传才能获得广大的民众同情,这些实际情形,都不能让我们闭着眼睛不理,而可以自由前进的。

在这样情形之下,我们的宣传方法,似乎不能象别国的兄弟党那样简单,即是说单是世界革命的大道理,不能够解答群众心中所需要解答的实际问题。因此,我觉得我们的宣传,太说教了,太超群众了,也太单调了,对于中东路收回这一具体问题,没有正确的解释(“苏联在中国的权利,仅只是在中东路没有完全放弃,唯一原因是因为中东路是进攻苏联之一个有力的军事根据地。.”七月十二日的宣言中这句话,显然有几层语病),只是拿世界革命做出发点,拿“反对进攻苏联”“拥护苏联’做动员群众的中心口号;而未曾详细指出:在未推翻帝国主义宰制以前,中国真能自己收回中东路是怎样的一个幻想,而且这一幻想必然酿成中国民族实际的莫大灾难.o 此时中国大多数民众,尚在眼前的具体的民族利益蒙蔽之下,这二层必须向他们解释清楚,使他们在实际利害上权衡一下,他们明白了中国自己收回中东路,在此时的确是有害无利的幻想,他们才能够了解苏俄和帝国主义不同,才能够了解苏俄是反帝国主义的大本营,才能够了解苏俄是被压迫民族联合战线的领导者。离开具体问题说教式的单调宣传,只有最觉悟的无产阶级分子能够接受,而不能够动员广大的群众,反而使群众误会我们只是卢布作用,而不顾及民族利益,并且使国民党很便当的简单明了的把他们“拥护中国”的口号和我们“拥护苏俄”的口号对立起来,听群众自己选择一个。

帝国主义间的第二次大战在中国做战场,或是帝国主义利用中国进攻苏俄所加于中国民族的灾难,都是实际可能的前途,稍有常识的人,一经指出,都能懂得,即不倾向革命的中立分子,也能了解,而且只有这样的宣传,才能够把国民党拥护民族利益公假面具打得粉碎,然后提出反对国民党政府对于中东路的卖国政策或“误国政策”(这个名词更能使群众亲切的了解〕,然后提出反对帝国主义利用国民党,借中东路问题向苏联进攻的阴谋,才能够得到广大民众的同情。

第四十二号中央通告说:“并且帝国主义对苏联战争开始的时候,毫无疑问的要引起本国工人阶级的革命,造成世界革命的高潮,这样便是中国革命更有利的条件,而更可促成全国革命高潮更快的到来。”这只是在客观上也许会演成事实,但我们根本上反对一切反动的国际战争的党,尤其是正当极力动员群众反对帝国主义进攻苏联的紧急关头,决不应该向同志这样宣传,使同志们会很自然的做出奇怪的结论:“原来帝国主义进攻苏联还有这些好处,我们让他赶快向苏联进攻罢!”因此,我主张中央赶快补发一通告,取消这几句话。

我估料现在的情形和从前稍有不同,或不至困我的发言引起大家的误会与揣测,所以我以后对于重要问题,都想有点意见贡献于党;并且希望能够把我的意见全文都在党报上发表出来。


此致

革命的敬礼!

独秀

七月二十八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42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75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