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南洋同志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致南洋同志书
作者:汪兆銘

    汪精卫写给孙中山的《致南洋同志书》

    南洋同志公鉴:弟自昨岁小除夕离星架坡以来,遂与诸同志不复相见,至今将一年矣。此一年中,为此事之故,来往奔走,仆仆不定其居,屡接诸同志来书,殷殷存问;所尤 不忘者,庇能及仰光同志,曾电召弟往,弟皆未尝一报,每念及之,辄悚然不安。??弟所以不敢报书者,以既承诸同志存问,不能不述近状以告;将以实相告耶,则事尚未发,不 能预言,将饰词以相告耶,则是欺也。以是之故,竟踌躇而不报。

    今者将赴北京,此行无论事之成否,皆必无生还之望,故预为此书,托友人汉民代存,俟弟事发后,既为代寄,以补前此疏忽之过,望勿以迟延为罪,幸甚幸甚。抑为朋友者,与离别之际,必有赠言,况将死之时耶,惟弟所欲言者,平日已宣于民报及中兴报,而民报第二十六期所载革命之决心一文,则将生平所为文字,约而言之,请即以此为弟将死之言可也。惟弟于将死之时,犹有所歉然于中者,则以今春弟将为此事,平生师友,知而责之,以为死之易,不如生之难以当艰屯。其所谆谆责备者,弟心识之矣。??以革命之事,条理万端,人当各就其性之所近者,择其一而致力焉。既致力于是,则当专心致志,死而后已,然后无负于初心。弟即致力于是矣。而年来与诸同志往来与目的地,相约前仆后继,期于必制狂虏之死命,故虽问师友之督责,亦一往而不留,亦以耿耿此心,可对于师友也。

    然死者长已矣,至于生者,因将来革命之风潮日高,而其所负之责任亦日重,其劳瘁苦况,必有十倍于今日者。***先诸同志而死,不获共尝将来之艰难,此诚所深自愧*者。望诸同志于死者,勿宽其责备,而于生者,则务为团结,以厚集其力。惟相信而后能相爱,惟相爱而后能相助。毋惑于谗言,毋被离间于群小,毋以形迹偶*,而睽其感情,毋以行事过秘,而疑其心术,盖有此四者,往往使团结力为之*懈,凡诸党派所不能免,而秘密性质之革命党,则尤不见免。则如近日某某等布散流言,离间同志,是其一例。愿诸同志慎之也。

    嗟乎!革命之责任,必纯洁而有勇者,乃能负之以趋。非诸同志之望而谁望,愿同志同心协力,固现在之基础,努将来之进行,则革命之成功,犹如明朝旭日之必东升矣。弟虽流血于菜市街头,犹张目以望革命军之入都门也。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44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7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韓國、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