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傅樂成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致傅樂成
作者:傅斯年 1951
原載1951年12月20日《台大校刊》第147 期


樂成老侄:

  你的信我收到,甚高興!做學問第一要虛心,讀書愈多,愈覺知識之少。Sokolsky書不可看,此人既不知史學,又不善作文,乃美式流氓記者也。日前在龍門書局看到一部書,已買來托姚先生帶去,你看看,能讀否?H.G.Wells之世界史綱,我有一部,原留為仁軌讀,你可拿去。此君乃近代最大文學家之一,然此書文章不好也。其意思則史學家,甚欽佩。我想你第一步是先讀一部短書,好好讀,我正在查中,看有可用者否。史學名著究以何書為宜,我們見面後細談。我已托在美友人找一二部。   史學,考據是方法,總要相當了解,即不用考據,亦須略有此訓練。至於通論之書,在一般學問,似易而實難。你幾時有工夫,可到京一下,星期六星期日我們細談兩個半天,如何?因為寫信寫不清楚也。   你年歲已不太小,此時發奮,仍不為晚。做學問要虛心,對人要謙和,辦事要誠實。你這信意思甚好,希望以後擴而充之。

                    伯父 三十七年十月二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