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張宇侍御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與張宇侍禦書
作者:李觀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33

觀受性不敏,言事務直,侍禦幕府俊選,屬城具瞻,不腆之書,深冀開覽。觀年十有八,再忝鄉薦,身未入洛,家猶寄吳。心惟使氣,性不偶合,仗前輩奇節,捱窮居清操,天下之事,能傾腹心,不但以董生下帷,蘇子刺股而已。觀於還淳遁跡,向曆數歲,蓬戶卻埽,侍親之側,其誌未果,屈躬增修。竊見有被注渝濫官朱利見,前任此邑丞,腐儒孤官,才受三命,無賴令史前削除名銜,裂其冠冕,奪其祿利。亡家既久,求食無所,危於累卵,急於倒懸,如何聖朝,有厥濫罰。每一念此,悲涕交注。觀比有一書上此州獨孤使君,先論朱利見,續以古今事。爾時獨孤公尺書見招,知己相遇,緩躡珠履,偕升蘭堂,飽之以嘉肴,醉之以芳醑,特賞才調,且憐義聲。仍謂觀曰:「見足下高作,奇之又奇,良深容,敢不承命!」其所上獨孤公書,兼錄呈上,惟少披睹,明不虛耳。頃者韓相國臨十數州,殺人不問罪,自用若無上,晝聚冤氣。夜啼枉魂,人人畏威,莫敢諷議。今尚書領藩翰之任,抱澄清之誌,視民如子,龔上若父,寄公耳目,固宜竭誠。伏見太陽炎赫,砂礫燋鑠,旱魃作厲,農夫憂饑,直為囚係無辜之所致也。雖欲禱桑林,焚巫尫,亦將奚及?不如疏決滯獄,速宥疑罪,則歲稔國富,不期而至。觀所說是方伯政本,非豎儒之譚。執事之人,用收采否?如理以為當,言之可行,請馳一介之使,問三逕之客,即荷衣蕙帶,以趨下風。必謂狂簡,終不惠顧,則退臥岩藪,俟有知己。翹足仰望,以聽指南。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